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六十九章 谁都不省油

第四百六十九章 谁都不省油

    黄昏时,梁振宝又跑到沈淮办公室来,拐弯抹角将他希望能把肖浩民调整到县政府担任政府办主任的意思,跟沈淮沟通。

    沈淮对此颇为意外。

    沈淮没有打算在嵛山留多长时间,故而也是努力保证他所希望推动的两件事能顺顺利利的做成,没有打算去怎么折腾,倒是没有想到,梁振宝老当益壮,斗志昂然起来。

    沈淮大体能猜到梁振宝的意图,但职务的调动,他还得要尊重肖浩民他自己的选择。

    肖浩民此时担任东嵛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在嵛山县那么多中层干部里,他排名也是在前面的;他调整到县里,负责政府办的工作,谈不上有什么实质性的进步,而且陷入的漩涡要比以往更加凶险,工作的性质也会有较大的变动,沈淮并不确认肖浩民他就有这个意愿。

    沈淮没有立即给梁振宝明确的答复,总要先问一问肖浩民他自己的意见。

    梁振宝离开后,沈淮见差不多到下班时间,也收拾收拾,准备离开县政府大楼,冯玉梅敲门进来,问沈淮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吩咐。

    “胡志军不是年后刚把家搬到县里来吗?你给老肖打个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去敲胡志军一顿饭。”沈淮说道。

    嵛山虽然穷困,但县领导的夜生活还是丰富的,吃个饭、跳个舞、唱个歌啥的,都会有人帮着安排好,唯有沈淮到嵛山后,深居简出,就是平时到县里也是准时上下班,可以说是模范。这叫跟着他的工作人员,工作压力也轻。

    冯玉梅猜想沈淮今天安排饭局,大概也是跟梁振宝两次亲自到他办公室来谈事情有关——她点头答应下来,说就去打电话给胡志军、肖浩民他们。

    “吃饭找个清静的地方;我先回去,你们安排好再打电话给我。”沈淮说道,肖、罗、胡手里都有自己的事,不是说脱身就能脱身,把他们人凑齐也需要时间,他先回去等着。

    *****************

    差不多只有淮能集团的胡舒卫等高层,以及杨玉权、宋晓军等人到嵛山来,沈淮才会出面应酬一下,大多数时间在嵛山过得相当简单。

    沈淮现在分管的事务不繁重,即使肖浩民、胡志军、罗庆他们有什么事情要找他,也多在工作时间就讨论解决掉,他年后回嵛山这几天,晚上都没有参加什么饭局。

    要不是嵛山跟外面相接的道路实在差强人意,别人都怀疑沈淮夜里是不是还留在东嵛镇。

    肖浩民接到冯玉梅的电话,当下就把晚上的应酬推掉,不过他同时又觉得有些奇怪,问冯玉梅:“沈县长晚上组织饭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谈?”

    冯玉梅也觉得奇怪,跟肖浩民说道:“梁书记今天两次找沈县长谈县里劳务输出的事情,也不晓得是不是跟这事有关。”她觉得,沈淮要是单纯找肖浩民谈劳务输出组织的事情,随便找个时间跟肖浩民谈话都合适,没有必要叫胡志军以及她们都参与进去,故而也有些琢磨不透。

    “好吧,吃饭的地方我来安排;安排我打电话给你。”肖浩民说道。

    虽然沈淮对吃喝不挑剔,只图谈话能有个安静的地方,但冯玉梅也晓得领导无小事,与罗庆、胡志军通过电话,就先去跟肖浩民汇合,确定吃饭的地点,确实能达到沈淮“清静谈话”的要求。

    嵛山虽然是东华最贫困的区县,但境内山奇水秀,近年来到嵛山来游山玩水的人也渐多起来,使得嵛山在这么低的消费水平之下,在东嵛溪畔还是有几家环境幽雅的餐馆。

    冯玉梅确定好酒店,等罗庆、胡志军脱身赶过来之后,再打电话给沈淮,等他过来。[~]

    *******************

    酒店离住处不远,沈淮就在暮色里走路过来,推门进入包厢,凭窗能看到窗外的东嵛溪水在暮色里闪着暗沉的波光,笑着说:“你们倒是能找到好地方啊,”又问罗庆,“水电公司,有没有确定什么时候正式动工?”

    “设计才赶出初稿,要等市里组织专家审验,杨市长那边也是在推动,预计四月中旬之前有可能过审,”罗庆说道,“再赶也不行,到嵛山湖的便道也差不多要到四月中旬之前才能赶修出来。”

    沈淮点点头,只要嵛山湖水库不带病蓄水发电,汛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产生,加固工程能赶在年底完成,到明年初蓄水发电,效率都要算是高的。

    沈淮将大衣脱下来,搁在椅背上,看着胡志军、肖浩民,说道:“今天找你们过来,主要说是两件事。第一是梁书记今天找我谈事,想把老肖调到县里,担任政府办主任。我跟梁书记说了,这个要尊重老肖的意见……”

    肖浩民看了看胡志军、罗庆,他在东嵛镇一直给张有才压着抬不起头来。即使现在张有才对他稍稍客气一点,张有才作为镇党委书记,又是县常委班子成员,还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看上去从东嵛镇镇长到县政府办主任的职务调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但能从张有才的压制之下跳出去,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一个新的局面。

    沈淮见肖浩民脸上有跃跃欲试的神色,笑道:“老肖你也不要忙着做决定,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件事……”

    肖浩民笑了笑,知道自己乍听到这个消息,是有些不那么沉稳。

    “我可能不会在嵛山留太长的时间,”沈淮之前并没有把他的打算跟肖浩民、罗庆他们说,但现在很多事情以及面临的一些选择,都涉及他们未来的仕途发展,自然不能再把所有事情都瞒着他们,“最快一两个月,最晚也不会拖过八月,我就会离开嵛山。”

    听沈淮这么说,肖浩民、胡志军、罗庆以及冯玉梅都吸了一口凉气,面对这个消息,一时间都有些措手不及。

    无论是罗庆、冯玉梅,还是肖浩民、胡志军,这些年在嵛山官场里远远谈不上如意,甚至还相当的艰难,还是沈淮到嵛山后,给他们带来迥异于以往的新局面。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沈淮在东华的影响及根基之深,背景之强,在嵛山湖水库问题解决过程当中得到完美的体现——有些机遇是可遇不可遇的,东华市这些年来,有实力的人物出了不少,但唯有沈淮能欣赏他们的能力,肯重用他们,他们也一心想跟着沈淮闯出一番天地出来,为自己的仕途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

    虽然沈淮跟市里一些人不对付,受到压制,但冯、罗、肖、胡不会介意这些,因为市里的斗争离他们还远,只要沈淮能在嵛山罩得住就行。

    沈淮开始提到梁振宝希望他到县里担任政府办主任,看上去没有实际性的进步,肖浩民也是极愿意的——他知道,这一步走出来,他能跟沈淮的关系走得更近,可以捉刀上阵,直接帮着沈淮对付县长高扬——等到沈淮将高扬或梁振宝踢出局去,那嵛山官场自然也就有他肖浩民向上进步的空间了。

    肖浩民没想到沈淮已经打定了主意近期内就要离开嵛山,一时间蒙在那里,内心甚至希望沈淮这只是跟他们在开玩笑。

    他知道,沈淮跟市委书记谭启平之间的矛盾是公开化的,沈淮调到嵛山来,也是因为受谭启平的压制。只要谭启平一天在东华担任市委书记,沈淮想调出嵛山都是困难的事情;除非沈淮想彻底脱离东华地方,才不用考虑会受到谭启平的牵制。

    沈淮是要离开东华?

    肖浩民迷茫的看了沈淮一眼,一时间也不清楚自己的前程在哪里…

    沈淮不动声色的看着菜单,他不会把事情都瞒着肖浩民、罗庆他们,当然也不会现在就把他所有的打算都告诉他们——

    “梁书记希望我调到县里的?”肖浩民抓住了些什么,问沈淮。

    “嗯,”沈淮点点头,心想肖浩民的悟性不错,猜测出梁振宝的意图,也不跟他打哑谜,说道,“梁书记大概是看出我近期会离开嵛山……”

    肖浩民与胡志军、罗庆对望一眼,再没有什么犹豫,果断的跟沈淮说道:“就算沈县长您过两个月就要调出嵛山,我现在调到县里,还是能帮你做些事情的。”

    沈淮笑着说道:“这事梁书记还只是今天刚跟我提起,能不能成,还要其他常委点头才有操作空间——梁书记希望你到县里,能把劳务输出的工作抓起来,我过两天要到市里去开会,你陪我到市里走一趟,跟市里几家企业接触一下。就算你不调到县里,东嵛镇的劳务输出,还是大有可为的。”

    沈淮不会介意他离开嵛山后,在嵛山继续保持影响力。

    不过他在嵛山任职的时间很短,想继续保持影响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梁振宝愿意帮忙,那就是另外一说。

    梁振宝很显然也是在考虑他离开嵛山之后独自去面对高扬的局面,唯有帮他在嵛山保持一定影响力——把肖浩民调到县里,让肖浩民与冯、罗、胡等他的人更紧密的拧成一股绳,才有借他影响力牵制高扬的可能。

    谁都不是省油的灯——当然这件事对沈淮他自己也是极有利,让肖、冯、罗、胡他们拧成一股绳,而且明明确确的在他们头上戴上他沈淮的帽子,也能更有助于淮能集团在嵛山开发水电资源。

    至于梁振宝要借他的影响力牵制高扬,沈淮是无所谓的,反正他跟虞成震、高扬,也尿不到一壶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