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回梅溪

第二百八十九章 回梅溪

    沈淮在英国期间,国内的事务也如滔滔江水,照着既有的步伐在前进,不会为谁更改。

    谭启平求爷爷告奶奶,终于是在赵秋华省长的推动下,市钢厂从省行、省建行勉强凑足合资企业出资所需的一亿两千元授信额度,与富士制铁的谈判顺利的进入最关键的第二轮。

    杨玉权在十二月下旬的市大人常务会议增选为副市长,正式调到市里;周裕也早一步调到市宣传部去了,正式入职都有半个月了。潘石华身兼区委书记、区长两职;沈淮虽然人不在国内,但副区长的任命也已经通过区大人,组部关系同时调入市委组织部。

    从徐城赶回来,天已经漆黑,差不多经过宿豫时,阴霾了一天的天空开始飘雪,雪越下越大,叫人担心去年的雪灾会重演。

    出国道东华收费口,沈淮拿出手机给陈丹打电话,问道:“你在哪里?”

    “梅溪现在的雪下得好大,我跟小黎带着金子在街上走呢。你到东华了?”陈丹在电话里的温柔声音仿佛一股暖流,叫沈淮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东华才是自己的家。

    “刚出收费站,过半小时就能到梅溪。”沈淮说道。

    “那你快回来,我们都等着你呢……”陈丹说道。

    沈淮刚挂电话,潘石华跟只狗似的嗅着鼻子打电话过来,问道:“沈淮,你回东华了没有?”

    没有办法,沈淮的行程要向区里报备,以后还要向市委组织部报备,这也是国内做官少有的不那么自由的地方。

    “刚出收费站。”

    “那好,你到区里来一下;我明天要去省城参加一个会议,关于分管工作的事情,我想今天晚上抽时间跟你谈一谈。”潘石华说道。

    沈淮又只能抱歉的打电话给陈丹,先赶到区里去见潘石华。

    潘石华虽然如愿以偿的当上区委书记,但看到沈淮,心里还是跟堵了一团草似的,怎么也痛快不了。

    沈淮知道潘石华也不会喜欢看到他,敲门走进潘石华的办公室,看到他黑脸深沉的坐在办公桌看件,心里一笑:装个毛啊,都这么晚了。

    沈淮坐到墙角落的沙发上,拿起烟跟火机,问潘石华:“潘书记,抽不抽烟?”

    隔着老远,潘石华怕沈淮扔火机跟烟过来砸到他的脸上,忙说:“我这里有……”从抽屉里拿出来烟跟火机来,跟沈淮各自点上,说道,“你这些天在英国忙项目的事情,我也没有机会见到你的人。你的任命市委组织部跟区人大都已经通过了,这接下来,你就是区里领导了。虽然梅溪镇那摊事,还得你来总抓,但是区里的工作也需要你来分担。我前天召集区政府党组人员讨论了一下,大家一致认为梅溪镇除招商工业外,教育工作也很出色,就想着这两块都由你来分管。你要是没意见,就这么定下来?”

    “好吧,”沈淮点点头,说道,“潘书记你要没有其他事吩咐,我就先回去了。”

    “你在区里也要有间办公室;周区长调市里去了,她的办公室就空下来,你就先委屈一下,”潘石华说道,“车、司机以及秘书的安排,我明天让老罗找你商量……”

    普通副区长照例不配备专车、不配备专职司机,也不配备专职秘书。不过潘石华只希望沈淮能在唐闸区稍微安分点,彼此能相安无事,将来谭启平要怎么折腾沈淮是谭启平的事情,他不想这时候没事去惹这头玉面虎。

    “这哪有什么委屈的啊?”沈淮笑道,“车跟司机就算了;秘书的话,我要在几地跑,在区里需要有一个联络人,那我明天找老罗商量,让他给我一个人……”

    罗毕是区政府办主任,是潘石华从市组织部调过来的亲信。沈淮现在还没有资格直接往区政府办里塞人,就想着过两天从区政府办现有的办事员里挑个办事机敏的先用着。

    “行。”潘石华跟沈淮在一个办公室里就浑身不自在,见他站起来要走,就赶紧送他出门。

    ***************

    在潘石华那里没有耽搁多少时间,赶到渚溪酒店才七点钟,没看到陈丹跟小黎,倒看到杨海鹏、周知白、何清社、李锋、袁宏军等一大群人都挤在前厅说笑。他们看到沈淮与邵征停车过来,都一起走出来。

    看到褚宜良、朱立、赵东又陪同吴海峰、周炎斌、杨玉权、周裕等人走出来,沈淮拍着脑门,有些摸不清楚头脑,疑惑的问道:“你们今天吃饭也不吃饭,办事也不办事的,都堵在人家大堂这儿是干嘛呢?”

    “今天是梅溪港码头一期工程竣工,沈书记你不会忘记了吧?”袁宏军问道。

    沈淮愣了一下,挠着脑门一时间还没有日期算过来,问吴海峰:“今天是八号?”

    “你是时差没有倒过来,把日子过糊涂了,”周裕笑道,“我们都以为你是凑今天的航班赶回来参加竣工典礼呢。”

    “我是赶回来参与竣工典礼的啊,我在飞机还在背演讲稿呢,”沈淮摊手说道,“英国那边要比这晚八个小时,我前后又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还在香港机场睡了一觉,我压根儿就以为明天才是竣工日期呀。早知如此,我何苦在飞机上忐忑不安的背演讲稿啊,全没派上用场。”

    梅溪港码头一期工程今天是基建竣工,不过在沈淮去英国之前,基建工程差不多就已经收尾,只是差一道竣工验收程序;设备安装也在进行之,再有一两个月就能正式投入使用,最高可供万吨级货轮停靠。

    东华涉江临海,大小码头有上百座个,但是能充分发挥江海联运优势的万吨级以上码头仅有七座,都归属东华港口集团管辖。

    梅溪港码头一期工程的建成,以及二期工程将要投资建造的更高等泊位与梅溪电厂专用输煤码头的建设,将为梅溪镇沿江形成新的江轮也能停靠、海轮也能停靠的江海联运港区。

    这对唐闸区,乃至整个东华市东片地区的发展,意义都极为重要。

    基建竣工典礼,镇上也是筹划了很久,沈淮还特意让何清社邀请吴海峰、杨玉权出席,倒没有想到他自己无意间错过竣工日子,朝吴海峰、杨玉权连连拱拱道歉,幸灾赶上晚宴。

    也是难得见沈淮有糊涂的时候,大家都哈哈大笑,簇拥着沈淮、吴海峰、杨玉权往里走。

    ***********

    用过宴,大家也不急于缠着沈淮谈公务上的事,就各自离开;沈淮借着醉意缠着要陈丹开车送他回去。

    孙亚琳还留在法国,回到山苑的房子,也不怕会有人跑过来骚扰。

    刚进屋就给沈淮压在门口吻得喘不气来,陈丹给沈淮微凉的手钻进来,在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腹上肆意的抚摸,也是情切心慌,只支持着最后一线清醒,说道:“我给你去放热水,先洗澡!”挣扎着先进了浴室。

    沈淮跟着进来,拉了一把椅子,让陈丹坐他的身上,从后面将她柔软的身子紧紧搂住,说道:“想死我了……”

    “我才不信,”陈丹狡黠的一笑,俄而又扭过头来,温柔而动情的在沈淮的唇轻啄了一下,问道,“到底有多想我?”

    “在外面就一心想着回梅溪来,在外面觉得各至苦跟艰难,一回到梅溪镇,就觉得都无所谓了,都没有关系,都觉得一扫而空——你说我有多想你?”沈淮看着陈丹在灯光下,闪着诱人光泽的脸蛋,跟迷人得能将他七魂魄都吸过来的美眸,跟她说此行的经历跟艰难。

    “那个谢芷为什么会针对你?”陈丹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以前做了太多的错事,也伤害过太多的人,”沈淮下巴轻轻的搁在陈丹软嫩的肩,脸贴着她丰润雪腻有着淡淡香气的脸蛋,想到他必然要为之前沈淮所背负的罪责,也忍不住要唉声叹气,轻声说道,“虽然我一心想洗心革面,但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拿孙亚琳的话来说,我这也是活该。”

    陈丹回头看沈淮的眼睛,见他眼睛里多是无奈的神情,知道他也没有太把这次遇到的艰难怎么放心里去,知道他要比她坚强,只是愿意找她说说这些烦心事,伸手在他脸上轻轻的摩挲。

    沈淮看着陈丹清纯多情、深邃安静的美眸,小姑给安排相亲对象的事又不忍心跟她说,当下将她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一起进入浴缸洗浴,双手在她迷人的躯体上,感受那么如丝如脂的柔滑,嘴从她的唇下移,从她莹润长修的美颈,到性感动人的琐骨,一路吻上那雪山美峰,手在她的腹下轻揉,弄得陈丹像蛇一般扭动,动情的呻吟。就在水汽蒸腾的浴缸里,沈淮让陈丹扶着浴缸边缘,顶臀垮腰,扶着她丰润浑圆、雪峰一般的臀,挺枪刺向那道鲜艳而迷人的嫣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