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用人原则

第二百五十三章 用人原则

    在到码头的路上,沈淮在车上跟赵东说起郭成峰来。

    赵东听了哈哈一笑,说道:“说到团队合作跟实干精神,学院派的论述琳琅满目,但凡从基层上来的人,对这个理解就简单多了,就一句话:吃点亏会死啊?”

    沈淮知道赵东是从基层干起来的,比管理学的理论家更能准确的切要害,笑道:“吃一点亏,就觉得吃了天大的亏;占一点理,就觉得占了天大的理——社会上这种人越来越多,不过,梅钢要成立世界一流的钢企,不能因为有些现象在社会上很普遍,就认为是正常的。”

    “这个郭成峰,我还有些印象,是淮海工业大学毕业的,虽然学的专业是财贸,不过人是淮工学生会的骨干,学校方面对他评价很不错。因为是东华考出去的,他本人有意回东华工作,市里好几个单位都想接收他。市钢厂也抢着要人,最后还是老徐争取过来,倒没有想到心态有些问题,”赵东感慨的说道,“不过,等他能老老实实在各个工段上摸索半年时间后,就知道你的好了……”

    沈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不是所有人都能想明白。”

    “也对,”赵东哈哈一笑,说道,“当初我们进市钢厂,老熊把我们都丢车间里,一呆就是半年,也是怨声载道;不过,半年后,大家都能明白老熊的良苦用心,是把技术真正学扎实了。你看海鹏,当时进厂是分配到计划科,按说没有必要也下车间熬半年,但海鹏熬下来了,你说东华有几个做钢材贸易的老板,能比他更精通这行?都是早年打下的底子啊!不过,半年过后,老熊问我们,谁还想在车间继续呆半年?其他人,包括我跟海鹏,还有周明,都忙不迭的摇头退缩;老熊后来点名让海继续留在车间。当时大家还以为老熊是看海不顺眼,海也不反抗,就真老老实实听话在车间各个工段上轮着走。结果等到跟富士制铁合作项目时,也就海能承担全面的技术交流任务,在车间里拉工人干活也是一呼百应。然后,老熊就越过副工段长、工段长这两级,直接提拔他当车间副主任,紧接着又让他主管主力车间。刚出学校都没有两年的学生蛋,谁能相信他有能力把好几百号工人的主力车间管好?然而他单单就能把主力车间做到最好,当时市钢厂近一半的利润,都是由主力车间贡献。这里面有些道理,我当时也不是很明白,等到后来,看到的事多了,也才明白。有能力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你要让别人觉得,你的能力发挥出来,对他们是有利的,他们才会从根本上支持、拥护你。两个人能力差不多、学历差不多,身份背景差不多的人,自然是肯吃亏、愿意干事、能给别人带来更大利益的人能够上位——很多人觉得社会不公平,社会也确实有很大的不公平,但这个基本的社会现实规则,对很多低起点的人,还是相对公平的。至少我还没有见过肯吃亏、愿意干事的人,会彻底的沦落到社会最底层去翻不了身;而往往是这些人,比差不多背景的人,更容易干出成绩、更容易获得成就。海有理想,有志向,也比我们更务实。要是没有后来的变故,老熊能如愿调到市里当副市长,海很有可能能接替老熊的位子,只是谁能想到市里的一些人会那么贪心?后来顾同要换自己的人去掌握主力车间,海是他重点打击对象,但只能调他管理公用科,不敢削他的职……”

    听着别人当面谈自己的往事,感觉还真是奇怪。

    沈淮心里微叹,他当年从主力车间调到主要负责锅炉等配套的公用科,虽说级别没有变,但主车间跟公用科之间的差距,有如看上去级别相当的财政局跟物局之间的差距,也确实失意了很长一段时间。

    只是这段往事,自己再没有借口跟别人提及、回忆,沈淮心里也是感慨万分。

    “说到用人,老熊还是有他眼光毒辣跟独到之处的……”沈淮听赵东提及当年的往事,也感慨万分:

    熊斌跟顾同前后执掌市钢厂,一个能把市钢厂做出那么辉煌的成绩,一个只能叫市钢厂半死不活的苟延残喘,真正看明白其区别的,也就那么一小撮人,大多数人都是糊里糊涂的。

    “你今天要不这么决定,我过两天也想提议,”赵东接着说道,“梅钢不缺大学生,不过大多数人跟我一样,在市钢厂呆了好些年,思想难免有些固化,对现有技术掌握过硬,但学习能力倒退得厉害。梅钢将来必然要引进新的生产线,新的技术,甚至还要发展自己的新技术,那就算有一大批理论基础扎实、技术熟悉又更容易接受新知识且能勤勉苦干的人去掌握……”

    沈淮点点头,知道赵东如此考虑梅钢的人才战略是有远见的。

    通常说来,从学校进入社会,人的培养跟成才,需要三五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梅钢要发展,沈淮没有三五年的时间能给这些大学生,去慢慢的看他们的表现,慢慢的塑造他们的能力跟性格。

    四年能考进重点高等院校的人,沈淮不怀疑他们的智商是出类拔萃的,不怀疑他们的理论知识是扎实的,所以直接放到车间各个工段上去,用半年的时间磨磨他们的心性,看他们对梅钢基层运营细节的掌握情况,就能把一些可塑造性更高的人挑选出来进行重点培养。

    沈淮想了想,说道:“那个田志国,你多关注点,找点事磨磨他,看他根性怎么样……”

    “好咧;梅钢要继续崛起,说到底就要让田志国这样能对普通工人放下架子、肯干事的人有更多成长为骨干的机会。”赵东点点头,他对那个瘦小、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的田志国也有印象,也暗叹:都说机遇只给有准备的人,只是这句话有几个人能明白?

    “对,不管社会风气怎么风云变化,你要记住,这是梅钢以后始终要坚持的用人原则,”沈淮说道,“特别对于没有什么背景的人来说,一味抱怨是没有用处的,成功永远都不是侥幸的……”

    说到这里,沈淮也是轻轻一叹,梅钢要成为成世界一流的钢企,不是简单制造几条先进的管理制度就行的,要从根性上进行塑造,任重而道远。

    *************

    货运码头的办公楼最先建成投入使用,为了方便协调,工业园管委会综合办也设在码头办公楼里办公,以便现场问题都能得到最快的解决。

    要想有效率,就不能因循守旧,就要打破陈规,每周工业园区的工作协调会议,沈淮也是尽可能的放在码头办公楼这边。

    现在手机还不普及,联络不方便,召开协调会议是要用来解决问题的,要想有效率的,要想随时能找到熟悉现场的人问情况,就要挨着现场,有问题更是要直接到现场解决。

    沈淮跟赵东是踩着点过来,何清社、郭全、袁宏军、周明、汪康升等人都已赶到。沈淮通常只给协调会议不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大家也都习惯他的快节奏。

    为了会上不卡壳、拖延时间,其他人通常都会在沈淮过来之前,提前十分八分钟到场先简单的沟通一下。

    沈淮赶到会议现场,看到大家都蹲在墙角边抽烟,看着离约定时间还有三五分钟,便跟赵东也凑过去,见周明把手里捏着的香烟、火机递过来,沈淮就接过来点上,跟大家一起吞云吐雾。

    周明到梅溪镇也有半个来月的时间了,职务是副镇长兼工业园区副主任,不过眼下还是熟悉情况阶段,沈淮还没有给指派具体的分管工作给他,不过看他跃跃欲试的样子,似乎有话要在协调会议上说。

    大家围坐到会议桌前,沈淮拿出工作记录本。从何清社开始,挨个汇报所负责的工业园区工作进程,到周明时,他摊开笔记本,说道:“我这周还是主要协助何镇长、袁书记工作,继续学习、熟悉梅溪镇及工业园区的情况。不过我也了解到,工业园区当前主要工作,除了基础设施加紧建设之外,招商引资也是重点。我在市计委时,了解到市金峰纸业公司他们有意投资建造新的厂区,我这几天跟金峰纸业的老总郁亮有过几次接触,将梅溪港工业园的情况介绍给他听,他现在明确有到梅溪镇投资建厂的意向……”

    沈淮看了周明一眼,知道他还是很想在梅溪镇干出成绩的,这不是什么坏事,说道:“老周,你把金峰纸业建新厂区的具体情况,跟大家介绍一下……”

    在地方出成绩最方便的还是招商引资,周明在市计委工作过相当长的时间,在市计委办公室担任过职务,跟市里的国营企业或者民营企业,都很相当程度的接触,又有熊斌的背景在,这是普通乡镇干部打马都赶不上他的地方。

    沈淮正想把周明介绍的金峰纸业情况记录下来,看到坐在会议桌斜对角原李社村委主任、现任工业园综合办副主任的宋晓军嘬嘴皱眉,问道:“宋晓军你对金峰纸业有看法?”

    “我老婆家就是新津的;金峰纸业在新津搞污染最出名的,把整条新津河都污染了个遍,当地人对金峰纸业怨气很大,金峰纸业要在梅溪港工业园区投资建新厂区,不是不可以,我觉得要重点看看他们有没有上环保措拖的准备。”宋晓军说道。

    “老周,你对金峰纸业的这个情况了解吗?”沈淮问周明。

    “……”周明给沈淮问得张口结舌,摇头说道,“我对这个不是很了解,还没有接触到这么深。”

    “那你把金峰纸业各方面的情况都先了解一下,下次会议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你要没有其他事,就换老郭谈他这周的工作?”沈淮见周明准备不是很充分,这个问题没有办法在这次会议上讨论出什么结果来,就不想浪费时间,示意郭全接着汇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