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二章 相约

第九百六十二章 相约

    013-09-19

    车到星海大酒店前,沈淮与汪康升他们下车来,让司机将车开停车场;沈淮他们刚要进楼,成怡的电话就到他的机上来。

    沈淮跟王卫成道:“哦,成怡打电话过来,你跟老汪先进,不要让客人等急了。是十八楼吧?有什么事,你们先谈,我过一会儿再上。”

    见是成怡打电话过来,汪康升、王卫成自然是知情识趣的先进楼,留沈淮在外面跟成怡先一会儿私密话。

    过两天就是元旦,沈淮即使不安排值班,没有特殊原因,也不好随便离开,元旦前后的事情特别多,又是社会矛盾易发期,他要防备县里随时发生点事找不到他人——成怡加上周末以及调休,倒是有四天假期,不石门见父母,就到霞浦来跟沈淮一起过。

    “明天我开车徐城接你?”沈淮道。

    “这话听着真假啊,一点诚意都没有,”成怡在电话里不客气的戳穿沈淮的虚假殷勤,道,“你要能抽出时间到车站来接我,就谢天谢地了……”

    听着成怡柔软的声音,倒是能想象她抿嘴轻笑的样子,沈淮笑着保证:“你订好票没?我明天铁定掐着点在车站外等着你,我要是迟到一秒钟,你晚上别跟我睡一个房间……”

    “,你真不要脸,谁要跟你睡一房间?要不是我妈不许我放假回石门,我犯得着赖你那边?”成怡在电话那边小声笑道,“不定,还要看谁的脸sè呢……”

    “谁敢给脸sè你看?告诉我,我抽他,”沈淮信誓旦旦的道,“要不,我明天照招待省领导的规格,给你摆个场面,表示一下热切的欢迎之情,让你有机会摆摆脸sè?”

    “得了吧,我可没有这资格。”成怡给沈淮逗得咯咯直笑。

    “你以后就是我的领导,你没有这资格,谁有这资格?”沈淮笑着问。

    “其他候补就没有意见?”成怡又问。

    沈淮咧嘴干笑两声,不再跟成怡扯这个话题,问道:“车票到底有没有订呢?要不是我打电给廖德志,他那边应该有车回县里……”

    “不用这么麻烦了,对你影响也不好,”成怡道,“我刚跟我妈打电话,她又提让我买车的事情,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必要……”

    成怡也早就有驾照,只是她之前在徐城的生活圈子也很窄,没有必要备车。

    沈淮就要跟成怡订婚,照着国内的传统,订婚就可以公开住到一起,沈淮工作繁忙,那以后就应该是成怡在周末及休假,往东华这边跑——打上回在石门见面,确定订婚的事情之后,成怡她妈一直催成怡买辆车。

    “我工资卡就不到两万块,你都拿;再多我就真没有了。”沈淮道。

    “不跟你开玩笑,我也有在看大众的一辆车,只是我在徐城,实在没有必要开车。要买了车,不定隔一两个礼拜就要装模作样的往你那边走,你会不会厌烦?”成怡问道。

    “我想我们每个礼拜都见面,吃吃饭,然后你睡床,我睡地板,聊着天,感觉应该会很不错,我为什么厌烦,你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啊?”沈淮笑着问。

    “,装装样子而已,哪有时间每个礼拜都跑你那边?”成怡在电话里啐了一声,道,“还有,你得给我准备房间,我不习惯跟心怀歹意的臭男子同居一室。要这么定了,我明天就提车……”

    “真不要我的工资卡?”沈淮问道。

    “我们行经理级以上的人员都要车贴,不足的钱还有车贷;再,你那点工资,我还看不上眼。”成怡笑道。

    “啊,国内有车贷啊?”沈淮问道。

    “大众年底就跟融信等中小银行有合作,只是还不为人熟悉而已;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成怡道。

    “现在信息量这么大,我又不是神仙,不知道很正常。”沈淮道。

    “国内目前也不怎么鼓励消费贷款,车贷、房贷、学贷都还在搞试点,规模都很小,媒体也的确不见怎么报道。”成怡道。

    “国内的消费市场还没有拉动起来,还是要出台鼓励政策,这是人行的责任。我想,王源总理主持国务院工作之后,相关工作都会逐步加速吧……”沈淮道。

    这会儿,沈淮看到一辆出租车靠路停下来,周倩从车里下来,就简单的跟成怡了两句,挂断电话。

    周倩穿着攻红sè的羽绒服,衬得鹅蛋形的白嫩小脸娇艳得很,她也很意外看到沈淮站在酒店前,走过来打招呼:“沈县长也在这里啊?”

    她看着沈淮周遭没有随从人员,水润的大眼睛疑惑的打量了他两眼,不明白堂堂县长怎么会在自己的地盘上,孤魂野鬼似的站在酒店门口吹冷风?

    “你姐跟你姐夫,第一次回霞浦时,我恰好在外地出差;这次,怎么也要代表县里见见他们,”沈淮道,“你也是来见你姐的吧?”

    “真的呀……”周倩下午往市里送材料,才从市里赶回来,都没有来得及赶机场,给她姐接机,没想到赶到酒店来,会遇到沈淮也过来。

    县里要筹备渚江学院,以张泉为首的筹备组,希望她姐夫跟她姐回国工作,上次趁她姐回国探亲时见过一面就提及这事。

    不过这样的邀请对她姐跟她姐夫都有些突然,上次回国的时间短,渚江学院的筹备工作当时还没有一个头绪,甚至连学院的名字都没有想出来,也没有机会详谈什么;时间过两个月,这次是县教育局正式邀请她姐跟她姐夫回国访问。

    周倩虽然进教育集团后担任行政部副主任,主要工作还是偏向协助搞县中新校区的建设,这段时间大小会都算,见到沈淮面的机会也只有两次,甚至见县委书记陶继兴的机会更多一些。

    编制进入教育集团之中,周倩对县里的事情就听到更多,知道得更多一些,知道县里真正的掌舵人物不是县委书记,而是看着比她大不了两三岁的县长,也知道霞浦县这个池子,对沈淮这样的人物只能算是浅池子,除了rì常工作外,平时县里除非是真正有大事情,才有可能看到沈淮露面。

    周倩倒没有想到她姐跟她姐夫这次回国,沈淮第一次会亲自赶过来见面。

    之所以安排孙逊与周钰住星海大酒店,而非条件更好、环境更幽雅的北山鹏悦,主要是星海大酒店是临港新城的高层建筑,住进十八楼的客房,对临港新城已建、在建以及规划中将要建设的,包括规划中的渚江学院在内,都能清晰的想象一个完整的图景,也利用做劝工作。

    沈淮与周倩走进酒店,刚进电梯,有三个男的,看着像是酒店的房客,也跟着进来,他们打量了沈淮两眼,眼睛就盯在周倩娇美迷人的脸蛋上。

    周倩往电梯角落里站了站,低头避开这三个人放肆的眼神。

    星海大酒店是临港新城东片区第一家以三星级标准装修的豪华酒店,不过装修还略显粗糙,电梯也不宽敞,特别是后进来的这三人,也没有尊重别人的态度,站得比较分散,沈淮与周倩就给挤在电梯角落里。

    “这两天他妈的气正背,连着输了好几万,你两小子拉我过来打牌,丫没按什么好心。”穿着黑呢子风衣的男的,看着年纪稍大一些,但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也无视沈淮跟周倩的存在,高谈阔论他这几天输钱的经历,满不在乎的样子,似乎好几万拿打火机烧掉似的。

    “苗总还在乎这点小钱啊,你怎么不你赢我们钱的时候啊?上回一次卷走我们二十多万,都没见你请一顿花酒安慰一下我们。我们现在不趁着你气背,扳回些,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两男的也帮衬着吹炫,有一人还在电梯里掏出烟来。

    风衣男接过烟,掏出铜质ZIPPO打火机,刚要点上,似乎才意识到沈淮的存在,拿烟递过来,道:“兄弟也来一根?”

    沈淮心想这人大概还是想借他跟周倩搭讪,摇了摇头,指了指电梯门口的禁烟标志,道:“不合适。”

    “我们都是粗人,讲不了这么多的明,”风衣男对着禁烟标识轻蔑的一笑,“你们要不介意,我们就抽了?”却也没有真要征询得沈淮同意的意思,“啪”的一声就打开火机,彼此点上烟,在狭窄的电梯里吞云吐雾起来。

    沈淮倒无所谓,周倩给烟薰得咳嗽不止,秀眉直皱,但也无法跟这三个莽客起什么争执,捂着口鼻站在角落,看着电梯指标灯一截截的上升。

    这三个男的是相约躲到酒店开房间来赌博,恰好也是到十八楼,出电梯拐角第一间就是他们的房间,有人在过道口等他们,看着电梯门打开,就笑着招呼:“苗总怎么换小秘了,这个质量可比以前那个高多了啊,细皮嫩肉的。到底从哪里找来啊,给兄弟们也介绍介绍?”

    听着这些轻浮的话,沈淮也是眉头直皱,但也没有办法理会,看着对面的标识,与周倩往另一侧过道周钰跟孙逊两人住的房间走。

    来事情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大概是沈淮在电梯里的拒烟跟此时的皱眉叫其中一个男的看了很是不满,在后面跟同伴大声道:

    “两个到酒店打野炮的狗男女,看着人模狗样的,背地里给人戴绿帽子呢。你要他们跟苗总没有什么关系,那可就是有人敢给苗总戴绿帽子啊!”

    周倩听了这话,又羞又恼,满脸涨得通红;沈淮拉了她一下,等会儿通知县公安局过来抓赌就是,没必要跟这几个莽货当面起什么冲突。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