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临门差一脚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临门差一脚

    吃过饭,两人挤在厨房里,一起将碗筷收拾过来洗掉。\r\n成怡站在水池前拿香皂洗手;沈淮从后面贴过来,手伸过来,让成怡帮他打肥皂。\r\n“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成怡声音腻腻的嗔骂道,也不将沈淮从身后推开,帮他打肥皂,将香皂放下,两人的手又滑滑腻腻的绞在一块起沫。\r\n沈淮身子又往前贴了一些,成怡身前就是水池子,给顶在池边上就没法再让,她也懒得跟身后的无赖计较,只是认真的帮沈淮洗手,想要把每一点油渍都干干净净的洗掉。\r\n成怡进屋换上拖鞋,但她的腿长,沈淮的小腹恰好能紧紧实实的贴在她翘起来的臀上。小腹感受着那饱满的诱人弹软,鼻端闻着成怡耳鬓传来的香气,看着她凝滑如脂的脸颊,手臂从成怡腋下抄过,环夹着她柔软的腰肢,双手在她娇柔的小手里揉|搓,沈淮心猿意马起来,也禁不住有股热气升腾起来,下面的小兄弟就跃跃yù试抬头起来。\r\n成怡自然能感到那根木杵子似的东西活了过来似的顶在她的身后——自从上半身对沈淮开发禁地之后,这样程度的亲热也不止一回了。\r\n成怡她也从这种亲热中感受到叫她沉醉心跳的甜蜜,有时候就会稍稍纵容沈淮,身子依在沈淮宽厚的怀里,也没有理会他,但把沈淮的手抓在水龙头下,不叫他有动手的机会。\r\n只是沈淮贴在身后还不安分,身子扭动——成怡开始还不知道沈淮想干什么,但香软挺翘的臀给沈淮厮磨得也是说不出的舒服,也就没有管他。\r\n待沈淮调整好位置之后,成怡才陡然觉察不对劲来——初夏时节,两人都穿着很薄的棉质长裤,内衣也是轻薄,成怡感觉那东西形状如大蘑菇,灼热就像一块冒着火星的炭,顶在她最娇柔、敏感的私密之地,她骤然间就一阵子的气急心紧,差点都禁不住要打颤起来。\r\n成怡好一会儿心头的气才顺过来,转回头圆溜溜的冲沈淮瞪大眼睛,张嘴就要去咬这无耻之徒:“有你这样耍流氓的……”\r\n沈淮闪了闪,又将脸贴过来,拿下巴上的胡茬子在她香溢腻滑的脸蛋上轻轻的磨磳,说道:“你还没有帮我把手洗好。”\r\n成怡拿沈淮没辙,气苦的打开水龙头,将两人手上的肥皂沫冲掉,没待拿毛巾将沈淮的手擦干净,那双手就迫不及待的搂住她的小腹,将她整个人往后收,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要融化到他的怀里去。\r\n能感受到沈淮勃发灼热的情念,成怡也是迷醉,仅有的意识也只是叫她声音低吟的跟沈淮强调:“你答应过我的,没结婚前不对我做那事……”这话还没有说完,她嫣红娇软的嘴唇,就叫沈淮噙了过去,她只能嗷嗷低叫的扭着头,跟沈淮亲吻,一边热吻,一边给沈淮搂着往房间里走。\r\n成怡不让沈淮脱衣服,但拗不过他,还是让他手伸到衬衫里将里面的胸罩解开在衫衣里真空露出娇挺的rǔ房——沈淮当然不会这样就满足,将成怡推到床上热吻一阵,就将她的衣衫都推上去,看着那对倒扣着的玉碗似的胸器雪白细腻如瓷,嫣红的蓓蕾娇艳yù滴,他轻轻的伏身过去,含在嘴里。\r\n成怡也是晕头转向,仿佛一艘在狂风暴雨里颠簸的孤舟,随时都会翻覆,仅剩的那点意识,也只是叫她抓住裤腰带,不叫沈淮解开来,其他的任沈淮折腾。\r\n两人在床头也不知道亲热了多久,进卧室时,院子里还有些微的暮光,这会儿都完全的黑了,也没有星光。\r\n沈淮不想强迫成怡,但这么个美人,几乎什么都对他开放了,就是临门一脚不叫他踢进去,也叫抓耳挠腮,急得没有办法。不过,就这么克制着、强忍着,成怡那面红声娇、眼眸含水、也是给情|yù烧着的样子更叫他迷醉。\r\n成怡拿毛巾被拢住上身,趴在沈淮的胸口,手指没事在沈淮的肚皮上写着字让沈淮猜,眼睛也能看到下面那根东西还没有完全的不折腾,半蹲着支起规模不小的帐篷。\r\n沈淮刚才抓她的手去握了一下,她现在还心有余悸,手指就在沈淮的肚皮写着“小王八蛋”四个字。\r\n“你在我肚子上写字,还骂我!”沈淮撑起身,抗议的说道。\r\n成怡撑着沈淮的肚皮坐起来,笑着说道:“不理你了,我要去洗澡了……”\r\n**********************\r\n成怡洗澡,把卫生间的门反锁得严严实实,叫沈淮无机可趁。沈淮也只能等成怡洗过澡,进浴室冲了一通凉水,叫心里的热火稍熄一些。\r\n他穿好衣裳走到客厅,就听见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看见成怡坐在院子里看书,桌上泡了一杯沏好的咖啡。\r\n成怡是那种对咖啡因没反应的人,别人喝多了咖啡,会兴奋睡不着觉,成怡却是喝了咖啡就打磕睡的人——沈淮走到院子里,走过来跟成怡挤在一张躺椅上,拿过她的咖啡杯,闻着浓郁的咖啡香气,喝了一口。\r\n雨滴落在遮阳棚上,有那么一点雨打芭蕉的意思。\r\n只是这样的诗情画意,难叫沈淮安分——成怡洗过澡,就穿了一件宽宽大大的T恤衫当睡衣,T恤衫的袖口很敞,沈淮挨着成怡坐下来,就把手从袖口伸进去,握住那对娇挺香软的大白兔。\r\n头顶有遮阳棚,外围的院墙也叫原木sè的松木板遮住,只要没有人探头往院子里看,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俩坐在院子里看什么。\r\n隔壁院子里熄着灯,想来丁秀、罗蓉母女没事也不会在下雨的时候跑院子里来;成怡掐了沈淮一下,也就随他去。\r\n成怡今天手里头也有工作也没有处理完,赶着到霞浦来跟沈淮相会,就把这些工作随身带着;她就拿着文件靠在沈淮的怀里,就像两个人在一起看同一份文件。\r\n“有遮阳棚真好。我让我妈也在院子里整一个,她偏不干,不然我也可以下雨天在院子里看书了。”罗蓉的声音蓦然从院墙后传过来。\r\n沈淮与成怡转回头,就见罗蓉撑着伞,站在院墙那头冲着他们说话。\r\n成怡慌乱着要站起来,但沈淮的手还从袖口正伸到她的怀里,哪那么容易分开?\r\n好在躺椅够大够稳,成怡想起身,两人卡在一起,成怡又跌回到沈淮的怀里,没有把躺椅掀翻掉。\r\n小丫头这才看到沈淮跟成怡不是单纯的依偎在一张躺椅上说话,鼓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这一幕看,过了好一会儿呲牙咧嘴的吐吐舌头转过脸去不看这少儿不宜的一幕。\r\n成怡面红耳赤的跟沈淮分开来,凑到沈淮的耳边,咬牙切齿说道:“叫你不要耍流氓,看看,把人家小女孩子给教坏了吧?”\r\n沈淮很是无辜的摊手笑笑,他哪里想到罗蓉会没事撑把伞到院子里来?\r\n成怡几次到霞浦来,沈淮工作忙碌,都没有办法及时回来陪她;她跟宋彤吃饭的次数,倒不见得跟陪沈淮吃饭少,另外就是跟丁秀、罗蓉母女混熟了。甚至在沈淮跟丁秀、罗蓉打照面之前,她们就聊过好几回话了。\r\n成怡坐直身子,隔着院墙问罗蓉中考的事情:“中考准备得怎么样了,有把握考进县中吗?”\r\n沈淮跟丁秀、罗蓉母女的接触,一直都很少,听成怡跟罗蓉聊天,才想起来罗蓉过两天就要参加中考——也是暗叫侥幸,今天这事他在场,不然都不知道今天这事,会给小姑娘照成怎么的影响呢。\r\n沈淮又仰过头,见罗蓉的神sè正常,应该是没有怎么受今天的事情影响。\r\n“不知道,反正就跟着过去考虑呗,到时候只要还有学上就好,”罗蓉小丫头一个,正是没心没肺的年纪,对未来也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规划,就扒在墙头问成怡,“成怡姐,什么时候跟沈大哥结婚啊?”\r\n“谁要嫁给这个混蛋啊?”成怡还想着刚才那一幕给罗蓉看过去,没好意思谈她跟沈淮的婚事,“再说啊,我现在还没有想到要结婚呢,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你以后就会明白了……”\r\n“现在又是谁在教坏小女孩子?”沈淮坐起来咬着成怡的耳根子问。\r\n成怡娇羞的躲开,不想让罗蓉看到她跟沈淮亲腻的样子。\r\n成怡随口一说,罗蓉倒是若有所思的应道:“成怡姐,你这话真对,就说我爸吧,我想办法让他跟妈复婚呢,今天上街竟然看到一个丑八怪挽着他的胳膊走在街上,真真是要把我给气死了。你看,像我爸那样,平时看起来都老实巴交的一个男人,还都那样,其他男人就更靠不住的……”\r\n沈淮暗自乍舌,没想到成怡一说,竟引得小丫头这么多的话来。\r\n再想想罗戴民跟丁秀结合,多少年生活得不痛快,现在下定决心分开来,各找各的归宿,很现实,也很正常——只是这些想法还不是天真浪漫的罗蓉此时所想不明白的。\r\n成怡听罗蓉这么说,问她:“你心里是不是今天特气,才抬脚踹人的?”\r\n罗蓉吐了吐舌头,没想到把这事给说漏了,又压着声音说道:“你们不要把这事告诉我妈,她听了心里会难受的。”\r\n也不知道罗蓉是说她爸的事不能告诉她妈听,还是什么,成怡只是点点头答应她。\r\n罗蓉好像意识到刚才自己一棍子把满船的鸭子都打下水了,又忙补救的说道:“也不是没有好男人,我就觉得沈大哥是顶好的男人。不过,真要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找他,我帮成怡姐你盯着……”\r\n“那真要谢谢你了。”成怡咯咯的笑道。\r\n沈淮听了心里轻叹,低声跟成怡说道:“现在人小鬼大,这丫头的心机比你想象的要深呢。”\r\n“你管,只要说得我高兴就好。”成怡媚然一笑的说道。,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