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二十八章 汛情

第八百二十八章 汛情

    入夏后,防汛形势陡然严峻起来。

    霞浦县位于渚江出海口,渚江霞浦江面开阔,上游的洪峰下来基本上都会给开阔的江面削平,防汛形势不严峻。

    不过,梅溪河、嵛溪河等从嵛山东岭下来的几条干流,流程短,河道弯曲,不利泄洪,而嵛山东岭的地形又利于汇聚雨水,很容易形成短促而破坏力的洪峰。

    在嵛山县境内绝大部分河段都要受丘岭地形的约束,不能放纵,但出嵛山县进霞浦县境内,随着地形的陡然开阔,浩荡的河水就会变得越发的肆虐。

    长期以来,霞浦县chūn夏季的防汛形势,都要城区以及西面、北面的江屏、新津等县严峻一些。

    东华梅雨季的雨水不多,但进入七月,雨就没有停过,梅溪、嵛溪等主要河流的水位接连几天都在上涨,叫大家心里的弦都渐次绷紧起来,不敢稍有松懈。

    沈淮一人身兼书记、县长两职,责任重大,这些天就钉在县里,不敢轻离。陶继兴的组织关系已经调到市里,但还兼着县人大主任的职务,没有卸任,这些天也都守在霞浦。

    戚靖瑶从市里参加扶贫工作回来,就满世界的找沈淮。

    市里希望霞浦县能拿出更多的资源推动这次的帮扶工作,但县里要掏钱的事,没有沈淮的点头,戚靖瑶作为副书记也指使不动任何人。

    现在市里等着回应,戚靖瑶也只能要找沈淮汇报工作,等他点头松口。

    连着几通电话都拨不通,戚靖瑶坐车回到县里,看到守在县委的杜建,带有怨气的问他:“这大白天的,沈书记跑哪里了,打他的机,总提示关机。”

    “沈书记下午在嵛溪的河堤上,机不小心进了水,你有什么急事,我帮你联系一下王卫成。”杜建道。

    戚靖瑶见杜建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机,她也无意跟沈淮直接通话,就对杜建道:“还是扶贫工作的事,市里要统一部署,希望霞浦县这边能更积极协作一些,有些事情需要沈书记点头……”

    杜建拨通王卫成的机,简单的了一下这边的情况,很快就告诉戚靖瑶沈淮的回应:“沈书记让你到三汙防汛现场走一趟,他在那里等你……”

    戚靖瑶看着窗外天sè渐暗,雨势还没有要小下来的样子,在市里开了半天的会,腰酸背痛,她有些不想这时候再往乡镇跑。

    只是杜建没有等戚靖瑶的反应,就将里的电话挂上,戚靖瑶要不要三汙镇见沈淮,由她自己决定。

    沈淮如此的虞指气使,叫戚靖瑶心头窝着一团火,但也不想给沈蛮子找到数落的机会,咬了咬银牙,转身通知秘书、司机,陪她三汙。

    三汙镇位于霞浦县西北角,东渝溪、北渝溪在三汙镇内汇合成嵛溪河,防汛工作要有什么险情,三汙镇最有可能会出现。县里还没有资金,对嵛溪河沿段的河堤同进行彻底的加固,每到防汛季,三汙镇就是全县的防汛工作重心,沈淮也是一周时间跑了三趟三汙镇,还特地让县常委、县人武部长钉在三汙指挥现场防汛工作。

    戚靖瑶坐车出县里西行,天sè渐暗下来。

    年乡镇路面硬化工程推进很快,从县里到三汙的道路都换成柏油路面,不难走。

    不过,天sè暗下来,沿路也没有路灯照明,雨大路滑,加上小道时不时有人岔过来,司机也不敢开快车,赶到三汙,天已经是漆黑黑的一团。

    在进三汙镇的路口,有个人打个电筒,看着有车过来,将电筒照过来晃了几晃,待这边停车,那个人就跑过来跟戚靖瑶介绍:

    “戚书记你好,我是三汙镇的副镇长王兵,沈书记在现场,怕你们不认道,让我过来在路边等你们。”

    车开到村头,有好些群众趁夜往外转移,将不宽的村道堵塞住,车子就没有办法再往里开。

    好在这时候雨势小了下来,戚靖瑶撑着伞,在司机、秘书及三汙镇副镇长王兵等人簇拥,往前头有光亮的地方走。

    穿过村子,看着前面不像是河堤的样子,但黑黢黢的围着好几十人,用竹竿子挑起来两大盏煤汽灯,将现场照得通明如昼,有十多人围着拆一栋房子。

    雨水在眼前滑过,仿佛一根根透明的丝。

    戚靖瑶不明白,沈淮巡视防汛工作,现场怎么拆起房子来。

    戚靖瑶往前走了两步,就见好几个人拖着一个女的往外走,那女人满脸泥垢,看不出长什么样子,双腿拖在泥水里,大概挣扎不动,但满嘴还在不停的咒骂着,衣服给扯落一片扣子,露出黑漆漆的肚皮。

    戚靖瑶也听不懂那女人在骂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防汛现场要抓人,疑惑的看向三汙镇副镇长。

    王兵抹着额头的汗水,道:“有一段河堤出现小塌方,问题倒不是很大,不过沈书记很重视,要求镇上必须要赶在天亮之前加固好。天现在都黑了下来,要从其他地方调材料也来不及,这边临着河堤有几栋石头房子,镇上就决定拆房子取材,但跟主家谈赔偿谈不下来——现在可能是上强硬措施了。”

    “从新浦拉几车水泥过来,也用不到两个小时。你们现在要拆人家的房子,谈不拢赔偿就上强硬措施,有没有考虑过群众的感受?上强硬指施,也是沈书记指示的?”戚靖瑶看着那女人在泥水里挣扎,蹙着眉头问道。

    “我还不了解情况,我过问问。”王兵听着戚靖瑶教训的口气不善,不敢触霉头,忙道。

    “不要问了,是我下的指示。”

    戚靖瑶这时候才蓦然看到沈淮穿着雨衣,赤脚就坐在路埂上,这边光线很暗,沈淮又穿着深sè的雨衣,他们乍走过,都没有看到路边还坐看着人。

    看他里拿着烟跟火机,戚靖瑶心想大概是刚坐下来要抽根烟歇一歇力。

    沈淮站起来,看了戚靖瑶一眼,道:“水位已经涨上来了,现在把钢筋水泥运上来加固河堤是来不及的,还得用老办法打木桩下石料最有效。你到现场的经验少,有些事,要多听听基层干部的意见……”

    叫沈淮摆着脸教训没经验,戚靖瑶虽然气恼,但也没有辙,但看三汙镇副镇长暗吐一口气的样子,也知道她在现场根本就没有跟沈淮争锋的资格。

    沈淮将烟跟火机,装进口袋里,走向那个给从拆屋现场拖出来、这时候还在泥水打滚的妇女,示意工作人员将她松开,蹲下来,将雨衣的帽兜脱下来,露出脸跟她道:

    “我是县委书记沈淮,现在嵛溪河出现险情,急需木桩子跟石料加固河堤,在这种情况,谁都有义务做出贡献,不存在你同不同意的情况。更多的道理,我也没有时间跟你讲,事后,县里也会根据你家遭受到的实际损失,给予相应的补偿。这个补偿是有标准的,如果镇上克扣你家的补偿,你可以再到县里来找我。要没有其他事,你一家也要跟其他群众一起转移到安全地方。在险情没有排除之前,县里要预防万一情况出现,河堤这边不会留人,这也是对你们群众负责,希望你能理解、配合我们的工作……”

    也不知道是刚才挣扎光力气,还是给赤脚、穿着一身黑黢黢雨衣的县委书记吓住,在沈淮这番话后,这个妇女倒是安静下来,没有再吵什么。

    见这女的安静下来,沈淮又将三汙镇副镇长王兵喊过来,吩咐道:“今天拆房子取料的几户群众,镇上一定要第一时间给予安置、赔偿,事后单独给我报告。原则要讲,群众感情,我们也要讲。”

    沈淮挥,让两名工作人员陪同这名妇女下。

    王卫成拿了一双雨靴过来,沈淮接过来,就坐在路边穿雨靴,戚靖瑶这时候才看到沈淮的右脚掌外缘划开一个大口子,还有血水往外渗。

    她才知道沈淮之所以赤足,肯定是之前那双鞋给什么东西割破了。

    这时候三汙镇党委书记走过来,关心问道:“要不要喊医生过来包一下?”

    沈淮摇头道:“我的脚不用你关心,你今天就给钉在河堤上。要是后半夜雨势再大,河堤再出现险情,要不要撤,该怎么撤,你心里要有谱。还有一点,你要记住,即使要撤,你作为党委书记,你跟刘部长也要最后一个撤。**的官,没有那么好当的,你们要清楚了。”

    沈淮换好雨靴,原地踩了两脚,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便跟戚靖瑶道:“戚书记,你陪我再走一趟河堤,然后我们就回县里。今夜雨势会少一些,不过也没有办法放松jǐng惕,明后天可能还有大雨……”看了戚靖瑶脚上jīng致的红sè高跟鞋一眼,也不什么,就直接往河堤上走。

    戚靖瑶开始没有觉得有什么,等上了泥泞一片的河堤,才真是吃足的苦头,红sè高跟鞋给毁得不成样子,她脱掉鞋赤足踩在泥浆里,几乎是咬着牙,一步一挪的跟沈淮往前走。

    河堤上都拉了临时路线,拉出一片灯光,以便工人们河堤加固施工。

    堤上都是民兵跟附近村子里的青壮年,看着戚靖瑶这般模样以及她的秘书提着鞋走在后面,眼神都是怪怪的,叫戚靖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但心里也把沈淮恨死,知道沈淮拉她上堤,就是要看她出丑,这时候都不知道要不要,让秘书将她的那双鞋扔掉。

    这会儿,王卫成拿着机走过来,道:“罗庆的电话,他有事找你……”

    “罗庆有什么事找我?”沈淮停下脚步,看机已经挂上了,疑惑的问道。

    “他正在赶来霞浦的路上,开车话不是很方便,我告诉他我们在三汙,他一会儿就到。”

    沈淮拨了两个电话,都没有拨通,也不知道是不是基站信号有问题,拿着机,敲了敲额头,担扰的跟王卫成道:“有可能是嵛山湖水库的问题。你拨电话到嵛山县委,问一下情况。”

    〖,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