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八十四章 往事

第七百八十四章 往事

    东江证券案悬而未决,仿佛睾|丸要害给人捏在手里。

    高天河年底前直接退休,赵秋华、戴乐生在省里未施加阻力,郭成泽顺利接替高天河的位子,担任东华市委副书记兼代市长。

    嵛津高速项目也没有中止,只是启动时间被无限期的拖后,市里将先推动靖海公路扩建、新浦大道南延、沿江快速道东延等道路工程的建设,重新确立以新浦港建设为核心,推动沿淮海湾经济带往北推进的战略重心。

    接下来,胡林他们在资华实业内部,将一个马姓副总推出来当替罪羊,向jǐng方“投案自首”,揽下所有泄漏内幕消息、致使股价异动的罪行,也以此正式宣告这次增发融资方案的流产,资华实业的股价接下来几天一泄千丈,但这些都没有在东华掀起什么轩然**。

    沈淮与成怡订婚,想要双方家长在chūn节期间凑到一起参加订婚宴,也是极难完成的任务。

    周知白与宋彤年初六会在东华办婚宴,平时懒得出京的老爷子,这趟也有兴趣到东华来看一看,就提议让沈淮与成怡赶在年初五晚上,趁不少亲朋好友都在东华的时候,把订婚宴给办了,也算是了却大家的一桩心愿。

    chūn节期间,县里事务繁忙,沈淮无暇从霞浦脱身,成怡则回石门过了chūn节,chūn节后再跟她妈刘雪梅一起返回徐城;成文光刚到冀省担任省长,chūn节期间没有办法离开冀省。

    沈淮赶在年初五,驱车赶往徐城迎接,也是第一次见到成怡数年来第一次回国的哥哥成星。

    成星跟成文光几乎是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只是要削瘦许多,多年的海外生活,未叫他颐养富态,冷峻的眼神、疏落的神情多少叫人觉得难以亲近。

    这一天,小姑宋文慧、小姑夫唐建民、宋鸿军以及他爸妈宋健、宋英陪同老爷子也乘专列到徐城下车。

    不仅孙亚琳与她爸孙启善以及孙启义等人乘飞机到徐城后等老爷子过来汇合,明天才会到东华参加婚宴的谢海诚、叶选峰、郑宜梧等人,今天也赶到车站给老爷子接站。

    除此之外,崔向东崔老爷子以及省里几个跟老爷子认得的退休老干部以及姚荣华等人,今天也要跟着赶往东华凑热闹——沈淮要陪着周知白、宋彤他们一起应付众人,也抽不出时间跟成星打什么交道。

    老爷子这次过来,也跟省里打过招呼,不做额外的打扰。

    李谷的妻子陈明娟家,跟宋家也算是世交,既然都在一省工作,周知白与宋彤的婚宴也给李谷、陈明娟夫妇发了请帖。

    李谷赶到车站来给老爷子接站,得知沈淮与成怡的订婚宴就安排在今晚,当即就决定要带着妻子跟chūn节期间到徐城来度假的儿子,一起赶到东华凑热闹。

    众人在徐城聚齐后,再浩浩荡荡的驱车往东华出发;临到沂城,熊文斌、白素梅一家也驱车赶过来汇合。

    周家在东华也是财大气粗,事前就将渚园渡假大酒店紧挨梅溪老镇的别墅区都包下来,安排远道而来的亲朋好友入住。

    赶到梅溪,天已薄暮,yīn霾了一天的天空也飘起雪花来。

    陈宝齐、郭成泽等市委领导拜访后就离开了,赶在晚宴前有些时间,老爷子有了兴致,要与崔向东崔老爷子等人,在这小雪中到梅溪镇上走一走,也体谅不要沈淮他们陪同。

    沈淮从早到晚,忙着应付众人,也觉疲惫,走到园子里抽根烟歇一歇。

    也不知道金子从哪个角落钻进来,跑过来摇着尾巴蹭他的小腿。

    没看到陈丹、小黎在附近,也不知道它怎么偷跑出来,溜过来找到自己,沈淮蹲下来,摸着金子光滑似绸缎的皮毛,这多年来的一幕幕闪过脑海,叫他感慨万分。

    “金子从哪里钻过来的?”成怡走过来,看到金子也是欣喜的走近摸了摸。

    “沈淮,沈淮,”孙亚琳走出屋子喊道,“你们怎么躲这里来了?明天才是周知跟宋彤当主角,今天你跟成怡可不能躲啊!”

    沈淮拍了拍金子的脑袋,想要放它离开,成怡说道:“金子怕是偷跑出来的,免得它走失了,你送它回去吧……”

    沈淮抿了抿嘴,看着成怡进屋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孙亚琳依着栏杆说道:“你亏欠的人多去了,怎么这会儿觉得内疚了?”

    “陪我一起走走。”沈淮说道。

    “没空。”孙亚琳摊手说道,转身进屋,将沈淮一人丢在外面。

    沈淮苦笑一下,从侧门走出酒店,沿裤衩子河南河沿小道,往陈丹的住处走去,半道遇到手里拿着皮索、出门找金子的陈丹。

    “我在家里打扫卫生呢,眨眼工夫,金子就跑了出去。”陈丹蹲下来,将皮索套在金子的皮项圈上,牵在手里。

    沈淮伸手摸了摸陈丹丰腴娇美的脸蛋。

    陈丹吓了一跳的躲开,嗔怨的说道:“作死啊,让人看到,你跟成怡今天还订不订婚了?”

    “人生,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总会有许多的烙印,也许看上去乱七八糟的,静下心去回首也有些不知适从,但你是最深的一道,这辈子都无法抹去。”沈淮看着陈丹清澈明媚的眼睛,说道。

    陈丹情不自禁的伸手抓了沈淮的手心一把,又很快的松手放开,说道:“好啦,我不用你来安慰了……”

    沈淮说道:“我这辈子承受太多人的错爱,不知道几辈子才能还得清。”

    陈丹看向飘荡雪花的清澈的河面,说道:

    “我才不用你来还什么,你要还,去还别人的吧。经历那么多的事后,我一直渴望能有静谧而实在的人生,也未曾有什么不满足。刚才在屋里打扫卫生,情不自禁的想起跟你一起的情形,发觉自己真的很爱你,然后就发现金子偷溜出来,就出来找金子——现在知道你心里有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沈淮心动的看着陈丹迷人的脸蛋,有时候一切都在不言之中,他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陈丹。

    “什么东西?”陈丹见东西拿小布囊包着,好奇的问道。

    “太贵的东西,我买不起;这东西是我没事在车间里拿一块不锈钢车出来的,你不要嫌弃。”沈淮说道。

    陈丹没有拆开来,隔着小布囊捏了捏,却是一枚戒指在里面,低语道:“你就是想惹我哭……”站在那里一会儿,定下情绪,陈丹又说道,“你快回去吧,那么多客人都在等着你呢;明天宋彤跟周知白办喜酒,我也要参加的……”

    看着陈丹湿润而动情的美丽眼睛,沈淮克制住亲吻她的冲动,挥了挥手,便转身往回走,一路上回想自己杂夹错乱的感情世界,与陈丹的关系仿佛一泉清流在缓缓的流淌。

    再走回酒店,听着屋里众人谈笑声,沈淮定了定心绪,走进去,才看到老爷子他们出去转了一圈,现在都已经回来了,一大群人坐在休息厅里,等着晚宴开席,他走到成怡身边坐下来,问道:“你们在谈什么,这么高兴?”

    “听小姑说你在农场时候的事情呢,大家都没有想到,你那时候比现在可爱多了……”成怡伸手抓住沈淮的手,笑着告诉他道。

    “我那时真有那么可爱吗,我自己怎么记不得了?”沈淮笑着问,“我觉得我现在比较可爱一点。”

    “嬉皮笑脸都没有一个正经,”老爷子板起脸来说道,“你等会儿,要跟成怡好好敬一敬你姑跟姑夫,没有她在你身上投入那么多的心血,你会有今天?”

    沈淮点点头,他即使是这具身体的寄客,也能感受到小姑宋文慧这些年来对他无私的感情跟投入。

    也不知道他们之前谈了什么,宋彤坐她妈身边撒娇的说道:“就冲着我妈对沈淮那样子,害得我时常去想,沈淮才是我妈的亲儿子,而我是不是从哪只垃圾堆里捡回来了。我有时候想委屈了,甚至都有离家出走的念头,”又笑着跟沈淮说道,“沈淮,你要记得,这些可都是你欠我的。”

    宋文慧笑着打了宋彤一记,不让她胡说八道。

    宋彤不依不挠的说道:“就是嘛,你对沈淮就是偏心;不信,你让鸿军、鸿奇他们说说,他们也是你的亲侄子,他们肯定也是一直都在偷偷的嫉妒沈淮。”

    宋鸿奇已经到平江市任职,自然也跟谢芷过来参加沈淮的订婚宴以及明天宋彤跟周知白的婚宴。

    在大家起哄的笑声时,宋文慧想起往事,忍不住泪眼婆娑,说道:“你们没有经历沈淮经历的苦,他小小年纪心里的苦,你们不懂。有一次我回农场去看他,离开时他小小年纪送我到车站,在我上车前跟我说了一句话,叫我哭了一路回京,只是那时他跟爷爷nǎinǎi住,我不能接他到身边……”

    “他说了什么?”宋彤好奇的问道。

    “他跟我说:我妈妈不在了,我以后能不能跟彤彤一样喊你妈妈……”宋文慧回忆道。

    沈淮站起身来,走出房间的那一瞬间,眼泪怎么都控制不住的流出来……,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