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势利的女人

第一百四十五章 势利的女人

    (求红票)

    年前寇老头说要带孙女寇萱去亲戚家养伤,之后沈淮就一直都没有再见到这个眼神有些凌厉的清秀女孩,也不知道怎的,之后也没有听小黎怎么提起过她的同学。

    沈淮也不会关心这些事,只是没想到再见到她时,会在英皇国际这种场所,更没有想到寇萱穿着五楼俱乐部侍应生所特制的低胸公主裙。

    寇萱下楼梯时,先看到沈淮他们,转身折回去已经来不及,只会更加引人注目,只有别着脸下楼梯,又忍不住好奇心抬头看一眼,没想到跟沈淮的眼神撞上。

    寇萱没有胆量跟沈淮说话,只是惊慌失色的逃走。

    沈淮撮着嘴,看着下面的楼梯口人影已失,不知道是不是该追上去。

    那个女公关经理见沈淮站在那里不动,还以为他看上刚才那个女孩子,凑过来说道:“人家小女孩子现在还没有下水呢,哪天她的思想工作做通了,我第一个通知你……”

    说话时,她半个身子挨过来,有淡淡的香水气扑来,沈淮还是没能想起眼前这女人叫什么名字来。

    见袁宏军、何清社他们在前面都疑惑的回过头来,沈淮只能先将寇萱的事抛之脑后,先进包厢用餐。

    包厢里,水晶吊灯散发柔和的灯光,照在猩红的地毯上。

    英皇国际内部装修得富丽堂皇,虽然俗气,倒是能让人花钱花出感觉来。

    包厢里已经有两名服务员在等候,她们容貌青春靓丽,荷青色的旗袍开衩很高,露出给肉色裤袜裹得修长、紧致的大腿来。

    众人照着“主客陪”的次序入座,服务员拿来两本印制精美的菜单,丝毫无误的递给沈淮、姓杨的砂石场老板跟前。

    姓杨的砂石场老板虽然坐在买单的座位上,但他还是殷勤的将菜单递给袁宏军。

    女公关经理则借这个机会转着桌子发名片,最后才走到沈淮的身边,小声问道:“沈秘书这段时间到哪里高就去了,都不来关照我的生意,真是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沈淮将她的名片接过来,瞥了一眼,才记起来这女人叫杨丽丽,随意的将名片放桌边,敷衍的笑道:“我不在市政府工作了,到下面的乡镇当乡镇干部。”

    “沈秘书开我的玩笑呢,你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跟那些个乡镇土包子混到一起去……”杨丽丽巧笑嫣然,只当沈淮跟她开玩笑。她的职业使她跟权贵打交道颇多,知道官场规则,也知道沈淮之前是市政府正科级秘书,即使要下去锻炼,也应该是到区县挂职,哪里有下乡镇的可能?

    沈淮哈哈大笑,指着身边袁宏道等人,对杨丽丽说道:“诺、诺,你刚刚一句话,可是把这一桌人都得罪干净了……”

    袁宏军放下菜单,看向沈淮身后这个长相可人的漂亮女人,问道:“难道说我们这些乡镇土包子就不配在英皇消费了?”

    杨丽丽见一桌人都盯着她看,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有些尴尬,但也没有冷场,跟袁宏军笑道:“沈秘书常跟我胡说八道的,我都不知道他对我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不过说真的,我接触过乡镇过来的人,你们可比他们气派多了。沈秘书要不说,我还以为你是哪个区委书记或者县委书记呢,说是市委书记也像。”

    袁宏军也不会介意,一是看这个漂亮女人跟沈淮认识,还有一个就是英皇的确不是他们乡镇干部摆威风的地方,只是笑着将菜单递回来,说道:“你跟沈书记熟悉,知道沈书记喜欢吃什么,酒菜就你来替我们安排……”

    杨丽丽看沈淮的眼神略带疑惑。

    以往,因为沈淮是市政府的高级秘书,杨丽丽即使给他占些手脚便宜,心里再厌恶,也不得不敷衍他。毕竟英皇的后台再硬,也不敢轻易的去得罪在市领导身边工作的人。

    陈铭德因病猝逝背后的蹊跷,自然不是她所能知道的,只是见沈淮坐在那里也不像是说笑,而其他人越看越像是从乡镇过来的,特别那个所谓的杨老板,刚才接菜单时还借机拿胳膊肘蹭服务员的奶、子,标准一个乡镇暴发户。

    杨丽丽猜想沈淮或许是得罪了哪个市领导,才沦落到如此的下场。

    心里这么想着,杨丽丽脸上的笑容,就下意识的冷了一些。

    英皇国际整天都是权贵权贵去的,别看这一溜人对着沈淮满嘴“沈书记”、“沈书记”的喊得亲热,只要是个乡镇,在英皇国际真还不算什么菜。

    杨丽丽心里都后悔刚才发那一圈名片,欠着身子过来将袁宏军递过来的菜单接过去,笑道:“我都不知道沈秘书有没有换口味,就像他刚才盯着人家小姑娘看,我记得他以前不好这一口的!”

    沈淮心里暗笑:女人真是现实啊,刚才“沈秘书”、“沈秘书”的喊得亲热,这会儿说话就暗藏讥讽了。

    沈淮也不跟这个女人计较,他懒得点菜,就说道:“你开个菜单过来,让袁书记、陈镇长他们看看合不合口味……”

    “沈书记决定就好,”袁宏军、陈学祈说道。

    “好咧,我一定安排让沈秘书你们满意。”

    杨丽丽哪里记得沈淮喜欢什么口味,知道把最贵的菜跟酒给他们端上就是。她知道乡镇干部死要面子,也不怕他们敢吃霸王餐,她正好能狠狠的拿一笔提成,就当以往给这浑蛋摸那几下收的小费。

    杨丽丽出包厢片刻,就拿了开好的菜单、酒水单回来,递到沈淮面前,说道:“沈秘书,你看看,我没有把你忘掉吧!”好像真是照沈淮的喜爱开出的酒菜单。

    菜肴再贵也有价,但看到酒水单上列有两瓶尊荣,沈淮皱着眉头,看了杨丽丽一眼,但见她不动声色,脸上还堆着笑,心想:给她时日,说不定是个比何月莲还要厉害的角色。

    虽说是姓杨的砂石场老板请客,但吃饭总要算人情,沈淮可不想欠人家这么大的人情.再说他也担心人家兜里有没有带这么多的现金,国内还没有银行卡可以刷付,直接就将酒菜单推回去,说道:“你帮我改一下,菜加酒水控制在一千元以内……”

    “沈秘书以前你最喜欢品威士忌了,这两瓶酒你这回要是不喝,下回再来怕就没有机会了;再说一千元都不够这个包厢的最低消费……”杨丽丽为难的说道,眼睛又瞅向桌上其他人。

    “什么酒这么抢手?”袁宏军接过酒水单,见上面列的是英语,他不认得。褚强坐袁宏军边上,看到尊荣极品,咂了咂嘴,没有说什么。

    褚强跟着他老子,比普通乡镇的干部世面见得多,见酒名旁边还标有年份,心想把这两瓶不知真假的酒喝掉,桌上八个人皮夹子里的现金凑起来,都未必够。

    褚强见这个女人有挤兑沈淮的意思,但也知道要维护沈淮的面子,问道:“沈书记,要不我跟我爸说一声?”

    沈淮摇了摇头,说道:“吃个饭,搞这么大动静干什么?”他才没有无聊到一定要去争这个面子,跟杨丽丽说道,“这个包厢的最低消费标准是多少?”

    “一千两百八,要是还觉得贵,小一些包厢,最低消费还能再低一些。”杨丽丽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她知道这顿饭不用沈淮掏钱请客,但见沈淮也只敢掐着最低的标准叫别人请客,也认定沈淮在乡镇混得不如意,再没有以前一掷千金的豪气。

    袁宏军在旁边也算是看明白过来,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女人,会这么势利,当真以为沈淮从市政府调到乡镇就失势了。

    不管怎么说,这顿饭名义是他代表鹤塘镇请沈淮的,总不能眼睁睁看一个臭娘们跌沈淮的架子,将酒水单拍桌上,跟沈淮说道:“我看就照这个单子上,咱们乡下这些土包子,也不能叫城里人瞧扁了……”

    沈淮心里还想着寇萱的事,没有心情拿几万块钱跟杨丽丽赌气,跟袁宏军笑道:“这餐我来请吧。再闹下去,好好一顿饭怕是要把大家都搞得不开心了,”跟杨丽丽说道,“你就照最低标准重开一份单子过来……”

    就算一顿饭最低消费标淮只要一千两百八,在九三年人均月收入还不足三百的东华市,也是绝对的奢侈消费。

    “我来,我来,哪有让沈书记破费的道理?”这时候坐在对面的砂石场老板忙接话过来,坚持他来买单,他虽然没有看到那份酒水单,但看桌上的气氛,也知道会极咬人。

    说实话,他心里也担心袁宏军死要面子。

    袁宏军死要面子的话,哪怕这顿饭的钱要两万、三万,他都不得不放血,不然以后不要想在鹤塘镇继续混下去。

    沈淮就算给这个女人如此挤兑,也坚持要改单子,他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对沈淮也多一分感激,心想这个沈淮在梅溪镇名声不错,看来真不是虚的。

    杨丽丽见沈淮竟然没有死撑面子,心里奇怪,当然也不会说更过分的话,而是将单子递给站在一旁的服务员,说道:“你拿去前台照着最低标淮重开个单子,”又换了一副笑脸跟沈淮说道,“我楼上还有事,就不招呼沈书记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