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三十四章 腔调

第四百三十四章 腔调

    (年底了,求一下月票跟订阅)

    从唐闸区常委兼梅钢集团董事长到嵛山县常委、常务副县长,绝对要算“明升暗降”的典型案例了,东华市绝多大数人,也都认为市里对沈淮所进行的这次调职,是明明确确的惩罚。

    但是,在有将近一半市委委员参加的会议上,沈淮将一瓶矿泉水浇到市建委主任的脖子,公开跟市委书记谭启平叫板,最后只受到这种程度的惩罚,也从侧面说明沈淮背后支撑他的势力不容人小窥。

    要是换了别人,以下犯上,叫市委书记在公开场合威信扫地,下不了台,不给整到死才叫怪呢。

    沈淮身上所受的这种惩罚,对县委书记梁振宝、县长高扬等人才有意义,上面有市委书记谭启平压着,能叫沈淮在嵛山不敢那么张狂,不敢那么肆无忌惮跟梁振宝、高扬他们乱搞。

    不过,这些对下面的人是没有意义的。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大鱼吃中鱼,中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即使沈淮不得不向市委书记谭启平低头,不得不老老实实到嵛山县来任职,但也不下面的小鱼、小虾米能得罪的。

    上午县政府常务会议刚做出沈淮分管税务、工商、公安、城建、旅游办等工作以及沈淮主持联合整治县内商业、餐饮、旅游市场工作的决议,沈淮几乎一口气都不带喘的,就紧接着通知涉及到各部门第一负责人下午到县里开会,除了没办及时赶回东嵛镇的,其他人在情况未明之时,倒不敢给沈淮脸色,随便派个人过来应付一下。

    离通知的时间还有十来分钟,税务、工商、公安、城建、卫生以及负责县政府旅游办的县府办副主任葛爱国等人,已经坐到会议室等待新官上任就迫不及待要烧一把火的沈淮过来。

    这时候过道传来走动声,听着声音人还不少,葛爱国坐在里侧,看不到门外的动静,坐在门口的县建委主任欧阳山笑道:“张常委亲自带队来开会了……”

    这次联合整治的重点就是县城东嵛镇,文件也明确要求东嵛镇政府、工商、税务、派出所、联防等部门配合整治工作。

    大家也不清楚沈淮是打算拿谁开刀,烧他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但也没有想到张有才会亲自赶过来开会。

    张有才作为县委常委兼东嵛党委书记,他至少在明面上,地位不比常务副县长沈淮稍差,而县里展开的整治行动也只要求东嵛镇政府配合,张有才完全可以躲在背后不露面。

    屋里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张有才亲自带队过来参加会议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县工商局局长张斌跟张有才是堂兄弟,他事先也不知道张有才会亲自过来参加会议,看到张有才跟东嵛镇镇长肖浩民以及东嵛镇派出所、工商所的负责人等走进来,站起来问张有才:“你也接到开会通知了?”

    张有才看着屋里坐了一些人,也没有办法跟张斌说悄悄话,只得堂而皇之的说道:“县里这次联合整治行动,重点是东嵛镇的一些不良现象,我这个镇党委书记有责任,能躲起来吗?”

    其他人本来还怕沈淮拿他们开刀,见张有才出头,心里也轻松下来,心想天塌下来,就应该要让张有才这样个高的先顶上去。

    不过,同时心里又是犹豫,万一沈淮今天要拿东嵛镇开刀,他们要不要跟张有才站在同一阵线上?

    ***************

    冯玉梅正赶着整理沈淮需要与会人员名单及履历,听到曹俊跑过来说张有才也亲自过来参加会议,她愣了愣。

    冯玉梅匆忙把最后两个人写上名单,就拿了名单与曹俊去沈淮办公室。

    沈淮下午一直在研究嵛浦公路的材料,看到冯玉梅敲门进来,问道:“名单整出来了?”

    “嗯。”冯玉梅将名单放到沈淮的办公桌上,说道,“东嵛镇党委书记张有才也过来了,是不是我去问问高县长有没有空参加一下?”

    沈淮抬头看了冯玉梅一眼,问道:“为什么突然要请高县长参加?”

    冯玉梅一时语塞,张有才也是县委常委,他过来参加会议,要是会上跟沈淮有什么不同意见,两个常委争执起来,也只有县长高扬能站出来说话。

    不过冯玉梅再也不会认为沈淮不懂这些规则,心想也许在沈淮的眼里,张有才来就来呗,反而衬得她刚才那一问特别多余。

    沈淮看了看手表,离开会还有十分钟,跟冯玉梅说道:“到开会时间,你过来喊一下我。”就让冯玉梅先出去。

    沈淮也是上午才看到冯玉梅的履历。

    冯玉梅之前一直在县广电局工作,一个月前才从县广电局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直接调到县政府办担任副主任。

    嵛山县财政很困难,县广电局里总共也就二三十杆枪,局办加上冯玉梅在内可能就也四五个人。他倒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人长得漂亮不说,对官场的种种规则倒是很熟悉。

    沈淮让人去了解冯玉梅的背景,但还没有这么快有反馈信息传回来。

    沈淮就在办公室里发了一会儿愣,冯玉梅又转回来告诉开会时间到了,陪他一起到会议室去;曹俊虽然名义上沈淮的专职秘书,但这样的会议,也只能做些记录的活。

    ***************

    “我到嵛山县才是第二天,在座的除了葛主任外,大多数人我都不认识,你们看我的面孔也应该是很面生,”沈淮拿着记录本,直接走到在会议桌前坐下,看着围着会议桌而坐的众人,说道,“要不是有些问题比较严重,我应该先分别找大家聊聊天,认识一下,再去把大家聚拢起来,一下去搞这个整治工作。这样吧,大家都先自我介绍一下,让我认个脸,我们再正式开会,好不好?”

    大家都面面相觑,眼睛看向张有才。

    沈淮昨天由市委组织部副部蔡云声陪同到嵛山县来报到,跟县里的主要领导大多数见过面,但作为常委之一的张有才恰好不在家,没有跟沈淮碰上面,照道理来说,沈淮跟张有才确实不认识。

    大家又都看向冯玉梅:难道冯玉梅没有提醒沈淮张有才也过来参加会议?

    冯玉梅也不知道沈淮鼓里蒙的是什么东西,讶异看向沈淮,然而沈淮对会议室里众人的反应视如未见,而是面带笑容的看向政府办副主任兼旅游办主任葛爱国身边的中年人,笑眯眯的问道:“葛主任我认识的,是不是从葛主任身边这位先开始作自我介绍?对了,我先问一下,有没有人不认识我的,先从我开始作自我介绍也可以的。”

    坐在葛爱国身边的是县建委主任兼建设局局长欧阳山,他看到张有才的脸黑得跟锅底似的,他也顾不得张有才的感受,也不管沈淮到底是真不知道张有才在场还是装痴卖癫,屁股微抬,欠着身子,简单的说道:“沈县长您好,我是县建设局的欧阳山,以后就是沈县长您手下的兵,还要请沈县长您多指导我们建设局的工作。”

    有欧阳山作示范,大家也都假装看不到张有才的反应,低头看手里的记录本。

    从欧阳山依次往下介绍开去,到了第五个人,才轮到张有才,大家又都自然将目光聚到他脸上去,看他会怎么跟沈淮做自我介绍,看沈淮不能再假装不知道张有才的身份之后,又会怎么表演。

    张有才开始确实是气得气血攻心,他从没有享受如此给漠视的待遇,但有前面五个人简单做过自我介绍,他稍稍能控制住情绪,眼睛看着沈淮,说道:“我是东嵛镇党委书记张有才,这次整治工作的生点是东嵛镇,我作为党委书记负有很大的领导责任……”

    “你是张书记,张有才书记?”沈淮惊讶的问道,几乎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他的惊讶有半点假,他转而沉着脸责问冯玉梅,“冯玉梅,张书记过来开会,你怎么没有提前告诉我一声?”

    冯玉梅再好的脾气,心里也是恼火,但是她现在只能配合着沈淮把这戏演下去,委屈的说道:“我还以为沈县长你跟张书记见过面……”

    “政府办的工作就要细致更细致。我跟张书记坐在同一张会议桌上,竟然都不认识,传出去不是闹玩笑吗?”沈淮严厉批评冯玉梅,但眼睛没有冯玉梅的脸上多停留,话锋一转,又朝向张有才说道,“张书记,你刚才想说什么?你接着说……”

    张有才叫沈淮玩弄于股掌之间,肚子里气得把他的祖宗八辈都操了一遍,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接到县里的通知后,我中午就让镇派出所紧急调查昨天发生的事情。东嵛镇的问题,的确很严重,派出所已经将敲诈沈县长你的店家以及几个混混控制起来,决心追查到底,一定会给沈县长你一个交待。不管怎么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东嵛镇党政班子要负起责任起来。我今天过来开会,一是督促镇政府及有关部门积极配合县里的整治工作,二是代表镇党政班子,对沈县长赔礼道歉……”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对嵛山的情况还不熟悉,张书记你现在就要责任背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沈淮说道,“昨天的事情虽然发生我的身上,但高县长今天决定对县里一些不良现象进行彻底的整治,不是要给我一个交待,而是我们欠全县人民一个交待。这个思想认识,我们大家首先要端正起来。”

    在座的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都下意识想去摸后背,在沈蛮子眼里,张有才压根就是一根菜啊。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