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十七章 可以合作

第九十七章 可以合作

    从储运部出来,孙亚琳就直接提出要看钢铁厂的财务资料。

    梅溪钢铁厂有着如此强烈的现代工业企业管理风格,其水平在国内说是一流也不为过,给她的冲击很大。

    孙亚琳很难想象这么一家企业,之前财务状况会那么的糟糕。

    孙亚琳也不会严肃到立即去审核原始票据,只是看汇总报表,边看还边拿笔在纸上飞快的计算。

    看财务资料,就算是月度报表,也不是一时半会能看完的。沈淮叫钱文惠负责陪同,他则是拉徐溪亭去谈环境设备的事,将到下班时,才再走回财务部来,跟孙亚琳汇合。

    “梅溪钢铁厂,现在对你是没有隐瞒的了,”沈淮见“表姐”孙瑟林差不多将一大摞材料翻到底,心想她没看到头眼晕花还真是有两把刷子,难怪跟其他几个表兄弟明争暗斗得厉害,说道,“你从其他银行调阅我们厂的账户资料,应该没有包括最近两个月的……”

    “从这些材料里,我是不是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你正式担任梅溪钢铁厂的厂长之后,经营情况才突然好转?”孙亚琳翘脚看着坐在办公桌上的沈淮。

    孙亚琳眼睛里有着强烈不信任的情绪,就像她不相信狗能改得了吃屎。

    沈淮摊了摊手,说道:“你如果时间宽裕,可以在梅溪镇多住几天,把你的助手也拉过来,代表业信银行,审计钢厂的帐目。作为交换条件,我需要你对我们厂在获得业信银行放贷后经营改善的情况能有一个公正的评价……”

    “要是这些材料没有造假,经营改善也是最近两个半月的事情,而审请贷款是在十个月之前,这两件事扯不到一起去吧?”孙亚琳说道。

    “这个就是我们谈的条件,”沈淮咂着嘴,“我想这个条件不会叫你太为难。”

    “你……”孙亚琳牙咬着咯咯响,恼火的转过脸去,再多看沈淮一眼都觉得心烦。

    “这样吧,梅溪镇也有宾馆,条件还不错,我派车把苏菲娅也接过来,”沈淮说道,“这样你们审核帐目也方便。目前钢铁厂的帐户主要就挂在信用联社,我也可以通知信用联社配合你们……”

    孙亚琳犹豫了一会儿,但也的确让梅溪钢铁厂的状况勾起好奇心来,仅半天时间还不足以让她深入的检查细节有无造假,决心在东华再多留几天。

    孙亚琳点头答应,但也不忘警告沈淮:“苏菲娅只晓得你是个浑蛋,你最好不要食言。”

    “你的国语虽然说得很溜,但从根子上忘了自己是中国人,中国有句老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何况我们是表姊弟呢,相互照顾还来不及,我犯得着惹你?”沈淮腆着脸笑道。

    孙亚琳气得没话说,只得任沈淮安排住宿。

    孙亚琳打过电话,沈淮安排邵征开车去南园接人,又躲起来给陈丹打电话:“有两个客人要住你那里,就是昨天跟你说的我表姐跟她的助手。两间房,你直接给她们开一天两百美金的价,旅游区都是这么挂牌的,千万不要手软……”

    “你不说热情招待她们,怎么还搞这一手?”陈丹在电话里疑惑的问。

    “这年头就是流行宰熟吗?”沈淮笑道,“不过,我刚才没跟你开玩笑,不在这个表姐头上宰一笔,我心里会很不爽。她们到东华是公务考察,不会接受地方招待,严格上说来,亲戚也不行,所以没有必要替她们节约……”

    从梅溪镇到南园其实也没有多远,就四公里的路,但沈淮记得熊文斌的事,把孙亚琳跟她的同伴接到梅溪镇来,更主要的目的,是能限制市政府跟她们的联系……

    业信银行即使要在东华设立分支机构,或者长青集团将来有可能进一步在东华进行更大规模的投资,沈淮都不愿意这政绩算到高天河头上去。

    孙亚琳想不到沈淮还有这一层算计,只是一心给梅溪钢铁厂的转变所吸引,没怎么拒绝,就给沈淮牵着鼻子走给安排住进渚溪酒店。

    沈淮还担心陈丹不好意思下手,跟着过去一起办理了入住手续,陈丹就在客房部大厅里等她们过去。

    孙亚琳对房价没有异议,只是目光在陈丹脸上扫了几眼,回头用法语跟沈淮说了一句:“没想到你回到国内,口味变挑剔起来了。昨天两个,跟今天这个,水准都还不错呢……”

    沈淮打了个哈哈,装作没听见她的话,热情的帮她提起行李,送她进电梯。

    “我们之前都在打赌,赌你什么时候会把三万美金败光呢,没想到你在业信银行的账户,有半年多没动用过。你是不是就靠着这种小把戏,每个月宰一两个外国游客养活你在国内的小情人?”

    孙亚琳还是对高得离谱的房价耿耿于怀,她又不是刚到国内来的游客,对国内小镇上的实际物价,又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数?

    她在电梯里,她站着高脚鞋,比沈淮还要高出小半截,气势汹汹的逼过来,丝毫不介意高耸的胸部要顶上沈淮的肩膀。

    沈淮没想到孙亚琳一直都有监视他在业信银行的账户,身子斜靠在电梯角落里,看着孙亚琳的胸,沉默了一会儿,又转头看向别处,不说话,不想让在同一电梯里的陈丹意识到孙亚琳在谈论她。

    不要说孙亚琳本身就是业信银行管理层的一员,孙家作为业信银行的外资股东之一,想要查他在业信银行的账户资料,也简单得很。

    换作之前的沈淮,或许会暴跳如雷吧,但他这时没有太深的感觉。

    别人的人生,他只是不得不去承担,情感上的冲击却是很淡,甚至能冷静的从另一方面考虑问题:孙家监视他的帐户,说明并没有彻底的漠视他。

    沈淮也不好直接问,是不是他的“外公”、“外婆”还有关心他。

    进了房间,孙亚琳拉开窗帘,南面就是梅溪中学。

    梅溪中学还在使用解放前存留来的旧楼以及日据时期遗留下来的马棚,建筑大多低矮,掩映在葱郁的树荫之中,再远处就是鳞次栉比的黑色屋檐……

    孙亚琳没想到视野会这么开阔,几乎遮挡,回头跟女伴,那个相貌纯正的法国女孩苏菲娅说道:“这边的景色倒是不错呢……”

    沈淮帮忙将礼李箱拖进来,听着孙亚琳如此,也从窗外望出去,在暮色下,鳞栉比的黑色屋檐,仿佛镀上金色的光晖,更远处的钢铁厂,也成为画面的点缀:要是不去想居住这些屋檐下居民穷困而窘迫的生活,景色倒是不错。

    沈淮让陈丹送苏菲娅去她房间,他还有话跟孙亚琳说。

    “我并无意要挟你,”沈淮依着窗户而站,歪着头,看着脸绷紧的表姐孙亚琳,说道,“你怕我要挟你,说到底你还是怕像我一样,给孙家取消继承权之后,就变得一无所有。你有没有想过,即使给孙家取消继承权也无所谓,即使不依附在家族身上也能活得很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孙亚琳问沈淮。

    “我想我们表姊弟可以合作的,”沈淮说道,“业信银行在东华设立分支机构一事,你两次过来考察,但我想,最终未必会轮到你来主持这个分支机构,”沈淮说道,“我跟市里有些关系,应该能对你有些帮助。倘若你能独立把一家分支机构经营好,以后在孙家大概就不会再有岌岌可危之感了吧……”

    “你想收买我?”孙亚琳眉头竖起来。

    “你想错了,”沈淮说道,“我会放钢铁厂的帐目摊开给你审查,你审查过,大概会认识到,这也许会一桩双赢的交易……”

    孙亚琳以一个看陌生人的眼光盯着沈淮,然而从他那张分毫不假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破绽……

    **************

    孙亚琳与助手苏菲娅从南园宾馆搬出,市政府只当她们已经离开东华市。

    梅溪钢铁厂的放贷,是东华市政府牵头撮合的,市政府副秘书长高志长打电话过来问候,孙亚琳也是含糊其辞,无意叫市里掌握她们的行踪,就在梅溪镇暂住下来。

    沈淮一直都没有时间跟精力去审核钢铁厂的细帐,暂时也没有资源找第三方进行财务审计,孙亚琳与助手愿意免费干这差事,沈淮乐意指令钱文惠配合她们。

    镇政府这边,何月莲的动作也是相当麻利,第四天就把供销社的材料送到沈淮的手里。

    也不知道她找谁帮的忙,照着沈淮之前的要求,材料在几天时间里就准备了很齐全。

    沈淮也不深究这些事,何月莲能在梅溪镇混乱风声水起,手底下自有几个能用得上手的人。要不是陈丹给沈淮拉出来,说不定现在还算是何月莲手底下一员干将呢?

    虽说供销社的转承包,是资产办的职辖范围,但沈淮还是要郭全将这事捅到党政会议上讨论。郭全在十二月中旬就给沈淮推荐选上了镇党委委员,有资格列席党政会议,参与讨论表决。

    沈淮就是要通过这几件事,向以前围聚在杜建身边的人释放一个消息:只要有能力,愿意跟杜建划清界限的人,他都能既往不咎。毕竟镇上的关系不能一直都绷在那里,那么多事,需要人尽心去做。

    这次党政会议,杜建的脸色自然是更难看了。

    供销社之前是以柜台为单位承包给内部职工,承包人总共有二十三人。

    在情势未明郎之前,何月莲三天内能拿到其中十七人的转承包同意书,说明何月莲在梅溪镇还是有很深厚的人脉基础。

    剩下的六个人,还没有同意转承包,可能是观望,可能是所承包的柜台有效益,不想放手……

    是劝说这六个人放弃承包权,由何月莲给予一定的补偿;还是将承包柜台转移出来,租用附近的临待店铺继续经营,或者直接跟何月莲合伙,承包经营供销社,则需要镇上出面协调。

    何月莲的承包方案很简单,但切中要害。

    就是要把一些没有效益,周围商店竞争激烈的柜台砍掉,将以前种子农药都销售的供销社,投入资金进行装潢,改成以经营服装鞋帽及日用百货为主的乡镇商场。

    沈淮也不清楚,何月莲模仿城市商场的风格去经营乡镇供销社,能不能成功。不过,何月莲承诺把供销社迄今还拖欠的近百万信用社贷款都承接下来,愿意将承包费减免期缩到明年年中,之后每年支付十五万的基础承包费,同时何月莲也有一定的资本实力,沈淮自然愿意让她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