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考察

第二百二十七章 考察

    (万分感谢欲/火之狼等兄弟的捧场,ps:名字没有写错吧,我知道你的本意是这个)

    市委市政府的招待晚宴安排在南园,谭启平也特意将他在南园的一号楼让出来,让谢海诚、孙启义、宋鸿军等人落榻休息。

    车子停在翠华楼贵宾厅前,沈淮看到孙亚琳与张力升站在翠华楼喷水池前,露出会心的微笑。

    在孙、宋这两个支系错杂复杂、纠缠着太多复杂跟恩怨的家族里,除了小姑偏心宠溺着他,也只有孙亚琳才是他最坚固的盟友;堂哥宋鸿军目前对他还只是帮衬的心思。

    他真要跟谢海诚、孙启义他们起冲突,宋鸿军只会选择两不帮的中立立场。

    沈淮等谭启平他们先下车,待到起身时,却听见堂哥宋鸿军在后面跟他小声嘀咕:“靠,光看着东华枝繁叶茂、花枝招展,怎么就忘了有这么个魔头也在东华?沈淮啊沈淮,我这次给你害惨了。”

    长青集团在亚洲所开展的投资业务,是以香港为中心,孙启义为总负责人。孙亚琳前期也在香港工作,之后长青集团对业信银行进行注资,派遣管理人员,要保持对业信银行的影响力,她才进入业信银行担任高级经理。

    以宋、谢、孙三家错综复杂的关系,孙亚琳跟宋鸿军认识,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不过沈淮不知道宋鸿军为何会怕见孙亚琳,他之前也没有跟孙亚琳提起过跟宋鸿军有什么往事。

    “怎么,孙亚琳以前怎么着你了?”沈淮问宋鸿军。

    “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宋鸿军说道。

    沈淮笑了笑,没有追问下去,就先下了车,朝孙亚琳走过来,笑道:“还以为你不会过来呢?”

    “我是不想过来;我要是不过来,让你对应付那几个讨厌的家伙,就显得我不够仗义。”孙亚琳言语间倒丝毫不掩饰对谢海诚、孙启义的不满。

    孙亚琳为了替梅钢融资的事,几次往返香港,都受到轻视跟奚落,自然也是满腹怨气;不过孙启义是她的亲叔叔,见着面也没有好话说。

    孙启义这时候也只能当没有听见孙亚琳的话,继续跟谭启平、梁小林他们一边谈笑风声,一边往贵宾厅走。

    “啧啧,”孙亚琳倒没有急着进贵宾厅,眼睛盯着不得不从车里下来的宋鸿军,咂着嘴说道,“这不是宋大公子吗?才听说你在广南勾搭上一个小明星,怎么这么快就把人家玩腻味了,想到东华来糟糕东华的女孩子啊?”

    一番话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到宋鸿军的身上;宋鸿军脸讪在那里,呲牙咧嘴的,也知道跟孙亚琳斗嘴讨不到好果子吃,就硬生生的当这句话没有听见。

    见面就给孙亚琳把底扒得一干二净,沈淮也只能在心底对宋鸿军表示同情,小声问孙亚琳:“宋鸿军以前怎么得罪你了?”

    “还不是跟你一个德性?你们堂兄弟不是臭味相投,才走到一起来的吗?”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

    沈淮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怎么没事去惹火烧身呢?

    离招待晚宴时间还早得很,谢海诚、孙启义到贵宾厅稍作休息,稍稍消除乘机的疲累,就由谭启平、高天河陪同他们下去参观。

    海丰实业较为弱小,但资产也有数亿之多;而长青集团仅在亚洲地区的投资业务就高达数十亿规模。

    谢海诚倒也罢了,孙启义作为孙家长青集团在亚洲业务的总负责人,日理万机,事务极多。受邀参与招商会议,是因为凑巧进京给宋华祝寿。这次为一两千万的小投资,特地到东华来走一圈,也是受宋炳生的请托,给谭启平撑场面。

    不过孙启义的时间紧,就只打算在东华住一夜,明天就要跟谢海诚带着各自的随员,到省城坐飞机赶回香港去,对东华的考察也只能争分夺秒的进行。

    在去梅溪镇、鹤塘镇之前,大家先去了天衡大厦。

    业信银行接手天衡大厦,是用来在东华的分支机构大楼使用。不过,天衡大厦包括裙楼在内,有三十层楼高,业信银行在东华才开展业务,营业网点才设立了五处,只需要占用其中的两层楼办公即可,其他的楼层,还是要作为物业来进行有效的经营。

    之前的计划是将临主街的裙楼以及主要楼层等物业出租给长青集团名下的四季酒店经营,为东华在南园之外,再添一家三星级甚至更高星级的涉外酒店。

    不过孙启义之前对东华的经济很不看好,这项提议就一直给拖延下来。既然孙启义这次来东华,天衡大厦那边自然要走一趟。

    天衡大厦在业信银行接手,也到六月才完工,目前是东华单体建筑面积最大,同时也是高度最高的建筑,矗立在翠湖的西北角,位于东华主商业区的边缘,十分适合用作酒店及办公场所。

    这里虽然是东华的主商业区,但毗邻的都是高矮不一的灰白建筑群。六十年建造、六层楼高的老百货大楼,虽然其地标的名头给天衡大厦夺走,但依旧是商业区的主要建筑。

    天衡大厦越是突兀的一枝独秀、鹤立鸡群,也越是衬托出东华主商业区的破落跟经济的发展滞后。

    在九四年,相比较人均收入,仅仅是标准间就动则三四百元一晚的高星级宾馆叫普通人可望而不可及,看上去利润极大,但除了每年支付可能高达两千万的租金下,初期的投入也将超出一亿。

    高星级酒店的入住率,跟地方经济基础直接相关。在南园宾馆尚不能饱和的情况,孙启义还不管贸易拿出上亿资金进军东华的宾馆业。

    天衡大厦参观过,车队就直接前往梅溪镇。

    相比较初期投资巨大、风险也大的宾馆投资,孙启义主张长青集团与海丰实业合资在鹤塘镇成立一座机电企业,就要稳妥多了。

    他们主要是看所谓的货运码头、梅鹤公路以及相应的工业配套设施,是不是如招商会上所介绍的那般已经在建设之中。

    虽然东华近些年经济发展滞后,但整体的工业基础不错,也支撑起近百万的城市人口,教育资源及技术工人数量雄厚,合资成立的机电企业,主要也是经香港转出口国外,只要确保梅溪镇所建的货动码头,能叫合资企业的机电产品直接经海运转输到香港,那在梅鹤公路一侧建企业,就没有太大的风险。

    车队从梅溪大桥通过,经过颠簸而狭窄的下梅公路,看着两侧陈旧的屋舍,宋鸿军心里也凉了半截,他跟沈淮坐在一起,说话倒没有太大的顾忌,说道:“梅溪镇也太寒酸了一些吧?”

    “你常年在花花世界里呆惯了,没见过更穷的地方。”沈淮很笑道。

    在县属区下梅区撤消之前,梅溪镇是下梅区的中心镇,镇区有下梅公路、学堂街、钢厂路、梅溪老街等主要干道,镇区面积也超过两平方公里。而鹤塘、靖海等乡镇,镇区面积甚至都不足梅溪四分之一大小,沿街道几乎皆是低矮平房。

    沈淮都不知道宋鸿军看到那些地方,是不是连下车的欲望都没有了?

    车队拐入学堂街,抵临梅钢的北门,情况相比较下梅公路两侧就陡然改善了很多。

    沈淮无意叫谢海诚、孙启义参观梅钢,但梅鹤公路正在修路基,旁边的便道给工程车轧得坑坑洼洼,车队很难通过,只能从梅钢的厂区穿过去,才能最快抵达码头工地再赶回市里参加招待晚宴。

    沈淮站起来,走过来到前头,将情况跟谭启平汇报了一下。谭启平点点头,说道:“这边是你的地盘,你来安排。”

    沈淮打开车门,让早一步在这边等候的何清社、汪康升两人上车来,换过车牌,直接穿过梅钢厂区出南门往码头工地而去。

    梅钢之前虽然没有产生什么效益,但八十年代末扩建厂区时,倒是高标准引进了电炉钢生产线,厂区建设的起点要比传统的钢企要高一截。

    沈淮接手后,梅钢则直接往现代化钢企靠拢;不仅工厂环境整体改善,偶尔经过的职工精神面貌,也绝非普通乡镇企业难比。

    虽然梅钢建厂之后,不得不从周边村镇吸纳劳动力,职工素质参差不齐,但沈淮在职工培训下投入极大的资源去弥补这个短板。这背后的辛苦,倒是别人看不到的。

    也许这样的厂区在香港、在广南等外贸加工企业发达的地区,宋鸿军等人已经习空见惯,但他们刚刚从破烂而落后的镇区通过,再陡然坐车进入整饬的现代化厂区,视觉上的冲击力就极强,叫人难以相信在这么经济滞后的地方,会有一座远在平均水准之上的规模化现代钢厂存在。

    车队出厂区南门,宋鸿军尤难收拾心里的震憾,回头看占地有五六百亩连成一片的厂区,跟沈淮感慨的说道:“得,我收回刚才的话;你是不是安排我们停下来参观一下?”

    谢海诚与孙启义对望一眼,也是看出彼此眼睛里的暗藏惊讶。

    梅溪镇这么一个破烂镇,就算沈淮在这里当天王老子都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叫人心惊的是藏在梅溪镇南侧角落里的这家已成规模化的钢企。

    要是真如孙亚琳之前汇报所说,沈淮在临危之际受命,将濒临破产的梅钢整治成此时的面貌,沈淮那张英俊而年轻的脸之下,所具有的手腕跟能力,就太惊人了。

    谢海诚、孙启义,这时候才真正的意识到,他们一路上挤兑沈淮,甚至拿周明去恶心他,极可能是严重把他看轻了?

    谢海诚、孙启义也想停下车来,到生产线去看一看梅钢的具体运作,唯有这样才能有更精准的判断。

    不过沈淮无意叫谢海诚、孙启义有机会近距离观察梅钢,他对宋鸿军的要求,也只是淡淡的说道:“你要是在东华多留两天,我倒是可以安排你进生产线参观;今天就算了,我们还是先去码头吧。对你们的投资来说,码头跟梅鹤公路不是很更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