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交换条件

第三百三十八章 交换条件

    沈淮到北阁小区,就让邵征开车先回去。++www.69zw.com++

    他从二道门岗走进去,看着冷冽的翠湖湖水,粼粼波光一层层的荡漾开来,一时间也很厌烦再踏进谭启平家院子,也不想太早进去说那些言不由衷的话,他就站经冬犹茂盛的凌宵树藤之下,点上一根烟。

    抽了一根烟,又接着一根烟抽掉大半截;有一辆黑色的尼桑车经过,隔着车窗玻璃,沈淮看到市纪委书记也侧过头看向他——两人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就错身而过。

    沈淮将半截烟屁股弹落到墙脚根的花坛里,举步往谭启平家走去。

    沈淮因为工作耽搁,孙亚琳陪同宋彤已经早就过来,正坐在客厅里陪同谭启平的妻子以及他女儿谭晶晶在说话。

    看到沈淮走进来,谭启平的妻子站起来说道:“小沈,听说你跟成书记的女儿在谈恋爱;上回我跟老谭去燕京,跟成书记一家吃过饭,成怡真是不错的女孩子,她要是到东华来玩,你一定要带她到我家里来吃饭。”

    “一定的。”沈淮笑道。

    这时候苏恺闻从书房推门探出半边身子,示意沈淮过去。

    沈淮走进谭启平的书房,看到熊斌、阚学涛坐在角落里,看角桌烟灰罐里的烟蒂,能看到熊斌过来有一段时间了。

    谭启平家宴请阚学涛出席,大概是看到阚学涛跟熊斌的关系比较密切,想让阚学涛劝一劝熊斌吧。

    见谭启平只是撩眼看了他一下,脸色阴沉的没有说什么,沈淮也不吭声说什么,从角落里拖了一把椅子,坐到熊斌旁边,将裤兜里的烟跟火机掏出来,直接点上一根烟,然后将烟跟火机丢桌上。

    书房门没有完全关上,沈淮坐下没过多久,就听见谭启平的妻子在外边招呼:“周明,你过来了。”

    沈淮看向熊斌,见他脸瞬时绷紧。

    要不是左胳膊给阚学涛抓着,沈淮都不确定熊斌会不会袖手而走。

    “你把周明喊进来。”谭启平手指在身前挥了两个圈,要苏恺闻把周明喊进来。

    “好的……”

    沈淮将抽了半截的烟屁股捻熄在烟灰罐里,换了根烟点上,看着周明跟着苏恺闻身后走进来,书房里的气氛冷得仿佛端一盆水进来就能结成冰。

    “周明,你站到这边来,”谭启平双手提着椅子扶手,往书前边移了移,身子也前倾,招手让周明站到书桌前来,又虎视眈眈的盯着沈淮、熊斌看了好一会儿,“我不管你们背后是不是打得头破血流,但请不要肆无忌惮就把天给捅破了。”

    沈淮一笑,说道:“不管谭书记信不信,有件事我要先声明一下,昨夜我真是凑巧路过,你要是以为是我在背后整周明,搞得他在背后玩女人的事情败露,谭书记你是真冤枉我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黛玲有同学住在惠虹小区里,看到周明跟何月莲走进房间里,总不会看走了眼。”熊斌嗓子低沉的说道。

    他知道整件事跟沈淮无关,自然不会因为谭启平的误会,而将沈淮牵涉进来。但他也不知道这么解释,能不能打消谭启平的猜测。很显然,从谭启平不再让他分管归督查室之前,谭启平对他也不是那么信任了。

    沈淮跷起腿来,烟衔在嘴里,见谭启平脸色愈发阴沉,他知道谭启平也是独断专行的性子,他既然决定要保周明,不会因为他跟熊斌把事情解释清楚了,就轻易的改变主意。

    “我只是申明一点,跟富士制铁的合资项目,不可以因为你们的家事受到任何不良的影响,”谭启平这时候把矛头从沈淮头上收回来,但语气依旧坚硬,“组织纪律,你们都要遵守。我会让市纪委调查周明有没有其他问题,但在市纪委做出进一步的结论之前,周明暂时还将继续担任合资项目的方代表。沈淮,你对这个决定,有什么意见?”

    沈淮轻蔑的看了周明一眼,说到底周明只是棋盘上的棋子,无足轻重得很,他才不管周明的生活作风问题,他甚至希望谭启平继续用周明,只要把电厂跟码头抓在手里,合资项目就是他绳子绑着的蚂蚱,到时候看他们怎么收场就是了。

    谭启平虽然在官场浸淫甚深,有看人的眼力,但他不知道在官场上察颜观色的能力,跟治理企业的能力,是截然不同的。

    一个是体系明枪暗箭的内斗、内部消耗,一个是要带领整个企业往前走。

    说到底,谭启平跟周明本质上并没有区别,所以他才会认同周明。

    见谭启平把他拉过来,逼他表态,沈淮闭眼想了那么几秒钟,才睁开眼睛,说道:“我也说了,我个人跟周明没有什么私人恩怨,只要他不来惹我,我背地里也不会无聊到想去整他、搞他。但是,站在梅钢的立场,我不赞同周明再继续担任方谈判代理。如果市里做出决定、市钢厂又强烈支持周明担任代理,梅钢会尊重市里的决定。”

    合资项目,梅钢将持有15%股权,对、日派遣总经理的人选,自然有提出异议的权力——事实上,在正式签署合资协议之前,只要梅钢提出异议,就能让日方对周明、对整个合资项目产生强烈的不信任。

    到时候不要说更改方总经理人选了,整个合资项目都会无限制的拖延下去——梅钢这时候偏偏又有提出异议的正当理由,故而不管周明被捉奸,是不是沈淮在背后捣鬼,谭启平要确保合资项目不受昨夜事件的负面影响,都要先把熊斌、沈淮拉到跟前来逐一叫他们表态。

    沈淮虽然表态不会做出对合资项目有负面影响的举措,但沈淮的话,谭启平怎么听怎么刺耳。

    之前周明是梅钢推荐出来的方总经理人选,而从此之后,周明的人事任命跟梅钢无关,至少在内部件上,梅钢对周明的人事任命是持保留意见的——以后要是在周明身上出了什么问题,就要市钢厂、市里负责任。

    “你能理解市里的决定就好,”谭启平也不能跟沈淮争口舌之利,只要沈淮不跳出来捣鬼就好,又跟熊斌说道,“合资项目谈到这一步,市委也不用再盯着了,完全交给市政府督办就可以了,你也不用再跟进项目了。”

    熊斌脸色铁青,但谭启平的决定容不得他置疑,只能闷声答应下来。

    沈淮将烟灰弹落了一些,又说道:“我这次回京,跟电力部的有关官员有过交流,电力部有意在东电旗下成立一家投资公司,将更改之前跟梅溪镇签置的垫资建设梅溪电厂的协议,改垫资建设为持股经营,考虑到梅溪电厂对梅钢的重要性,我考虑着,到时候梅钢会跟东电交换持股……”

    谭启平一时没有听明白,疑惑的看了沈淮一眼,他跟宋慧通电话,倒没有听宋慧提到这点。

    沈淮直接说道:“交换持股后,梅溪镇政府对梅钢的持股比例会下降到45%左右,但梅钢会因为直接持有梅溪电厂的股份,总资产会增加60%左右;而东电旗下的国有投资公司,将持有梅钢25%的股份以及梅溪电厂50%的股份。”

    谭启平脸绷紧,气得鼻孔都大了三分。

    阚学涛、苏恺闻都没想到沈淮会在这时候明目张胆的提出交换条件。

    梅钢在改制之后,还是由梅溪镇政府控股。

    梅钢在东华市日益重要,虽然是梅溪镇的集体资产,但唐闸区对辖内的乡镇企业,依旧有着不容置疑的监管权。现在杨玉权被调走,而潘石华唯谭启平马首是瞻,沈淮要对梅钢进行什么大动作,说到底还是要得到谭启平的首肯。

    沈淮要进行的这一步换股,是将镇属集体资产转换成部委企业持有的国有资产,在法律上没有丝毫的瑕疵,最关键的变化,就是地方政府将丧失对梅钢的绝对控制权——说到底,沈淮压根儿就不在乎地方给他的副区长还是镇党委书记职务,所图的就是梅钢的控制权而已。

    到时候梅钢董事长以及核心管理层的任命权就不在地方手里,而真正转移到董事会。地方通过梅溪镇政府,也只能掌握45%的投票权而已。

    熊斌也暗暗心惊,没想到沈淮公然要摆脱谭启平的控制,在东华寻求独立的地位——这一步真要走出去,沈淮虽然在东华还不足以跟谭启平抗衡,但也可以说是正式跟谭系脱离关系,自成一系。

    沈淮很平静的抽着烟,他要这时候不借机要挟一下,他相信谭启平不会拒绝通过跟东电换股,来扩大梅钢的总盘子,但绝对不会轻易的同意让梅溪镇政府放弃对梅钢的控股权,顶多同意将股份下调到51%。

    只要梅溪镇政府持有对梅钢的控股权,谭启平随时能通过地方组织体系,对梅钢施加直接的影响——而对东电来说,持股从25%降到19%,只有收益方面的不同,也实在是没有借口坚持要地方放弃对梅钢的控股权。

    “省里一直要我们步子走得更大一些,只要梅钢不违背法律,只要有意地方经济发展,什么尝试,我代表市委都支持。”谭启平站起来,手撑着书桌,说话的语气坚硬跟铁一样,同意沈淮的交换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