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零一章 人比人

第三百零一章 人比人

    苏恺闻看到沈淮跟在熊文斌身后进来,脸都绿了。////]

    苏恺闻这时候才知道上了沈淮的恶当,接了一个马蜂窝到怀里,拿也不是,丢也不得,焦头烂额的给一群讨债人缠住半天进退不得。

    这事要是传出来,是个笑柄不了,还将影响他人对他能力的认可。

    苏恺闻对这个感受太深刻,他老子就是因为到地方挂职时出了漏子,得了个能力平平的评价,就再也没有机会到地方任职。

    他老子虽然靠着对前省委书记忠心耿耿,临了捞了个省委秘书长、省常委的位子,但有没有在地方任职的覆历,差别极大。

    整个省委常委班子成员也就十一个人,省常委自然可以是权高位重。

    不过省委秘书长这个职务尴尬得很,权力不大,全省副厅级以上官员的使用任命以及省内重大事务决策,他都有话权。

    要权力很大吧,省委秘书长主要职责就是毕省委内部以及省委书记的日常工作;其权力大,很大程度取决于省委书记的信任。

    要是得到省委书记的信任,可以全面负责省委内部行政事务、负责省委与省政府联系及协调工作,主管省委办公厅、省委研究室等职能部门,负责省委书记们临时交办以及不方便出面的一切工作,权柄大得很。

    要是得不到省委书记及副书记们的信任,省委内部大大的职能工作给一群副秘书长分掉不,省委书记、副书记有什么事情,也只会找信任的副秘书长交办,他这个省委秘书长很容易成了摆饰,几乎没有什么事权。

    这时候反而不如普通副省长还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可以作威作福。

    就算作为省常委,在省常委会议上对重要人事任免及重大决策都有话语权,但省委书记真要做什么决策,通常能抗衡或抵触的,也就省长、副书记们,根脚不深的省委秘书长,又有几个人敢站出来直接跟省委书记顶牛的?最多还不是给副书记及其他常委拉屡在常委会议上当枪使唤?

    他老子也就是因为一辈子活在前省委书记的阴影之下,这时候也只能靠着前省委书记的影响力勉强在省里站稳脚跟;也由于从来都没有**的去掌握事权,没有形成自己的嫡系人马,以致现在在省里话声音都缺乏一个省常委成员应有的底气。(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cm|我&|】

    苏恺闻正因为对此感受深刻,也就最怕别人否认他的能力,也就最怕别人他不堪重任。

    谭启平即使在私人关系上对他很亲近,但要是他的能力不值得信任,也不可能继续把一些重大事务交给他办,这也将直接影响到他今后在仕途上的发展——沈淮使坏,把市锻压厂的马蜂窝砸到他怀里,苏恺闻是有苦不出,但心里是恨得牙痒痒的。

    好不容易等到梁林、熊文斌赶过来支援,苏恺闻却同时看到沈淮那张幸灾乐祸的脸,心里怎么能好受?

    “沈区长这时候凑过来,难道也是来讨债的吗?”苏恺闻心情恶劣,对沈淮自然也没有好语气,忍不住阴阳怪气的刺了他一下,暗指市锻压厂的事闹再大,都跟他屁关系没有。

    “你还真是猜对的呢,”沈淮笑嘻嘻的挤进来,拖了一把椅子,直接在梁林身边坐下来,道,“锻压厂拖欠梅钢一笔款子,整整两年了,都没有动静。听今天大家都赶到锻压厂来讨债,梅钢的财务赶巧没空,我又赶巧没有什么事,就过来看看动静……”

    苏恺闻给沈淮一口噎在那里,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梁林知道谭启平对沈淮心有不满,但也是谭启平对沈淮不满,他实在没有必要跳出来做什么对头,看到沈淮出现,也是笑脸相对,问道:“哦,是吗?市锻压厂拖欠梅钢多大款子?”

    “差不多有六万吧……”沈淮道。

    得,梁林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了,沈淮压根儿就是来看热闹的。

    苏恺闻一张不算丑的脸顿时给气变了形,鼻腔哼着气,扭头看向一旁,不理会沈淮;他能什么,都没脸找谁告状去:就许他昨天跑到梅溪镇看别人的热闹,不许别人今天跑过来看他的热闹?

    沈淮的蛮横又不是今日一时,从高虎豪车被轧就名震东华。

    今日在场的市委人员,多为随苏恺闻出来的市委督查室干部,也大体都知道苏恺闻跟沈淮不对头,这时候也只能当没听见沈淮的话。

    沈淮环顾左右,问道:“市锻压厂的负责人是哪个?”

    “沈区长,我是赵益成,”赵益成赔着笑脸凑过来自我介绍,“锻压厂的厂长……”

    沈淮跟赵益成握了握,眯眼看着他,道:“赵厂长,你让你们厂的财务核一下,看你们厂是不是两年前还欠梅钢一笔货款没还上?”

    赵益成苦涩笑道:“是有这笔款子没还上,不过连沈区长你也来催我啊,那我可真是没活路了。”

    赵益成以前没有跟沈淮打过交道,但对沈淮的名字是早就如雷贯耳。

    市锻压厂以往所用原料材钢坯料主要是从市钢厂采购,因为市钢厂供给的钢坯质量一年比一年差,他们就尝试从梅钢采购钢坯。

    六万元就是两年多前从梅钢购进一批钢坯所欠下来的款。只是那批坯料实际使用时,质量甚至还不如市钢厂的货,之后就断了没再继续从梅钢拿货。

    之后梅钢也多次打电话或直接派人上门催要那笔数目谈不上大的款;梅钢每回来人,锻压厂这里就威胁要梅钢赔他们做坏锻件的钱。扯来扯去,事情也就一直搁在那里,赵益成还以为这笔债就赖掉了,没想到沈淮这时候会跑过凑这热闹。

    赵益成也哭笑不得,他又不能拿当初对杜建的语气来对付沈淮,把这笔债赖掉。他只能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厂长室里坐着这么多债主,也不怕多沈淮一个来凑热闹的。

    赵益成的厂长室里挤了不下有三四十人,认得熊文斌的人多,但没有几个人认得沈淮,看着他走进来,直接坐到副市长梁林的身边,又听他是代表梅钢来讨债,纷纷交头接耳:

    “他是谁啊,代表梅钢过来,怎么又是什么区长?东华哪个区有这么年轻的区长,不会是从外地赶过来讨债的吧?”

    有人听到苏恺闻招呼沈淮为“沈区长”,但沈淮到里面后跟苏恺闻、梁林他们的话就没有听清楚,一时迷惑沈淮的身份。

    “梅钢可不就是梅溪钢铁厂,还能有哪家啊?都梅钢的老总就是一个才二十四五岁的青年,能力特别的厉害。梅钢业绩做得好,人家给提拔当唐闸区的副区长,又有什么大惊怪的?”

    “真是梅溪镇那个梅钢?那可是不得了,听今天梅钢发年终奖,只要是班组长,都要上万了,普通员工也要五六千,搞得我们手下的工人直抱怨工资少,要赶到梅钢去参加招工。”

    “梅钢老总都亲自过来的讨债,锻压厂得欠梅钢多少钱啊?这么个大债主来了,我们还能不能讨到钱?”

    “你想那么多干什么?人多力量大,市里要撵我们走,有梅钢的老总在,我们也有个撑腰的。”

    讨债人里也有两三个认识沈淮,跟梅钢有业务往来,或有参与梅溪镇的工程建设,这时候凑到前面打招呼:“沈书记,你也过来讨债啊?锻压厂也真是不像话了,连沈书记你的招呼都不管用,都要亲自跑上门来讨债,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可就更可想而知了!”

    “讨债归讨债,市里梁市长、熊秘书长、苏处长都在,你们也不用怕问题得不到解决——你们是不是先把手下工人都打发回去?”沈淮虽然想看苏恺闻的热闹,但也不会让他的愚蠢行为让讨债这事往恶性、事件演变,看到有能听他话的人凑上来,就让他们先把拉过来壮声势的工人打发走。

    “好好,我们都听沈书记你的,让工人先回去等消息。不过沈书记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讨不到钱,我们这年是真没办法过了。”有人当即就响应道。

    “这事不要赖我头上来,”沈淮哪里会把这事都揽自己头上,只是道,“锻压厂拿不出钱来,你们找我打包票也没有用,梁市长、熊秘书长跟苏处长都在这里,他们才是替我们解决问题的人……”

    有的债主响应号召,有的债主还在迟疑。不过,有人松动了,大家也就没有那么坚持。而且讨债人跟讨债人之间彼此连气同枝,容易沟通,这交头接耳一,也都觉得市里派人来解决问题,他们是该把人打发回去,免得事态搞大了不好收拾。

    虽然沈淮帮忙控制事态,苏恺闻心里更是不痛快:

    他劝了半天,人越劝越多,讨债人情绪越劝越激动;换了沈淮过来,三言两语就把事态控制住,他脸上能好看?以后要是遇到什么事,别人势必还要拿他跟沈淮做比较,他就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