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欲予先夺

第一百五十六章 欲予先夺

    时间:2012-09-07

    周裕两个月前,听沈淮亲口说要降低对鹏悦的废钢炉料采购量,那时还猜不到沈淮的意图,这时无疑能肯定沈淮是要彻底狙击鹏悦的码头项目。

    鹏悦此时已经没有主动权,虽然说梅溪钢铁厂从三月份开始,对鹏悦的炉料采购量就下降到三万以下,就算如此,此时两面受夹击的鹏悦,还是不敢丢掉梅溪钢铁厂的业务。

    周裕虽然对沈淮有些好感,虽然也说过不关心周家的生意,但沈淮如此下狠心打击周家,她仍然有些气愤。

    想到两个月前,沈淮带开玩笑性质跟她说的话,似乎有转圜的余地,不过周裕这时也分辨不清沈淮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她想打电话给沈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又现没有打这个电话的立场,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将电话放下,只是骤然间电话铃声又响,吓了她一跳。

    拿起电话,二叔吴海峰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我球场这边,知白刚把事情跟我说了,你也过来一下……”

    周裕放下电话,了一会儿愣,知道这事情非同小可。

    东华需要用废旧钢铁为炉料的电炉钢项目,就主要集市钢厂跟梅溪钢铁厂两家。

    鹏悦这几年的高速展,跟市钢厂与梅溪钢铁厂的业务有着密切的联系,一旦梅溪钢铁厂跟市钢厂同时断跟鹏悦的业务合作,则意味着鹏悦的主营业务将彻底废掉。

    要是这么简单还就好了,周裕知道她二叔怕这件事背后藏着其他什么针对周家的阴谋。

    周裕没有让司机跟着,她从司机班拿了一辆车,直接开车赶往南外环公路的鹏悦高尔夫球练习场。

    从停车场下车来,周裕抬头看了看球场四周高高竖起的遮球网,忍不住轻叹一口气,她知道弟弟只是一个表面谦逊的人。

    梅溪钢铁厂这么重要的客户,今年很可能追上市钢厂的电炉钢规模,对鹏悦的重要性自不用说。就算沈淮再怎么避不见面,换作别人,也一定能创造机会跟他见上面,也唯有见上面,才可能知道沈淮心里到底打着怎样的小。

    然而弟弟内心傲慢得很,见不得比他傲慢的人存,说着一直要见面,年后过去都有两个月,知白竟然还没能跟沈淮见上一面,叫周裕也颇为无言。

    再说这座高尔夫练习场,周裕也是不知道要怎么批评弟弟。

    虽说高尔夫球号称是权贵者的运动,但东华真正能欣赏高尔夫球运动且能消费高尔夫球运动的权贵有几人?说到底,知白还是为他个人的兴趣,硬着头皮建了这座高尔夫球练习场,却挤占了鹏悦大量的宝贵资金。

    周裕推门走进弟弟球场的办公室,看到她爸跟二叔站落地大窗里说话,吓了一跳:“爸,你怎么这里?你什么时候回东华了?”

    “刚下飞机,都没能歇一口气,”周炎斌转回身来,说道:“我想我退休还嫌早一些,一个人昆明住得也腻味,就决定回东华来看看你们姐弟俩。没想到一回来,鹏悦就生这样的事情,你们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鹏悦是知白管,跟我有什么关系?”周裕瞥了垂头丧气的弟弟一眼,心想大概已经给训了一顿了,她将车钥匙丢桌上,跟堂姐吴霞站到一边,问道,“怎么把你也喊过来了?”

    “我们周家,就你跟那个沈淮接触多,”吴海峰转回身来,说道,“你说说看,沈淮这次到底有什么意图?”

    “我跟沈淮可没有什么接触,”周裕心虚的反驳了一下,“他到底有什么想法,我可揣摩不透。”

    吴海峰也没有追问什么,跟他大哥周炎斌说道:“高天河拿市钢厂的利益,交换省委组织部长戴乐生政治上的支持。省委书记陶国泉将退,谭启平面对现实,很可能会跟高天河各退一步、暗妥协。情况对我们不利啊……”

    周裕知道她二叔、她爸担忧什么:

    地方上的政治版图重划分的同时,地方上的经济利益往往也会重被瓜分。

    高天河应没有将谭启平赶出东华的野心,主要的应是想保住碗里的利益不叫别人瓜分掉。谭启平作为市委书记,不可能甘有其名而无其实,他要是跟高天河暗妥协,那可能是从吴海峰及周家碗里来抢食……

    要是沈淮一系列动作的背后,是谭启平与高天河的暗妥协,周家要面临的情况将加的严峻。

    “沈淮年前时,应是给谭启平疏远了。沈淮即使有争宠之心,甘愿沦为谭启平的棋子打击我们周家,那大年初一他不应该跑到二叔家去拜年……”周知白说道。

    “你倒有脸说这事,”周炎斌截住儿子的话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人家都知道跑到你二叔家登门拜年。这都过去两个月了,你可曾见到这个沈淮的面?”又跟女儿周裕说道,“你这两天就找个机会去梅溪镇,我想见一见这个沈淮,看他到底是什么人物……”

    “沈淮什么货色,说到底不是谭启平脚底下的小虫子。你要是亲自去见他,不是给他蹬鼻子上脸吗?”周知白丢不下这脸,反对他爸亲自去见沈淮。

    “你的面子要紧,我没法跟你比,”周炎斌气笑道,“当年办社队企业时,进山为了省钱,我花两角钱跟三四十人一起挤通铺,汗臭、脚臭熏得透不气来,也没有觉得丢脸。当年每天多了赚一二十块钱,我骑着破三轮车,挨家挨户收破铜烂铁,路上能捡块牙膏皮,都能高兴半天,也没有觉得丢脸,现去见能决定鹏悦生死的大客户,怎么就丢脸了?我不出面,难道让你二叔出面?”

    “没这么严重?”周裕吓了一跳。

    “还不是你弟弟太得意忘形了?”周炎斌说道,“这破球场投了三千万进去,一分钱没见收回来,每年还要倒上万进去。城南的那块地,码头项目还没有批下来,就迫不及待的为三亩地投了两千万进去。现鹏悦是还有近三千万的资金能周转,但欠银行的贷款,就有四千万,你说严重不严重……”

    鹏悦的码头项目受到狙击,项目三亩地的开就不得不止下来。除了高尔夫练习场之外,鹏悦其他几个项目的盈利都不大理想,核心的业务,还是这些年来持续为鹏悦提供高额利润的炉料贸易。

    就算高天河、谭启平不会恶意指使银行,提前收回对鹏悦的贷款,主营业务没有起色,鹏悦还将举步唯艰。

    高夫尔球练习场吞噬鹏悦大量资金之余,周知白还硬着头皮贷款上码头项目,就是预计今年的炉料业务能有大幅的增涨。

    只要今年的贸易额如期达到两个亿,四千万的贷款将能很轻松的消化掉。

    只是风水轮流转,谁能想到市钢厂跟梅溪钢铁厂会同时压缩对鹏悦的业务。

    周裕看了深受打击的弟弟一眼,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鹏悦是她父亲周炎斌打下的根基,早年还是社队企业时,她父亲用一辆三轮车沿街走巷收购废旧起家,等到她二叔吴海峰复员到东华担任纪委副书记,她父亲才正式挂靠到唐闸区物资站办企业、创造鹏悦。

    到八十年代期,鹏悦购入轧机,专门废旧钢铁轧卖给市钢厂作炉料;到她二叔担任市委书记时,她家也积累下数万的身家,成为东华十年代之前有名的“破烂王”。

    她弟弟周知白算是国内早出国留学的那批人之一,回国后,也的确把鹏悦的炉料业务展走上正轨,打开从海外引进炉料的渠道,使鹏悦的业务量四年时间里,就接连上了好几个台阶。

    她父亲原以为弟弟周知白能接班了,也因为早年坎坷生活,身体落下一身病,所以把企业交给弟弟,他到南广去休养了。

    弟弟虽然有着丰富的专业背景,但毕竟对国情了解不够。初期因为二叔吴海峰的遮护,东华市里谁都要给他几分颜面,即使不通世事人情,也不影响他专业水平的挥,造成他善于经营企业的假象。

    然而她二叔退居二线之后,那些明枪暗箭交叠射来之时,她弟弟就显得经验不足。为关键的,周知白对当前的情况没有丝毫的预料,甚至还一厢情愿的认为鹏悦的炉料业务东华不会有竞争者,只一心激进的加快公司的展速,却不知道市钢厂跟梅溪钢铁厂会同时绕过鹏悦,跟东华之外的物资公司联系。

    周裕想了想,觉得她爸就这么出面,也的确有些不合适,跟她爸说道:“还是我跟知白去见沈淮。我现就打电话给他,我想沈淮不至于一面都不见我们一下……”

    周炎斌看着弟弟吴海峰一眼,吴海峰点点头,说道:“还是让周裕跟知白去接触沈淮为好……”

    周裕也不知道弟弟看到沈淮会什么反应,也知道躲不过去,拿起手机直接给沈淮打电话:“沈书记,我是周裕,你今天晚上有没有空?什么,你英皇国际?”周裕看了弟弟一眼,心里虽然不想去那种乌七八糟的地方,但这个应酬实不能是她此时能逃开的,“好的,我马上就过去,要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