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零五章 扎人的刀

第一百零五章 扎人的刀

    刘卫国抽完一根烟,就告辞离去,沈淮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想着措辞,就直接拔阚学涛办公室的电话。

    “葛支队长刚刚把案子跟我汇报了一下,”阚学涛在电话里道,“根据们镇李锋副书记、一些群众及学校师生的反应,初步判断惹事的七个人,带有社会团伙的性质。受伤的两名师生,伤情也很严重。对这个案子,们镇上是什么看法?”

    “李锋书记就代表我们镇的态度,自然是全力支持市公安局打击违法犯罪。”沈淮就怕对这些地痞流氓处理不够严厉,又怎么主动去包庇他们,也觉得李锋很有当刀子的自觉,果断扎得够狠。

    “另外,带头分子跟们镇派出所的所长鲁山是亲戚关系,这次的案子性质就有些严重了,也不定会牵涉出其他案情出来,”阚学涛依照他的经验,在电话道,“我马上就通知霞浦县公安局,建议他们对梅溪镇派出所所长鲁山进行停职,进行调查,一旦发现有其他问题,就立即采取措施……”

    通常情况下,阚学涛也不想把系统内的事情搞大,但梅溪镇派出所所长这种角色,沈淮一定要踩,他也没有理由帮一个不搭边的角色推脱。再一个,沈淮马上要主持梅溪镇的全局工作,在这个之前,发生这种事情,不整肃一下社会风气,影响也会很不好,对沈淮以后开展会有些不利。

    “还有一件事,要请阚局长帮忙……”沈淮道。

    “嗯,……”阚学涛道。

    “我记得阚局长过,们市局的刘卫国有经验,有能力,又讲原则,能不能放到我们梅溪镇加强一下我们镇的治安管理?”沈淮问道。

    跟接手案件不同,乡镇派出所是副科级单位,而且梅溪镇派出所又归霞浦县公安局管辖,刘卫国在市局是骨干,但要提干,再定点投到梅溪镇派出所当所长,就是阚学涛也会觉得很棘手。

    在轧车事件发生时,沈淮就表示出对刘卫国的欣赏,含糊的提过希望刘卫国能到梅溪镇工作的话;事隔三个月,沈淮这算是正式提出请求了。

    在轧车事件时,沈淮就算提出明确的请求,阚学涛也会含糊掉。

    阚学涛在轧车事件发生的当天,能猜到沈淮背后是有新市委书记撑腰,但当时他还不知道就是谭启平要来东华担任市委书记。

    那时沈淮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乡镇副书记,在新市委书记心目中到底有多重要的地位,新市委书记会不会支持他直接插手副科级的人事安排,这都不好呢,阚学涛作为市公安局的局长,自然不可能放下身架,拿公安系统内一个副科级的位子,去讨好一个镇党委副书记。

    不过事情发展到现在,且不谭启平对沈淮的欣赏,且不沈淮自身表现出来的过人能力以及背后隐隐约约透露出来叫人看不到底的背景,就算同作为市委书记的圈内人,阚学涛都觉得有责任替沈淮把这桩事解决好。

    “行,这事我先跟霞浦县局那边交流一下,应该有解决的渠道。”阚学涛道,就算不把刘卫国安排去梅溪镇,沈淮要帮他情,阚学涛也会考虑给他提干,身边拍须溜马的人不能少,市公安局也必须要一些能干事的人撑场面。

    听到阚学涛这么肯定的答复,沈淮笑道:“那真是要感谢阚局长了,改天请阚局长吃酒。”

    “谭书记对在梅溪镇的工作很满意,想能在梅溪镇干出更好的成绩;我们也都是为谭书记为忧。”阚学涛笑道。

    他知道沈淮这些年一直为天衡大厦的事暗中出力,天衡大厦的事情能否处理好,对谭启平在东华市能否迅速掌握局面很关键;而谭启平能否在东华市迅速掌握局面,将高天河等人压制住,也关系阚学涛他自己的发展。

    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自然要互相帮衬,虽然沈淮此时的官位最低,但在阚学涛看来,沈淮在谭启平眼里的地位不低。

    杜建上午在办公室里,就接到县委书记陶继兴的电话。

    陶继兴的话很客气,老同志应该让年轻人有进步的机会,问了杜建对沈淮到梅溪镇工作这段时间来的看法。

    杜建能有什么看法?县里没有一纸调令把他直接调走,陶继兴还打电话过来给他打一下预防针,已经算是对得起他了。

    从轧车事件发生之后,杜建对今天的结局就有所预料。有心理准备是一回事,但真要被弃他经营有六七年的局面,县里也不大可能有好位子安顿他,杜建心里很不好受。

    偏偏又遇到梅溪中学在寒假之前发生这样的事情,而李锋、黄新良在沈淮面前表现得又特别积极,叫杜建心里更像是窝着一团乱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给敲响。

    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找上门来,杜建坐回到办公桌后面,喊了一口冷茶,叫心情安宁一些,让人进来。

    见镇教育办主任、梅溪中学的校长周舟鬼鬼祟祟的进来,又把办公室的门掩上,杜建看着就是一肚子火,要不是他纵容几个混混到中学里的闹事,他不至于给沈淮当众“打脸”,沉着脸,道:“有什么事不能开着门,偷鸡摸狗似的!”

    “刚才市局的人喊我也过去了解情况,李锋在那里跟市局的人话语调有些不对劲。”周舟道。

    “什么不对劲?”杜建道。

    “李锋鲁山的妻弟他们是社会团伙,在梅溪镇惹得怨声载道,这不是坑鲁山吗?”周舟道,“要真是社会团伙,那李锋分管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他自己岂不是要负责任?”

    “有什么不对劲的,”杜建瞪了周舟一样,厉声道,“李书记都能深刻反思,还在这里怪话,我看是的心思不对劲!”

    “我怎么……”周舟不由的想给自己分辩,又觉得不该叫杜建对他不满,转了话题,道,“沈书记到梅溪镇,已经是够作威作福了,杜书记也是宽宏大谅,不跟他计较,但今天这事,他也不看看跟何镇长都在场,拿着文件夹就砸鲁山,把鲁山跟我训得像孙子似的……”

    杜建蹙起眉头闭上眼睛,给周舟吐露实情:“陶书记上午给我打电话,希望我离开梅溪;李锋他应该是知道这事了……”

    “!”周舟愣在那里,他想不通:沈淮到梅溪镇担任副书记才三个月的时间,县里就要把杜建调走给他挪位子,这还有天理吗?

    周舟试探的问:“何镇长接替当书记?”

    “要是何清社接替我,李锋就不会尽这个力气了,”杜建道,“,用些心思把学校搞搞好,不要像鲁山那样,把自己的退路都堵死了。”

    “鲁山今天也没有什么过份的话,再派出所受县局跟镇政府双重领导,沈淮当上书记,也未必能把鲁山怎么样。”周舟道。

    杜建睁开眼睛,看了周舟一眼,笑了笑。

    杜建这一笑,叫周舟打心底发寒,心虚的问道:“怎么了,我错什么了?”

    “老周,坐,”杜建心里有着不出的心酸,指着办公桌前的椅子,要周舟坐下来,人之将走,其言也善,也不想周舟以后在梅溪镇死得不明不白的,分了一根烟给他,道,“我到梅溪镇,就一直负责教育,我们配合了六七年,也算是默契。要是听我一句话,明天党政会议上,主动把教育办主任的位子辞了……”

    周舟沉默着,知道杜建的话不会是无的放矢,心翼翼的问道:“杜书记是鲁山要栽到这个案子里?”

    “如果今天闹事的七个流氓是社会团伙,保护伞不是我,不是李锋,不是何清社,会是谁?”杜建问道。

    “……”周舟倒吸一口凉气,“我就李锋今天的语调不对劲,他真能下得了手?”

    “他怎么下不了手?”杜建苦涩一笑。

    李锋根本就没有选择,要么跟鲁山一起背黑祸,为这次的案子承担责任,要么就主动给沈淮当刀子,一刀把鲁山往死里捅。

    作为一个基层干部,不知道跟同僚互相捅了多少刀,才扒到一个镇党委副书记的位子,李锋才四十岁都不到,会希望一辈子给别人踩在脚底下出不了头吗?

    见周舟沉默着,杜建道:“鲁山这也是咎由自取,也不看看风头,也不知道收敛一下。他妻弟跑到中学,把中学把两名师生打成这样子,不严肃处理,对学校的师生,对家长,也不好交待……”

    这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来,杜建先接电话,没想到又是县委书记陶继兴的电话。

    周舟站起来要先出去,杜建示意他到旁边先坐着,他还有话要跟周舟。

    “陶书记,我正好有个事情要跟汇报呢;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吗?”杜建问道。

    “是梅溪镇有社会团伙进中学殴打、伤害两名师生的事情吧?”陶继兴在电话就直截了当的问道,“我跟的也是这个事情。”

    “对,我要跟陶书记汇报的就是这个事情,今天我们有七个社会青年闯到中学耍流氓,受阻止又殴打劝阻的师生,对两名师生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人已经送到市人民医院抢救。带头闹事的青年,跟梅溪镇派出所所长鲁山是亲戚关系,我认为鲁山平时有纵容包庇的嫌疑。当然,这件事我也有很大的责任……”

    “哦,市局负责调查这案子的同志,已经把情况反应给县里,我找核实一下。看来情况确实要比想象中严重一些,县里跟县公安局会立即派调查组下去,梅溪镇负责配合调查……”

    “好,梅溪镇一定全力配合调查。”杜建等陶继兴先挂了电话,才放下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