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五十八章 一石两鸟

第八百五十八章 一石两鸟

    余薇她们傍晚时分离开霞浦,走梅浦公路、城北大道上高速,到沂城迎宾馆住下,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在沂城迎宾馆,余薇入住的是一栋dú lì的西式砖楼,两面是长满荷花的小河,砖楼外墙壁爬满爬山虎。余薇她们走进二楼的会客厅,能看到爬山虎的藤叶都扒上窗户的边缘。

    沂城这边的食宿条件,要比东华差许多。迎宾馆作为市委市zhèng fǔ招待宾馆,贵宾楼铺的也是旧地毯,墙角甚至能看到发霉的痕迹;会客厅甚至都还在用沙发套,坐上去感觉粗糙。

    不过,她们人还没有到沂城,沂城市委秘书长罗晓天就亲自赶到收费站来迎接;市委书记江华暂时脱不开身,但也让迎宾馆这边准备好招待晚宴,等着他能脱开身就赶过来亲自陪同。

    虽然沂城市委的热情接待,能抵消迎宾馆的条件简陋,但余薇心里更担心她们就这么离开霞浦,未必能起到什么作用。

    要是沈淮的本意就是要用冷淡的态度、将她们拒绝在参与新浦港投资的大门之外,她们就这么离开,无非是趁了沈淮的意;而她们要是又不得不再折回去谈港口投资的事情,那就更灰眉土脸了。

    “江书记、罗秘书长也是客气,每次过来都这么热情,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再过来了……”余薇虽然担忧,但眼下也只能笑着与沂城市委秘书长罗晓天寒暄。

    她坐下来时,没想到沙发垫子比想象中要软得多,半个身子都差点陷进去,吓了一跳,慌手慌脚才坐正身子,也叫她感到尴尬。

    寒暄片刻,余薇注意到坐在一旁的顾泽雄,眼睛老往她的大腿上瞄,才意识到她刚才坐下来,裙角蹭起来一些,露出一截雪腻的大腿,而且沙发垫子很软,她半个身子陷进去,大腿及裙口的角度就有些往上仰,叫对面而坐的罗晓天、顾泽雄等人,能看到她裙口里更深的地方。

    罗晓天还收敛一起,为免失礼,视线避让到别处;而顾泽雄的眼神就有些肆无忌惮。

    再看顾泽雄的裤裆微微隆起,多半也是眼睛盯她的裙底在想什么龌龊事情,余薇心里厌憎,但也不挑破,心想着顾泽雄对自己有“兴趣”,总比“没兴趣”要好。

    罗晓天在迎宾馆这边还有其他要应酬的客厅,借口去宴会厅看晚宴的准备情况暂时先离开一下,余薇这才起身整理裙角送他下楼。

    只是想着戚靖瑶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余薇也没有什么心情去吃晚宴,绕到楼后,去看河里开始结莲蓬的荷花,听着脚步声响,转身却见顾泽雄跟着走过来。

    余薇双手抱在胸前,打量了顾泽雄两眼,没有说什么,又转身看向河面。

    “余姨是担心戚靖瑶那边没有消息传过来吗?”顾泽雄挨近过来,问道。

    见顾泽雄挨得太近,余薇往旁边让了一步。

    “我实在不明白,余姨你有什么好担心的,”顾泽雄说道,“船业公司的股价,虽然跌得很厉害,但大环境如此,谁也没辙,熬过这段时间就好。其他公司股价跌得更惨,我觉得余姨你已经做得够好了。要是哪天,老头子真不在了,不管别人怎么样,我都是支持余姨你的。”

    “你怎么支持我?”余薇撩眼看了顾泽雄一下,问道。

    “余姨你不信任我,我想支持你也没有用啊?”顾泽雄说道,“我对余姨你管理好船业公司有信心,我手里还有几个亿,都拿出来持进船业公司的股票,余姨,你看怎么样?只要船业公司的股价上涨,别人也就不会再对余姨你指三道四了。”

    “那我应该怎样报答你?”余薇问道。

    “我的心思,余姨你还不明白吗?我对余姨的支持,是不图回报的。”顾泽雄大胆的伸手按在余薇的腰上,眼睛见余薇没有让开,手又慢慢的往前移,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按在余薇柔软的腹沟股上,他也知道抚摸这里最容易挑起女人的情|yù,身子也慢慢的从后面贴上来。

    余薇却在这时转开身,将顾泽雄摸到她小腹上的手挑开,笑道:“老头子都还没死呢,你这是想把他气死啊!”

    顾泽雄手叫余薇挑开,心火如燎,手指还留有摸到余薇小腹留下来的柔软感觉,但他也不敢用强硬的手段,谁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有什么歹毒反应?他摸了摸鼻子,神sè也没有说多尴尬,笑道:“我就知道,余姨你还是不信任我;那就只能叫时间来证明了。”

    余薇心里只是冷笑,这时候随行秘书拿着手机找出来,看到她跟泽雄少爷在一起,也不往前凑,隔着老远就说道:“余总,戚小姐的电话。”

    余薇一直都在等戚靖瑶的消息,接过手机,从戚靖瑶那里确知沈淮过两天会亲自赶到沂城请她们回霞浦谈港口投资的事情,才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弄巧成拙。

    “我就说嘛,这种角sè,你要不给他一点脸sè看看,他都不知道自己有个几斤几两重,”河边很安静,顾泽雄也能听到戚靖瑶在电话说什么,脸露不屑,得意洋洋的说道,“我们是过来帮他们搞发展,往哪里投资不是投资,他们还能真当自己是大爷?照我说,我们这次的投资,还应该放在沂城,而不是新浦,不能说他求我们过去,我们真要听他们的话,将投资放到新浦去。”

    余薇抬眼看了顾泽雄一眼,不知道他是装糊涂还是真不知道投资沂城港跟新浦港的区别,还是说想故意引她往歪路走,最终方便他从自己手里将宝和船业的控制权夺过去?

    看到沂城市委秘书长罗晓天陪同沂城市委书记江华往这边走过来,余薇也就没有跟顾泽雄多说什么,扬声笑着招呼道:“江书记都过来了……”

    余薇这两年往来淮海的机会颇多,知道沂城这边,就是因为江华才成为赵系的基本盘,沂城市委书记江华也深受赵秋华的信任,不过顾泽雄还是第一次到内地来,余薇介绍他给江华认识。

    顾家在香港赫赫有名,加上胡、赵跟顾家走得亲密,江华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顾泽雄,但对顾正元这个风流倜傥的小儿子,还是早有耳闻,转念又想,余薇替顾正元生了一下,顾泽雄就不能算最小的儿子了。

    江华深受赵秋华的信任,与胡林的关系也是密切,从胡林那里知道顾家的秘辛事也多,知道顾家的主心骨顾正元还在医院里吊着命,还威信已不如从前,余薇靠着顾正元的支持,加上她替顾正元生的幼子名下持有宝和船业的股份,因此她能坐上宝和船业董事局主席的位子上,但地位终究谈不上多稳——顾家对这个心计深沉、善使手段的女人都没有什么好感,宝和船业最终落入谁手,现在都还难说得很。

    也许顾泽雄此时到宝和船业任职,在时机上就有着叫人琢磨的微妙。

    *************************

    与江华、罗晓天等人吃过饭,余薇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再没有露面。

    入秋后,天气渐凉,夜里也无需用冷气,余薇打开窗户,让河面吹来的凉风吹入房间。

    想到刚才席间江华、罗晓天对顾泽雄的态度更为亲切,余薇脸上yīn霾密布,心头气恼,手里拿着玻璃杯,恨不得摔出窗外去。只是有时候形势就是不如人,江华、罗晓天他们认定老头子一伸脚,顾家就会将她从宝和船业董事局主席的位子上踢开,此时对她的态度,不如对顾泽雄热切,她也无计可施。

    这么想来,戚靖瑶、胡林的态度,也是不那么可靠的。

    想到这里,余薇头大如麻,没想到自己拼死拼活,亲生女儿跟尊严的都可以放弃掉,到头来却捞不到半点什么,想想也是沮丧。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

    余薇只当是顾泽雄又过来sāo扰,坐在窗前没有动静。

    “余总……”

    听是集团负责港口投资业务的高新彥,余薇走出去打开房门,请他进来,问道:“新彥,都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找我?”

    “不知道顾总刚才是不是开玩笑,说是要在董事会提名我来担任集团总裁;我过来跟余总说一声。”高新彥说道。

    余薇心想这些年在高新彥身上花的心思,总算是没有白费。

    既然顾择雄都公开拉拢高新彥了,余薇也不会吝啬许诺,说道:

    “这两年我也是勉为其难的又当董事长、又当总裁,其实我对业务又不甚了解,什么事情都是靠你跟少强他们帮我。要不是老爷子希望我撑在台前,我早就当逃兵了。我就想着,等宝和船业熬过这段时间,我真不要再这么辛苦了,到时候还是要新彥跟少强你们多帮我。怕就怕,老爷子不行了,顾家仗势欺人,把我孤儿寡母的踢到一边,我对你们也没有一个交待。顾泽雄给你的条件合适,新彥,你真是不用考虑我了;我也不会怪你。”

    “余总,即使不谈您对我的提携,我心里也清楚,顾总就是利用我,也是利用我一时,”高新彥说道,“老爷子真不在了,顾家其他人持有宝和船业的股票,加起来,也就20%,余总要能获得其他股东的支持,也就不用担心顾家反对或不反对了……”

    “新浦港正这么重要吗?”余薇问道。

    说实话,要是有选择,余薇也不想跟沈淮那个人打交道,女儿寇萱的事情还是一团乱麻,在她看来,沈淮这人也绝对不是良善之辈。只是,她有选择吗?

    见余薇心智还不那么坚定,高新彥心里轻叹,说道:“至于为什么要参与新浦港的投资,我跟少强在报告里已经写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