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五十五章 飞机上

第四百五十五章 飞机上

    (很早就想恢复双更,只是年后一直没有找到码字的感觉,自己也十分的纠结,对不住一直都支持更俗的兄弟们。)

    路有薄冰,两百公里的路程,沈淮在路上开了六个小时才到徐城,堪堪没有误了飞机。

    沈淮到机场跟张拓汇合,将车交给张拓后,就进了航站楼准备登机飞往燕京。

    走进航站楼,沈淮就看到谢芷站在换登机牌的柜台前,想来是跟他乘同一班飞机去燕京。

    谢芷手里拿着车票、拖着行李箱,脖子里夹着手机正见电话,穿着玫红色的大衣,歪头露出一截雪腻的修长脖子,脸蛋压着手机,看得出打了很长时间的电话,脸上都压出一道痕迹来,却丝毫不影响美感。

    谢芷看到沈淮拎背包走过来,一点都没有觉得意外,继续她的电话,似乎也早就意识到沈淮会跟她乘同一班飞机回燕京。

    沈淮没有看到谢棠的身影,也不知道谢棠只是跟谢芷回徐城而已,还是猜到他也会坐这趟航班,故意推迟回京的时间。

    沈淮排到队伍后面准备换登机牌,隔着七八个人,才听到谢芷在电话里跟宋鸿奇讲刚才路上给村民碰瓷的事情;谢芷换过登机牌就先去安检口,与沈淮错身而过,凛冽的眸光瞥了她一眼,充满敌意。

    等到柜台前,沈淮才知道这臭娘们看他那一眼的意思是什么们。

    他跟谢芷差不多是最晚赶到机场,飞机上就剩下三个挨在一起的座位可选。沈淮都不清楚,他之后这趟航班还剩下的那个座位是不是因为谢棠因为躲他才多出来的。

    过了安检口,很快就检票登机。

    谢芷靠舷窗而坐,看见沈淮走过来,终是忍不住问前排的一个年轻女人:“小姐,我能不能跟你换个座位?”

    前排的年轻女人白了谢芷一眼,示威似的挽起旁边西装男的胳膊,压在她高高的胸脯上,压低声音却又恰好叫谢芷能听见的说道:“现在有些女人,看着挺正经,骨子里却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谢芷粉脸气得煞白,又不好发作,撇脸看着舷窗外。

    沈淮将背包塞进行李架,坐到座位上,见谢芷恨不得将头拆掉,重新朝舷窗外装上,说道:“你要是实在讨论看到我,也可以不坐这班飞机的。”

    “今天是谢棠的生日,本来说好赶到燕京后,大家给她过生日的,现在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徐城,你高兴了?”谢芷回过头来到,语气恶劣的冲着沈淮就要嚷嚷起来。

    沈淮不知道他父亲跟谢棠她妈已经回了燕京,听谢芷如此质问,他也无言以对,拿起嵛山湖水库的材料看起来,与谢芷互不搭理。

    飞机起飞后,从嵛岭上空斜穿过,天气很好,万里无云,能看到昨夜在嵛岭山脊下留下来的皑皑积雪,但过豫北地区时,气候状况就变得糟糕,不稳定的气流,叫飞机颠簸得厉害。

    “淮能真的要进嵛山开发水电资源?”

    沈淮意外谢芷竟然主动找他说话,侧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有些苍白,手紧紧抓住扶手,手指关节崩紧,才知道她是恐惧机身此时的晃动。

    沈淮倒觉得奇怪,这娘们刚才在陌生的地方给村民围逼讹诈,也没有见她惊慌失乱,这小小的气流,就叫她紧张成这样子,真是奇怪。

    不过,另一方面,沈淮也确认淮能接手嵛山湖水电站的消息已经传到这娘们耳朵里去了,想来谭启平他们也都知道了——这个恰恰是他希望看到的。

    沈淮倒没有点破谢芷恐机这事,说道:“嵛山现阶段能开发的资源很有限,发展水电是现在唯一能看到的主要增涨点,你觉得我会放假消息出去吗?”

    唯有岔开谈这些事,才能叫自己分心不去胡思乱想飞机的颠簸,不过谢芷还是狐疑的看着沈淮的脸,对他的话将信将疑,说道:“据我所知,淮能现阶段筹到的资金很有限,要是立即就着手开发嵛山的水电资源,梅溪电厂二期工程就可能会拖延下去。”

    “不错,”沈淮点点头,说道,“嵛山湖水库大坝,去年就出现渗漏,情况比较紧急,淮能一旦接手,就会立即投入资金进行改造。这是我跟淮能、跟县里谈定的事情,本来年后才正式对外公布。你的信息也挺灵通,现在告诉你也无妨。淮能初步在嵛山的投资差不多有两个亿,暂时是没有余力再同时上马梅溪电厂的二期工程,那也只能往后拖一拖;这个会由淮能跟市里沟通。”

    沈淮说再多,谢芷依然是不信,试探的问道:“这么说,你真想在嵛山呆一段时间?”

    “怎么,你们不会一直都怕我杀回马枪?”沈淮咧嘴而笑,侧过头盯着谢芷的眼睛问,“我真有这么可怕吗?”不得不承认,这娘们只要不惹人厌,还是蛮迷人的。

    谢芷自然不会承认她心存畏惧,说道:“你这么狡诈,不管你什么意图,防着你一手,难得就是怕吗?”

    “……”沈淮笑了笑,只当谢芷是在狡辩,说道,“我现在这么老实,你们还防这个防那个的,真是叫我无语得很。不如你帮我捎句话给一些人,梅溪电厂二期、梅溪港码头二期工程,我们现在可以打开来,接受外部的注资。只要符合国家政策,我们甚至对注资比例都不会有什么限制。”

    只是沈淮的这番话并不能消除谢芷的疑心,反而叫她的疑心越来越浓。

    梅溪电厂二期工程正在筹备阶段,计划新增3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投资总额将达到五个亿,也将是东华近年来最大的一笔能源投资。

    而同时,总投资额超过两亿的梅溪港码头二期工程已经进入施工阶段,一经建成,将使梅溪港的年吞吐量达到六百万吨。

    梅溪电厂与梅溪港码头,对梅溪产业链群的控制及促进发展作用,自不用赘言,而且电厂、码头与梅钢一起构成梅溪此时快速崛起的核心。

    沈淮也正因为控制着电厂、码头,才不担心市里能够通过行政或与富士制铁或与海丰及长青集团等手段跟他争梅钢的控制权。

    也正因为如此,沈淮即使给调去嵛山,不再梅溪或唐闸区担任什么党政职务,也不担心会给谭启平或者其他人削除他对梅溪的影响力。

    相反,越着梅钢整个体系的壮大,沈淮在东华的影响力只会越来越强。

    电厂以及码头的二期工程,规模都要远远大过一期——谢芷此前都没有想过,沈淮会让外人染指这两个项目议。

    目前在宋系内部,也普遍认为梅钢是沈淮做起来的,无意继续同意谭启平或者其他人再对沈淮施加其他的压力确,削减他对梅钢的控制权。

    也可以说,只要沈淮不愿意放手这两个项目,其他人是无法染指的;何况背后宋文慧、宋鸿军强力支持他。

    现在突然听到沈淮说梅钢及淮能将在这两个项目上对外持开放态度,怎由得谢芷不怀疑?

    见谢芷满脸的狐疑,沈淮笑道:“省钢集团保留对合资钢厂的部分股份,可不盯着码头跟电厂吗?而你们接手合资钢厂的股份,又接手下梅公路改造工程,不也是盯着码头跟电厂吗?不错,我是可以阻止港资跟日资注入电厂跟码头项目,但省钢背后有赵秋华支持,本身又是省属重点国企之一;对省钢的介入,我可以抬高门槛,但无法直接拒绝。特别是一旦我们把资金抽出来,进嵛山建设水电项目,梅溪电厂二期工程就必然要对省钢放开,不然市里也会站出来对我们施加压力。也许省钢目前没有足够介入梅溪电厂二期工程建设的资金,但是富士制铁、海丰及长青集团,会不会迂回借省钢进入两个项目,则是我所需要考虑的问题。我想来想去,与其叫你们拐弯抹角的进来,还不如索性就放开来,彼此坦诚相待的共同把梅溪建设好。这样,我在嵛山工作也能放下心来。除非你们觉得在背后相互捅来捅去更有意思……”

    “如果我只有十八岁,说不定就会信了你这番话。”谢芷说道。

    沈淮只是摊摊手,说道:“得,只要让这番话让你觉得坐飞机不那么恐怖,信不信,都有些价值……”

    从舷窗里看到机场下方的灯光仿佛摊直的璀璨项链,谢芷脸一红,她主动找沈淮说话也正是要岔开她对飞机颠簸的恐惧,现在飞机安全降落,她也没有办法再对沈淮过河拆桥,直接摆出冷脸来。

    ******************

    宋鸿军跟宋鸿奇都到机场来接他们,沈淮坐宋鸿军的车,出机场后,直接往东南郊开去。

    谢芷坐进宋鸿奇开到机场来接她的黑色奥迪,忍不住往沈淮他们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

    宋鸿奇看到谢芷眼睛里疑色未消,问道:“沈淮在飞机上,没有对你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没有,”谢芷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下午跟你通电话说的事情,沈淮好像真是打算在嵛山干一段时间,真是很奇怪。”

    “老爷子对他改观不少,不过还是希望他能在地方上好好干一段时间,他即使跟谭启平过不去,也应该珍惜这个难得的改过自新的机会。”宋鸿奇说道。

    “他会改过自新?”谢芷不屑的一笑,说道,“只有你们才相信狗能改得了吃屎。”

    宋鸿奇笑了笑,不恼谢芷反驳自己。

    谢芷又问道:“我爸他们都到酒店了吗?”

    宋鸿奇点点头,说道:“可惜小寿星留在徐城没有办法过来,这顿饭吃起来,也没有什么滋味,只能明天再补了。”

    听到这个,谢芷心里对沈淮仅有的一点好感,也荡然一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