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世界那么小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世界那么小

    (今天是七夕?除兄弟姐妹们,七夕性福)

    朱立的衣服又肥又大,沈淮穿上他的衣服看着就滑稽。不过外面天寒地冻的,不立即把湿衣服换掉,沈淮的身子再结实也会扛不住。

    朱仪没再露脸;朱立的老婆端了一碗红糖姜茶过来,大概也是给朱立骂惨了,也知道她鼓动女儿闯下的祸事不小,脸讪着过来,沈淮见她的模样,要是他不喝一口姜茶,朱仪她妈怕是能当场哭出来。

    朱立长得又黑又肥,但他老婆长得秀美端庄,四十多岁,有着徐娘半老的风韵。虽然不及何月莲那么媚骚,但也知道年轻时是个大美人儿。

    沈淮这才知道朱仪的美丽,是继承了她妈妈的基因;要跟她爸长一模一样,也就不会惹下这段孽债。

    沈淮把姜茶接过来,喝了两口热茶下肚,身子才没有那么僵。

    朱仪的卧室就隔壁,沈淮不知道朱仪隔壁房里怎么样,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突然拿把菜刀冲过来把他劈得血肉模糊,怔怔的想着以往的事情。

    虽然他可以心安理得的,把一切罪孽都推到之前那个浑蛋的头上去,但也是也是“吸食”了别人的记忆跟人生,人格里就免不了让别人的影子重合进来,乍看到朱仪里,震惊之余,沈淮还感到对以往的一丝内疚。

    虽然谈不上多深,但沈淮还感觉到内疚的存。

    朱立脸讪那里;褚宜良见沈淮身上裹着毛毯,手捧着热茶碗,身子还冷得直打颤,知道这一泼叫沈淮冻得够呛。

    下过大雪,东华今夜也是出奇低温,市县都下了防冻通知。这时候室外是零七八的低温,泼水成冰,谁给这一泼都受不了。

    何况还是朱立家姑娘的洗脚水,这要传出去,指不定就成了笑柄?

    褚宜良见沈淮半天都沉默着不说一句话,也不知道等他缓过劲来,会对朱立泄怎样的雷霆风暴,所以也不好帮朱立劝说什么;只是让朱立慌乱的站那里辩解。

    头还湿漉漉的,虽然有些皂香,不过是朱仪的洗脚水。沈淮身子一时间缓不过劲来,也就默默的喝着姜茶,不说话,听着朱立站那里解释。

    朱立梅溪镇本是大富之家,跟褚宜良他们几个是梅溪镇早家致富的,建了气派的小楼、买了车。朱立人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仗着有几分才气跟实干的能力,四里八乡都有名的漂亮老婆早年就死心跟着他,为他生下一对儿女,也算是人生大圆满,只是化站大楼这一跟头栽得太大。

    朱立当初也是不想接化站大楼这个工程,但耐不住镇上半强迫式的催劝,还是接了。为了垫工程款,朱立把之前攒下来的身家都进去不算,前后还欠了近二万的借款。

    朱立人长得其貌不扬,甚至可以说还有些猥琐,但偏偏是个极好强的性子,所有的欠债一分钱都不赖。这几年他虽然不再承包镇上的建筑站,但手下还是有一队人马能帮他外面接工程。这年头接工程大多要先垫工程款,朱立一下子给伤了元气,没办法接利润高的大工程,每年拼死外面接活,加上镇上到年尾能挤出来的十万八万还给他,也只能叫他勉强还个利息。

    三年,私人背上二万的外债,这日子可不好受。

    很多人都是把所有家当都借给朱立,即使知道朱立是个讲信用的人,也时不时上门来看一眼,怕他全家卷铺盖逃了。这三四年来,讨债的人几乎络绎不绝,到年尾是成群结队的人过来坐他家里,使得朱立家正常的生活都难以维继;朱立的老婆也为欠债的事搞得神经衰弱。

    沈淮这时候也多少能明白朱仪当初的选择跟经历家庭剧变的痛苦……

    今年朱立也是流年不利,承包的一个工程,投资商因为亏本,就卷铺盖走了,害得朱立又赔了二十多万的工程款进去没有拿到手。

    今年年尾,不仅以前的债主,就是下面的工匠也成群结队的过来讨工资。朱立把车卖掉,才应付掉工人的工资。朱立一卖车,消息传出去,其他债主都慌了,这几天守朱家里过夜也不肯走,把朱立家闹得鸡犬不宁,眼见就要把朱立家闹得家破人亡……

    朱立老婆听到李锋来叫门,她回想往事,眼前这一切灾难,都是因为当前镇上强迫她家接化站大楼工程、又拖欠工程款这么年没有归还,心里邪火窜出来控制不住,就指使女儿朱仪泼洗脚水泄愤。

    “我不是故意要朱仪泼沈书记你的。”朱立老婆道歉的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

    李锋瞪了朱胖子老婆一眼:她们不是故意泼沈淮的,是想故意泼他的。不过褚宜良都场,他没好意思破口骂朱立的老婆,只能把怒火泄到朱立的头上,愤愤不平的骂他:“朱胖子,你有种你去泼杜建;除了杜建,镇上谁亏过你?你摸着良心想一想,这盆水泼我头上,你就能心安理得?”

    沈淮缓过劲来,也可以说是从初见朱仪的惊慌恢复过来,这才开始动脑筋想着怎么收拾这局面,抬头问朱仪她妈:“你是真心想泼李书记,没想过要泼我?”

    “我,我也没想让朱仪泼李书记……”朱仪他妈急着脸涨得通红,跟泼了红墨水似的,“只要沈书记能消气,你怎么骂我都成?”

    沈淮跟褚宜良笑道:“褚总,你说我冤不冤?凭白无故替李书记挨这一泼了,这把我气得啊。要是老朱他女儿再端盆洗脚水,泼李书记身上,我想我这气差不多就能消了……”

    褚宜良哈哈一笑,说道:“这倒是的,白便宜了李斜眼这家伙,害得我没能看他的好戏。”他就怕沈淮为这事恼火,迁怒到朱胖子头上,朱胖子这几年来为债务的事,整个人差点给压垮了,沈淮真要为这事迁怒于他,这个劫只怕他不好过。

    褚宜良见沈淮缓过劲,非常没有迁怒朱胖子的意思,还拿李锋开玩笑缓和气氛,也为他的气量叹服,当即也跟着松下神经来,跟着拿李锋开玩笑。

    李锋也知道朱胖子这些年为债务的事情吃了多少苦头,要是他自己给泼了洗脚水,也只能灰头土脸的认了,还真没有多少底气跟朱胖子多大的火。李锋主要也是怕沈淮为这事震怒,为这事怀恨心。

    李锋听沈淮跟褚宜良拿自己开玩笑,也就松了一口气,也觉得刚才骂朱立太凶,有些不好意思,笑着回骂褚宜良,道:“你个***,早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眼;就应该让你儿子走前面,看你还怎么乐?”

    褚宜良哈哈一笑,他跟李锋熟悉;再一个乡镇干部跟私人老板之间,多的是共生关系,没有谁说一定要压过谁,平时说话也随时得很,关键是要把这气氛圆回来。

    朱立捏得快出汗的心脏,这才稍稍松一口气,朝老婆瞪眼吩咐:“把朱仪喊过来,叫她给沈书记认认真真的道个歉!”

    “不用了,本来就是一场误会,真要认认真真的道歉,好像这事多严重似的。”沈淮说道。

    沈淮还是没有办法能平静的面对朱仪,心想朱仪大概也很厌恶看到他,真要让朱仪她妈把朱仪强行拉过来,只会把气氛闹僵了。

    沈淮心里又觉得奇怪:事情都过去一年多了,朱仪她爸妈似乎不知道学校里生的事情……

    朱立也怕把性格变得有些出奇倔强的女儿强拉过来,会把气氛再搞僵掉,也就没有坚持,他倒是一个劲的赔礼道歉。

    沈淮撑着沙站起来,跟神色缓下来的朱立说道:“今天这事你不要放心上去;我过来,是镇上对不住你。不管以前是怎么回事,责任应该谁来担,如今我是镇党委书记,要是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就是我的责任。所以我知道这事后,就拉李书记过来,彼此商量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倒没想到会生这个意外……”

    朱立这几年只接外面的工程,李锋打电话给他说镇上有个工程想找他过看看,他也是直接把李锋骂了回去,每年除了讨债,跟镇上干部没有什么接触。

    朱立所能听到的有关沈淮的传言,好的有,差的有,不过他对乡镇官员的印象很差,听说承包渚溪酒店的那个女人是沈淮的情人,就想沈淮再好也有限得很,说到底本质上也是个贪财好色的狗官。

    知道杜建要调走,朱立就想着何清社做事还稍稍正派些,讨款的事只能何清社身上多做努力。朱立年尾到镇上走到两回,何清社答应把还款提高到每年二十万,他也就没有想去再找上任的沈淮,也是怕给沈淮再敲诈一笔。

    朱立万万没想到沈淮听到化站大楼的事会主动把这事揽下,救灾这么忙的情况主动找上门,心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到这几年来的辛酸,朱立一时间没能控制住,泪水就纵横而下。

    这哭开来一时就收不住,这么大的男人坐那里,哭得跟着孩子似的;朱立他老婆站旁边也止不住抹眼泪,哭成泪人。

    看着朱立哭成这样,禇宜良看了也心酸,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的人品,今天也过来凑这个热闹,实对不住你,跟你说声道歉。我的钱,你不用担心,你后能还我就成;我也不跟你再谈什么利息,再谈就真伤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