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零七章 新的锻炼方式

第一百零七章 新的锻炼方式

    这两天就要期末考试,黎也是格外的勤奋,也是想着放学后要去看望寇婧,没时间复杂,天濛濛亮就起床到学校复习去。陈丹也是习惯早起,洗漱过打开门,就窜进来的寒冷空气刺激得神清气爽,听着金子在沈淮屋里不停的搔门。

    陈丹心里奇怪,往常这时间沈淮都会带着金子出去跑步,今天怎么就独自把金子关屋里,拿着钥匙打开门,金子撒腿跑了出去,陈丹想着帮沈淮把屋子收拾一下,掀开帘子走到里屋,看到沈淮还躺在床上蒙头大睡……

    “怎么了?”陈丹只当沈淮身体不适,才没有早起,走过去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觉得有发热的迹象。

    “没什么,听着黎刚出门去学校,就想着什么时候能过来呢?”沈淮咧嘴一起,从被子里伸出手,环住陈丹的腰。

    “没什么,怎么今天不起来跑步去?”陈丹疑惑的问。

    “我想到一个更好的锻炼方式

    “什么方式?”陈丹好奇的问,看着沈淮欠着身子靠在床头,裸出半个肩膀出来,帮他拉好被子掖住,怕着了凉。

    “躺过来,我告诉怎么锻炼

    陈丹眼睛瞥见床头柜上的那两盒避孕套,瞬时想到沈淮所的锻炼方式是什么,脸羞得通红,跟血要渗出来似的,叫她的脸蛋看上去娇嫩欲滴,掐了沈淮一下:“臭流氓,大清早醒过来也不起床,满脑子的尽想脏东西……”

    沈淮厚着脸皮,撑起身子,就要把陈丹往床上抱。

    陈丹连忙尖:“外面门还没关……”

    沈淮怕陈丹跑了,不敢让她去关门,掀起被子,光着身子就去外屋关门,裸露的肌肤叫寒冷的空气刺激得鸡皮疙瘩冒起来,又一溜烟跑回来。

    陈丹看着沈淮急色的模样,捂唇而笑,羞赧的看着沈淮内裤下高高支起的圆柱体,显得狰狞威猛,吓得直往后躲,但她哪里有沈淮动作快,抱住就一起滚被窝里。

    “就陪躺一会儿,不要做什么,等会儿我还要去酒店。”陈丹羞赧的道。

    “就让陪我躺一会儿,自己想哪里去了?把外面的衣服脱了,不要弄皱了。”沈淮去解陈丹外套的扣子,将她的手拉开,连哄带骗的道。

    “毛衣不要脱了,等会儿穿起来麻烦。”陈丹把外套放床头柜上,见沈淮还要要扒她毛衣,忙抓住他的手,看着时间真不早了。

    “毛衣刺得身上怪难受的,再穿这么多躺被窝里也不舒服。”沈淮坚要陈丹把毛衣也脱了。

    “不要伸进来,个臭流氓,就知道骗人家女孩子脱衣服;等等,都没有刷牙……”

    “我刷好牙等半天,才过来;我就摸摸,都想一晚上,就让我摸一下;就摸一下……”沈淮隔着秋衣,把陈丹的胸罩推上去,抓那两只像白兔似的,又圆又大又弹又软又滑又嫩,噙着陈丹香软的唇,吮着她香滑的舌,一会儿时间就把她吻得意乱情迷,吻得她主动伸手抱住他的头,才腾出一只手来往下伸。

    “不要,不要,真没有时间了……”陈丹给沈淮压住身子扭动着,想要把沈淮那只不安份的手摆脱掉,只是沈淮的手隔着内裤已经按到她的敏感处,她越是扭动,越是叫沈淮的手摸在那里揉得她的心都在打颤……

    陈丹情不自禁的双腿夹、紧起来,叫沈淮的手再难以动作。

    她睁开眼,看着沈淮的眼神像只猛兽,大腿根能感觉到他下边支椤出来的硬物凶狠的顶在那里,叫她的心也化了,知道这混蛋不得逞没得消停,再她渴望沈淮能进入她的身体,搂住他肌肉隆起的背,臀部借力抬起来,好让沈淮将她的内裤脱下来,挂在左脚上。

    “快点,我八点钟真要赶到酒店。”陈丹知道逃不过沈淮的魔掌,但怕沈淮在她身上折腾太久,等会儿酒店的姑娘看不到她的人,会到宿舍来找她。想到要是在沈淮屋里给堵了,那脸就丢大了,就忍不住催沈淮动作快点。

    沈淮看了床头钟上的闹钟,才六点半钟,拿过来给陈丹看:“是不是对我期待过高了?”

    “怎么了?”陈丹懵懂无知的看着沈淮,不知道她对沈淮哪里期待高了。

    沈淮看着陈丹的眼睛情、欲炽燃之下,有着叫他着迷的清纯,得,这时候跟她普及性知识有些晚,还是让她在实践中学习吧,伸手抄到她身下,摸那里湿得厉害,知道她的情、欲已起炽燃起来,问过她来月事的时间,也不去拿雨衣穿上,分开她的腿,抵住湿滑处就刺进去。

    “痛,轻点……”陈丹在沈淮身下喊痛。

    “怎么还痛?”沈淮问道。

    “太胀得了,怎么这么胀?”陈丹声道,

    “那是太紧了……”沈淮没笑出口呢,背上就给陈丹狠掐了一下。

    沈淮像只打桩机似的动作起来,没两下,陈丹就气喘得紧起来,手捂着嘴,怕控制不住叫出声来,没两分钟就有一种灵魂都飘到云端的感觉,接下来就是一阵剧烈的抽搐,就仿佛上回在车里给沈淮弄得身子打颤的电击感,再次在陈丹的身子里横冲直击,仿佛枝状闪电瞬间打了每一根神经末梢。

    这一下打陈丹魂飞魄散,她只能像八爪章鱼似的将沈淮紧紧的死抱住,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自己从那几秒钟的溺亡中强拉回来,也把突如其来的尿意憋了回去,之后才稍稍缓过劲来,但全身还是不出的酥麻,忍不住问:“差点要死掉了,怎么会这样?”沈淮那硬物还撑在那里,叫她感觉胀得厉害,动一下就敏感得跟电击似的身子要打颤,只能紧抱住沈淮,不叫他动:“,,别动……”

    沈淮看着陈丹绯红的脸,情迷意乱的眼眸流泄出来的媚态,直要把他的心化掉,陈丹下边收缩得越发的紧,仿佛一个大胖子不防备的钻进一个狭窄的洞穴里,整个身子给卡住在那里,从头到尾将他勒住。

    对男人来,最大的欢乐,不是自己倾泄如注,而是把身下的心爱女人搞得欲颠欲狂、身心俱在云端。而越是漂亮的女人在得到满足的那一刻,越是有着不出的媚,雪嫩的身子也都是一片粉透似的绯红……

    待陈丹稍缓过劲,下面也没有勒得那么紧,沈淮便再接再厉,在陈丹再次的剧烈收缩下如注。

    陈丹整个人瘫软的趴在沈淮的身上,仿佛连手指动一下的力气也没有。

    沈淮欠着身子,拿闹钟给陈丹看,连着中间休息的时间,才七点钟,道:“现在起床的话,八点钟赶到酒店应该来得及!”

    陈丹羞涩的不敢看沈淮的眼睛,只是埋头在沈淮的肩膀上慢慢的咬着。

    “这么练下去,不用几天,牙口比金子还要好。”沈淮没笑两下,就痛得直呲牙求饶。

    陈丹无力起床,两人就在床上温存着。

    沈淮抚摸着陈丹雪白粉嫩的身子,该翘的翘,该细的细,身材纤长,但臀及乳的脂肪也厚,浑圆丰满,弹性十足,每一处都销人魂蚀人骨,不用多久就回过劲来,下边又硬椤椤的支在那里,顶在陈丹双腿之间。

    陈丹吓得爬坐起来,道:“个浑蛋,怎么这股子虎力气?”

    沈淮嘿嘿笑了两声,拍了拍她雪白的屁股肉,让她钻被窝里穿衣服,不要着了凉,他也怜惜陈丹,怕她敏感的体质也经不过第二轮时间更久的冲击,便饶过她这回。

    陈丹穿过衣服,做贼似的要出门去,沈淮则不缓不急的在想温暖又有余香的被窝里再躺几分钟,可惜没等他回味几秒钟刚才的美事,听着陈丹打开房门,就听着陈丹惊恐的尖叫……

    沈淮吓一跳,不知道陈丹遇到什么,拉起一床毛毯就冲出来,就见门前横着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本来应该是要过两天才可能出现在东华的孙亚琳,穿着黑色风衣、黑色长筒皮靴,就斜身靠在车门,眯起眼睛看着在门口僵化住的陈丹跟沈淮……

    陈丹回过神来,好像光着身子给别人看到似的,下意识的就躲回里屋去,孙亚琳眼睛带着戏谑的神情,挑视着沈淮的上身,咂嘴道:“想不想,以前瘦不拉叽,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现在都有四块腹肌了呢,国内的生活真的能这么改造一个人吗?”

    沈淮揪住毛毯,把全身上下都裹起来,他不怕跟陈丹的事给别人撞破呢,问道:“昨天通电话时,不是过两天才会来东华吗?怎么今天大清早的就过来了,现在才几点钟?”

    “我要了实话,哪里怎能撞上今天的好戏哦,”孙亚琳嘴角咧着,笑起来比沈淮还要邪恶,手指转着车钥匙,得意的道,“从省城过来,只有国道可走;不起早,车子速度怎么开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