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八十九章 钢铁雄心在不在

第三百八十九章 钢铁雄心在不在

    离开区政府,沈淮驱车赶往工业园。

    过渚溪大桥时,看到熊文斌坐在一辆老北京吉普车里,沈淮将车停在桥下,下车朝熊文斌走过来,说道:“老熊这段时间跑梅溪,跑得比我还勤快啊。”

    “梅溪新区才拿出框架规划,还要慢慢的往里填内容。政策草拟是政研室的活,我能逃到哪里去?”熊文斌摊手说道,“在很多方面,农地拆迁安置、新城镇建设,梅溪镇都做出一些开创性的工作,这方面的政策研究跟制订,不把梅溪镇这个范本研究透,就难说工作做到位。”

    沈淮笑了笑,他与熊文斌往桥上走。

    渚溪大桥目前是梅溪的地标,站到主跨桥中央,能眺望到梅溪、黄桥两镇大部分地区。

    合资钢厂基础工程竣工后,炼钢炼的设备也陆续从日本君浦运来,整个建设工期也就比梅钢晚四到六个月。

    位于钢铁产业园中段的中淮重工,也于月前破土动工,一期工程投入四千万美元,占地四百亩,但周边给中淮重工预留近六百亩的后备建设用地。

    在获得三千万美元的债券融资之后,梅钢新厂的建设速度迅速拉起来,梅钢新厂主体工程就将建成,虽然消防、电气等设备安装以及后续的调试还需要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整条炼钢线的框架已竖了起来,在远方展开宛如巨龙。

    熊文斌对钢铁产业有着深厚的感情,了解也深刻。

    看着沈淮也饱含感情的看着梅钢新厂方向,熊文斌说道:“我前些天到新厂工地去调研,看过现场设备安装的情况,赵东、赵治民、潘成他们对新厂的成功运行都很充满信心啊。一年多前,你跟我说,要用三年时间,让梅钢电炉钢年产能突破五十万吨。那时我对你的话,还是将信将疑,看来是我的眼界太狭窄了……”

    沈淮依着桥栏杆而立,他知道熊文斌是说去年四月他在英皇所说的那番话。

    那时候梅钢还没有改制,年产能刚刚恢复到最初设计的十万吨水平,一厂的技改资金还没有着落;王子亮在东华还是一号人物,没有给判死刑,杨丽丽还是英皇市场部的客户主管;熊文斌还深受谭启平的信任,周明跟苏恺闻走得亲热,就以为能给他脸色看——短短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沈淮也没有想过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沈淮笑道:“你要不说,我都以为三年时间过去了。时间真是不待人啊,人生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你都这么感慨,那我们这些等着行将朽木的人,能怎么想?”熊文斌笑着问。

    沈淮看熊文斌两鬓发丝斑白,略显老态,知道他近一年来发生的种种事给他打击很大,谁人能看到他今年才刚满五十?

    “做钢铁,一百万吨产能是个槛。梅钢迈过这个槛,已经不存在什么问题,想必你也不会就此止步吧?”熊文斌问道。

    “哦……”沈淮点点头,跟懂行的人交流就是舒服,不用遮着掩着,也不用费尽口舌。

    就算到这时,外界对梅钢新厂建成能不能运行起来,都持极大的疑问。

    在他们看来,新厂引进的是“国外淘汰的炼钢线”、管理团队成员里最多的是只是“市钢厂管不下去的底层技术员”,新厂勉强建成后,能运行起来,真就是怪了。

    唯有内行人看问题,不会给表面的因素所干扰,人能不能用、设备能不能用,他们自有客观的判断。

    恰恰外界的质疑声音越大,梅钢内部越是团结。

    沈淮此时根本就不担心新厂建成后能不能运行起来的问题,他考虑的事情要更多。他知道熊文斌当初在市钢厂时,曾对市钢厂的发展有一个规划,奈何随他离开市钢厂就此夭折,不过沈淮相信熊文斌心里的钢铁雄心不应该就此湮灭。

    一家钢铁厂,从一万吨起初,发展到产能十万吨规模,只要能获得地方上的支持,相对会容易一些,毕竟投资总额有限,地方上咬一咬牙就能撑过去。

    一百万吨是个大槛。

    东华九四年整个地区流向工矿业领域的投资总额不过四五个亿。

    一家百万吨级的钢铁厂,投资额将近十亿。这么大的投资额通常不是地方金融资源能支撑的。

    一百万吨级的钢铁厂,对管理团队及员工整体素质及规模的要求,对地方上交通运输、电力供应、原材料供应等工业配套能力以及市场供销及开拓能力等多方面的要求,都会提高到一个新的苛刻而挑剔的高度。

    一旦迈过百万吨产能这条槛,就意味着地区交通运输、电力供应、原材料供应、市场渠道以及管理层、技术人才的培养都获得突破,形成规模,企业获得、积累利润的能力大幅上升。

    而随着企业的影响力扩大,则意味着可以突破地区的限制,到外部金融市场寻找更多的融资资源,以此获得更快的发展速度。

    待新厂建成,梅钢直接产能将突破八十万吨。

    梅溪电厂也将差不多稍前一些时间建成竣工,将能向梅溪镇产业发展每年输送高到四到六亿度的巨量电力,保障电力供应。

    梅溪电厂新建成的专用输煤码头及附属堆场,每年能吞吐燃煤六十万吨,保证电厂装机容量有进一步扩张的潜力。

    梅溪港码头一期工程,年吞吐量虽然只有一百万吨左右,但二期工程已经破土动工,将使梅溪港的江海联运吞吐量水平突破五百万吨。

    在新厂项目启动之前,梅钢就形成一支两百余人、在多领域皆有专长的管理及技术骨干队伍。

    近一年时间来,梅钢在人才培养跟人才规模扩大上,从没有停止过步伐。

    为新厂的正式运营以及集团研究院的成立,梅钢从四月份就再次启动大规模招聘,每个月招聘的新员工人数都在百人以上。

    梅钢一厂,一线工人的月工资已经涨到千元以上,不仅能从农村剩余劳动力挑选较高素质跟培养潜力的员工,也吸引市国营厂相关专业的技术、管理人员,继续往梅钢流动。

    合资钢厂不得以在建设周期落后梅钢新厂四到六个月的情况下,提前启动大规模的员工招聘,避免东华市钢铁产业的人力资源都给梅钢新厂吸一个不剩。

    今天夏天,梅钢一次招聘大中专院校应届毕业生就达两百余人。

    梅钢要是能顺利迈过百万吨产能这个槛,当然不会就此止步。

    沈淮跟熊文斌简单聊过几句话,就先驾车赶往新厂工地,熊文斌到这时,才拿出烟点上,站在桥头,悠然点上。

    ***************

    说来也巧,沈淮的车刚从沿河路拐下去,顾同的车就随后驶上渚溪大桥,他看到熊文斌在桥头抽烟休息,也停下车来打招呼。

    熊文斌在市钢厂时,顾同是副厂长。

    高天河将熊文斌调到市里,顾同接过熊文斌担任厂长。

    熊文斌沉寂的那几年,顾同副处到正处,再到市委委员、市政协常委,则可以说是风光无限。

    谭启平到东华,熊文斌有过短暂的辉煌,顾同风头转的也快,挟市钢厂转投谭启平门下。熊文斌给谭启平踢到一旁,顾同在合资钢厂一事积极配合、努力工作,很受谭启平的信任。

    顾同并不知道熊文斌有无再起的机会,但他心里明白,市政研室主任这个位子就算再差,在市里很多事情都有相当的话语权。

    特别熊文斌是极聪明的人,市委市政府大多数政策性文件,皆由政研室起草,要是把这么个人得罪了,给下坑都难觉察。

    熊文斌这辈子自然不可能再跟顾同走到一条路上去,但也不意味着见面会不理不睬,或干脆撕破脸对骂。

    他知道顾同这段日子并不好过。

    虽然外界对梅钢新厂建成后的运行判断并不乐观,但从产能、企业效率等方面,总体上压过市钢集团不成问题。

    市钢集团这些年来发展停滞不前,今年的产量大体能达到六十万吨,竟然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就要给一家“乡镇企业”超过去,使得市里以及市钢集团内部有太多的人对顾同不满。

    要不是有合资钢厂的成绩撑着,顾同在市钢集团的位子都很难再维持下去。

    顾同现在就一心盼着合资钢厂能早日建成盈利。

    市钢集团在合资钢厂里拥有35%的股份,只要合资钢厂能有盈利,市钢集团就能抽出资金去补救老厂。

    “熊主任也是给苏恺闻请到梅溪镇开会?”顾同问道。

    熊文斌表示不清楚苏恺闻在梅溪镇要召开什么会议。

    顾同解释道:“苏恺闻要搞下梅公路改造工程,梅溪、黄桥两桥的路段一起搞,搞高规格,梅溪大桥也要新造,以此拉开新区建设的序幕。以前梅溪基建搞得如火如涂,沈淮尽用私人,市钢集团下来的建设公司也有实力,之前却进不了梅溪镇,这次总算是能分一杯羹了。”

    顾同在市钢厂搞不好炼钢,就搞多元化,市钢集团下面分子公司众多,建设公司只是其一,是市钢集团的二级企业,也算是东华市颇有实力的建筑企业。

    熊文斌想不到苏恺闻一上来就要搞下梅公路改造工程,而且还要跟市钢集团的建设公司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