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只争朝夕

第二百七十五章 只争朝夕

    (求订阅)

    也是决心把小鬼子再晾一晾,沈淮与熊文斌决定另挑一栋楼商议事情。

    南园除了主楼外,背后临湖的洋楼区有十来栋贵宾楼,山崎信夫等富士制铁的谈判代表,给安排在八号楼;只要没有人不识趣的跑过去通风报信,沈淮也不虞小鬼子会知道他们也在南园。

    在南园简单吃过中饭,等到梁小林、顾同赶过来,沈淮就把谈判的底线跟他们做了交待:“我昨天的态度有些过激,我上午已经跟谭书记做了检讨;谈判还要继续下去,但梅溪电厂跟梅溪港码头的控制权,不能就这么放弃掉,所以还要找梁市长、顾厂长你们过来一起商议对策……”

    梁小林看了看熊文斌,熊文斌颔首认可。

    熊文斌知道谭启平只是一时抹不开面子,没有办公室里直接承认,但经过昨夜那一闹,今天又做出让步,谭启平实际上是默认了沈淮所画出来的这条谈判底线。

    既然这条底线得到谭启平的认可,梁小林知道他是没有能力突破这条底线的,也暗感沈淮手段的厉害,昨夜这么一闹,虽然上午找谭启平做检讨,但实际上也达成他的目的,逼得谭启平让步了,但不知道谭启平会不会就这么纵容沈淮,而不做其他反制的动作。

    梁小林心里同时还就不明白,将梅溪电厂跟梅溪港码头的控制权让出去,多引进几千万美元的外资进来,对沈淮到底有什么不好的,难不成他还想在梅溪镇当一辈子的党委书记?

    他知道梅钢改制时,沈淮个人没有在里面占股份,应该是想在仕途上有发展。以宋家的背景,梁小林知道沈淮也不会贪图小钱,也不会缺钱,应该是缺少快速上升的政绩——引进外资,既是谭启平的功劳,但合资项目规垩模做大,又何不是沈淮的政绩?

    现在沈淮死守住这条底线不松口,虽然富士制铁方面有可能会让步,但合资项目的规垩模必然会极大的给压缩——叫梁小林左右看不透沈淮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梁小林百思不解;顾同则笑嘻嘻的握着周明的手,赞道:“老熊当年培养出来的可都是人才啊,现在也该轮到小周好好表现了……”

    顾同这时想跟熊文斌修复关系,对周明自然是不吝溢美之辞。

    不管市钢厂在顾同里手里给折腾成什么样子,作为对东华财税贡献比例一直都在8%以上的市属企业,市钢厂在东华政垩治版图里,地位不比普通区县差,包括顾同在内,市钢厂的处级科级干部也是一抓大把。

    作为市钢厂的掌门人,顾同也是东华的实权派人物。只是识时务者为俊杰,高天河的失势已成必然,顾同虽然不会急于跳出来捅高天河的刀子,但这时候也早就知道在东华应该看谁的脸色行事。

    虽然当年给顾同排挤出市钢厂,周明心里怨恨难消,但此时见顾同对他和颜悦色,心里也是禁不住的痛快,说道:“工作还需要向梁市长、顾厂长指教,”又朝沈淮看来,说道,“当然也要向沈书记你请教。”

    见周明打起官腔,沈淮则不留情面的说道:“向我请教就不用了;我觉得周镇长你最应该虚心请教的是熊秘书长。还有一点,我们虽然把底线确定下来,谈判中能争更多的利益,周镇长也要尽一切可能的去争取,不要犯软骨病——在谈判前,我们同样要向日方代表申明一个立场,就是不欢迎小田雄一再出现在谈判队列里。这个,我、梁市长或者顾厂长出面都不合适,下午就由周镇长你去告诉日方代表我们的这个立场。我还要准备去英国的事情,以后的谈判,梅钢就由你来代表,但有什么最新的情况,你及时跟我汇报就可以了……”

    见沈淮当着岳父的面,把自己当成孙子训,周明欣喜的心情顿时布上满天乌云,这也叫他知道,沈淮让他参加谈判以及将来让他代表梅钢负责合资,是沈淮向谭启平让步,而不是向他周明让步。

    周明脸色讪讪的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沈书记。”心里是越发坚定决心,要借着合资项目这个平台做出一番成绩来,这样才有可能做人上之人。

    熊文斌心里也是暗叹不休,沈淮今天虽然是作检讨,但其实也是跟谭启平做一个交待,划清界限,以后再发生什么彼此难相容的事情,矛盾想不激化都难。

    沈淮脸色稍缓,跟梁小林说道:“梁市长,我了解了一些情况,日本国内钢铁产业正面临新一轮的调整,富士制铁有意跟其他日本钢铁企业进行合并——就目前的情况,富士制铁在海外的产业布局滞后,是他们的一个短板,所以他们急于弥补这一块的不足。从这一点来看,富士制铁在中国选择他们的海外合作对象,是受很多条件限制的。第一,日本联合制铁、住友冶金等日本排名靠前的钢企,在中国的合作者,不会在富士制铁的选择范围之列;第二,富士制铁这次打算联合几家其他的日本钢铁企业,这些企业在中国的合作者,不会在富士制铁的选择范围之列;第三,日本钢铁企业多沿海港以及近海口的优良江港布局,富士制铁在中国寻找合作者,也必然更倾向于选择跟他们布局有同质性的合作者。我们把这三点排一排,就会发现,富士制铁在中国的合作对象,其实是非常有限的,我们其实是能拿抓住谈判主动权的……”

    梁小林对钢铁行业的情况不了解,他摸着摸前秃的脑壳,看向熊文斌、顾同:“老熊跟老顾,你们觉得呢?”

    熊文斌点点头,说道:“我对日本钢铁产业的情况了解不多,但沈淮所说的确实有道理;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尽可能多了解富士制铁的情况,尽可能的把谈判主动权抓在手里,尽可能的争取合理的利益,不用太操之过急。”

    顾同不知道沈淮的话是不是鬼扯,但熊文斌也这么说,他就没法反驳,只能点头附合沈淮的意见。

    梁小林点点头,说道:“既然我们有底牌可打,那的确有更多的策略可讲,我们是要好好的合计合计……”

    **************

    跟梁小林、顾同讨论过合资项目的谈判策略,以及梅钢跟市钢厂能够接受的多种方案,到下午三点钟,沈淮就直接把代表梅钢谈判的事丢给周明,他离开南园到区里找周裕。

    到区政垩府,沈淮才知道区委书记杨玉权中午就给谭启平叫到市里谈话去了。

    沈淮知道不可能他作个检讨,就叫谭启平一点动作就没有;谭启平要真这么好糊弄,东华市委书记也轮不到他来坐。

    谭启平是给逼得放弃直接对合资项目谈判的干涉,但不会再坐看唐闸区再继续成为沈淮的保护伞——就跟他虽然答应让周明参与合资项目的谈判,答应让周明负责合资项目,但不代表他不会做其他小动作一样,他也不能指望谭启平没有其他小动作——这也是沈淮他们有所预料的,只是也没想到谭启平下手起来真是不犹豫。

    “我上午都找谭启平做了检讨,他再要做什么小动作,总归也不会叫大家的颜面太难看。”对杨玉权给叫到市里去谈话,沈淮倒没有太担心,走到墙角,把窗户打开一道缝,点烟抽起来。

    “你觉得富士制铁会同意这样的条件?”周裕手托着下巴,眼眸子盯着沈淮看,杨玉权给叫到市里会有什么结果不好猜测,眼下还只能接着谈合资项目,说道,“不管怎么说,真要给谭启平有台阶好下,合资项目规垩模不管有多少,唯有谈成了,才能叫谭启平保留些颜面,对省里也有一个交待。”

    “我又没有把梅溪电厂跟梅溪港码头的大门彻底关上,只要富士制铁的投资达到一定的规垩模,电厂及码头的二期,还是可以让他们参与。虽然这样的承诺,通常在商业上是没有什么约束性的,但你说周明会不会在背后把我卖个干净?”沈淮笑着问道。

    “合资项目是周明眼下唯一能翻身的机会,他自然会豁出去,也要让项目谈成。而且,我觉得谭启平要是想促成合资项目,以达到未来能牵制你的目的,也很可能会默许周明给日方开些空头支票,”周裕笑道,“要是日方相信你将来会给谭启平从梅溪镇踢走,他们也许就会耐着性子,不急于一时把电厂跟码头拿到手里。你画得这个饼,还真有可能叫他们吃下去。”

    “我也就争这一两年的时间,”沈淮说道,“梅钢现在的规垩模还小,现在牺牲梅钢的利益,没有更多的人会帮着说话,但等梅钢产能发展到百万吨规垩模以上,我就不信谭启平真就敢为了自己的政绩,一点都没有顾忌的把梅钢卖给日本人。”

    周裕点点头,就算这时候,谭启平想要牺牲梅钢的利益,要把梅钢好不容易做出的产业格局拱手让给富士制铁,她周家也是万般不愿意,但不得不承认,梅钢现在聚集的力量还有些小,不足以跟谭启平直接闹翻脸。

    但等梅钢发展到年产能百万吨,不仅梅钢自身聚集的力量会更强大,而作为省内仅次于省钢的第二大钢铁企业,在政垩治上的影响,必然也将得到极大的增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