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二十九章 生孩子

第九百二十九章 生孩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PS:加我的微信公共账号,可以随时关注本书的最新消息;想加进来的兄弟,可以在微信搜索“gengsu1979”

    *******************************************

    沈淮与成怡开车赶到崔老爷子那里,正好有个佩戴大校军衔的中年人坐在屋里跟崔老爷子聊天。

    没几天就要过春节了,每逢年尾,跑到干休所看望老领导的老部下、老战友、老朋友以及地方上的党政领导也是络驿不绝——沈淮看着这个中年人跟崔老爷子谈兴正浓,与成怡放下礼物就想告辞离开,崔老爷子则说道:“你们不忙着走,周荣昌马上就要走了。”

    听着崔老爷子逐客,中年人都不好意思的站起来跟崔老爷子告别,但看崔老爷子很重视刚进来的这对年轻男女,也是笑呵呵的自我介绍:“周荣昌,以前是崔老爷子手下的一员老兵,在华东军区工作。”

    沈淮对军队的情况不熟悉,华东军区里大大小小的将官都记不得几个,自然不知道眼前的周荣昌到底担当什么职务,不是萍水相逢的寒暄,也不会问得太细。

    不过,大校军衔是道坎,大多数的中级军官都给拦在这道坎前上不去。看周荣昌也只有四十多岁,就已经是大校军衔,在军队里怎么也要算大有前途的少壮派,沈淮笑着与他握手、自我介绍,看得出他对地方情况也不甚熟悉,也只是简单的说自己在东华地方工作。

    大校军官离开,崔老爷子不满意沈淮与成怡还带着东西上门来,说道:“上门来说说话,不就完了,还带什么东西?风气就是你们这些人带坏的……”

    沈淮将带过来的一只原先装曲奇饼干的铁皮罐打开,叫崔老爷子看里面偷藏的几盒烟:“崔爷爷你要是不乐意,那我跟成怡就把这些都带回去了……”

    “做什么事就知道投人所好,还能说风气不是你们搞坏的?”崔老爷子这次嘴巴虽硬,手底下动作却是不慢,将装烟的两只铁皮罐抢了过去,真怕沈淮再随手带走。

    “这段时间淮海省也是风云突起啊,好些时候都想专程将你喊过来问问情况……”崔向东虽然没有在地方党政系统负责过地方建设工作,但无论是建国前还是建国后,他都长期在淮海工作,对这片土地有很极深的感情,故而也是将军队里过来看望他的老部下先赶走,将沈淮留下来,多听听地方建设的事情。

    “田家庚书记离开之前,就为淮海省的发展定好框架,淮海省地方要搞好建设,一是沿渚江,一是沿淮海湾,所以淮西、徐城以及东华三个地方的发展对淮海省全局建设至关重要。下半年初步整合渚江中上游的水电、煤电资源,等淮电东送项目正式获得国务院审批后,东江电力除了在淮西青峰建大型坑口电厂外,还要在渚江上游投资建三座梯级水电站。这样才能将渚江上游落差近千米的水能资源充分的发挥起来,也能为淮山地区的脱贫致富注入活力……”

    “淮山是太穷了。”崔老爷子叹道,他对淮海省各地方的情况了如指掌,不过作为退休的军队干部,不能过度的对地方指手划脚,再者就算是他想指手划脚,也没有足够能改变地方面貌的经济资源。

    但是,就是因为有他们这些对国家、对民族感情质朴的老人在背后支持,虽然近二十年来,有一些反复,官场上勾心斗角的现象也日益严重,但有能力、有决心推动地方建设跟经济发展的官员在地方上还是能站稳脚跟。

    成怡则饶有兴致的听沈淮跟崔老爷子说一些他对淮海省未来的期许以及计划推动的一些工作——沈淮心里的这些想法,可是轻易都不跟人透露的。

    渚江源出淮山,上游水势落差一千米,水电资源丰富,适合建大型的梯级电站;淮海省九十年代初在淮西云河县开始修建的渚江电站,才是整个梯级电站里的第一座,装机容量就高达八十万千瓦——而在上游地区再建三座大型水电站,将落差近千米的渚江上游水电资源充分的开发出来,整个渚江电站的装机容量将高达四百万千瓦。

    当然,再建三座大型梯级电站的投资将是惊人的,不过更主要的还是要有能吸纳这么大电力供应的市场——有市场需求,融资的问题相对要容易解决,只要有利可逐,资本永远都是趋之若鹜的。

    从这上面看,淮电东送就短期对淮海省而言,是比淮煤东运有着更突出意义的。

    这也是为何沈淮主张徐城水泥将新的生产基地先放淮西的原因,其他不提,仅未来三座大型梯级电站水库的建设,就能为徐城水泥的发展提供多大的市场需求?

    沈淮明后年还想着要集中力量去推动的一项工作启动岚江高速的建设,真正意义上的形成沿海快速通道,将淮海湾与江东省东部沿海地区贯穿衔接起来。

    沈淮与成怡在崔老爷子这边聊到天黑,崔向东留他们在干休所吃饭。

    未曾想在干休所的食堂里,刚陪老爷子吃过饭,沈淮就接到小姑打过来的电话,沈淮跟成怡这才知道,宋彤黄昏前坐车回东华时,在高速路上破了羊水。

    好在当时周知白以及保姆、司机都在,大家也不敢让宋彤大着肚子一个人开车回东华;羊水破时离下高速也不远了,当时就赶忙送到东华市人民医院,等着做剖腹产手术。

    小姑跟小姑父最先接到周知白的电话通知,他们已经坐飞机赶到徐城,到徐城机场之后才给他们打来电话。

    沈淮与成怡也不在干休所这边耽搁,跟周知白通过电话,知道宋彤已经给推进手术室——正常的剖腹产,但听得出周知白在手术室外还有些小紧张。

    沈淮又与宋鸿军打过电话,让他那边准备一辆空间大一些的商务车,又让王卫成、杜建他们过来汇合,赶在从机场到徐城市区的半道上,将小姑及小姑父接上,再一起赶往东华。

    沈淮他们车在半道上,就接到电话,宋彤在市人民医院生一个六斤七两的胖大小子,她人打了麻醉,人躺病床上还很虚弱,不方便直接通电话。

    小姑宋文慧忙着给老爷子打电话报喜,挂了电话,跟沈淮说道:“老爷子问了,在东华都快生了,还到处疯着玩,你们怎么都不劝劝她?知白也真是的,就纵着宋彤的性子……”想到女儿在高速路上破羊水,虽然没有什么严重后果,但宋文慧事后想想也是后怕。

    “小姑你在家里想做什么事,小姑父能拦得了你?”沈淮笑着问。

    小姑父唐建民伸手过来敲了沈淮一记,说道:“现在说你们的问题,又碍到我头上来了?”

    宋文慧瞪了沈淮一眼,跟成怡说道:“你以后也得这么管住他。”

    成怡本没有打算随沈淮去东华,但宋彤提前生下小孩,自然也就跟过去看望,笑道:“我可管不住他。”

    “你们决定好什么时候把婚事办了?”宋文慧听到女儿平安生产,放宽心来,就紧接着操起这边的心来,“沈淮过年就三十了,成怡你也都二十七岁了——你当时读书时年龄小,同学里没有结婚生小孩的,大概都没有几个人了吧?”

    宋鸿军坐副驾驶位,本来还想凑过来说话,但听到这个话题又赶紧将头缩了回去,不会凑过来自找没趣。

    沈淮搂过成怡的肩膀,跟小姑说道:“快了,我们就打算明年就把这事给偷偷办了呢。”

    听沈淮这么说,宋文慧就不再穷追不舍,说道:“你现在是领导干部,在地方上是要注意影响,但这边家里以及成怡家里人都还是要通知到,哪怕你们俩回燕京简单的摆几桌,也不能一声不吭的就把婚事办了。当然,领结婚证不用通知我们的……”

    看着小姑坐正回去,成怡凑到沈淮的耳朵边,悄声问:“谁答应你明年就把这事偷偷给办了?”

    “你不答应啊?”沈淮问道。

    成怡看着沈淮眼睛好一会儿,才呶着嘴说:“我没答应啊。”

    沈淮附到成怡耳边,悄声说道:“过春节,要么不跟长辈见面,要是见面,面对这个话题就得做好耳朵听出老茧的准备——你就照我的口气回答他们,说不定还能拖上一年。”

    成怡眼眸子里敛着浅笑,只是不吭声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