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意外的撞见

第四百二十五章 意外的撞见

    (全住说更新最快)()

    跟市委组织部以及嵛山县委县政府,约好后天正式过去报到到嵛山看上去不远,但路不好走,来回需要三个多小时,很不方便,沈淮打算报到后就正式在嵛山住下来

    他明天要脱不开身,要邵征将他的书、资料以及衣服等杂物,先送到嵛山去

    打好包后,不想叫邵征明天起早多跑一趟,沈淮跟周知白,就先将纸箱子搬下楼,塞进商务车的后座跟后备箱里

    周裕也帮忙拎着东西,上下楼跑了两趟,累得气喘吁吁

    最后一趟,剩下两只纸箱子,叫周知白跟邵征接过去,走在前面;周裕累得娇体出汗,将呢子大衣折在胳膊弯时,走在沈淮的前面

    走在后面也有好处,沈淮可以大胆的欣赏周裕的身材

    周裕将大衣折在胳膊弯里,上身还穿着女式小西装,但也无法掩饰她前凸后翘的丰盈身材,下楼梯时,她纤腰自然扭动,长裤包裹的滚圆饱满的臂部随之摇摆,洋溢着成熟的女人味

    “啊,”沈淮想起什么似的叫了一声,跟走在前面的周知白、邵征说道,“我想起来,还有一份材料夜里紧着要看的知白,你跟邵征先去鹏悦,周部长等我一下,我回去找找看我这脑子乱的,都忘掉刚才整理东西,把那份材料丢什么地方去了”

    周知白跟邵征手里都捧着压手的纸箱子,就想一鼓作气下楼塞到车里,不想停下来,或跟着沈淮再上两层楼,就先下楼去

    周裕跟着沈淮跑上楼,问道:“什么材料,这么紧要,非要今天夜里看?”

    沈淮头凑到后窗往楼下看,说道:“看你弟弟是不是跟邵征先走;等会儿再告诉你要找什么材料紧要……”

    周裕这才知道沈淮心眼里安的是鬼胎,粉脸羞得通红,伸手在沈淮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但也依贴过来,凑头往楼下看去,不知道她弟弟会不会跟邵征开车先走

    叫周裕光滑柔腻的脸颊,闻着她的吐气如兰,沈淮凑过去,在她莹润的嘴唇轻轻的亲了一口周知白、邵征在楼下等了一会儿,大概也是考虑到车后座都塞沈淮的行李,不能把车随随便便停在停车场里,就发动车去酒店先找地方把车停好

    感受到沈淮下体的蠢蠢欲动,周裕看着车离开,就转过来,小嘴微张,两人的嘴唇黏在一起

    沈淮靠着墙壁,将周裕柔软的身子抱在怀里抚摸

    时间很紧,酒店里有一群人等着他们吃饭,也没有时间,沈淮的双手很快顺着周裕柔软的腰身滑进她的长裤里,在她光滑如丝缎、滚圆紧致的臀部捏了两把,很快就顺着那叫人心魂颠荡的曲线,够到根肉上,叫周裕情不自禁的发出婉转呻吟

    周裕虽然平时是个保守的人,但在心爱的情人跟前,又总是想情不自禁的将自己彻底打开,她刚才在屋里看着沈淮收拾材料,甚至为没有这么长时间没有进过这房间、没有跟沈淮在这房间温存而遗憾

    她知道时间紧迫,克制着心头的羞涩,将裤扣解开,好方便沈淮将她的裤子从身上扒下来,小声说道:“快一点,别人都有酒店里等着我们过去呢”

    沈淮将周裕的长裤扒拉下来,让她扶椅而立

    周裕的臀部非常的丰满而且挺翘,长裤裹在大腿上不上不下,层层叠叠,愈发叫她臀部曲线入眼是那样的柔美迷人,又是那样的白,雪一样的白,耀人眼睛

    沈淮按了按周裕的腰

    虽然姿势羞人,虽然这个姿势深入会叫人吃不消,但周裕还是温柔的将腰垮下去,使得臀部逾发的耸翘起来,以致那道有着水迹泽光的嫣红溪唇也在雪白之间挤露出来

    沈淮褪下裤子,提枪上阵周裕也是情念炽热,刚才一会儿工夫,已经腿根热腾腾湿答答的做好给情人冲击的准备,没有干涩,但是叫沈淮插进来时,下体忍不佐缩了一下

    “你在咬我”沈淮俯过身子,在周裕的耳边说道

    周裕心头极美,知道自己那一下抽搐,抽得心尖儿都要溢出来,但心里羞极,伸手掐在沈淮的大腿根上,叫他埋头苦干,不要胡说八道

    好些天没能有机会跟沈淮在一起,周裕**汹涌,来得很快,沈淮都没有夯实两百下,她下面就一阵阵的抽搐,汗水大溢

    周裕的裤子还裹在大腿,双腿并着,没有叉开,加上这次抽搐得厉害,当即将沈淮咬裹寸步难行

    周裕歇了片刻,缓过劲来,但担心给别人等长了时间会起疑心,得了便宜就想过河拆桥,扭过头跟沈淮亲在一起,说道:“好了,好了,我够了……”

    沈淮还想再要,这时候外面“咚咚咚”有人踩着高跟鞋上楼梯来

    周裕站直身子,忙将裤子提上来扣好,看着沈淮下面直忤忤的翘在那里,上面还沾满亮晶晶的水迹,伸手温柔的抓了一把,帮他将内裤提起来,说道:“你晚上不是还要睡陈丹那里,不要露了馅”

    “砰砰砰”有人敲门,杨丽丽在门外喊道:“沈书记、周部长……”

    沈淮没想到杨丽丽会过来找他,而且还知道他跟周裕在屋里,不敢装没有人,忙将裤子提起来

    周裕见沈淮把皮带迅扣好,不想耽搁时间叫杨丽丽起疑,故意有轻及重空踩了两脚,伸手将门打开,故作轻松的笑道:“杨经理怎么没有先去酒店?”

    “刚在小区门口遇到周总,还想坐他们车来着不过他们车后座塞满了纸箱子,坐不了人,说周部长跟沈书记在这里,我就过来坐你们的车,”杨丽丽说道,她刚才在小区门口遇到周知白跟邵征,知道沈淮跟周裕在屋里找材料,她没有疑心什么,探头进来问沈淮,“你材料找到没有?”

    “正在找呢,你跟周部长再等会儿”沈淮说道

    杨丽丽进屋来,抓住门把手想将门关上,却抓到门把手黏/湿的一片,像水又像油,疑惑的看了一眼

    周裕刚才手抓了沈淮那里一把,尽是她身体里快感到极点后溢出来的水,湿得叫她自己都难以想象,她刚才心慌意乱的给杨丽丽开门,没在意就把水迹就沾在门把手上,没想到杨丽丽顺手关门,手也摸到那里

    周裕本身就心虚,脸上还有未退的红润,还好灯光较暗,不是很明显,只是这一下子腾的染成红布一般,想掩饰都没有可能

    杨丽丽是过来人,当下就明白摸到的水迹是什么

    她以前有怀疑沈淮跟周裕的关系不是很正常,却没有想到这次将他们“捉奸在床”,还摸到他们干事流出来的东西她有些不好意思,想去洗一下手,又怕太着了痕迹,就借口要上厕所,进了卫生间

    周裕瞪了沈淮一眼,说道:“你看你,给你害死了”

    “要不我们杀人灭口?”沈淮问道

    周裕掐了沈淮一下,又总是有些担心杨丽丽会把她们的事说出去,跑到书房间随便帮沈淮拿了一份材料出来

    杨丽丽进了卫生间,只觉手指间黏乎乎的,似水似油,想到她刚才进屋,沈淮跟周裕衣服都穿整齐了,心想他们应该是已经完事了,只是不是很明白,他们为什么非要将那水抹门把手上,心想或许沈淮跟周裕有什么变态的玩法,再想到她在外面遇到周知白跟邵征的时间,暗道:时间很短嘛

    想到这里,杨丽丽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时间长短,关她什么事

    杨丽丽褪下裤子,坐在抽水马桶上,想着沈淮跟周裕刚才可能就贴着门做那事,又情不自禁的去联想他们做那事的姿态,都觉得心里有些痒痒的,锈过来,拿卫生纸擦那里,一阵酥麻,又想到手还不“干净”,赶紧将卫生纸扔马桶里,提了裤子,洗过手过来

    拿着材料下楼,沈淮跟杨丽丽坐进周裕的车里,都坐在后座

    杨丽丽还情不自禁的从后视镜里打量周裕,但见她的脸蛋皮光肉滑,仿佛剥的葱段,微染红晕,端真是漂亮得过分

    杨丽丽对自己的相貌也十分的有自信,故而以前虽然觉得周裕也是美人一个,但不觉得有今天让她觉得这般艳美,看上去真是十分受滋润的样子

    杨丽丽心里又想,沈淮时间那么短,能叫周裕满足吗?她心里觉得奇怪了

    杨丽丽转回头问沈淮:“沈书记,你这次去嵛山任职,能叫嵛山变得跟梅溪一样好吗?”

    “啊?”沈淮不知道杨丽丽是没话找话,还是怎么着,他自然不会把他的打算,告诉杨丽丽知道,笑道,“我又不是神仙,伸伸手指头就能把嵛山变得美丽如画嵛山发展经济的环境很恶劣,没有什么资源,嵛山想要发展,只能依赖外围区县的带动,只怕是十年八年内,没有办法摘掉贫困县的帽子”

    “是嘛?”杨丽丽脸色黯然下来

    “怎么,你怎么这么关心嵛山啊?”沈淮问道

    “我老家是嵛山长林乡的,”杨丽丽说道,“虽然嵛山就挨着这边,坐车也只有三个多小时,不过我差不多有五年都没有回过嵛山,不想再去回想以前过的苦日子我还以为沈书记你到嵛山后,能改变嵛山的面貌呢”

    “是嘛,”沈淮说道,“我上个月刚去过长林乡,车只能开到乡政府,再往下来的村子走,就要爬山路,把我累得够呛早知道你老家是长林,就把你也抓过去了”

    (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