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三十六章 还有戏

第三百三十六章 还有戏

    “混帐东西,”谭启平也是给气糊涂了,气急败坏的拿起桌上的文件夹就朝周明的脸砸过去,“你还有脸跑到我这里,连自己的裤裆都管不住,你说,你对得起谁?对得起你岳父,对得起我,还是对得起为你周家生子孕嗣的妻子?”

    周明看着文件夹砸过来,硬生生的顿住身子,任文件夹砸在脸上,没有躲一下。看着雪白的文件纸飘飞,想到所有前途、所有努力,皆要毁于一旦,周明又悔又怕,加上脸上又给砸得痛,一时间泪涌如泉,泗涕横流,只说自己糊涂,辜负了谭启平的信任。

    梁小林坐在一旁,看了也暗暗感慨,这小子还真是不简单,脸上给砸出一道血印子,硬没有躲一下,满脸的泪水说来就来,鼻涕糊了一脸也不擦下,普通人还真做不到他这程度。

    梁小林看了谭启平一眼,见他脸色黑沉,锁紧的眉头并非没有缓解之意,知道周明硬挨这一砸,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认错,还是起了些作用的。

    不过这事不是他们原谅周明就可以的;但是怎么要熊文斌能容忍他的女婿在外面乱搞女人,搞到他大女儿进医院早产?

    梁小林也是暗感棘手,万万没有想到会在合资项目正式签约前期,闹出这样的花边丑事来,看周明这小子,平时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偷个嘴,会这么不小心?

    “滴铃铃”,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

    谭启平一声不吭的拿起听筒来,沉默的听对方说了一会儿,又“嗯啊”两声就挂断电话,对周明说道:“幸好大人、小孩没有事,不然我也饶不了你。”

    听谭启平的话是缓了下来,看他的脸却越发的凝重,梁小林暗感疑惑:难道周明还有什么问题没有如实交待?还是说另有情况?

    时间过了许久,都没见谭启平眉头松开,梁小林试探的问了一句:“谭书记,明早还要跟富士方面进行最后的洽谈。要是周明不方便参加,是不是让顾同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暂时代替一下?”

    听到梁小林说到这里,谭启平更是恨铁不成钢的看向周明,脸阴沉得可怕,叫人怀疑谭启平接下来会毫不犹豫再向周明发泄一通雷霆风暴。

    要是明天的谈判没有问题,合资项目就算是最终确定下来,接下来就会正式签约启动项目,但这时候突然提出更换中方总经理人选,谁也无法预料会给富士制铁方面造成怎样的困扰;谁也无法预料不会破坏了已有谈判成果,将整个合资项目拖延下去

    谭启平蓄在眉宇间的雷霆终究没有发泄出来,又是转身拉了一下椅子坐下,用一种枯躁无味的口吻,跟梁小林说道:“在小区门口送熊文斌大女儿去医院的是沈淮……”

    梁小林脑袋仿佛给打了一下:巧合?

    这巧合,也太巧了吧?

    沈淮今天刚从燕京回来,就赶上熊文斌大女儿去捉周明的奸?

    他看谭启平的脸阴沉,似乎也不相信这是巧合。

    “你说沈淮是为了什么?”谭启平又问了一句。

    梁小林虽然知道谭启平心里对沈淮早就不满,也知道谭启平不会轻易相信沈淮的出现会是巧合,但谭启平的这个问题叫他凿实难以回答。

    梁小林抬头恰跟周明瞥过来的眼神撞上,看到周明眼睛里的乞求——梁小林倒不至于会为周明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心软,但琢磨着怎么回答谭启平的疑问,才更符合他的利益。

    梁小林眼珠子转个不停,感到这个问题叫他棘手,再看谭启平,看到他眼睛里竟然冲着他有些怒意。

    以为自己的小算盘给谭启平看透,梁小林吓了一身冷汗,不敢再打什么主意,脱口而出:“梅钢新项目似乎很缺资金。”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沈淮不会单单为了整周明而整周明,但是通过整周明搞黄合资项目,除了叫谭启平难看之外,对沈淮还有什么额外的好处?

    最大的好处,就是搞黄合资项目后,市钢厂为合资项目注资所筹的一亿两千万资金抽给梅钢用于建设新项目,将顺理成章。

    谭启平恨恨的拍了一下桌子,怒气冲冲的喝斥道:“乱搞,你们就知道乱搞,你们有谁为大局考虑,为大局着想;你们都出去。你们到底有没有一个人,能让我省点心?”

    见谭启平脸青如铁,半天没有缓下来的意思,梁小林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站起来就告辞离开。

    周明见得不到谭启平的原谅,犹不肯走,怕这一走,所有的功名利实禄皆成黄粱一梦,像泥塑一样站在那里。

    见周明不肯走,谭启平心头更怒,指着书房的门,厉声喝斥:“滚出去。”

    **************

    梁小林知道谭启平需要整理思路,他将给骂蒙了的周明拖出谭的书房。

    跟谭启平在客厅里小心翼翼坐着的妻女打过招呼,梁小林就拖着周明走出去。梁小林的司机把车停在谭家院外的小道上,梁小林也无意打电话给苏恺闻打听消息。

    他宽慰的拍了拍周明的肩膀,但吝啬得一句话都不肯讲,就钻进自己的车里。

    周明想跟梁小林谈一谈,但梁小林钻进车里就关上车门,将他关在车外,他只能失魂落魄的走向何月莲的车。

    梁小林让司机开车回去,与何月莲车相错而过,隔着车窗,看了车里的女人一眼,见车里的女人脸上虽然有道血印子,但脸颊丰艳,眉眼迷人,颇有风韵。

    司机回头跟梁小林笑着说:“梁市长,周明这小子倒是知道玩女人,这个架子货长得还真不错,看上去年纪有些大,但骨子里肯定也骚得很……”

    梁小林笑了笑,说道:“不要胡说八道。”他这个司机,没有其他本事,就是挑女人的本事一流,关键知道怎么孝敬他,所以他待这个司机亲近得很,私下里说话也没有什么禁忌。只是这件事错综复杂,他这时候还不是很确定事情就会往哪个方向发展,也没有心思去讨论什么女人不女人的。

    ****************

    看着周明失魂落魄的坐进车来,何月莲心里也是一沉,难道周明的认错求情,没有起作用?

    她这时候的命运,是跟周明绑在一起的,容不得她不关心周明的命运。

    要是周明给无情的抛弃,她用脚趾头也能猜到迎接她的是什么命运,日后的东华将没有再容她挣扎的缝隙。

    除了已经投入的资金外,她现在把所有身家都抵押出去,从城市信用联社贷出一百万,准备扩大梅园酒家的经营。

    虽然手里攥着七八十万的现金没有花出去,但有什么用,归还贷款吗?但是这样的话,现有的损失补不回来不说,她这些年攒下来的家产,也差不多折腾掉七七八八。

    就算是什么事情都不做,仅仅是维持供销社商场与梅家酒店的经营,没有客源,每个月也要她赔好几万出去——这将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直到赔得她倾家荡产不会休止。

    难道要放弃在梅溪镇的一切,把七八十万现金从银行提出来,远走他乡?

    想想自己都有四十岁了,何月莲实在也没有异地东山再起的信心。

    “谭书记什么反应?”何月莲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平静的问道。

    “谭书记能有什么反应,梁小林都建议明天的谈判换人了,”周明还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来,临走时给谭启平怒喝“滚出去”,叫他心头有着大势皆去、万事皆成灰的绝望,像给抽了筋的尸体,绵软无力的躺坐在副驾驶位上,心头空落落的叫何月莲开车离开,又恶狠狠的拿拳头砸着车窗,说道,“一切都是沈淮这畜生在背后捣鬼……”

    何月莲虽然绝望,但还有思维能力,也没有周明那么不冷静,听到他提及沈淮,仿佛溺水时看到一根稻草,放下换挡手柄,紧张的问道:“什么,是沈淮在捣鬼,你怎么知道是沈淮在捣鬼?”

    “在小区门口等着看笑话,又开车送黛妮去医院的,就是沈淮这杂种。不是他想往死里整我,又是谁能正好知道我在你那里?”周明说道。

    周明是在谭启平家里听到这消息,那意味着谭启平也知道这事——何月莲似乎在绝望中看到一股甘泉在眼前的沙土里涌出来,她情切的揪住周明的衣领子,问道:“那你哭丧着出来做什么,我还以为什么都完了呢!”

    “没用的,我岳父铁定饶不了我。”周明说道。

    “你脑子糊涂了,”何月莲恨不得扇周明一巴掌,说道,“关熊文斌什么事,重要的是谭书记怎么想?我为什么让你第一时间直接找谭书记认错,不让你去找熊文斌?你脑子到现在都还没有拎清楚吗?我们去医院……”

    “去医院做什么?”今天发生的事情给周明太大的刺激,脑子一时清楚不了,不知道何月莲为什么要开车去医院,不怕给打出来吗?

    “找苏秘书;现在能救你的,只有苏秘书。”何月莲不跟周明打哑谜,把他应该要跟苏恺闻要说的话,直接教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