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二十一章 新规划

第九百二十一章 新规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谢芷开车送谢棠回到家,看到他爸也在这里,下车等他爸一起回去。『  』

    看着谢棠一声不吭的就上了楼,谢海诚问女儿:“怎么了,有什么事惹谢棠不高兴了?”

    “没什么。”谢芷自然不会将围巾的事说给他爸跟她姑父知道,她也不知道谢棠会多久才会再搭理她,这时候感觉自己里面都不是人。

    谢棠本来就自闭,谢芷说没有什么,谢海诚也没有追问下去,宋炳生也就抬头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谢芷问他爸:“你怎么有空在姑父这里喝茶,你们两个人就没有地方打发时间了?”

    “在星海天吃饭,遇到你姑父,吃过饭就过来聊天,不然还能到哪里打发时间去?”谢海诚说起到宋炳生这边来谈话的缘由,又问道,“熊文斌到徐城后,主持徐城建设规划修改,第一稿今天就出炉了,你们看到没有?”

    “没有啊,”谢芷疑惑的问道,“这么快……”

    熊文斌到徐城担任常务副市长,分管招商引资、工业发展、市政建设以及城乡发展规划等重要工作。以前国内不是很重视规划工作,然而一座城市要发展,负责规划的人,就相当这座城市的总设计师、总策划师。

    高瞻远瞩的城乡经济发展及建设规划,对区域经济发展跟城市建设,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这在东华这几年的高速发展已经充分的体现出来。

    “今天晚上,就没有谈到相关的问题?”谢海诚还以为他女儿对这种事情会保持着很强的敏锐观察。

    听她爸这么问,谢芷倒想到吴海峰、李谷、曹政江今天在场不是没有缘由的,但她今天没能听到什么,自然看不清楚水面上潜伏的暗流。再说熊文斌到任都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徐城规划修改就拿出第一稿,也确实比想象中要迅速得多。

    谢芷问她爸跟她姑父:“熊文斌对徐城总体规划做了那些修改,爸你跟姑父看到没有?”

    “还没有,听说改动很大,”谢海诚摇了摇头,说道,“从周任军身边传出来的消息看,周任军对新的修改稿很不满意。徐沛也应该看到修改稿了,但徐沛什么态度,没有消息。”

    “周市长那边是不是故意放出来消息来?”谢芷问道。

    谢海诚点点头。

    宋炳生坐在旁边说道:“周任军如此迫切的让别人知道他对修改稿的不满意,看来他是真的不满意……”

    有些道理都不难想明白,谢芷坐下来,看到玻璃茶几放着一叠厚厚的文件,她翻开看见徐城规划总稿,是修改前的旧版。

    徐城市规划局、城规委那边可以公开查阅现有的城市规划资料,她姑父作为副省长,家里有相关的资料也很正常看情形她爸跟她姑父在知道相关消息后,回到家讨论这事已经有一会儿了。

    谢芷将厚得压手的徐城发展规划搬到膝盖上来翻看,这是赵秋华任九二年徐城市委书记时主持制定的徐城城乡建设及经济发展总规划。

    在徐城无论是投资旅游、房地产,还是发展其他实业,都不能不关注这些材料,谢芷对现有的徐城规划也有过认真的研究,她不明白,熊文斌对徐城发展规划作了怎样的改动,叫周任军这么坐不住?

    “滴滴滴”的手机响了起来谢芷拿过手机,见是她哥的电话,接起电话就听见她哥在电话里问:“你是不是直接送谢棠回去了?姑父在不在家里?”

    “我在谢棠家呢,爸也在这里跟姑父喝茶。”谢芷心知她哥刚才吃饭时,应该听到更多的关键信息。

    “好的,我跟苏恺闻马上就到;叶总也要过来。”谢成江在电话里说道。

    谢芷这才知道她哥在她们走后不久,也随后离开白雁矶。

    ****************************

    谢成江、苏恺闻与叶选峰前后脚赶到。

    看到玻璃茶几上的规划材料,谢成江也知道姑父、他爸应该更早些听到徐城发展规划方案修改稿出炉的消息,说道:“恺闻也是傍晚时分才看到修改后的方案总稿,熊文斌在徐沛书记、周市长外,最先跟曹政江他们接触,是因为修改后的总稿,对渚南的倾斜很大……”

    “原有的规划方案,是沿新的京宁过江通道发展产业带,渚南的权重很大,新的方案还能对渚南怎么倾斜?”叶选峰问道。

    目前渚江徐城段仅一座七十年代初修建的跨江大桥连接南北岸,京宁铁路以及南北的干线国道都从这座大桥跨江,早就不堪重负。

    目前铁道部跟交通部,正在徐城的西面修建新的公路、铁路两用桥,作为新的京宁过江通道,计划后年建成。到时候京宁铁路、京宁高速都将从新的通道过江,旧桥翻新整修后,会完全成为徐城市内联通南北岸的主跨江通道。

    目前徐城大的产业发展以及老城区内的工业外迁,都是围绕新京宁线进行布局。

    徐沛这两年推动渚南产业园发展,也是沿这条主轴发展,毕竟如此才能更大程度的发挥徐城作为东线交通动脉枢纽的作用。

    苏恺闻看茶几有纸,从西装里兜摸出一支油笔,说道:“熊文斌修改后的方案,是放弃以新京宁线为主轴,而仅仅将新京宁线定位为徐城的西绕城通道,”他摊开一张,先画出徐城西面的新京宁线,又画出徐城市区北面的徐东铁路、徐东高速,“这是北绕路通道,新稿方案计划从西岭县西南,在徐东高速进入华岗区之前引出东绕城高速路跨江,然而从渚南新区东南外侧绕过,跟新京宁线接驳。这样徐东高速、京宁线与东绕城高速,就能形成徐城的大外环,封闭出一个占地约一千二三百平方公里的区域,作为徐城未来的主城区进行发展。除了东绕城高速的跨江大桥与新京宁线的跨江大桥,未来主城区跟南岸之间,还要规划建设五座跨江大桥,完全打通南北两岸的阻隔。”

    看到苏恺闻在a4纸画出的简图,谢芷倒吸一口凉气:

    在这张简略图上,徐城此时的主城区仅占了西北一角。她也能理解新的方案对渚南为何有吸引力,新的方案,渚南几乎占了三分之一的面积,而此时渚南虽然得到极大重视跟发展,但工业及城建规划面积,仅五十平方公里而已,新的方案则要往东、往南扩大八倍。

    谢海诚问苏恺闻:“老曹那边是不是很心动?”

    谢海诚跟曹政江关系不错,现在谁都不知道徐沛心里会怎么想,徐沛估计不大会太早的将态度表露出来,但徐沛最终会不会支持熊文斌的新方案,曹政江等嫡系亲信的态度跟意见很重要。

    “新方案对渚南倾斜很大,想不心动不成啊。”苏恺闻说道。

    “要照这个新方案,二十年都建设不完,”叶选峰说道,“应该还有更贴近实际的利益倾斜才是。”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现在官员流动快,谁知道三五年后会调到什么位子上去?熊文斌的新规划方案需要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去建设,是远景方案,对实用至上的曹政江等渚南官员来说,诱惑力应该不会有多大。

    “新的方案,东片以及渚南大部分都是空白区域,”苏恺闻说道,“熊文斌计划在南岸推动渚南新区建设,在北岸东片推动南湾湖新区建设。要是总稿能通过市常委会议认可,马上就可以启动城东大道建设。在北岸,以城东大道作为旧城区跟南湾湖新区的分界,而城东大道跨江后,则作为渚南新区的中心大道,在南岸滨江区域,才建设发展渚南中心商务区、白雁矶风景区南湾湖新区作为中期规划发展,而渚江建设会同鸿基投资、长青集团则可以立时承担渚南中心商务区、白雁矶风景区的建设任务。”

    听苏恺闻说及“城东大道”,谢芷心里一悸,翻开旧稿里的规划图:在旧的规划方案里,城东大道是作为主城区的东环城公路提上议程,没想到熊文斌新方案里,将城东大道修改为未来徐城市的中轴大道进行发展。

    这几乎就是彻底推翻旧的规划方案难怪叫周任军急着表态反对,省长赵秋华也就是不方便直接站出来反对而已。

    谢芷紧接着又从旧规划图找到白雁矶的所在,几乎就贴着城东大道的西侧,要是梅钢以城东大道南岸的滨江区域为中心紧跟着启动渚南中心商务区、白雁矶风景区建设,胡林的脸sè大概真是要相当的jīng彩。

    “城东大道以六车道规划设计,此前徐城市也一直都在考虑城东大道南延跨江,大桥设计方案也是现成的,但一座六车道快速公路跨江桥,投资少说十亿。现在城东大道不仅要跨江,到南岸后还要南延跟未来的东绕城高速接上,总计差不多要多出十二三亿的投资。这钱也是梅钢出?”谢海诚说道。

    谢芷突然想明白吴海峰今天为何出现了。

    “城东大道及渚南中心商务区涉及新方案能不能通过审议,故而现在这方面出的方案最详细,”苏恺闻说道,“城东大道及跨江大桥的投资,由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负责。新京宁跨江大桥,毕竟还是太偏西了,即使建成,也未必能缓解南岸跟主城区的跨江交通压力,市里跟渚南一直都想在白雁矶东面建一座跨江大桥,城东大道的跨江方案也是讨论好几年才最终给毙掉。不过新的城东大道会以双向八车道通行、预留十车道设计建设……”

    徐城市未来的中轴大道,以双向八车道设计建设不过分。

    “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几乎都是霞浦县往外掏钱,这笔钱拿到徐城建跨江大桥,沈淮不怕被骂死?”谢海诚疑惑的问道。

    沈淮虽然把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管辖权交到省里,但省里真要把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都用在跟东华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基建上,东华那边不跳脚才叫怪。

    谢芷此前推测沈淮会推动岚江高速建设,在霞浦与梅溪新区建跨江大桥,这笔钱名义上是省里来花,但对东华的地方利益促进极大,这样才能叫大家心服口服。

    “融信拿下滨江地块,不是要多掏了十个亿吗?”苏恺闻说道,“熊文斌他们的意见,是希望市里能将超出预算这笔收入,注入建设基金这样,基金有一半资金用于推动徐城的基建,也就合情合理了。”

    谢芷突然在想:胡林这时候会不会在砸东西发泄?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