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零五章 眼线

第九百零五章 眼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沈淮与陈丹在厨房间做晚饭,不过客厅里的电视打开着,正播放东华的晚间新闻。

    沈淮很少看电视节目,但有时间都会努力将央视、省台以及东华市台的当天新闻看一下。很多信息都掩藏在看似无聊的各种会议、活动报道之中,关键还是靠个人去敏锐的辨识跟分析。

    沈淮将羊肝在热水里淖了一下,拿到水龙头下将浮沫冲掉,他搁在橡木餐桌上的手机“滴滴滴”的响了几声,显示有短信进来。

    沈淮呶着嘴让陈丹帮他拿手机看一下,是谁这时候发短信过来。

    陈丹摇头道:“我才不帮你看短信。成怡发过来的短信也罢,我要是看到别的女人跟你说什么情啊爱的,还不得给你杀人灭口?”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的口给灭了?”沈淮凑过头来,要咬住陈丹那娇艳yù滴的红唇。

    陈丹笑着躲开,将桌角的手机拿过来,翻盖拿给沈淮看,也忍不住看了一眼短信。

    短信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就四个字“圣晷徐总”,除中间有一个空格外,连标点符号都没有,陈丹好奇的问:“是谁发给你的短信,怎么就四个字?”

    圣晷只是跟渚江建设有合作的小设计企业,业务量不大,沈淮自然不会去关心什么,一时也想不起圣晷的这个“徐总”是指哪号人物,但发短信过来的手机号码他认得。

    见陈丹问起,沈淮就朝正播放地方新闻的电视机指了指:“这个姓徐的是谁,我还要找人问,不过短信是她发过来……”

    陈丹侧过身子,瞪大眼睛看着客厅电视机屏幕上正播放的画面,怎么都想不到这条短信会是这个女人发过来的,费思量的问沈淮:“戴影经常到尚溪园吃饭,我认得她。不过,不是都说她跟天益集团的周益文走得很近,怎么跟你也有一腿?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啊。”

    “什么叫跟我有一腿,你想哪里去了?”沈淮将洗去浮沫的羊肝搁碗里,说道,“戚靖瑶早几年还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时,到霞浦调研宣传工作,遇到戴影,就臭味相投的想要将戴影调到市电视台去——你想呢,我在霞浦当大王,谁想从我眼鼻子底捞人还不得留下点买路钱的?我就跟戴影说,我不拦着她另攀高枝、飞黄腾达,但那边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她得提前告诉我一声。看来她还都记得我跟她说过的话啊——你帮我把这条短信删掉。”

    “啊?”陈丹细想想戴影当初也确实是从霞浦调到市电视台的,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是戚靖瑶调戴影进市电视台的,更没有想到戴影竟然是沈淮早就埋在那边的眼线。

    不过陈丹又好奇戴影怎么会答应做沈淮的眼线,说道:“戚靖瑶负责传媒集团时,都说传媒集团有些不好的风气,我还以为你……”

    “什么不好的风气,戚靖瑶不就是挑一些年轻漂亮的女主持人、女记者招电视台、报社,然后经常组织她们跟市里的企业、机关搞联谊、拉关系嘛——我能这么容易就给她们腐化?”沈淮说道。

    戚靖瑶负责传媒集团时的那点小动作,他自然早有耳闻。

    再说了,当时戚靖瑶要不是看中戴影这女人年轻漂亮、风sāo入骨,作风开放又有颇强的业务能力,怎么会想着将她调到市电视台去?

    “也不觉得有多好,”陈丹瞪了沈淮一眼,她又问道,“你应该知道戚靖瑶调戴影进电视台的目的是什么,你也不阻拦一下,还让她私下当你的眼线?”

    沈淮可不敢将戴影当初不穿内裤就跑到他住处勾引他的事说给陈丹听,只是说道:“人家也不是什么三岁的纯真小女孩子,她一心想走这种捷径、想飞黄腾达,我硬拦着人家不是遭人恨吗?再说了,这女人要不是有野心,会同意当我的眼线?”

    听沈淮这么说,陈丹也只是轻叹一口气,心想戴影还真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答应做这边的眼线,至少不用担心被胡林那边的人玩弄后一文不值被抛弃,但心想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数落别人的不是?

    她依着门,将沈淮手机上的这条短信删掉,以免无意间让谁看过去。

    沈淮见陈丹低着头帮他删短信,就知道她想岔到其他事情上去了,笑着问道:“你说胡林要是知道这事,是不是气得吐血?”

    “胡林又不是良善之辈,真要叫他知道了,你当然没什么事,但是戴影能讨得了好去?”陈丹横了沈淮一眼,说道,“我虽然也是女人,但有些女人我也真是看不明白。这人戴影倒是敢玩火,还真就敢往胡林、周益文这些人身边凑;换别人可没有这样的心理素质。”

    沈淮啜啜嘴,陈丹xìng子坚韧,也经过不少苦,但说到心机深沉、心狠手辣,就不是何月莲、戚靖瑶、戴影这一级数女人的对手;甚至徐娴都要比她手段果决。

    沈淮说道:“胡林他们也没少动心思挖我们的墙角,又怎么能不带我跟他玩一玩yīn谋诡计的?圣晷是参与滨江项目的一家设计单位,戴影发这条短信看着就四个字,但意思还是很明白的。”

    陈丹点点头,走过来从背后将沈淮搂住,说道:“有你真好。”

    说到底这是个人吃人的世界,胡林这几年来时时处处针对梅钢,想要将梅钢盘子里的肉抢走吃,沈淮要没有一点防备手段,梅钢说不定早就给吃得骨头渣都不剩了,而胡林私下里跟圣晷的员工接触,无非是窃取梅钢在滨江项目上的商业机密。

    想到这里,陈丹又忍不住担心起来:“要是让圣晷将滨江项目的商业资料都泄密给融信知道,梅钢不是处处都要陷入被动?”

    “滨江项目目前出的还是规划设计稿,相当一部分我们都已经跟徐城市委市zhèng fǔ报备,要求市里重新配套规划周边的道路跟住宅区;胡林从周任军那边也应该能知道很多东西。圣晷再泄密的话,可能会将我们最终竞拍滨江地块的真正底价泄密出去……”

    “融信想截胡,知道我们这边的底价也是很头痛啊。”陈丹当然知道真正的底价被泄密出去,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

    要是融信地产不跳出来搅局,渚江建设差不多铁板钉钉能以二十亿的底价,从徐城市zhèng fǔ手里将滨江那一千一百余亩建设用地拍下来。

    现在这边的底价提前泄漏出去,融信真正想截胡,将滨江那块地拿过去开发,能根据圣晷泄漏出去的资料,做出更有针对xìng的方案——不要说徐城市长周任军会偏帮那边,融信真要有更好的方案,愿意比梅钢支付更多的土地款,徐沛的态度也会变得模棱两可。

    那样的话,不仅梅钢此前的努力都化为乌有,丧失一次机会,对熊文斌以及刚调往徐城任职的黄新良、张拓等人,打击都是极大。

    而他们这边要是不惜一切的跟融信竞争,却又无法通过戴影知道他们的底价,无序的竞拍下去,可能就要为那块地多支付数亿甚至十数亿的土地款——这不是一笔小钱,会极大加剧梅钢的资金压力。

    “没事,”沈淮微蹙着眉头,让陈丹不要太担心,说道,“融信只会盯着别人盘子里的肉、抢别人盘子里的食吃,这就限制住他们的格局……”

    “要不要给朱总打个电话,问一下圣晷到底是谁在跟胡林接触?”陈丹问道,圣晷不是什么有名的设计企业,她也不清楚圣晷有什么姓徐的老总,但想朱立应该能想到这人是谁。

    “这时候打电话过去,朱立他们肯定会紧张兮兮的跑过来,多扫兴啊?”沈淮说道。

    “滨江项目的商业资料都叫人泄漏出去,他们听了当然会紧张啊!”陈丹拿沈淮没辙的说道。

    “那你帮我给朱立发条短信,让他找个人拿份圣晷的材料送过来,不要跟他说什么事,”沈淮说道,“圣晷是家小设计企业,不应该恰好有几个姓徐的总经理、经理?”

    陈丹见沈淮要亲自cāo刀切蒜炒羊肝,便依着餐桌拿沈淮的手机,给朱立发短信过去。

    沈淮烧好最后一道菜,院子外有人敲门,想来是朱立让人将圣晷的材料送过来,他要将红烧羊肉盛到大青花瓷碗里,就让陈丹出去开门。

    过了片刻,就见陈丹领着朱仪走进来,沈淮吓了一跳,差点就将手里一大碗红烧羊肉丢掉。

    朱仪拿了材料直奔过来,也没有想到沈淮跟陈丹在一起,红着脸说道:“我爸人他还在徐城,说你赶着要圣晷的材料——你平时都关心不到圣晷这种小设计企业,我爸说你要想看圣晷的材料,多半是发现有什么问题了。我就到公司拿材料赶过来了……”

    “哦,哦,我就是感觉到圣晷这家设计师事务有些不对劲,但也不想打草惊了蛇。我没想到你在东华呢,早就直接打电话给你了……”沈淮吱吱唔唔的说道。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