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我有我的后手

第八百二十一章 我有我的后手

    沈淮跟陈宝齐打太极拳,郭成泽乐得看好戏,不过他参与今天的谈话,有他的意图,看着陈宝齐、戚靖瑶他们的意图给沈淮推得干净,气氛有些沉闷之际,时机恰好的插进话题:

    “现在你们霞浦县一二三把手都在,有个问题,我要跟你们提前谈啊。”

    “郭市长说这话,我真心是怕啊,”沈淮笑道,“霞浦有什么问题,郭市长批评时,能不能轻点声啊?”

    沈淮不像以往那般锋芒毕露之后,郭成泽也不觉得就是什么好事,他现在就需要为沈淮的油滑头痛,但有些话还是要硬着头皮说:

    “江堰等县,没有几家像模像样的企业,地方财政困难。江堰的姜志军,每次到市里就是哭穷,我也很头痛,看到他都想躲着走。是要考虑江堰当前的困难情况,但是市级财政就那么大盘子,缺钱的又远不止江堰一家,而且都是缓不得的事,我当市工,便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霞浦县是不是要考虑替市里分忧解难啊?”

    这次梅钢系有五人新增选为市委委员,占到新增选市委委员的一半,不是没有代价的。

    李峰、何清社、黄新良增选市委委员,跟此前梅开分拆、组建淮海融投集团、支持成立区土地储备中心、推动市里进行土地储备制度建设有关;肖浩民入选市委委员,跟他担任常务副县长、推动嵛山旅游产业发生密切相关,还有一个重要条件,就是沈淮同意推动市级财政制度建设。

    九四年前后国内推行分税制,由于淮海省作为当时的发展落后省市,省市财政上能获得较大比例的zhōng yāng转移支付;九七年,也就是去年,省级财政开支里,zhōng yāng转移支付部分占到一半还多些。故而,地方上进行进一步的分税时,由地方分享的增值税、企业所得税、营业税等,都较大幅度的由区县一级财政占有。

    这使得梅溪新区、新浦港财税总规模急剧增长之后,收上来的钱要么直接上缴zhōng yāng国库,要么就留区县,市级财政从这两地高速增长中分享到的直接收益比例很低。

    所谓的市级财政制度建设,其实就是要对由地方分享的增值税、企业所得税、营业税等,在区县及地市之间重新调整分配比例。

    对于经济发展落后的区县,虽然上缴比例增加,但在市级财政大规模增涨之后,从市级财政下拔的款项会更大幅度的增长,故而是支持这个工作的;唯一不利的,也就是唐闸区跟霞浦县。

    去年,也就是九七年,除了上缴国库的税收外,霞浦县归属地方的财税收入达到十亿,其中上缴市级财政仅一成,其他都用于霞浦县的地方建设及民生开支;唐闸作为市属区,受限制较大,但上缴市级财政依旧不足三成。

    这也使得东华这几年虽然发展速度极快,但市级财政增长规模有限,使得市委市zhèng fǔ主导重点工程建设的能力严重不足。

    国内财税制度建设,虽然整体还是往集中方向发展,但同时zhōng yāng又倾向加强县域经济的竞争力;在行政结构上,县只是交由地市代管。这就造成,在现有的政策下,地市可以收市属区的财权,却又很难收下属县的财权。

    未来三五年内,东华财税增长的重地,主要还是在霞浦。

    沈淮不松口,郭成泽提出的两年内使市级财政规模增长超二十亿的目标,就难以完成,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现在胡林、陈宝齐送戚靖瑶到霞浦任职,明摆着是占位去了,沈淮要是一直都让霞浦县截留这么大的财政规模自用,最终只会便宜别人——所以,郭成泽在陈宝齐送戚靖瑶到霞浦任职选择,而在其他方面支持沈淮,都是有他的深沉考虑在内。

    而郭成泽最直接的意图,还是希望沈淮能共同推进加强市级财政建设;毕竟未来的梅钢系在东华,更多还要参与市级权力的制衡跟分享,而不会局限于区县层次。

    当然了,沈淮也是答应推动市级财政制度建设,但究竟提高多少财税上缴比例、怎么进行提高以及什么时候进行提高,沈淮却不会轻易松口——这恰恰又是郭成泽焦急的地方。

    全委会议还没有结束,郭成泽就迫不及待的提这事,沈淮自然没有那么厚道,对郭成泽说道:“霞浦一直都在研究相关政策,要是省里有统一部署,那就没那么难办的了。”

    不提这个也罢,提了这个,郭成泽还是气沮。

    财税在各级zhèng fǔ之间的分配,始终是地方上一个矛盾焦点。

    市里想要区县集中财权,省里又何尝不想从地方上的财税更大规模的集中到省里去、然后由省里分配?

    省里现在甚至有人提出对搞直管县试点,瞅准的就是霞浦等经济强县。

    现在省级财政开支,一年也就七八十亿,要是真的将霞浦搞成省直管县试点,将东华市撇到一边去,直接由省县两级zhèng fǔ分享新浦港高速增长带来的财税收益,省级财政可支配规模可能一下子就能增长十亿之多。

    涉及到财税,派系、地方、党政之间的矛盾点非常的复杂,所以造成霞浦县即使处于省市县三级行政体系的最底层,犹有很大的话语权。

    要是把沈淮惹恼了,他撇开东华市,利用宋系在背后的力量,再迎合省里一些人的利益意愿,推动“省直管”的试点工作,他郭成泽、陈宝齐在市里,也只能苦笑。

    同样的,地方上反对声强烈,省里也不会轻易推动“省直管”试点工作,即使推动试点,也很难直接将目标放到霞浦头上——那样的话,意图太明显、吃相太难看。

    推动市级财政制度建设,郭成泽更焦急一些,但陈宝齐的立场跟他是一致的。

    唯有市级财政规模大幅增长,市委,或者说他陈宝齐在重大工程上才有更大的话语权跟主导能力。不像现在,靖海公路扩建这样的工程,他作为堂堂的市委书记,都插不上什么话,更不要说让关系企业去承接这个工程了。

    九七年,东华市由财政负责直接投入以及与财政相关的基建投资高达六十亿,而梅钢系仅新浦开发集团去年实打实的基建投资就高达二十亿,相比较之下市级财政投入的以及市港投集团负责的部分,仅六七个亿——从这个角度来说,谁才是东华实质意义上的经济负责人?

    见沈淮不松口,陈宝齐也要考虑同郭成泽一起,给他施加压力:“这些年,唐闸、霞浦发展非常迅速,这里面有两地的党员干部勤干、苦干的功劳,但也跟两地的区位优势密切相关。市里还是要讲究平衡,不能说唐闸、霞浦两地发展了,就不管江堰这些地理偏于一隅的落后区县了。去年,霞浦县教职工大幅调整工资,这在霞浦是好事,但市里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江堰、嵛山的老师,一个月就三五月元工资,他们意见就闹大了。一些平衡是迫在眉睫的,总不能等其他区县的教师,围闹县zhèng fǔ、围闹市zhèng fǔ之后,再被动的做调整吧?我们建设社会主义,还是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这是我们的根本政策不能变……”

    面对郭成泽、陈宝齐连哄带吓,沈淮心里只是一笑,说道:“陈书记说得是,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是国内当前很突出的一个矛盾点。田家庚书记调到川东任省委书记,从zhōng yāng层面来说,也是要重点加强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市里做什么决定,我是支持的……”

    郭成泽与陈宝齐面面相觑,虞成震坐在一旁不吭声,暗感沈淮对政策吃得太透了。

    东华市在国内不是较大市,没有单独制定颁布财税政策的权力。

    现在想在霞浦县头上搞特例,霞浦县不主动配合,市里想撇过霞浦,那就要到省里寻求特例支持。

    现在沈淮表面说是支持,背地里说不定会搞什么浑水,情势就有可能会变得很复杂,稍稍一拖这事就是两三年都看不到什么眉头;这跟他们迫切想改观市级财政现状的意愿不合。

    在这事上,戚靖瑶、潘志强都没有什么话语权,只能看着沈淮像茅坑里的石头一般,叫郭成泽、陈宝齐联手都啃不下一口。

    看着气氛沉郁下来,沈淮挪了挪身子,换了个姿势翘二郎腿,说道:“我们几个县委书记,在底下也讨论这个问题,在现有财税政策下,怎样才能更好的进行区域平衡问题。跟郭市长刚才说的那样,江堰的姜书记上午到会场遇到我,也是一见面就哭穷,说霞浦发展比较好,应该要拉他们一把,我当时也没有多想什么,就随口答应他说,好呀,江堰有什么困难,霞浦是兄弟县,应该要援一把手。现在听陈书记、郭市长说这些话,叫我认真的思考上午跟姜书记那几句戏言,心想这在当下的财税政策下,也不失一个办法,霞浦县也愿意承担更多的责任。当然,这件事还需要市里支持。”

    陈宝齐差点把鼻子气歪掉,乍听沈淮的建议很合理,但跟他与郭成泽说的完全是两回事。

    他与郭成泽希望提高霞浦县财税上缴比例,然后由市里加强对江堰等落后区县的财政拨款,市里在收缴财税及财政支配方面,权力能够同时大幅提高;而沈淮的意思,则是由霞浦县直接对江堰等落后县进行财政支援,没市里什么事。

    陈宝齐原以为把顾金章调到江堰去,会对梅钢系是一个打击,没想到沈淮会有这么个后手等着他们。

    沈淮笑眯眯的等着陈宝齐、郭成泽回应,心里冷笑:你把顾金章调到江堰去,好吧,我现在就调部分财政资源支持顾金章到江堰搞建设,你们能拒绝吗?,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