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我心明月

第四百二十四章 我心明月

    孙启义、谢海诚相视而望,琢磨起省钢范智、梁荣俊提出的新方案。()

    范智跟梁荣俊代表省钢提出的新方案是:

    市钢对合资钢厂保留15的股权,将其余20的股权跟一亿元债务,划给海丰及长青集团承接,这样一来,海丰及长青集团只需要再掏出不到八千万人民币的现金去承接梅钢手里15的股权就可以了。

    东华市钢的炼钢业务资产以及对合资钢厂持有15的股份加上五亿债务,由省钢无偿接手;而原东华市钢下属所有的三产公司,不管资产或优或劣,完全由剥离出去,由东华市自行消化。

    这个方案最大的好处,也许就是将梅钢从合资钢厂彻底踢出去。

    虽然叫梅钢白白得去近八千万元的现金,但总比叫沈淮始终有机会跳出来搅浑水、恶心人要好。

    海丰及长青集团,即使从市钢、梅钢接手50的股权也不是没有能力,但这个方案超过海丰及长青集团最初的计划太多,而且还有很大的隐患。

    海丰及长青集团在炼感业里还是外行,没有第三方的牵制,即使拥有合资钢厂50的股权,也很难保证真正去享受合资钢厂50的权益,而不给日方暗侵夺。

    新的方案,梅钢出局,由在炼感业有着丰厚资源及经验的省钢进来,自然是海丰及长青集团乐意看到的局面,也有利于他们以后联合省钢,避免在合资钢厂的权益给日方过多侵占。

    当然了,对孙启义来说,最主要的还是他必须要拿出一个对长青集团有利的方案出来,避免他大哥孙启善明天赶到东华来,叫他陷入彻底的被动之。

    新的方案,对省钢自然是有利的,合资钢厂15的股权保留在市钢由省钢接手,是预期能稳定盈利的优质资产,改善了市钢的资产状况,不至于省钢接手是完全的烂摊子。将大大小小的三产公司剥离出去,也有利于省钢快速解决东华市钢的问题,是一种快刀斩乱麻的处理手段。

    新的方案,对东华市里既谈不上有利,也谈不上无害。

    给梅钢这么折腾一下,合资钢厂的股权是增值了,但东华市里没有享受到什么好处。(wWw……com)虽然表面上,市钢将近五亿的债务都要省钢接手过去,但三产公司的资产状况以及隐性债务,依旧是一团乱麻。

    不过谭启平、梁小林他们,今天是实在给沈淮恶心坏了,只想着事情能早点定下来,不再给沈淮跳出来搅浑水的机会,也同意范智、梁荣俊代表省钢提出来的新方案。

    省钢背后的支持者是省长赵秋华,省钢提出新的方案,市里虞成震不会反对,谭启平、高天河、梁小林都认可,那东华市里就不会有什么变数。

    当然了,市钢下边那十几家三产公司,规模都比较小,加起来不到两千职工,即使还有什么问题,市里也能消化。

    关键是富士制铁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方案?

    谭启平、高天河、梁小林、孙启义、谢海诚、范智、梁荣俊等人,在翠华楼的贵宾厅里,都在等山崎信夫在跟富士制铁总部沟通后赶过来,给他们最后的答案。

    不过范智相信,与其叫梅钢得到合资钢厂50的股权,富士制铁断没有道理拒绝他们的方案。

    山崎信夫坐在车里,沉默的看着南川园路两边低矮的建筑,五年刚刚过去,东华破落的市区并没有太多的改善,叫人难对这座城市生出亲切之情。

    然而这座城市还是能叫生出敬畏之心,依旧有着很多不能忽视的人物隐藏在背后,掌控着整座城市的一切。

    山崎信夫在他的办公室里,也差不多同一时间收到梅钢意欲收购合资钢厂股份的告知函。

    富士制铁并不介意市钢所持股份,转手给海丰及长青集团持有。

    这对合资钢厂及富士制铁的利益,几乎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反而更利于富士制铁利用产业链上下游的资源以及实际掌握合资钢厂运营的管理层去控制合资钢厂。

    然而市钢所持的股份转给梅钢持有,事情的性质将会变得完全不一样。梅钢完全可以借助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的优势,获得合资钢厂实质的控制权,而且梅钢在产业链的上下游也有着完整的资源,甚至进一步将富士制铁从合资钢厂逐走都有可能。

    山崎信夫没想到局面一下子变得这么凶险,一时间也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跟总部解释当前的局面,也不知道要怎么去收拾当前的局面。

    山崎信夫紧急跟富士制铁在国聘请的法律顾问讨论法律跟政策问题,希望在向总部汇报之前,能有相应的对策案拿出来,不叫自己陷入被动。

    将晚时分,韩寿春代表市钢、市计委,打来电话,将省钢提出新的方案告之山崎信夫。

    相比较合资钢厂50的股权,落到梅钢手里,山崎信夫自然知道这50的股权由淮海省钢铁集团与海丰及长青集团分另持有,对富士制铁要有利得多。

    山崎信夫猜不透沈淮在打什么主意,但是问题要控制他能决定的范围之内,他也只能推动新的方案给各方面认同。

    轿车停在翠华楼前,山崎信夫先下车来,再让司机将车开去停车场。

    市委办主任刘伟立站在门廊前,等着山崎信夫的到来。

    山崎信夫恍然而悟:难道这个就是沈淮最终的目的?

    沈淮请邵征他们到家里帮忙收拾行囊,准备这两天就去嵛山报到。

    因为资料跟书籍太多太凌乱,沈淮怕别人装箱乱了秩序,不方便以后查阅,不敢让别人帮忙,他爬上爬下,将书跟大堆的材料,从书橱里搬下来,亲自整理装箱,拿透明胶布封装。

    “三个臭皮匠还能抵一个诸葛亮呢,对方未必就没有聪明人啊,我看你的如意算盘,未必就能成功。”孙亚琳的声音,从电话扬声器里传出来。沈淮正一边给行囊打包,一边按了电话的免提键,跟孙亚琳通话。

    “是未必能达到我最期望的结果,但无论他们选择怎样对他们有利的方案,实际上都将对东华有利的,”沈淮笑着说道,“东华这个池子里的水还太少了,只要能给东华引来更多的水源,更恶心人的事,我都愿意去做。”

    “陈兵过来了,我就不跟你在电话里瞎扯了,”孙亚琳在电话说道,“对了,你猜我这次还带了谁到东华来?”

    “我又不在梅钢担任职务,正打理行囊准备滚蛋,我管你带了谁谁谁啊。”沈淮听着孙亚琳的语气略带戏谑,自然不会她的圈套。

    “哎呀,你对你的喧同学都不想念了啊?”孙亚琳笑问道。

    沈淮听着电话那头似有胡玫小声的娇怨,看到周裕从客厅里走过来,直接将孙亚琳的电话给挂掉。

    “对了,合资钢厂这件事上,你最希望达成的结果是什么?”周裕依着门问沈淮,似乎对孙亚琳后面的话没有听见。

    “如果他们没有其他选择,市里及省钢又不想因为合资钢厂的股权问题,拖延市钢重组的时间,最好的选择就是将合资钢厂的股权及相关债务暂时从市钢剥离出来。而能临时代表市里接管这部分资产、而不会影响市钢重组进程的公司,就是京投。而且,京投是市政府独资控股企业,也完全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即使他们没有人想到这点,杨玉权也完全可以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上提出来。这接下来,无论是海丰及长青集团联手收购这部分股权,还是富士制铁被迫全面收购合资钢厂,都能叫京投跟梅钢收拢大量的资金,”沈淮说道,“当然了,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无论是市里,还是省钢,还是海丰及长青集团,还是富士制铁,都不是没有更多的选择,就看他们能不能达成一致。”

    看到周知白跟邵征又拿了两只纸箱子进门来,周裕往客厅里退了半步,似乎这样就能跟沈淮拉开距离、撇清关系。

    周裕颇为惆怅的打量着屋子里,虽然沈淮在山苑里住了这么长的时间,但她怕她跟沈淮事情落到有心人的眼里,之前一次都没敢进来过,现在想想多少有些遗憾。

    周知白走进来,将纸箱子递过来,跟沈淮说道:“我刚接到电话,省钢提出新的方案,省钢希望市钢能保留合资钢厂15的股权,这样能减轻海丰及长青集团的压力,也更容易叫富士制铁接受。看来,他们间还是有聪明人的。省钢这一步走得很好啊,省钢作为省属独资国有集团,他们在合资钢厂占有股权,接下来要求参与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二期工程的建设,我们都不好拒绝啊……”

    “为什么要拒绝?”沈淮笑道,“东华要发展起来,唯恐进来的资源不够多,省钢要参与进来,我们应该要敞开大门欢迎。他们心里有鬼,我心里则是袒袒荡荡的。有句诗怎么说来的?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既然无法沟通达成一致,那我们牵他们的鼻子,效果也是一样的嘛……”

    (未完待续)

    (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