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夜闯情人宅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夜闯情人宅

    晚餐吃得甚是无趣,沉默着,谁要开口说句话,就仿佛能把整张餐桌掀翻掉。

    席到中途,一晚上脸色都很难看的熊文斌借口要去医院,先离开。

    沈淮慢条丝理的将饭吃饭,差不多八点半钟才与孙亚琳、宋彤告辞离开谭家。

    坐进孙亚琳的家里,沈淮将车窗打开,让冷凛的寒风灌进来,看着新年街头冷寂的夜,无边无际的肆意漫延。

    这顿饭吃得痛苦,宋彤再是粗神经一个,也能感受到沈淮与谭启平之间有如深渊的痕迹,上车后也狠狠的吁了一口气,讶异的问:“这顿饭吃得好压抑啊,为什么你跟谭伯伯会水火不融?”

    “……”沈淮伸手摸烟跟火机,摸了个空,才发现烟跟火机丢谭启平的书房,离开书房时忘了拿起来,跟宋彤笑道,“你从哪里看出我跟谭启平水火不融来了,我跟他不得了的好,就差在书房对掐了。”

    宋彤涉世未深,虽能看出气氛的异常,但沈淮顾左右而言其他,不告诉她答案,她还是想不明白沈淮跟谭启平之间为什么有这么深的矛盾。

    宋彤难得来东华玩一趟,晚饭吃得郁闷也就罢了,接下来自然要叫她痛快的玩一下;孙亚琳直接开车到万紫千红。

    周知白、杨海鹏他们已经先一步到了万紫千红,也不进包厢,就坐在大厅小舞台边喝酒——外面太闹,沈淮要杨丽丽帮他们开个包厢谈事。

    到包厢里,沈淮把他跟谭启平在书房密谈的条件说给周知白、杨海鹏知道

    “谭启平这么器重周明?”杨丽丽疑惑的说道。

    周知白嗤然一笑,说道:“周明能有什么斤两?谭启平不过是保合资项目不受干扰罢了。”

    合资项目所有的谈判都进行得差不多,就差最后签署协议,这时候提出更换中方总经理人选,也许不会有什么不良影响,但是,谁愿意去冒险?

    说到底也是谭启平太看重合资项目了,才要确保协议万无一失的先签下来。

    杨海鹏轻轻一叹:

    发生这样的事,熊文斌与周明翁婿反目是必然的,而谭启平既然选择保了周明,接下来熊文斌给踢得一边坐冷板凳去,也就不难想象。

    杨海鹏问沈淮:“老熊现在在哪里?”

    “可能在医院吧。”沈淮说道。

    杨海鹏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九点钟,想到熊黛妮跟婴儿这时候说不定已经睡下,说道:“算了,我明天再联系老熊……”

    “熊文斌也算是流年不利,”周知白跟熊文斌没有什么感情,评价倒也是随意,“他也算是东华少有的有识有为之人,这一跌摔下去,怕是再难起来了。”

    其他官员给谭启平抛弃,还可以重新选择阵营,沈淮也可以择人拉拢,偏偏就熊文斌不行。

    熊文斌复起,虽然是经沈淮推荐,但毕竟是直接担任市委副秘书长,作为谭启平的“大内总管”,而活跃在东华的官场之上。

    梅钢系人马聚集在沈淮的大旗之下,从谭系独立出来,也不用担心谭启平会用什么严厉手段打击报复,但要是沈淮拉拢熊文斌加入梅钢系,就是破坏了官场最基本的游戏规则。

    不仅宋家不会容许沈淮如此破坏游戏规则,但倘若熊文斌执意的“背叛”,谭启平打击报复起来,也很可能将不择手段——沈淮虽然借机跟谭系划清界限,但梅钢系跟谭系,目前都只能算是宋系之下的分支。

    谭启平只要一天是东华市委书记,从此往后,熊文斌就要坐一天的冷板凳——这是熊文斌无法逃避的结局——除非能有比谭启平更强势的其他派系人物,愿意用熊文斌。

    ****************

    沈淮在万紫千红坐了一个小时,就先离开,直接坐车回梅溪镇。

    陈丹父母住隔壁,屋里还亮着灯,有人坐在客厅里聊天,但窗户上拉着纱帘;沈淮看不清陈丹在不在家;倒是金子嗅觉敏感,摇着尾巴跑出来欢迎他。

    沈淮轻轻拍了拍金子的脖子,翻进院墙,躲进了陈丹的卧室。

    陈丹提着水壶从隔壁父母家过来,打开卧室的门,蓦然看见屋里藏着一个人,吓得把水壶丢地上。

    “啪”一声响,水壶打得粉碎,热水溅漫一地,在房间门口弥漫出一大片白腾腾的水汽。

    “怎么了?”小黎跟陈丹她妈随后进屋,看到陈丹刚进来就将水壶打碎,问道。

    “没有什么,看到一只大耗子溜过去。”陈丹顺手把房门上。

    “哪里有什么耗子,毛手毛脚的就知道找借口,”陈丹她妈不高兴的责怪道,将热水瓶壳拿起来,拿着扫帚,要将瓶胆碎片扫掉,“一只瓶胆要好几块钱,你们这么毛手毛脚的,不知道要给你们糟蹋多少钱。”看着水溢进房间里去,拿来抹布推开门就要去吸干水渍。

    陈丹吓得不敢喘气,小黎疑惑的看了陈丹一眼,探头往陈丹卧室里看了两眼,就见金子在衣橱前乱跳,似乎要扒开衣橱门、钻到衣橱里去,倒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陈丹七手八脚走进卧室里,叫金子抱住不让它乱蹦,还自嘲的说道:“我还说哪里来什么大耗子呢……”

    陈丹她妈倒没有起疑心,把残局收拾好,说道:“你再拿瓶热水过来,要再砸了,你明天自个儿去配瓶胆,都多大人了,还这么毛手毛脚的。”

    看着陈丹跟她妈到隔壁屋去,小黎打开衣橱门,看到果然是沈淮蜷身躲在里面,俯仰而笑,说道:“我说陈丹姐看到什么大耗子呢?”

    沈淮刚要钻出来,金子飞的窜跳进来,将他扑倒在衣橱里,踩着他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

    陈丹蹑手蹑脚的再走回来,小心翼翼的将房门反锁好,看着沈淮七手八脚才将金子赶走,狼狈不堪的从衣橱里爬出来,又是好笑,又是甜蜜,笑道:“做贼还做上瘾了啊?不是要陪宋彤在东华玩吗,你怎么能有空脱身?”

    “谁顾得上陪她啊,”沈淮说道,差点给陈丹他妈撞破,任他胆肥如狗,这时候多少也有些余悸,坐在陈丹香喷喷的闺床上,将外套脱下来,“晚上在谭启平家里吃饭,吃得我精疲力歇;你们春节过得怎么样?”

    “无聊死了,”小黎蜷腿而坐,说道,“酒店春节不歇业,偏偏又有员工请假回家,我也给拉过去当童工,你说春节有什么乐趣的?下回,你再回燕京过春节,把我们也带上,好不好?”

    “好啊,我回去也无聊透顶得很,”沈淮说道,“恨不得能分身飞回来见你们。”

    “好吧,男人都虚伪,只会说些骗人的谎话,这话真是一点假都没有,”小黎为陈丹打抱不平的说道,又笑眯眯的盯着沈淮的眼睛,问道,“你以为你大过年的跟美女同学风流快活的事情,我跟陈丹姐就一点都不知道?”

    “亚琳下午陪宋彤到酒店来玩,都知道你刚回来会特别忙,就没有打电话告诉你,”陈丹笑着坐过来,说道,“听亚琳她们说,你在燕京过春节,好像没有你说得那么无聊。”

    “让我冷静一下,”沈淮搓了搓脸,转了个话题,问道,“那你也知道老熊家里发生的事情了?”

    陈丹娇嗔的瞪沈淮一眼,怪沈淮这么明目张胆的就转移话题,但想到熊黛妮跟周明的事情,忍不住长叹一声,说道:“我打算明天跟小黎去医院看一下……”

    “好的,我明天下午抽时间,陪你们去一下。”沈淮说道。

    限于游戏规则,他虽然在官场上不能给熊文斌什么助力,但私下交往还是不受限制。

    陈丹犹豫了一下,问沈淮:“你跟我们一起去,不大合适吧?”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沈淮说道,又问小黎,“你寒假作业完成得怎么样了?”

    “不带这么明显赶人家走的,”小黎娇嗔道,“我今天晚上要跟陈丹姐睡,你要是不走,就睡我房间去。”走过来抱住陈丹的腰不松手。

    沈淮七手八脚的将小黎的手扒开,将她推出房间去,逗得陈丹咯咯直笑。

    陈丹也知道没办法赶沈淮回去,就拿热水给他洗漱,一起钻进温暖的被窝里说话。

    “亚琳说了你相亲的事情,说对方对你还算满意,”陈丹依在沈淮的怀里,感受他的温柔,说道,“我想对方肯定也不会容忍你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爱情跟鬼一样,只听说却没有谁见过。男男女女之间的关系,更多面临的是庸俗的现实社会。熊文斌要不是市委副秘书长,熊黛妮只是普通小市民家庭出身,对周明婚后出轨的事情也许就只能忍气吞声,熊黛妮要是性格软弱的人,甚至都不可能去闯门捉奸。

    但眼下,周明出轨的事情已经半公开化了,不要说熊黛妮个人的感受,熊文斌有熊文斌的尊严,他也不可能容忍婚后出轨,害得大女儿早产的周明,再进熊家的门。

    这种情况对沈淮同种适用,他真要跟父亲身为中央候补委员、两年可能会选任中央委员的成怡结婚,要想成怡在婚后容忍他在外面乱搞的可能性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沈淮轻轻捂住陈丹的嘴,不让她再说什么,只在陈丹耳朵轻语,说道:“你说我贪心也好,无耻也好。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也不可以不要你。”

    陈丹转过身来,将沈淮紧紧的搂住,把脑袋贴在他的胸口,说道:“不管你这话跟多少人说过,我就当是说给我一个人听的。算了,我也管不上太多,能多跟你一天,就算一天……”

    沈淮一阵羞愧,只是看到陈丹在夜灯下清澈迷人的眼睛,在她唇上轻轻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