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一十五章 意外的任命

第八百一十五章 意外的任命

    顾金章情绪的转变,叫凝结在县常委班子中间那种沉郁气氛一扫而空。

    杜建能知道前后的细微变化,但不清楚事情的缘由,不知道沈淮怎么就做通了顾金章的工作,还以为沈淮私下里给了顾金章什么承诺。

    这么想也不奇怪,顾金章就这么给调离霞浦,不仅会影响到梅钢系内部的凝聚力,也会叫陈宝齐甚至郭成泽有机可趁。

    不过,沈淮也没有将个中缘由,跟杜建他们细说什么。

    有些心结能否解开,终究还是要看当事者的心xìng,要是顾金章真钻进牛角尖里,沈淮也无计可施,就像当初的袁宏军,人家一心往外走,他也没有办法拉回来。

    顾金章、耿波的情绪安抚完,沈淮抽了一天时间,与陶继兴专程一起到市委,就杜建担任县委秘书长的事情,找陈宝齐、虞成震谈话。

    没有办法,程序上县委对县委秘书长这样的职务人选只有推荐权,最终无论是提名、测评、考察或者任命决定,都在市委组织部跟市委常委会;沈淮与陶继兴则要先向市委组织部履行举荐程序。

    陈宝齐临时不在市里,沈淮与陶继兴就专程去找虞成震谈话。

    虞成震的办公室在六楼,窗外是一株生长有两三百的银杏树,茂密的枝叶展开来,遮得诺大的办公室在初夏时季、不开空调也是一片荫凉。

    “这往后啊,霞浦县的班子,沈淮你就是大班长。为这个班子选择好的成员,也是你作为班长的责任,”虞成震双手合握一只真空杯,坐到沈淮、陶继兴的跟前,慢条理丝的说道,“你在梅溪时跟杜建也共事过,应该知道他的秉xìng,你推荐杜建担任霞浦县委秘书长,我跟陈书记都是支持你的。另外,顾金章、耿波二人调出霞浦后,霞浦也要注入新的力量,加强你们的领导工作。我跟陈书记也研究了很久,跟当事人也谈过话,他们对到霞浦参加建设都有很强烈的意愿,不过还是要征询一下你们的意见……”

    沈淮与陶继兴对望一眼,知道陈宝齐、虞成震这次铁心将顾金章、耿波调离霞浦,就是要腾出位子塞他们的人进来。

    沈淮起初希望陈宝齐跟郭成泽各塞一个人进来,让他们各怀鬼胎的相互制衡,就无法在霞浦对他形成牵制,但听虞成震的口气,看来这两天都是陈宝齐选定的,他们大概在其他方面跟郭成泽、孟建声做了妥协。

    想到以后县常委班子会有两人对陈宝齐惟命是从,沈淮自然头痛,但这事也容不得他发表什么意见,只得虚伪的说道:“陈书记跟虞书记关心霞浦的建设发展,我们自然欢迎致极,不知道陈书记、虞书记,要派什么重量级人才,到霞浦工作啊……”

    “这两个,跟你也都是老熟人,”虞成震很满意沈淮的态度,手抚着微秃的额头,笑道,“戚靖瑶、潘志强,跟你还是党校同学。省里也一直强调要尽可能的任用女同志,这次市委拟委任戚靖瑶担任霞浦县委副书记,拟委任潘志强担任霞浦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沈淮克制住将手里茶杯泼虞成震脸上去的冲动,蹙着眉头,这才真正的是感到头痛。

    两年他到省委党校进修,当时的市商业局副局长潘志强与戚靖瑶,也是一起给推荐到省委党校进修,他们三人算是党校同学。之后,潘志强从市商业局调任西城区担任副区长,这次再调到霞浦进常委班子,也算是正常的提拔。

    叫沈淮头痛的,还是戚靖瑶这个女人。

    戚靖瑶到东华挂职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继而分管新组建的新传媒集团,此时提拔到霞浦担任副书记,严格上说来还是副县处级,级别却是要高过其他常委。

    沈淮倒不介意来个更强势的,但也不想以后天天跟戚靖瑶这个撒波打滚招术都会的女人打交道。

    陶继兴也暗感棘手,要是陈宝齐派其他什么嫡系亲信到霞浦牵制沈淮,根本不足以形成多大的威胁。

    首先,地方实行的是党政首长负责制,即使有些决议在常委班子或县zhèng fǔ常务会议讨论时,有较大的争议,书记、县长只要愿意承担全部的责任,还是可以一力推行的。

    同时,即使陈宝齐有两员嫡系进霞浦县常委班子,也改变不了占少数的格局,故而绝大多数事务都放到常委班子上讨论,他们都很难形成真正的阻力。

    更重要的一点,沈淮叫人畏惧的,跟他出身宋家的背景也有极大的关系。这就决定了沈淮可以跟地方官员撕破脸,但地方官员很难跟他撕破脸——只要陈宝齐挑选的官员对沈淮心存畏惧之心,他们到霞浦后想牵制沈淮,就只会更缩手缩脚,而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只是戚靖瑶这个女人背景就复杂了。

    首先戚靖瑶的父亲是淮大的常务副校长,作为教育部所属、享受副部长待遇的高官,在国内学界拥有很高的地位。

    其次,戚靖瑶与胡致诚之侄、胡致远之子胡林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可以说她这次极可能是代表胡林的意志一头扎到霞浦来——单就这层背景,戚靖瑶就要远比陈宝齐的下属,更叫人头痛,甚至有可能藏着更深的企图。

    不过,沈淮对此也只能冷笑两声,冲着虞成震冷嘲热讽道:“陈书记、虞书记,还真是关心霞浦的发展啊。”

    虞成震只当听不出沈淮话里的冷嘲热讽,笑着说道:“霞浦县要没有意见,那是再好不过,也不枉我跟陈书记一片苦心。陈书记今天不在市里,我会把你们的意见跟他汇报。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这件事差不多就这么定了。”

    沈淮没有办法改变市委的决定,暗道:郭成泽、孟建声这时候多半想着往新津多塞人,以求在新津这个新的增涨点上,获得一定的平衡,而非硬凑到霞浦来,这样他就没有办法从郭成泽、孟建声那里获得什么交易上的支持。

    话不投机半句多,谈过事情,沈淮与陶继兴就离开虞成震的办公室。

    陶继兴喜欢走楼梯,沈淮陪他走楼梯——空荡荡的楼梯里没有什么人,沈淮与陶继兴歇下来,拿出烟来点上。

    “郭市长跟陈书记应该是有默契了,”陶继兴说道,“接下来你在霞浦的工作,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啊……”

    沈淮也知道陶继兴所指郭成泽跟陈宝齐之间所形成的默契是什么,无非是郭成泽、孟建声在唐闸区压梅钢的势,陈宝齐派人插足霞浦分梅钢的势,然而他们再在其他地方互相制衡。

    即使在淮海融投的成立上,他与计经系在一定程度上合流,但有机会限制他这边,郭成泽、孟建声以及躲在他们二人背后的徐沛,也是从来都不会轻易放过机会的。

    沈淮虽然觉得头痛,也不觉得真就束手无策了,这个世界从来都是犬牙呲互的,顾金章、耿波等人虽然被调离出去,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只要顾金章、耿波还认为他们是梅钢系的人,这也意味着梅钢系的影响力随之往北城区、江堰县扩散。

    沈淮苦笑一下,跟陶继兴说道:“看来,我也应该哪天有时间,要找王易平好好的吃顿饭了。”

    陶继兴点点头,说道:“耿波调到北城区工作,要跟王易平做好配合工作,关系想要融洽,我们是要多帮着推动推动……”

    北城区委书记王易平,年前担任新津县委书记。

    虽然在郭成泽、陈宝齐争夺新津港建设的主导权时,王易平选择投向陈宝齐,但事后并没有得到陈宝齐的信任,相反的,他很快就会调离新津,新津县委书记的宝座由葛永秋坐上去。

    耿波虽然调到北城区任宣传部长,但常委班子内部就分工进行小幅度的调整又不是新鲜事。

    王易平心里憋着怨气,沈淮也不指望着能叫他立马转变风向,但彼此搞好关系,让他在常委班子分工时给耿波多放出点事权出来,也能叫耿波到北城区能多些作为。

    同时,顾金章到江堰后,沈淮心想着,也可以给予更多的资源支持。

    抽过烟,排解掉心里郁闷,沈淮看了看手表,跟陶继兴说:“成怡今天要到霞浦来,我晚上就不陪陶书记你吃饭了……”

    “不用,不用,”陶继兴笑道,“你跟成怡早些结婚,我们要赶着吃喜酒……”

    **********************

    成怡上回过来,就把车丢在这边,这次坐大巴车到东华来;沈淮掐着点到车站去接她。

    成怡坐进沈淮的车,看他眉头皱起,愁眉莫展的样子,问道:“什么事,叫你这么烦心?”

    “除了那些烦人的,还能有什么事?”沈淮将霞浦县的班子调整,说给成怡听,无奈而气泄的说道,“国内有那么一批人,做事没有本事,搞事的本事却是十足。”

    成怡也知道沈淮很难直接影响市里的人事任命,轻叹道:“也亏得老爷子年初到东华走这么一趟,不然的话,他们多半会合谋将你调出东华……”

    沈淮撇嘴而笑,心知成怡说的这种可能xìng极大,徐沛与赵秋华确实有合流将他搞出东华的可能,而他二伯那里,多半会选择袖手旁观——老爷子选择到东华走一走、看一看,也是挑时机的,这时候就尤其能感受到老爷子时机选择的恰到好处,不然他这个县委书记的任命,都有可能产生波折。

    〖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