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三十八章 两件事

第四百三十八章 两件事

    (三山三水兄弟成为本书新的状元,感谢!!!)

    有沈淮前面的话铺底,罗庆、冯玉梅稍稍心安,不用担心有天大阴谋等着他们落进去,肖浩民让妻子去给罗庆、冯玉梅添两副碗筷,坐下来边喝酒边谈。

    罗庆不忙喝酒,情绪激动之余,坐下来稍稍整理思路,说道:

    “嵛山湖大坝是六十年代动员数万民工修筑的,是嵛山有史以为最大规模的工程。嵛山湖水库建成,不仅在水产养殖方面,给县里创造了很大的收益,嵛山湖水电站目前也是县里的钱袋子……”

    嵛山湖水电站,装机容量只有四千千瓦,一年的发电量甚至只有梅溪镇电厂的二三十分之一,不过水电站利用水力发电,运营成本很低。

    嵛山湖水电站现在每年大约能给嵛山的水利、电力系统带去上千万的收入;不过在去除一些必要的成本外,包括嵛山湖水产养殖在内,整个嵛山湖水库能给相关方面分享的利益,大约有五六百万元。

    这些收益在大财团眼里或在财政宽裕的地区,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但在地方财政收入都不满两千万、人均年收入都不足千的嵛山县,却是一块人人都想争夺的大蛋糕。

    现在嵛山湖水电站与嵛山湖水库管理站,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属于县水利局直属的副科级事业单位。

    沈淮把罗庆的报告看了好几遍,之前也是借到嵛山湖游玩的机会,跟罗庆接触过两次,但没有深入的谈过,他还是想亲耳听罗庆谈嵛山湖当前所面临的问题。

    罗庆也是小心翼翼的不去谈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而是就事论事,谈嵛山湖水电站目前所直接面临的现状,说道:“嵛山县很穷,财政收入少,水电站的收益能补上很大一块。水电站在丰水期的发电量最大,是枯水季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为了多创造收益,水电站在丰水期就拼命蓄水、抬高水位,尽可能的多发电。这时候就产生了矛盾,大坝以及周围的湖堤,能不能长期承受这么高的水位?而且在夏季丰水期,东华时常会遭遇台风过境,常带来不可预料的暴雨。一旦水库没能及时放水,腾出足够的库容,遇到暴雨就极容易超过警戒水位。也由于县里财政收入少,指望水电站能多创造收益,这些年来往水库的投入极少。嵛山湖大坝建成三十多年,没有一次大规模的加固,平时的修护经费也只够小打小闹,不能彻底的排除险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平时在水电站工作,都是心惊胆颤,只能祈盼不要有台风、大暴雨过境,不然水库会出现什么险情,我们都没有办法预料。嵛山湖大坝垮塌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不能这么严重吧;要是嵛山湖大坝都垮了,谁能担起这个责任?县里总不能忽视这么大的风险吧?”肖浩民的爱人也陪坐在旁边,听到罗庆这么说,觉得他可能有些夸大其辞,不可能问题这么严重,县里也不重视。

    沈淮笑了笑,也不怪肖浩民的爱人插嘴,要是天下人心里都有“责任心”这根弦,前后造成十三人死亡的市钢12.9爆喷事故也就不会发生了。

    他亲自去嵛山湖水电站去看过,他的专业不是水利、水电方面,但也看得出存在一些很严重的问题。

    除了嵛山湖大坝及湖堤的问题外,行政方面也存在严重的问题。

    嵛山湖水电站在编的工作人员有上百人,但工作日到岗率不足三分之一。包括站长跟几个副站长在内,除了罗庆长期坚守岗位外,沈淮两次工作日时间到嵛山湖去,都没能跟其他站长打上照面。

    改革、改制,要想获得成功,在沈淮看来,就是要尽可能去克服当前体制内严重的官僚主义,让有能力、有责任心、想办事的人上去,让精于内耗、拖后腿的人下去。

    听罗庆把嵛山湖水库的问题详细的说了一遍,时间也不知不觉流逝过去,沈淮看了看手表,都快九点钟了。

    肖浩民的爱人也把小孩子从冯玉梅家找回去,逼上床睡觉去,沈淮说道:“现在市里有人不希望我做太多的事情,但是我到嵛山来,我想有两件事,还是要去做的,但是做的方式要有讲究……”

    冯玉梅也禁不住全神贯注的倾听沈淮的话。

    她对嵛山湖水库的情况很了解,但也知道嵛山县牵涉在其中的人太多、网太大,她们惹不起,也没有能力去惹。她这些年吃的苦头太多,她跟罗庆能走下来不容易,没有年轻时的冲动跟激情,人就容易变得现实、世俗。她甚至劝罗庆辞去公职,远离嵛山湖水库,她更希望先保住自己的家庭再说,有些事情不是她努力、她坚持不懈就能解决、改变的,她已经不再想去螳臂当车了。

    只是罗庆有他的坚持,冯玉梅也能体谅。

    现在有沈淮这么一个强势人物,愿意去接手解决嵛山湖水库的问题,冯玉梅自然也是十分的期待,这也能帮她丈夫这些年肩上、心里背的责任解脱掉。

    只是冯玉梅不明白为什么市里会有不希望沈淮做太多的事情,也不明白沈淮如果不直接出面,他会以什么方式解决这些问题,也不知道沈淮要做的另外一件事是什么。

    冯玉梅甚至不明白肖浩民怎么跟沈淮搭上线的。

    沈淮没有把更多计划的细节,透露给罗庆、冯玉梅知道,只是说道:“罗站长,你明天直接到市里,找宋晓军。宋晓军现在是杨玉权副市长的秘书,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他会带你去跟杨市长见面。你到市里后,杨市长那边会有安排……”

    沈淮从公文包里拿出纸跟笔,把宋晓军的联系抄给罗庆,又对冯玉梅说道:“冯主任,县工商局那边欠我一份报告,你这两天帮我盯着拿回来。罗站长跟肖镇长要做些事情,我们要帮他们吸引火力。另外一个,嵛山县很多问题要确实需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不然很多事情想要去做,也会打很大的折扣。”

    *****************

    沈淮从肖浩民家后门悄无声息的离开,冯玉梅、罗庆倒没有急着回去,她们心里还有很多的疑问,不方便直接问沈淮,但希望能从肖浩民这里得到答案。

    冯玉梅、罗庆不走,肖浩民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什么,摊手说道:“我跟沈县长也没有打过几次交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跟你们提过,我读大学时,现在的市教委主任顾培英当时还在东华师范学院里任教。前段时间顾主任把我叫过去,说是沈县长可能会到嵛山来任职,我也是那时才跟沈县长第一次见面。”

    九十年代中期,地方官员还是主要从原籍提拔,干部交流跟回避才有初步形成,还没有完全成气候,使得地方官员之间的网络格外密切。

    冯玉梅、罗庆对市里的情况不熟悉,也不知道市教委主任顾培英跟沈淮到底是什么关系,但肖浩民能通过之前的大学导师跟沈淮搭上线,总要比他之前给张有才压得毫无脾气要好。

    关于沈淮身上那些或好或坏的传闻,冯玉梅跟罗庆也不好细问。

    冯玉梅倒是带着试探的口吻跟肖浩民说道:“沈县长招商引资的本事倒是真厉害,办企业的能力也是一流的,梅钢及梅溪镇这两年发展极快,要是嵛山县能有梅钢这么一家企业发展起来,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啊……”

    嵛山县说起来就是穷。

    县里也是为了能多从嵛山湖水电站多榨一两百万的收入,才在丰水期保持那么高水位的运营,而无视丰水期那么高的水位,对大坝本身造在的威胁;也是各个地方都要钱,才没有钱返给水电站加强大坝及湖坝的修护。

    冯玉梅他们对市里的事情跟斗争谈不上有多了解,只知道沈淮是得罪了市委书记受惩罚才给踢到嵛山来坐冷板凳的—这大概也是沈淮嘴里所说的,市里有人不希望他在嵛山做事情—但他们也知道梅溪镇的炼钢规模九六年就能突破百万吨,其他附带收益不说,仅三十亿直接产值带来的税收就可能将近两个亿。

    虽然梁振宝、高扬以及在地方上盘踞日的张有才家族,对沈淮的到来是充满警惕心的,但对于更多的干部群众,只要知道梅钢及梅溪镇崛起的事迹,对沈淮的到任,还是有些期待的。

    想想也是可怜,冯玉梅即使提拔县政府办副主任,春节前的年终奖可能也只有两千元。

    同事或者上下级之间送个礼,很多人都还习惯到菜市场割一块肉、买条鱼送上去门;嵛山官场送现金都极少。

    有些人甚至开玩笑说嵛山县现在的贪污腐败还只是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说到底就是穷。

    越是穷,越是斗得厉害,芝麻大的利益,都有无数人盯着,争得头破血流。但嵛山真的能像梅溪那般,引入完全不同层面上的发展格局,除了县里几个头头,中下层干部里有几个不想尝试一下年奖金一下发几万的感觉?

    只是新格局的开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梁振宝、高扬以及横行嵛山多年的张家,已经不能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希望,很多人心里自然还是希望沈淮的到任,能带来一些改变。

    肖浩民从沈淮的言行之间,看得出沈淮对有骨气的罗庆还是相当器重的,不然不可能在甚至没有摸清楚罗庆跟冯玉梅竟然是夫妻关系之前,就通过联络罗庆。面对冯玉梅、罗庆夫妇的疑问,肖浩民也是坦然相告,说道:“沈县长所说的,他到嵛山后要做的两件事,一是解决嵛山湖水库的问题,一个就是要修嵛浦公路。一个是嵛山县当前迫切的威胁,一个是嵛山要发展,必须要一条好的进出通路打基础。”

    “真的要修霞浦公路?”冯玉梅工作这么多年,自然不会不切实际的去幻想什么,不会指望嵛山县能一下子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她知道好好的把霞浦公路修一下,对嵛山县有多么重要,想到每次进出嵛山县的痛苦,她就忍不住感慨,说道,“要能从其他地方筹得三五百万的资金,把霞浦公路好一好翻修一下,很多问题都能解决。”

    嵛山县财政总收入不过两千万,加上市里转移来的部分,每年财政总开支不过三千万左右。

    全县六十人万、十六个乡镇,除总长四十余公里的嵛浦公路外,其他县乡两级公路还有三四百公里,每年交通基建方面仅能拔不到两百万的经费,能摊给嵛浦公路的就微乎其微。

    现在县里很多就指望能从市里讨三五百万下来,把出县的嵛浦公路好好的修一下。

    肖浩民笑道:“给霞浦公路重铺一层砂石,可能对沈县长的要求略低了一下;在你们过来之前,交通局的徐强刚过来一趟。沈县长希望老徐那里制定一个嵛浦公路改造成二级公路的方案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