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五十章 家宴(二)

第七百五十章 家宴(二)

    013-09-11

    谢棠还是不大习惯跟太多的人接触,吃饭之前跟谢芷躲在房间里说话,到吃饭时才下楼来跟大家打招呼,瓷白的脸蛋,给人近乎一种透明的感觉,跟着大家喝了一点红酒,脸上才略有些血sè,吃过饭,就又拿着谢芷、成怡带给她的礼物,躲到楼上去了。

    沈淮瞥了一眼楼梯拐角,看着格子长裙甩过,收回眼神,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摸出烟,但看到谢棠她妈坐在对面眉头皱起来,大概是反感他在饭桌上抽烟,便将烟跟火机搁在桌上。

    沈淮知道谢棠她妈对他是什么态度,故而见她对成怡爱理不理,也没有放心里去,能允许他们上门吃这顿饭,没有将他们轰出去,已经算客气了,不能有更多的苛求,而就宋鸿军一人在饭桌上两边搭话调节气氛,却是不能将餐厅里沉闷冷凝的客气打破。

    谢芷倒是想上楼去陪谢棠说话,但更想知道沈淮要与叶选峰谈什么、怎么谈,便耐着xìng子坐在饭桌前不离开。

    “成叔刚去冀省任职,沈淮你们就紧跟着跑过去凑热闹,冀省现在有什么热闹好凑啊,说来听听?”这次席间最坐不住不是宋鸿军,而是刘建国,沉闷的喝了一晚上酒,他忍不住先开口问沈淮此次去冀省的事情。

    “就是陪成怡到冀省玩一趟再回来,有什么热闹好凑?”沈淮笑道。

    “我不信,”刘建国摇头说道,“你跟成怡去冀省要是就只为了见家长,给人感觉好像就是成叔当上省长了,你才觉得有必要跟成怡结婚似的——我可不觉得你是这样的人,肯定有什么热闹,瞒着不让我们知道。咱们好歹也认识的好些年,你可不要再像上次梅钢借壳上市一样,再不仗义玩我们一趟。”

    沈淮脸sè微沉,见成怡的脸sè也是有些难看,他与成怡的订婚,确是始于政治联姻的目的,即使现在也摆脱不了这样的sè彩,但叫刘建国在饭桌上一再刺破,换谁脸sè都不会好看。

    谢芷在饭桌上,也暗中打量沈淮、成怡脸上神sè间的细微变化,她也认定沈淮此次去冀省见成光,返回徐城就紧接着提与成怡的订婚事,一定是在成光那里获得更明确的支持,才迫不及待的约叶选峰见面,摊开底牌谈冀河港输煤码头的去留问题。

    谢芷看了叶选峰一眼,见他脸sè沉毅,似乎若有所思在想别的什么事情,而她爸脸上一直都是笑盈盈的没有多余的表情,想必在她过来之前,她爸已经跟叶选峰沟通过了,叶选峰的立场应该没有什么变化,而刘建国此时的主动挑衅,应该是消耗沈淮接下来要对他们施展的火力。

    沈淮见刘建国脸有得意sè,而叶选峰、谢海诚以及他父亲等人则没有什么表情,猜想他之前应该是有过商议。

    很多事情、信息,彼此之间都是透明的,他让宋鸿军今晚拉叶选峰过来,主要就是谈冀河港输煤码头续建的事情,他们自然也能料到这事;看他们的反应,显然是把冀河港输煤码头的续建当成一块肥肉,打定主意不让梅钢这边接手。

    细想这也不奇怪。

    淮能集团现阶段要集中资金、资源,更专注的在沿淮海湾地区发展煤炭、电力、运输、港口等业务,对冀河港输煤码头的投资有些顾及不暇。

    即使从现有的业务发展排序上,淮能集团的动力煤将来主要由集团下属的淮能煤业从淮西地区开采供给,冀河港输煤码头的建设对现阶段的淮能集团也不是必需。

    不过,对纪成熙及纪家那边的催促,他们也需要有一个积极的交待。

    冀河港虽然启动要慢一些,但未来的发展潜力不小,冀河港输煤码头改综合码头进行续建,是个香饽饽,特别是淮能集团前两年已经把最困难的一部分工作做掉,接下来就是投入后续资金续建就可以了。

    叶选峰将这块香饽饽割给谢海诚他们,一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再个海丰集团资金不足,还可以籍此重新拉拢跟长青集团的关系。

    而更重要的一点,他们还是要遏制住梅钢向冀省大规模发展的势头。

    想也无需想,不要看宋鸿义今天没有什么说话,表现很乖,但沈淮能确定背后有他二伯的意志在内,说到底他们就是担心宋系内部的此消彼涨。

    成怡他爸此时到冀省担任代省长,也正式列入中委的候选名单,要是接下来梅钢再以产业链延伸的方式,大举进军冀省,与成怡他爸携手共进,也确实会叫他二伯忌惮。

    冀河港输煤码头的续建,纠缠了这么多的利害关系,沈淮也没有想过叶选峰他们会轻易放手。

    当然了,沈淮此时手里最大的底牌,不是其他,而是纪成熙及背后纪家在这件事上对梅钢明确的支持态度。

    诱逼燕钢新厂迁建南进的整个计划,对纪家的利益之大,对晋南线工程的促进、对清河市的发展推动力之大,远远超过冀河港输煤码头这个项目自身——唯有梅钢能配合纪家实施这个计划,纪家才会在这件事上坚定的支持梅钢。

    不过沈淮无意将这张底牌翻给叶选峰他们看,更无意跟叶选峰透露这个计划背后的一点详情——要骗,自然也要把叶选峰他们都骗下水,才能彻底动摇燕钢、滦钢以及胡家的判断力。

    看着刘建国脸上笃定的得意之sè,沈淮嘴角钩笑一下,说道:“要说热闹,国内多的是热闹地方。比如说今天资华实业的涨停,我得到的明确消息就是胡家未来三五个月内,会组织多家央企参与资华实业的增发,以确保天益集团掌握推动沿淮海湾经济带北进的开发主动权,你有胆子去凑这个热闹吗?”

    见沈淮轻轻的将话题拨到资华实业今天的异常涨停上去,刘建国愣怔了一下。

    刘建国近期大半都在徐城,但主要jīng力还是想着在证券市场上捞快钱,也与谢成江进一步合作,合资成立的证券投资公司,除了自己投入的家底以及关联企业委托的投资业务,他手里现在也掌握了近两亿的资金,整天就想着在股市里找食吃。

    资华实业背后是天益集团、是胡林,刘建国是清楚的,资华实业今天的异样涨停,刘建国、谢成江自然也能闻到血腥味,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到现在还在打听消息,却没有想到沈淮会笃定的告诉他们这事。

    刘建国迟疑的看了谢成江一眼;沈淮笑着问:“怎么,这会儿又不相信我了?”又笑道,“谢芷对东华的情况熟悉,应该是已经猜到这种可能了吧?”

    谢芷不怀疑沈淮说的这种可能xìng,但沈淮这么明确的说这事,她不会觉得沈淮怀有什么好心,只说道:“应该是有这个可能吧人,但不确定,你从哪里得到确切消息的……”

    “鸿军今天急吼吼的从香港赶过来,就是为这事。消息到底是哪里传出来,这事你们问他。”沈淮说道。

    “我也是在酒桌上听来的消息,开始没怎么当真,没想到资华实业今天真涨停了,”宋鸿军见沈淮将消息通过李谷透露给徐沛那边还不满足,这时候又诱刘建国他们下水,心里一笑,心想这事也好,让他们凑到一起去玩,省得在这边搞事,说道,“今天在背后配合拉抬股价的几家证券公司,也确切能证实这则消息不假。”

    听宋鸿军这么说,刘建国就有迟疑了:

    宋乔生、叶选峰等人,谋的是政治利益,谋的是大局利益,对他而言,捞快钱才是根——要是确定资华实业今天的涨停,是胡家在背后cāo纵,为了抬高股价搞增发,他们明天就参与进去、进行抢筹,最终从里面捞两三千万出来会很轻而易举。

    两三千万对此时的刘建国,可不是一笔小钱,诱惑不可谓不大。

    当然了,他也怀疑沈淮是挖坑给他们跳——不过他又想,要是不跳这个坑,资华实业接下来股价出现成倍的暴涨,岂不是又要给沈淮、宋鸿军嘲笑胆小?

    成怡今天跟沈淮进门,不怎么说话,但也不忘观察众人,她之前跟刘建国、宋鸿义、谢成江他们接触不多,只有一些泛泛的印象,但现在看来,人跟人之间还是有些区别的:

    刘建国平时看着威风、风光,派头十足,却叫沈淮一句话搞得惊疑不定,也难怪有好些人瞧他不起,实在是肚子没有什么货,全靠家世撑着。

    相比较之下,谢成江倒是沉稳,沉吟思虑,眼神也无闪烁。

    谢成江不会认为沈淮会有什么好居心,但又不确定沈淮透露这则内幕消息,是不是单纯的就是希望他们转移资金去凑资华实业的“热闹”:

    淮能集团目前要集中资金主要用于开发淮西煤炭资源,进一步完善从淮西到渚江下游的煤炭运输体系,推动火电厂建设,海丰集团尚无余力dú lì接手冀河港输煤码头的建设,还要拉长青集团入伙,要是现在抽资金去凑资华实业的热闹,接手冀河港输煤码头的续建这事,还要往后拖,而纪成熙及纪家催促得又急,相对而言,他们就要陷入被动。

    谢成江猜不透,但也不会像刘建国那般,轻易就在沈淮面前露了怯,笑着说道:“看到资华实业异常涨停,我们也猜到有这个可能,不过天益集团在背后cāo纵这事,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去凑这个热闹。”,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