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成怡的床

第七百七十九章 成怡的床

    (快到月底了,谁手里还有月票没投的,投一下,不要浪费了)

    寒流南下,夜风怒啸,人一下车给冷空气灌到脖子里,浑身直打哆嗦。

    徐娴打量着市委大院内一栋栋小洋楼在夜sè里的幢幢黑影,心里忐忑又生。

    此前沈淮将她推到省金融办主任李谷那边,她以为自己带着相关材料会转到省证监局,没想到李谷打电话叫来司机,转眼间就坐车将她带到徐城市委家属大院。

    徐娴在下决心揭发周辰西卷款外逃之时,也考虑到此案可能会将一些她惹不起的“大人物”卷进来,叫她吃不了兜着走,但到这时,她才意识到整件事所带起来的漩涡,远比她想象的要更复杂、更凶险。

    李谷让司机将车停在巷道里等候,下车来竖起衣领子,问徐娴:“你以前见过徐沛书记?”

    徐娴点点头,说道:“徐书记也到公司视察过……”

    “行,你等会儿将东江证券存在的问题,如实跟徐沛书记反应。”李谷到底不知道眼前这个漂亮女人的底细,还是不忘吩咐一句。

    此前打过电话,这边车过来,屋子里的人也就走过来开门,跟李谷打招呼:“徐书记跟赵董事长在后面的书房里正谈话呢。”

    李谷怕徐娴不知道“赵董事长”是谁,跟她说道:“浦成电器的赵沫石。”

    东江证券改制时,市委书记徐沛推动浦成电器出资持股。

    虽然赵沫石一直都没能直接干涉到东江证券的运营,甚至都不直接担任东江证券董事会的董事职务,但要说徐娴不知道赵沫石,那她这个东江证券的客户部经理就太失职了。

    徐娴随李谷登堂入室,走进书房,除了此时已经兼任省委副书记的徐沛、浦成电器集团董事长赵沫石外,还有好几个她只在电视里看到的熟悉面孔,眼睛都朝她看过来,其中就赫然有徐城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的张普。

    到这一步,徐娴不再担心此案牵涉出来的“大人物”,事后会报复她这个小角sè了。

    李谷将举报材料交给徐沛,在徐沛翻看材料期间,书房里也是静寂无声。

    徐娴不知道此案牵涉面有多广,赵沫石、张普等人则知道整件事引起的漩涡,有可能就是连徐沛都未必能控制住。

    徐娴从中午过后,就滴米未进,书房里没有打暖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徐沛个人的习惯如此,总之徐娴又冷又饿,在徐沛看过材料,回答他的问题,声音也在打颤,叫她看上去既是凄凉又是张皇。

    徐娴将她所了解的事情如实说出,便是她与周辰西的关系也没有隐瞒,只是略去下午到东华找沈淮的过程——说过这些话后,她就给徐沛的秘书带到隔壁的休息室等候。

    徐娴离开书房时,从省委副书记徐沛锁紧的眉头里,也意识到此案的复杂xìng要超乎她的想象,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对前程命运也是忐忑不安,不知道此案漩涡带起来的狂浪,会将她卷往何方。

    同时,徐娴也好奇沈淮到底是什么身份,好奇作为东华市地方龙头企业的梅钢系到底有多强的影响力跟能量,以致沈淮能隐身幕后遥控这些事,也好奇沈淮与李谷到底是怎样一层关系,好奇李谷为何要在徐沛跟前,帮着隐瞒沈淮存在的事实?

    太多的迷雾虽然没法在此时拨开,但也叫徐娴认识到自己以往以及周辰西的自以为是,是那么的可笑,她以往自己早已经是上流社会的一员,却发现连顶层世界的边角都没有摸到。

    *********************

    “徐沛会怎么处理这个案子?”成怡抱膝坐在床头,她将屋里的灯关灭,只留卫生间里的灯亮着,这样才能看到窗外给寒风吹得瑟瑟发抖的夜sè。

    虽然徐娴之后的表演,叫成怡心里对徐娴不再有什么同情,但她同时又觉得徐娴这样的女人,实则在温室里长大的她要强,也禁不住好奇徐娴这个女人,rì后会有怎样的命运?

    徐沛最终决定怎么处理这个案子,同时也决定徐娴未来的命运走向。

    “我才懒得管他怎么处理这事,”沈淮头枕着胳臂,躺在铺了一层被褥的地板上,看着成怡漂亮迷人的脸蛋,笑道,“反正这事我得不到一点好处,折腾了半天,下回还要负责把你丢在东华的车开过来。”

    成怡俯过身趴下来,下巴磕在床沿上,近在咫尺的看着沈淮的脸,问道:“那你到底还想要什么好处?”

    “睡地板实在太硬了。”沈淮涎皮赖脸的说道。

    “去!嫌硬自己就睡宾馆去,”成怡说道,“年底之前,你不应该很忙吗?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地方官员,你现在不是更应该连夜赶回县里去吗?”

    “你这是记仇?”沈淮笑问道。

    “我记什么仇?”成怡问道。

    “下午说好陪你回徐城,临时给叫去市里开会,没走成、让你单独回徐城;没想到又遇到这事跑徐城来,你肯定是为这事记仇了,”沈淮说道,“今天还真是一波三折啊。”

    “你就往自己脸上贴金吧!”成怡听着沈淮胡搅蛮缠,不屑一顾的嘲笑他。

    “你要真这么不屑一顾,床这么宽,等会儿让我睡床上,我还能怎么样你?”沈淮说道,“地板真是太硬了。要不你睡地板,我睡床?”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成怡盯着沈淮的脸问。

    沈淮手撑着地,身子一边往床上爬,一边说道:“地板真是又硬又冷……”

    成怡刚要抬脚踹沈淮下去,摆床头柜的手机震动了两声,闪烁的小灯显示有短信进来,成怡身子够过来拿手机,徐娴发来一条简短的信息:“在去公安局的路上”成怡刚要拿手机给沈淮,转身见沈淮已经爬上床来,瞪了他一眼,说道:“把你的臭被子也拿上来。”

    沈淮将被子从地板拉上来,与成怡并头躺好,再去看徐娴发来的信息,说道:“这事今天就这样了;睡觉吧……”

    虽然说两人是睡两个被窝,但并头而睡,关系无疑又是叫这个无赖拉了一步,成怡见沈淮都已经脱掉羊毛衫钻被窝里,也拿这个无赖没辙,她也背过身去躺下,问道:“你说这案子会处理到什么程度?”

    成怡这些年都在国外留学,但很多事情也是耳濡目染,知道这个世界没有想象中那么黑暗,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清白,而夹于黑与白之间的灰sè规则也是莫名的复杂。

    沈淮看着成怡散开来堆在枕边的秀发,拿到一缕凑到鼻端轻嗅,笑着说道:“天下乌鸦一般黑,你觉得徐沛会有心想当一只纯白无瑕的白乌鸦吗?”

    背对着说话,总觉得别扭,成怡转过身来,与沈淮面对面而卧,听他说下去。

    “徐沛也是一个见好就收的人,只要钟立岷书记还要搞平衡,他就不会借这事对赵秋华逼得太狠。再说,近几年来,也不单胡林借着资华实业玩这一手,将来或许会有更多的人从这上面找出路。计经系内部也不乏有人动这样的心思,我们宋家也不是心思都纯洁。所以,这事捅不到上面去。改革开放这些年,妥协跟平衡是大家首先学明白的一件事,也就我这个二百五,不成熟,才会揪住别人的小辫子乱打。”

    “你个二百五。”成怡笑了起来,近在咫尺的看着沈淮骂自己,又问,“要是李谷不愿意给你当枪使,你怎么办?”

    “我又没有拿他当枪使,他凭什么不露面?他现在连副省长都不是,省属国企工委的门面,没有田书记帮他撑腰,他以后想收拾那一家家自立山头的省企,有那么容易?”沈淮笑着问道,又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成怡的脸颊,说道,“睡吧,不然明天又要睡懒觉了……”

    成怡张了张嘴,作势要咬沈淮的手,让他将手从她的脸颊上移开……

    ********************

    卷款外逃,越是干脆利落越好。

    钱汇出去,人也要紧跟着出去,要想一次xìng就把妻儿老少都带出去,显然不现实。

    不要说这些年来跟黄脸婆没有什么感情,就算有感情,他也保不住黄脸婆能在这么大的事情面前,能在旅游签证办下来之前一直都保持有泰山崩于前不改脸的镇定功夫。

    周辰西打定主意不跟家里黄脸婆商量什么,即使舍不得刚读初中的儿子,也要等他出去后再作打量。

    也是怕这段时间会节外开枝,周辰西打心里有卷款外逃的心思,一改常态,每天都不出去应酬,早早就回家守着黄脸婆跟儿子。

    每天夜里也早早的睡下,在被窝里将黄脸婆伺候得哼哼唧唧、好生舒服的睡去,他才借口还有工作带回家要做,夜里到书房谋划外逃细节。

    想着自己掌握两千万资金的调度权,想着徐娴那迷人的脸蛋、有着娇嫩肌肤的xìng感身体,周辰西坐在书房的单人沙发上,幻想着拿两千万抱着美人在国外悠闲过活一辈子的美妙情形。

    周辰西早晨也在热带沙滩的美梦中醒过来,洗漱穿衣,照常开车到公司,但到办公室第一时间就是打电话看徐娴有没有正常到公司来上班。

    旅游签证还要过几天才能办下来,周辰西现在就怕徐娴扛不住,心思会有变化,所以不论在公司,还是离开公司,他都注意徐娴心态跟行为的变化。

    徐娴推门走进办公室,脸sè很差,看上去异常的疲倦、憔悴——不过周辰西也理解,谁在这么大的事情面前,要还能吃得好、睡得香,那才叫奇怪。

    “你不要担心什么,只要我们不动声sè的出去不再回来,没有人会希望我们回来的。”周辰西从办公桌而走过来,双手按住徐娴的肩膀,安慰她道。

    “我没有担心什么,我只是有些累。”徐娴声音沙哑的说道,她昨天夜里在市公安局做了一夜的笔录,现在能有jīng神,才叫见鬼。

    “那你就在我办公室里休息一会儿,不要想太多。”周辰西此前虽有疑心,特别是昨天下午整整半天没有看到徐娴,他急得甚至都以为这娘们到公安局揭发他去了,但昨天夜里他又觉得是自己太多疑了。

    周辰西只以为徐娴为外逃的事忧心忡忡,走过去将办公室的门锁反扣上,想将徐娴搂到怀里亲热亲热,却不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

    “谁啊!”周辰西不晓得谁这么不识趣,大止午就“呯呯呯”的乱敲门,走过去开门,却见办公室外站满的穿制服的jǐng服,他的脸顿时傻在那里……,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