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病房冷暖

第一百二十九章 病房冷暖

    时间:2012-08-25

    沈淮手上还挂着点滴,让赵东帮忙把电话拿过来,先给陶继兴打过电话,简短的说了一下身体恢复的情况,就互相拜年挂了电话,心想熊斌这时候应该是家里准备过年了,就直接拨熊斌家里的电话。

    “喂,找哪位……”

    是熊黛妮接的电话,声音有着少妇特有的慵懒跟柔软,听上去叫人心里舒服。

    沈淮心想周明算是入赘,这时候熊黛妮应该是跟周明父母家一起吃团圆饭、过除夕夜,说道:“是我,沈淮。”

    “呀,沈淮啊,你身体怎么样了?”熊黛妮的声调陡然拨高了一些,有些不加掩饰的惊喜,说道,“下午听到你生病了,我们都担心死了。”

    说实话,沈淮对明知道他生病而既不跟着熊斌过来看一眼,也没有打电话过来问一下周明等人,还是有些不满的,但听到熊黛妮话里的关切,有些不满也就烟消云散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这几天大雪,救灾防灾有些累,医院里睡过一觉,就陡然精神起来了。”沈淮笑道。

    接着沈淮就听见熊黛妮电话那头喊她爸:“爸,沈淮从医院打过来的电话……”虽然熊黛妮电话那头捂着话筒,沈淮还是隐隐约约的听见熊黛妮跟她妈的说话声。

    “沈淮怎么样了,没什么事?”

    “说话倒是蛮精神的,应该没什么事了。要不让周明去借部车,接沈淮过来吃过年夜饭,再把他送回医院去?”

    “不用这么麻烦了,等过了年你们再去医院看他不是一样。”

    沈淮知道白素梅对他似乎谈不上特别的热切,所以对她的话也没有什么意外,紧接着又听白素梅电话那头说:“黛玲,你看看你爸去,他跟周明下棋可能没听见……”

    沈淮这才知道熊黛玲刚才也一直都站她姐旁边。

    沈淮心想也许是熊黛玲知道他省经济学院胡作非为的曾经往事了,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了。

    虽然沈淮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拥有陈丹就足够了,熊黛玲以前对他表示有好感时,他还故意躲开,但感觉到熊黛玲对他冷淡起来,又禁不住的有些失落。

    沈淮心里哑然失笑:得陇望蜀难道是男人的天性?

    熊斌一会儿就赶过来接了电话,说道:“哦,你这一病,把我们吓个够呛,谭书记也几次打电话问你的病情……”

    “让熊主任跟谭书记担心了。其实也没有什么,这些天防雪救灾有些累,我没有经验,没能把工作的节奏调整好。想来老熊你跟谭书记也累得够呛?”

    “还好,总算把这个难关渡过去。赶着春运高峰,大雪把交通都切断了,到今天才算缓过一口劲来,谭书记身体也有些不适,”熊斌电话那头说道,“真是没事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千万不要再强撑着了……”

    “真没事了,就打电话过来给熊主任你拜个年……”

    沈淮心知周明就熊斌家,不过也没有跟周明打招呼的心思,就挂了电话,直接拨谭启平家的电话。

    谭启平的嗓音也是沙沙的,看来熊斌说谭启平的身体也有不适,倒不是托辞。说起来也是沈淮病后的听力出奇的好,接着就电话里隐隐约约的听到谭晶晶其他房间喊苏恺闻的声音。

    沈淮知道苏恺闻没有离开东华,还留谭启平的家里过春节。

    谭启平电话里说了一些对梅溪镇救灾工作肯定以及要沈淮注意自己身体的话,但沈淮心里还是难掩失落……

    能预料到是一回事,但直接感受到谭启平对自己态的转变又是另一回事;

    沈淮知道谭启平从此以后也许会把他看成一个有能力、对他巩固权势、创造政绩有所帮助的一名普通部下,但早期的那种亲近跟长辈对子侄的关怀已然浅淡近无了。

    谭启平宦海沉浮了半辈子,沈淮心想对他不应该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只是失落的情绪还是抑制不住的弥漫上来,他有点辩不得,这该是他的情绪,还是之前那个沈淮的情绪?

    沈淮给谭启平拜过年就挂了电话,看着一直都沉默坐一旁的赵东笑了笑,只是再笑,也没有办法把心里那点沉重完全排除掉。

    这时候隔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赵东帮沈淮递过来。

    沈淮见是孙亚琳的电话,刚接通就听见她电话那头大声抱怨:“你人跑哪里去了?”

    “你又哪里?”沈淮听着电话那头呼呼的风声,知道表姐孙亚琳室外。

    “你宿舍门外呢,”孙亚琳说道,“年真是冷清啊!”

    “得,你到医院来陪我过除夕;我医院挂水呢。”沈淮没想到孙亚琳这时候会从南园宾馆跑回梅溪镇找他,问过赵东的病房号,让孙亚琳赶过来。

    跟孙亚琳的电话刚挂,沈淮还想着要不要给周裕打个电话表示感谢,就听见杨海鹏的声音从门外过道里传进来:“你小心点,不要把东西弄打了……”

    赵东没有打电话告诉杨海鹏,沈淮心想杨海鹏或许是从熊斌那里知道他生病的消息,坐起来看着房门,不知道杨海鹏说不要把啥东西弄打了。

    杨海鹏背顶开门进来,手里提着一大摞东西,看到赵东病床里,埋怨道:“赵东你真是的,这事能不跟我说一声?害我跟老熊打电话拜年才知道沈淮病倒了。”

    “没多大的事,大过年的,我还想医院里图清静呢,”沈淮说道,看着杨海鹏手里一大摞东西,问道,“你拿这一堆什么东西过来?”话音没落,就看着杨海鹏他老婆牵着他儿子的手进来,他才四岁的儿子手里还提着一只小钢精锅……

    “听老熊说病房条件挺好的,我想我们躲这里吃年夜饭,应该不会给赶出去?”杨海鹏问道。

    沈淮心里也是一阵感动,也是这段时间来极少体会到的情绪。

    “还是海鹏想得周到,我还愁怎么把沈淮接我家去吃年夜饭呢……”赵东帮忙把碗碟酒菜以及一只小电炉都拿出来。

    孙亚琳很快开车赶了过来,见沈淮精神还不错,说道:“你没事住什么院啊,你知道你这一住院要损失多少?我你宿舍前就打电话工夫,就看到有七八个人提着东西巷子口转悠呢……”

    沈淮没想到表姐孙亚琳到国内来工作才小半年时间,对国内这种风气都看得透彻,还拿这事来讽刺他。沈淮自然不会把自己昏迷的事情搏孙亚琳的同情,手机响了起来,见是一个陌生的电话,也没有心思跟孙亚琳斗嘴,先接通电话。

    “沈淮,是我。”

    听到陈丹的声音,沈淮心里有如给注入一股暖流,问道:“你哪里给我打电呢?”

    “鹤塘镇上的公用电话,我跟小黎还有陈桐到镇上买点东西,顺便给你打个电话。”陈丹电话里声音轻慢的说道,“你有没有注意休息?前天看你脸色挺差了,你要注意休息。嗓子有没有好点?”

    “你听我说话,就知道我好多了,”沈淮说道,“我跟海鹏、赵东还有我表姐她们一起呢。”

    “是陈丹?”孙亚琳问道。

    见孙亚琳伸手过来接电话,沈淮忙让过去,怕孙亚琳一不小心透露自己住院的事,会让陈丹没办法安心家过年。

    听到沈淮跟赵东、杨海鹏以及孙亚琳一起,又听到孙亚琳说话的声音,总是不愿意关系公开的陈丹也就把电话给了小黎、陈桐,让他们跟沈淮拜个年。

    “啧啧,”孙亚琳总是不忘她的毒舌刺沈淮一下,“从没见过你对哪个女人这么温柔过呢?你的良心又长回来了?”

    “请你过来吃火锅,免得你宾馆里冷清寂寞,你不感激得甩出两根鼻涕来,还冷嘲热讽的,你说咱俩谁没有良心?”沈淮听过陈丹的声音,之前淡淡失落的情绪就消失怠,有力气跟孙亚琳斗嘴,又跟赵东说道,“你叫小护士进来帮我把针头换一只手,我左手夹菜可抢不过你们……”

    有市委副秘书长跟唐闸区副区长关照,只要不把病房拆了,沈淮里面怎么乱搞都没有事。

    医院里条件很简陋,不过杨海鹏带了一只小电炉来跟好几样洗净的菜肉,插上电可以当涮火锅吃;沈淮原以为要医院冷冷清清的渡过除夕夜,倒没想到能热热闹闹的围着涮火锅。

    围着电炉火锅吃过年夜饭,又给了杨海鹏他儿子包了压岁钱,沈淮就要杨海鹏、赵东他们先回去。特别是赵东,年尾都忙得手脚不得停,还没有机会到准岳父肖建家送年礼呢,

    孙亚琳也是怕冷清的人,回去也是一个人住宾馆,就病房里继续陪沈淮耗时间,也饶有兴致的看沈淮躺病床上接各种拜年及问候的电话,趁着空隙还感慨:“没想到你品大的芝麻官,还有这么多人巴结你。”

    “国内讲究一个‘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也是国内的权力缺少监督的缘故。只要努力当上一把手,无论是厅长或市委书记,抑或叫你看不起的镇党委书记,本质上就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上面有人管着,但你的地盘里则可以相当放肆的作威作福、欺压良善、欺男霸女……怎么样,羡慕?”沈淮得意洋洋的说道。

    “作威作福成你这样子,那还是算了?”孙亚琳拖了一把椅子,盘腿坐床边,慵懒的伸着懒腰,对沈淮的炫耀不屑一顾。

    沈淮即使知道孙亚琳喜欢女人,也不得不感慨她的身材端是性感,是觉得可惜,没等他多看两眼,病房门叫人外面敲响。

    护士通常只会敲两下就直接推门进来,沈淮疑惑谁还会这时候到医院来看谁,喊道:“请进。”却见是朱立提着一兜东西推门走了进来,朱仪跟后面,而她的脸冷如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