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三十六章 贪功

第八百三十六章 贪功

    县城的大水退去,谢芷也没有急着离开嵛山,只是通知公司在东华市里的负责人,购买五十万的救灾物资用车运进嵛山来跟她汇合。

    也是由于霞浦投放的救援力量及物资及时、快速,嵛山县这边在道路抢通之后,情形就迅速好转。到第四天,下面乡镇的道路以及通信线路也基本抢通,县城这边的救灾工作主要就防疫跟清淤。

    大多数临时撤出来的居民也都返家;西北角还有一部分区域,地势最为低陷,缺乏大型的排水设施的,积涝排不出去,大约有三四百户人家还继续安置在县中学cāo场的帐篷里。

    也是第四天中午,市委副书记、市长郭成泽代表市委市zhèng fǔ赶到嵛山,视察、慰问救灾抢险工作。

    霞浦县是嵛山抢险过程中最主要的支持力量,包括梅钢在内,前后总共有两千人、上百部工程器械及车辆调入嵛山用于抗灾抢险;此外,霞浦县还直接划拨一千万财政专款用于对嵛山的救助。

    郭成泽到嵛山视察慰问,自然也就要把沈淮拉上。

    谢芷作为还滞留在嵛山的受困人员,灾后又捐赠了数十万钱物,同时也是嵛山重点洽谈招商引资工作的投资商,自然也受邀陪同视察慰问活动,但叫她想不到是,叶选峰竟然这时候就在东华,这次与郭成泽一起到嵛山来视察慰问。

    淮能下属的渝山水电目前是嵛山县最大的企业,有近千名员工也是受灾人员;同时淮能集团在灾后也组织了近百万的救灾物资运往嵛山——以此来说,叶选峰到嵛山来视察慰问,是完全说得过去了。

    只是,谢芷在大灾前夜,亲历过叶选峰与沈淮就嵛山湖水库开不开闸问题在电话里激烈争执的一幕,此时在嵛山看到叶选峰,心里尤为感慨,暗感叶选峰的“心理素质”当真是十分的过硬。

    沈淮胳膊还拿绷带挂在脖子,棉质衬衫有些透,能看得出左肩还缠着纱布,看来抢险时她的左肩被落石砸伤,不是十分重,但也要养几天的伤。然而,谢芷看到沈淮一路上毫无芥蒂似的与叶选峰谈笑风生,也猜不到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汛期还没有完全过去,嵛山湖水电站依旧是后续防汛工作的重中之重。梁振宝、肖浩民等人,先陪同郭成泽、叶选峰、沈淮、谢芷等人,赶到嵛山湖水电站视察慰问,也在水电站办公楼里,召开防汛抢险工作总结及表彰工作会议。

    “嵛山这次经历的灾情,是百年未遇,事后气象部门进行过测算,嵛山县两天两夜的降水总量,要超过整个渚江上游地区。渚江上游的云河县很不幸发生了溃堤,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及损失,但这也从另一方面突出嵛山这次在灾前应急、灾后抢险、灾后救援工作方面的杰出表现。省委钟书记、徐书记在了解到相关情况后,一方面指示市委市zhèng fǔ要重视灾后救治、后续防汛工作,同时还委托市委市zhèng fǔ表扬嵛山县委县zhèng fǔ、淮能集团、霞浦县委县zhèng fǔ、省市军分区以及市县气象水利部门为嵛山抗灾抢险工作做出的巨大贡献。没有气象水利防汛部门在灾前准确的灾情预报,灾前应急筹备工作就无从开展;没有淮能集团在暴雨来临之前主动承受损失、开闸放水、超过市防汛部门的要求腾出更大的库容,嵛山县在这次暴雨中所承受的压力及冲击,将难以想象。而且暴雨降临之时,淮能集团的员工,除了坚守大坝,还积极参与灾中抢险、灾后救治工作,集团总部在灾后又为受灾地区捐赠大量急缺的物资,都体现出淮能集团的管理层党xìng、人xìng,都是光辉的……”

    听着郭成泽在台前慷慨陈辞,谢芷下意识的往沈淮那边看过去,然而沈淮靠着椅子而坐,眼帘低垂,一副要打瞌睡的样子,似乎对郭成泽的这番话完全无动于衷;梁振宝、肖浩民等知悉此事细节的人,也都低着头摆弄手里的东西。

    谢芷心里想,这或许就是官场吧,没有那么多的是非黑白可讲,而叶选峰腆着脸出来认功,在沈淮等一干知悉细情的面前没有愧sè,大概也是他身坐这个位子上的主要本事吧?

    “提到这点,就又不能不提淮能集团两年前接手嵛山湖水电站这个决策的正确xìng跟高度前瞻。要没有淮能集团前年投入巨资,对嵛山湖大坝及沿堤大堤进行改造加固,嵛山湖大坝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在第一夜的暴雨中为下游地区拦下上亿立方的降水,沿湖大堤也可能最先支撑不住——这也是淮能集团为地方做出来的大贡献,省委钟书记、徐书记,都要单独对淮能集团的管层员表示感谢,也希望淮能集团在叶总的领导下,能继续更好、更深入的参与地方建设……”

    听到这个,谢芷心里更是无语:

    淮能集团接手嵛山湖大坝,对当时的病危大坝及环湖大堤进行加固,完全就是沈淮一手推动。当时为了打破市县水利部门的阻力,沈淮甚至把崔向东老爷子“骗”到东华来,给当时的市委书记谭启平施加压力。

    这件事,还一直叶选峰等人视为沈淮伸手太长、嚣张跋扈的突出表现之一。

    而当时在淮能推动相当工作的,是宋文慧、胡舒卫,罗庆也是在那次事件之中,正式加入到淮能集团。

    这些事情虽然不会公开,知悉内情的人很有限,但谢芷以为省委书记钟立岷或许有可能不知道内情,但她绝不认为徐沛、郭成泽等人心里会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

    实际上,要没有这一系列的事情,叫省里看到崔向东等几个有影响力的老人实际都站在沈淮身后,前年的谭、沈之争,到底是沈淮离开东华还是谭启平离开东华,都还未必有定论。

    现在郭成泽将这些功劳,完全不顾事实的都归到叶选峰的身上,而且郭成泽传达的又是省委书记钟立岷、省委副书记徐沛的讲话,那显然在郭成泽这番讲话背后,还藏着更多的她暂时还没有了解的曲折或者说是交易。

    但沈淮此时平静得有些沉闷的表现,谢芷猜想他心里或许早就看透叶选峰跟徐沛、郭成泽之间仓促形成的勾当。

    “省委钟书记、徐书记,同时也表扬霞浦县委县zhèng fǔ在县防汛抢险工作不松懈的情况下,派出攻尖力量,协同驻地官兵参与兄弟县的抢险工作。没有霞浦县紧急调动水下施工人员,对东嵛河淤堵河段进行及时爆破,很多情况事后都叫人难以设想,霞浦县委书记沈淮在现场指挥工作时,不顾个人安危,甚至还受了伤,钟书记、徐书记都要委托市委市zhèng fǔ,对你表示慰问……”

    “我做的都是我应该做的,谈不上什么;而且更多的成绩,是下面人员拼出来,我可不敢一个人贪功。”面对郭成泽看过来的视野,沈淮懒散的说道。

    叫沈淮不软不硬的刺了一句,谢芷也看叶选峰的嘴角轻轻的抽搐了一下,心想他到底是没有办法一点都面不改sè的贪下这样的功劳。

    郭成泽心里就没有什么障碍,只当听不出沈淮的话外音,继续说道:“嵛山避免了重大人员伤亡,但损失也是惨重,灾后重建以及后续发展,将为县委县zhèng fǔ下一步工作的重中之重。省委钟书记、徐书记,对淮能集团参与地方建设,寄以厚望。我在过来的路上,也跟叶总聊了很多。淮能集团,此前就是嵛山县地方建设最主要的参与者,接下来,还是请叶总谈谈他的一些想法……”

    掌声稀落,毕竟外人知悉详情者少,但要梁振宝、肖浩民、陈庆、冯玉梅等人拿出大力气来给叶选峰的讲话鼓掌,那显然也是不可能。

    叶选峰也无视下面稀落的掌声,接过郭成泽替他带起来的话头,说道:“淮能集团作为央属国企,自成立以来就扎根淮海,对参与地方建设是责无旁贷。这次淮海省委省zhèng fǔ要推动淮海湾经济区的发展,专门成立的协调工作小组,省委徐副书记邀请我也参与到这个工作小组里来,我就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谢芷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在她被困嵛山五六天时间,外面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徐沛从担任省委副书记之后,就与在淮海的计经系官员李谷、郭成泽、孟建声等人,致力推动成立淮海湾经济区。包括协调工作小组、淮海融投的成立,都是这个大框架之下的具体工作跟进展。

    然而真正推动成立淮海湾经济区,又无法忽视新浦、梅溪两地的核心地位;一旦在zhōng yāng层面正式提出淮海湾经济区概念之后,就更难压制梅钢系从中获得最大利益、并借势扩大影响力——沈淮这次以霞浦县zhèng fǔ的名义,成立淮海zhèng fǔ建设基金,就是典型的事例。

    大局当前,计经系以王源总理为首,扛起改开的大旗,徐沛等人没有办法往这面旗帜吐唾沫,也就没有办法恶意的压制梅钢系的发展,那与淮能、与叶选峰等人合流,让淮能集团更大幅度的参与进来,就成为徐沛他们更务实的选择:这样至少能摊薄沈淮的影响力,说到底还是让宋系内部相互牵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