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市长徐沛

第二百八十二章 市长徐沛

    李谷也住在省委大院里,没有其他事,见田家庚对梅溪镇及跟富士制铁合资项目的事情很感兴趣,就跑回去把省经济学院上个月的学报拿过来给田家庚看。

    省经济学院在国内的经济类高校里,并不是很出名,教授学者也没有特别出彩的,但省经济学院的学者研究经济问题,还是针对性的研究淮海省的地域经济。不过这些研究的水平高下,李谷随田家庚到淮海省来工作,想要帮助田家庚了解地域经济问题,不跟省经院的学者接触,不去看省经济学院的学报,就有些失职了。

    李谷把省经院上个月的学报拿过来,田家庚戴起眼镜,看了起来……

    田家庚现在想要了解东华市的情况,更多接触的是东华市主动递交上来的宏观资料。

    省委研究室对乡镇经济也有一定的研究,但工作不扎实,梅溪镇的发展模式,也没有进入省委研究室的视野里去。赵秋华想要搞淮海十强镇,拉几个典型拉抬经济,但还没有全面启动,下面地市也没有把所辖的经济强镇材料送上来。

    田家庚虽然从很多方面了解到梅溪镇发展模式很具典型性,但他站的位子太高,反而只能知道一些从不同方面反应上来的零碎情况,偏偏沈淮这段时间又没有什么章发表出来,他也就不知道梅溪镇发展的具体情况。

    现在的情况,田家庚也没有办法跟沈淮直接接触,甚至通过李谷跟沈淮接触都不行,惊扰太大。

    宋系内部的凝聚力已经逐步的在削弱,其他派系都乐意如此,而不愿意看到宋系内部的凝聚力再有增强的可能。

    派系凝聚力的关键还在于核心人物以及核心人物的代系传承。

    宋华仍在,故而宋系屹立不倒,但宋乔生目前看来是并不能完全继承宋华的政治影响力。倘若宋华病逝,宋系换宋乔生接继为核心,就有可能会导致整个派系的下滑,从而造成宋系官员的利益给整体的压制下来。

    派系给一时压制住还不算什么,宋乔生在台前的政治生命最高也只有十七年,宋系的其他重要人物,如戴相怀、贺成国,在台前的政治生命都要短得多。在宋、戴、贺三人之后,要是没有一个让大家看到希望的继承人出现,宋系的情况就只会是越来越糟糕。

    以当前央领导人的年龄估计,在宋、戴、贺三人之后,宋系要是培养下一代的继承者,应该以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的官员为宜,这样才能保证政治上的延续性,沈淮还是太年轻了,但有时候能力会弥补年龄上的不足。

    田家庚并不知道沈淮会不会作为宋系的下一代或下下代继承者得到培养,也不知道沈淮现在在宋系内部有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但相信以他的能力,将来必然会在宋系内部扮演重要角色。

    对其他派系来说,即使暂时还不屑刻意的用什么手段打压沈淮,但也应该关注之而冷处理之——田家庚深知他自己也是身处派系之,他背后的人,也不会都喜欢看到他跟沈淮有直接而密切的接触,也不便直接派人去梅溪镇做调研。

    “这篇论是省经院的一名学生写的嘛!”

    论开头有作者介绍,田家庚对省经院有学生能深入研究乡镇经济还是颇感惊讶,他一时没时间逐行逐字的细读,便挑紧要数据去看,这样能把他从其他方面掌握的情况联系起来,对梅溪镇有一个全景式的认识。

    “东华市报上来的数据,预测今年的财税比上年有十三个点的增涨,要比去年高出五个点来,”田家庚把眼镜放下来,搁在书桌上,说道,“现在看来,东华今年快速增涨的部分,很可能就是落在梅溪镇……”

    李谷点点头,说道:“我从省国税调过梅钢的缴税数据,七月之后的增幅特别大,应该是技改完成得很好。整个梅溪镇的数据还不是很清楚,这篇论主要采集的数据相对全面一些,或许可以让政研室跟省经院联系一下,跟进一下研究……”

    田家庚点点头。

    今年全国都推行分税制,增值税等重要税种都进入国税体系,这样央对地方上的经济及建设情况,就有一个准确的掌握,而不用担心地方上报的经济数据会习惯性的弄虚作假。

    淮海省二年就先全面试行分税制,地方财税增幅就稳定下来,全省平均水平就在9%左右,这个水平全国不算太低,但在东部沿海省市里则是排尾。加上淮海省的底子本来就差,跟其他沿海省市拉开的差距就越来越大。

    要是东华市今年的财税增涨幅度,能比去年高出四个点,在全省十三个地市里,增涨幅度就会从下游位子进入前三,所以各个方面都会肯定谭启平到东华之后确实拓开的局面。

    “滴滴滴”,有车停在院子前面。听到声音,李谷走到窗前,看到徐城市委副书记、市长徐沛从车里下来,跟田家庚说道:“徐市长过来了。”

    “哦,我请他过来了解一下火车站的事情。”田家庚说道。

    徐城火车站新建的候车大厅投用没有半年,前些天突然掉了顶,好在事故发生在凌晨,没有什么人受伤,但影响很恶劣。田家庚这几天盯着这事,想整顿一下地方的经济轶序。

    “设计单位没有什么问题,是省建分包工程时出了问题,分包单位偷工减料得厉害。我让调查组拍了一些照片,等明后天洗出来给田书记你看。除了分包跟承建,后期的验收肯定也有问题,但究竟能查到哪一步,目前也只是由徐城市纪委跟进,我发再大的脾气也没有。现在,整个候车大厅都需要推倒重建,市里本来就缺钱,还要再掏一笔建设费出来,这个市长可真不是人当的……”

    徐沛推门进来,就牢骚满腹的把火车站事故调查情况汇报给田家庚听。

    田家庚点点头,要徐沛坐下来歇歇火气。

    就算他作为省委书记,想要去揭盖子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现在地方上盘根错节、积弊甚深,目前他还只能哪里出了问题,就揪住哪里不放,想要一下子把整个地方关系都理顺,也是很难。或者说是现在根本就没有可能完成的任务,关键还是推动整个地方经济往前走,让一些问题跟流弊在时间跟发展的浪潮里,逐步的去消化。

    徐沛接过保姆手里接过泡来的热茶,跟李谷说道:“李谷,你也到市里来吧。我想在南城沿江地区扩大工业园建设,但没有合适的人手,你来当党工委书记……”

    “让李谷在省里再帮我一两年,对地方情况再熟悉熟悉,之后再考虑让他到地市更合适一些,他不比你在地方上有经验,”田家庚不让徐沛将李谷从身边抢走,“现在一动不如一静,淮海省是大省,治大省如烹小鲜,我也心急着想动大手术,但着急不得。徐城市的工作,你慢慢推动,利用一年时间,把一些关系理顺,争取到年的时候,能有一个更好的局面……”

    李谷朝徐沛摊摊手,表示田家庚不放人,他也没有办法。

    徐沛吸溜着茶水,看到田家庚书桌上的学报,探头过去瞅了两眼,问道:“田书记你也有关心梅溪镇?”

    徐沛今年才四十四岁,等身材,阔脸膛、浓眉大眼,相当精神,人也正值年富力强之时。徐沛曾在国家计委长期工作,后到津海下面担任开发区党工委书记达八年之久,经济工作十分出色,给视为计经系的后起之秀。

    要发展经济,搞好建设,关键还是要有得力的人虱助。田家庚调任淮海省,他深感身单力薄,跟副总理王源要支持,权衡下来,最后把徐沛从津海调任徐城市委副书记、代市长,也有让徐沛全面主踌城工作的打算。

    不过,前年才调过来兼任省委常委的徐城市委书记葛靖平的根脚也深,非田家庚能轻易撼动。

    田家庚跟徐沛虽是一系,不过之前接触不多,在私人关系上不如李谷亲密,故而田家庚对沈淮及梅溪镇的关注,徐沛并不清楚。

    见徐沛问起,田家庚也不瞒他,点点头说道:“梅溪的镇党委书记是宋副省长的公子,年我去给宋华贺寿时,碰到过,是个锋芒毕露的小家伙。他写过几篇章不错,实际的工作成绩也相当出色。你也有关注梅溪镇?”

    “是啊,”徐沛点点头,说道,“谭启平现在东华干得风生水起,老宋家的人马都在往东华聚集啊。不仅业信银行在淮海的第三家沸就直接开设到东华,东南电力建设也直接在梅溪镇垫资建型火电厂,海丰集团、鸿基实业在东华密集投资建厂,跟宋系关系密切的长青集团也计划年后跟海丰集团联合投资在东华建一家四星级酒店。现在谭启平主导的,跟富士制铁的合资项目,也谈出一些眉目来了。我都看啊,东华真要发展起来,形成大格局,发展速度还能再往上拉。淮海省十三个地市,临海的只有三个,东华的地理位置最好,条件最优越,又是徐城出海的必经之地。东华城市规模大,工业基础好,东华经济真要高速腾飞,这自然是件好事。不过,这么一来,田书记你身上的压力可不会小……”

    见徐沛虽然有关注梅溪镇,更主要的还是拿派系的思维看东华今年的崛起,田家庚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谭启平的父亲本来就是宋系当家人宋华的老部下,在陈铭德因病猝逝后,谭启平也是由于宋系的关系,才能调到东华担任市委书记——谭启平在东华干得风生水起,自然给视为宋系后发崛起的重要大将,是未来三五年内最有资格跟徐沛争一席省常委位置的人。

    眼下以宋系人马在东华的聚集规模以及东华明显崛起的发展速度,也无怪乎有人担心宋系会把东华经营成在一个重要的地方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