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章 工作交接

第九百章 工作交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既然沈淮都摆出一副欢迎周岐宝到霞浦主持zhèng fǔ工作的姿态,让周岐宝决定新的zhèng fǔ办主任人选,戚靖瑶心里再不痛快,也无意这时候就跟周岐宝搞对立,点点头,说道:“周县长跟沈书记是老相识了,沈书记相信周县长挑人的眼光,我自然也是相信的。”

    听戚靖瑶提及旧事,周岐宝猜她是为没有争得县长的位子而心里不痛快,心想这个女人往后还是难弄,但当下也没有表示什么。

    周岐宝最初也只想着能以借调的方式,先把秘书杨光、司机马建chūn带到霞浦来,留在身边工作,听沈淮同意由他挑选新的zhèng fǔ办主任人选,也是觉得有些意外,抬头见沈淮眼睛里并无虚假,笑道:“谢谢沈书记对我的信任。”

    这事只要沈淮点头,单戚靖瑶反对是没有用的,不过他与沈淮两人即使算旧识,心里也都是如梗在喉、不拔不快的旧事,周岐宝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件事,就觉得沈淮从此真就会对他情真意切、满心爱护。

    当然,沈淮从来都不指望周岐宝能领他的好意,只是单说到个人能力以及谁更适合主持霞浦县的zhèng fǔ工作,在周岐宝跟戚靖瑶两人之间,他没有更多的选择。

    徐沛最终属意周岐宝到霞浦来任职,或多或少有所告诫,意外之言无非是说这段时间以来的配合跟支持,是在省里跟省委书记钟立岷保持一致,梅钢系尚无资格叫他妥协。

    沈淮也无意这时候非要跟徐沛拧着干,就想着全县工作能正常、顺利进下去,能少些勾心斗角,少些扯皮,他还是愿意配合好。

    谭启平调离东华之后,周岐宝留在唐闸区主持zhèng fǔ工作,先后跟熊文斌、孟建声搭过两届班子,虽然说没有做出多特别的成绩,但表现还算中规中矩,能力不弱。

    周岐宝最初是随谭启平从省委组织部下挂到地方任职,人际关系以及视野也都要比地方上大多数的县处级官员广泛开阔,都是有利开展工作的因素。

    这几点因素,都是周岐宝比戚靖瑶强的地方。

    沈淮过去近一年时间,身兼书记、县长两职,也是辛苦,他也无意大权独揽,但这么多的责任背在他的肩上,想推卸也不能。

    现在周岐宝任县长,人大主任由戚靖瑶兼去,除了相当多的责任由这两人分担过去外,沈淮心想戚靖瑶这女人往后眼睛估计会盯得周岐宝更多一些,不会再有事没事想着扑过来咬自己一口,也算是稍稍松一口气。

    “除了县zhèng fǔ办主任外,县里其他人事在短时间不会有什么重大变动。当然了,周县长要是发现县里有谁不称职,甚至渎职,随时可以向县委及组织部门提出撤换意见,也理应如此,”

    沈淮说过人事上的一些小调整之外,回头将办公桌上的一只蓝封皮记录本拿过来,跟周岐宝说一些zhèng fǔ工作交接上的事情,

    “财政预决算方面的工作,九八年度已经完成,不过霞浦处于经济高速增长期,财税变动大,chūn节过后就要做第一、第二季度的预算调整。周县长,你把这些工作抓起来,也能有个抓手尽快熟悉县里的工作。除了财政局那边,有什么不清楚的事,老杜这边也随时听你咨询,zhèng fǔ办主任新任命人选之前,老杜还是任府办主任……”

    周岐宝也是端端正正的将沈淮交接的事记录下来,跟杜建客气的说道:“那以后我有什么不清楚的事情,还要多麻烦杜秘书长了。”

    杜建笑道:“为领导服务,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周县长你还是唤我老杜,有什么事情直管吩咐,我心里更踏实些。”

    周岐宝琢磨杜建话头里有没有藏其他的意味,杜建又说道,“分管农业的姚副县长还在外面参加活动,是早一个月就确定好的事情,可能要过两天才能回县里跟周县长你见面。除了戴副县长外,宋副县长、王助理他们都在县里,随时都可以召开党组会议……”

    周岐宝点点头,也没有马上就明确的说什么,还是往沈淮看去,以表示他在霞浦县里会尽一切可能跟沈淮保持一致。

    周岐宝细微的动作叫戚靖瑶看了心里啐不耻,但不得不说周岐宝为官的老道。

    沈淮说道:“zhèng fǔ党组会议稍稍扩大一些,zhèng fǔ办几个副主任以及财政局、公安局几个重要机关局的负责人都喊过来,我与戚书记也陪周县长参加一下,算是正式将zhèng fǔ那边的担子交给周县长来承担。”

    虞成震代表市委传达任命后,周岐宝今天主要就是跟县常委班子成员见面,跟县zhèng fǔ党组成员及重要机关局负责人见面,沈淮陪同见面,也有利于他在霞浦县初步的站稳脚跟,他自然不会拒绝。

    *********************

    县委县zhèng fǔ还是在老城这边挤一栋楼合署办公,此前大院里还有其他一些机构,这两年陆续迁出去后,大院里的办公场地才宽敞些,但相比较霞浦县今天的财政状况,七十年代初建造的主楼只有四层高,看上去已经有些不合时宜。

    县委在东半片楼,县zhèng fǔ在西半片楼,沈淮近一年来都在东半片楼办公,这边的县长办公室就一直空着,直到周岐明过来赴任。

    周岐宝目送杜建离开,阖上门,转过身来静静看着这一切。

    办公室里有着刚收拾过没两天痕迹,看得出沈淮或者说杜建为他的到任做过些准备,而非拖到今天敷衍一下。不管往后的情况会是怎样,至少今天叫他松了一口气,算把将到霞浦的第一天过完了。

    书橱里码头整饬的文件都是他刚刚签收过的,周岐宝看着天sè已暗,拿了霞浦县最新的一份财税资料放进公文包里准备晚上带回家看,就通知司机从停车场把车开出来送他跟秘书杨光回家。

    周岐宝还住在东华市里,离霞浦县不到三十公里,走梅浦大道相当的方便,再一个他妻子在市新成立的社保中心工作,普通干部不可能配车,儿子也在市一中走读,故而一家人自然就不会迁到霞浦来反复折腾。

    杜建说是县里也给他安排的住处,周岐宝也没有去看一下,心里想着改天让秘书杨光去看一眼,要是条件合适,就当作在霞浦的临时休息场合,也不无合适。

    车在梅浦大道上,周岐宝闭目养神的想着事情,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掏出见是市长郭成泽直接打过来的电话,不敢怠慢,下意识坐直身子接通起来。

    “今天到霞浦,一切都还顺利吧?”郭成泽在电话问周岐宝。

    今天能有什么不顺利的?周岐宝心里想,但他也知道郭成泽打电话过来的意思,声调爽朗的说道:“嗯,蛮顺利了,虞书记中午就回去了,下午就主要跟沈书记谈工作交接上的事情,又由沈书记陪着,跟县zhèng fǔ党组以及几个重点机关局的负责人见了面,半天就过去了,我现在刚离开县里。谢谢郭市长您的关心啊。”

    “顺利就好,”郭成泽哈哈一笑,说道,“你到霞浦后,要配合沈淮做好zhèng fǔ工作,不仅市里,省里对你们都寄以厚望。”

    听郭成泽这么说,周岐宝还是有些激动的。

    郭成泽居中传达的意思,不是非常的明确,但周岐宝能琢磨透更深的意味。

    往长远里说,徐沛书记全力推动淮海湾经济区发展,未来淮海省的重心也将集中沉积在淮海湾及沿渚江地区,徐沛不想他的影响力浮于表面,要往深处、往基层渗透,并在他离开淮海之后还能保持下去,霞浦县的人事安排是极重要的一环。

    周岐宝知道,他看上去只是平调到霞浦任县长,但不要说现在霞浦县就已经是全省县域经济排名第一了,未来霞浦县及新浦港在淮海湾地区、在淮海省经济版图中都绝对是重中之重,核心之核心,谁都清楚霞浦县县长一职,含金量就不是其他的普通区县一把手能比。

    全县一百多个区县,二百多个区长、县长、区委书记、县委书记,有几个地方、几个人能叫省委领导记住名字且印象深刻的?

    大家都在说,徐沛书记未来不仅要接替赵秋华任省长,还将要接替钟立岷任省委书记,即使知道沈淮这个人难对付,在知道他调任霞浦是徐沛书记的授意之后,周岐宝又怎么可能拒绝?

    他今天调任霞浦县长,看着他只是在仕途上往前迈了一小步,但在徐沛书记的这个圈子里,他凿实是往前迈了一大步。以前,他在唐闸区担任区委副书记、区长,主要是跟孟建声保持一致,眼前则是郭成泽直接打电话给他,区别已经是显然。

    而往近里说,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的管理权上缴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小组之后,沈淮还承诺每年将不低于四分之一的霞浦县财税总收入继续上缴建设基金,以用于推动淮海湾地区的基建。

    这笔资金对补充当前窘迫的省级财政意义重大,同时也意味着徐沛能绕过赵秋华掌握更大的经济及财政权力,徐沛自然是希望此协议能不折不扣的贯彻执行下去。

    只是,这个协议算是县里跟省里单线约定,即使不考虑东华市里的抵触情绪,也不具备多强的强制效力。

    承诺是一回事,霞浦县到底会怎么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都有很大的讲究。沈淮显然不是什么善茬,只要找到合适的借口,即使是面对省委副书记,出尔反尔的事情都有可能干出来,徐沛就需要能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到霞浦县来,监督、执行这个协议。

    周岐宝能做好这件事,在徐沛书记心目中的地位将会更重。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