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夜深人静时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夜深人静时

    夜深人难静,高天河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深得渗人的夜,庭院灯淡淡的光辉,完全不能将夜色驱除。

    高小虎走进书房,见父亲眉头紧蹙不展,似有深深的担忧,他不明白他爸为什么这次会这么谨慎,说道:“谭启平不想水搅浑,沈淮那畜生翻不了天。戴毅跟王子亮给带到唐闸区分局了,我过去看一下。”

    高天河知道儿子看问题还是浅,只是事态发展还不明朗,想说什么又无从说起,只是说道:“沈淮还没有屈服,这事说不定还会有变数;你先不要露面。”

    “谭启平会因为沈淮这个小畜生摇摆不定?”高小虎说道。

    “王子亮是个蠢货,他一个混黑社会的,敢大妄为到调动区分局的几十名警察去搞对峙,不是蠢货是什么?城北的那个陈飞,也是吃屎的货,”高天河恨铁不成钢连声咒骂,吩咐儿子高小虎道,“你要记得,这年头什么都能沾,就是蠢货沾不得。”

    “不会这么严重吧?”高小虎说道。

    “有些原则不是那么好碰的,”高天河说道,“戴乐生应该也知道戴毅给控制起来的消息了,但他到现在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想必他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性质很棘手,只能任凭谭启平处理。谭启平可能一时软弱,想控制事态的恶劣影响,想卖戴部长一个,但偏偏遇到沈淮这个刺头死命要搞事。谭启平会不会改变主意,现在还真不好说……”

    高天河有着深深的忧虑,遇到沈淮不是一个按照规矩出牌的人,局势会怎么发展,他也难以预料。便是明知道不出面,有可能会伤害他们与戴乐生父子的关系跟感情,但在局势明朗之前,高天河也不想过深的涉足进去,以免谭启平狠心收网把他们都拉进去。

    这时候书案上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的刺耳。

    高天河回头盯着电话看了两秒钟,知道这时候不管谁打电话过来都不会有什么好消息,轻轻的吐了一口气,走过来将电话拿起来……

    高小虎见他老子接起来电话,就“嗯、嗯”两声,又说了一句“我知道了,我就过去”就把电话放下来,问道:“谁的电话?”

    “谭启平可能决定要下狠手了!”高天河说道,六月初的夜里还有凉,他抓起椅子上的针织外套穿上,这么晚也不想惊动司机,对儿子高小虎说道,“你开车送我去北阁。”

    “下狠手,下什么狠手?”高小虎震惊的问道,“他就不怕戴毅缠在案子里面脱不了身?”

    “他是顾忌戴部长,所以才要把我跟张书记、肖书记拉过去给他背书。”高天河说道。

    “爸,你先跟张书记、肖书记通电话,将其中的利害跟他们明说一下,”高小虎也有些慌,“不然就算没什么大事,我们也不好跟戴部长交待啊。”

    “没用的,谭启平不召集常委讨论,而是召开书记办公会,这事就基本上没有转圜的可能了,”高天河摇了摇头,眼下只能期待戴毅涉案不深,说道,“张达明分管政法委、肖汉分管纪委,特别是张达明,公安系统归他分管,谭启平不找他表态则罢,不然他对这事更没有软弱的余地。这次城北区可能会牵涉一些官员进去,你好好想想,到底有没有屁股没擦干净的……”

    东华市委,谭启平是党委书记,此外还有三个副书记,张达明、肖汉都住在常委别墅区里。到谭启平家楼前,高小虎将车停在院子外的便道上,看到熊文斌走出来打开院门,请他们进院子:“高市长,张书记、肖书记已经过来了……”

    “嗯。”高天河点点头,即使知道事态已经不受他控制,还是忍不住想从熊文斌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很可惜,熊文斌脸静如水,直接带着高天河到西侧的书房去谈事情,而让高小虎去客厅里暂坐。

    看到苏恺闻、潘石华以及熊文斌的女婿周明坐在客厅里,高小虎跟他们谈不到一块去,只是点点头算作招呼,人站在廊檐下,看向书房那边。

    透过玻璃窗,能看到谭启平、张达明以及肖汉神色凝重的坐在沙发上,阚学涛、沈淮则坐在他们前面的凳子上,在沈淮前面有一个女人,似乎正跟谭启平、张达明、肖汉他们说什么,不过她大半张脸侧过去,叫高小虎认不出来。

    在熊文斌打开书房门的瞬间,高小虎听到那女人说:“王子亮手下有四大金刚,今天随王子亮一起给控制住的只是其中两个。真正控制英皇财务的是王子亮的妻子……”随着他老子跟熊文斌进去,声音就给阻隔在里面,但觉得这声音耳熟,高小虎伸着懒腰,往院子里走了两步,才看清那女人的侧脸,赫然是英皇沾不上手的杨丽丽。

    烂婊子,高小虎恨恨的骂了一声,心想市里下决心要对王子亮除之而后快,又有这么一条内线在,英皇什么底大概都会很快连根带泥的给挖出来,也知道王子亮这趟是栽进去了,颇为惋惜的走回到廊檐下。

    ***********

    等杨丽丽将她所了解的英皇情况跟谭启平等人作了汇报,沈淮就跟她先出来。潘石华、周明都没有资格进入书房与闻其议,坐在客厅里,看到沈淮跟杨丽丽走过来,都站起来,脸上僵硬的笑跟在风被吹干的一团抹布似的。

    已经是凌晨时分,沈淮无意等待最后的决议出来,就想先回去休息。

    苏恺闻跟谭家的保姆在里屋说话,看到沈淮要离开,走出来说道:“幸亏你早就识穿王子亮的真面目,不然我们也说不定会继续给他的糖衣炮弹迷惑,说来还真是要谢谢你啊。有时间改天一起吃顿饭吧?”

    从苏恺闻的脸上,绝对看不出他当初跟沈淮闹到要公开翻脸。

    沈淮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暗感:这他妈的才是当官的料,这脸皮大概拿AK47都射不穿,也难怪他老子没有什么能耐,却还能给省委书记陶国泉当了近二十年的大秘。

    “好吧,改天再约吧。”沈淮说道,又扫了潘石华跟周明一眼,没有说什么,就往外走去。看到高小虎站在廊檐下撇脸看向铁艺栅栏,沈淮也只是当没有看见他似的,推门出了院子。

    杨丽丽亦步亦趋的跟着沈淮出了院子。

    基本能确定王子亮这次是栽进去,不可能再翻身了,杨丽丽相信英皇国际也将很快成为过眼云烟,成为被人所遗忘的过去,但她同时又感到迷茫,不知道她以后的道路能怎么走?

    沈淮看着杨丽丽坐进车里来,跟她说道:“你这几天不回家,没有关系吧?”

    杨丽丽撩眼看了沈淮几秒钟,默不作声;沈淮突然意识到她可能想岔了,补充道:“你现在回家可能会有些不安全,你先找间宾馆住几天,等市局将王子亮手下另两大金刚跟他妻子都抓捕归案,你再回家不迟……”

    杨丽丽脸腾的涨得通红,要不是沈淮先加解释,她那一个“嗯”字差点就脱口而出——杨丽丽转脸看着车窗外,异样难堪,又怕沈淮窥破她的心思,打蛇随竿,她都不知道要不要挣扎。

    看着杨丽丽连耳根子都跟渗血似的通红,沈淮知道她想岔了。

    他虽然不是给下半身牵着走的人,但杨丽丽这般羞红脸又难堪的神态,那瞬间展露的少妇风情,端真是诱人得很。

    杨丽丽五官精致,瓜子脸,眼睛大而明亮,肌肤白皙,身材不算高,但凹凸有致。她撇脸看向窗外,裹身裙下没有穿丝袜,在路灯下露出结实紧致的雪白大腿,双膝并着,中间露出很细的缝隙。

    只要是男人,都会有一种将伸手沿那道缝隙往里伸的冲动吧……

    男人是视觉动物,杨丽丽又是那种能给人视觉冲击力的女人,沈淮心想她之所以能在英皇出淤泥而不染,王子亮给他老婆盯着十分紧的缘故吧。

    想到这里,沈淮又觉得好笑,跟杨丽丽笑道:“王子亮在城北不可一世,倒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竟然是个‘妻管严’。我在想啊,出入英皇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王子亮竟然没能沾染几个,这个黑社会老大当得真是无谓啊……”

    杨丽丽脸有些发烫,有些不大确认沈淮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她刚才走市委书记家的院子,心里也很迷茫,她曾经是小人物,也努力想让自己不那么随波逐流,但在经历这些事情之后,她都不知道还会不会甘心会回复到之前那种命运任人操纵、任人随意践踏的生活中去。

    她乍听沈淮问她这几天不回家有没有关系,还以为沈淮是想要她,她清楚的知道她的心在那瞬间崩溃了、放弃了,所以在沈淮解释不希望她回家是为她的安全考虑时,她才会那么的难堪。

    看着杨丽丽如此模样,沈淮也要很克制住自己,才能不给魅惑住,他拿起手机跟刘卫国通电话,把市里的决定大体跟他说了一遍,以免他回去寝食难安。

    从刘卫国那里,沈淮知道寇萱到唐闸区分局做过笔录之后,就由派出所的警车连同她的小姑姑一起送回去了。

    沈淮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钟,心想这个夜晚还真是漫长,问杨丽丽:“你家里有没有电话?”

    “嗯。”杨丽丽点点头。

    “你还是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下,免得几天不回去家里人不放心。”沈淮把手机递给杨丽丽。

    杨丽丽再没有一点能拒绝沈淮的意志,接过手机,跟家里人通了电话,问过小孩已经咳嗽得不那么厉害,才稍放心的挂掉电话。

    沈淮见杨丽丽问小孩的情况,秀眉微蹙,心里也有几分感慨。

    之前的“沈淮”,对杨丽丽有兴趣,也只是惑于她迷人漂亮的外表,至于杨丽丽是什么样的人不关心。也是在今晚,沈淮才知道杨丽丽已经是三岁小孩的妈妈。她的丈夫也曾是王子亮手下一名冲锋陷阵的骨干马仔,前年在跟另一股地痞流氓斗殴中给铁棍砸破后脑意外死亡,杨丽丽也才不得已到英皇工作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