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家宴(一)

第七百四十九章 家宴(一)

    013-09-11

    将晚时分,开车拐上滨江大道,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周遭天际红霞染透的暮sè绚丽多姿,江水也是金光粼粼,看不到平时所见的浑浊,谢芷都想将车停在路边歇一歇。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谢芷看了一眼手机屏,见是她哥的电话,拿起耳机塞耳朵里,接通电话问道:

    “哥,怎么这时候找我?”

    “姑夫家,你晚上过不过来?”谢成江在电话问道。

    “你跟爸过去就行了,我过去干嘛?”谢芷懒洋洋的反问道。

    大家都知道今天到姑父家吃饭,表面上是宋鸿军难得到徐城来一趟,实际上是沈淮今天领着成怡进门——谢芷无心去凑这个热闹,甚至想将谢棠接出来。

    她也不知道谢棠是怎么想的,或许也是不想叫沈淮在成怡面前难堪吧,或许也是为了照顾宋家的大局,竟然坚持要留在家里。

    “宋鸿军还额外约了老叶,你真不过来?”谢成江又问道。

    “啊,”谢芷刚才说了晚上不想去姑夫家吃饭,听到这个消息就有些打结,愣了一会儿,才问道,“沈淮要找叶哥谈什么?”

    叶选峰出身倒是普通,但他的岳父在电力部曾担任过副司长,跟戴成国早年是战友,后来多年也是上下级关系,两家来往非常密切,叶选峰的妻子马晓菊更是戴成国打小就认的干女儿,大家多少也沾亲带故。

    戴成国个人也欣赏叶选峰的能力,多年来,让他到部属研究所、企业锻炼,干出成绩之后,再调到身边担任秘书,再到淮海集团担任副总、党组副书记,继而接替宋慧,全面主持淮能集团的工作,一路仕途顺畅,今年才四十二岁,就已经是正司级央企官员,在新生代里也算是一号人物。

    今天说是家宴,在徐城沾亲带故的都可以赶到谢棠家吃饭去,但实际上是沈淮领成怡进门,宋鸿军出面拉一些人去凑热闹,是为了不使场面难堪。

    不过,宋鸿军再拉谁,也拉不到叶选峰头上去。

    如果说宋鸿军坚持约叶选峰一起赴宴,那就只可能是沈淮有事想跟叶选峰谈。

    谢芷话问出口,就知道有些问题是多余的,沈淮刚去冀省见过成光、见过纪成熙,从冀省回来途经徐城没耽搁,就想借今天家宴的机会,跟叶选峰见面,自然不难猜到他想什么事情。

    一想到这里,谢芷倒是想看今晚沈淮与叶选峰见面的情形。

    谢芷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叶哥确定会过来?”

    “为什么不过来啊?”谢成江在电话那头反问道。

    “那行,我等会儿也过去。”谢芷说道。

    沈淮与叶选峰见面将谈什么,有些耐心,稍晚些时间自然能从别人嘴里听到,她还是不放心沈淮那浑蛋进门会叫谢棠有怎样的反应。

    谢芷中途回了一趟公司,再开车到谢棠家,暮sè已浓。

    深秋时节,甬道两侧的林木皆叶落枝疏,水泥路面以及旁边的树蓠、园莆里,不时有风吹卷起来一阵阵的黄叶,飘落在车窗上。

    这一片都是省委省zhèng fǔ家属住宅区,除了沿前街燕京路几栋公寓楼外,往北一直到青津河都是整片的小楼,皆是八十年中前期所建,贴着砖红sè的面砖,有着岁月沉淀、雨水冲刷的陈旧痕迹,看不出奢华之处,却林深树幽,是徐城难得的幽静之地。

    到谢棠家外的巷道,看到前面已经停了好几辆车,谢芷就靠边将车停下来。

    谢芷刚停下车,刘建国随后也开车过来——谢芷还以为刘建国不会凑今天的热闹,但想到沈淮今天要跟叶选峰谈事情,刘建国跟过来也不奇怪,便站在路边等他一起下车。

    宋鸿奇以及她哥、她爸在徐城的用车,谢芷都认得,除此之外,还有一辆黑sè奥迪跟一辆银灰sè的奔驰——谢芷猜测奥迪应该是叶选峰新配的车,而银灰sè的奥迪应该是宋鸿军在徐城的车。

    谢芷看了看,她回公司耽搁了一下,都快六点半了,宋鸿军与沈淮他们先一步赶过来,倒不会叫人奇怪。

    谢芷心想:姑夫举家迁到徐城赴任之后,这个家门,沈淮一次都没有踏进过,他今天与成怡进门来,会是什么心情?

    想到沈淮那张看上去俊朗、却有着说不出叫人厌烦的脸,想到沈淮以前在东华对自己的种种戏弄,谢芷今天打心底就不想叫这浑球能舒服了,心里琢磨着:进门第一句话说什么,才能刺到这浑球的痛处?

    没进院子就听到里面有说笑声,谢芷探头往里看,就见一溜人都在前院里说话,成怡、宋鸿军都在,但没有看到沈淮。

    谢芷以为沈淮就在左右,稍提高声线跟成怡打招呼:“新娘子上门呢,新郎官躲哪里去了……”

    成怡回头看谢芷跟刘建国一起进门来,她跟沈淮进门,是有见家长的意思在,等会儿也会提到订婚的事情,叫谢芷这么扬声一嚷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沈淮临时有些事,半道上叫人喊走了,一会儿就过来。”

    “沈淮倒不愧是大忙人啊,在徐城还公务缠身。不过,到底谁这么大架子啊,让一个副省长、一个央企老总都等着沈淮开饭,他就将人半道截走了?”跟在后面走过来的刘建国,不yīn不阳的问了一句。

    成怡知道沈淮跟刘建国在梅钢借壳上市的事情结了怨,刘建国这人心胸又狭窄得很,见面不会有什么好话说,听到他不yīn不阳的问话,心想他也真是太没有城府了,只是笑笑不理会。

    刘建国却是不依不挠,追问道:“到底是谁啊,不会是省委书记田家庚吧?除了田家庚,真想象不出还有谁能让我们在这里干等。”

    谢芷还想附和刘建国说几句损沈淮的话,但见她哥他们脸sè微沉,非但没有应和刘建国对沈淮的嘲讽,反而眼神有些闪烁,心儿一跳,暗道:不会真是田家庚半道将沈淮喊住了?

    宋鸿军看了刘建国半点城府都没有、带有嘲弄的脸一眼,心里只是一笑,说道:“还真是不巧,我们半路遇到田书记坐车回来,田书记将沈淮喊过去说几句话——你要是等不得想开饭,出院子左拐走到巷子尾就是田书记家,你过去喊一声。”

    宋鸿军这一句话,当下就叫刘建国的脸挂在那里抹不下来,僵在那里,轻敲一下,那难看到极点的笑就会像碎冰渣子似的掉下来。

    成怡这时候也看了刘建国一眼,心想还真是有将脸贴上来找打的人啊。

    谢芷干笑了一下,也觉得没趣,想来有件这次从香港出差捎给谢棠的礼物没有从车里拿下来,便又转身出院子,刚跨出院门,却见沈淮站在外面正掏出火机来要点烟抽。

    谢芷看到沈淮也是一愣,想必他是听到刘建国那几句暗带讥讽,却奇怪他没有径直走进院子给刘建国当面一个难堪,反而一个人站在院子外抽烟。

    暮sè已深,但藏在树桠遮住的街灯还没有亮起,只有打火机火苗给风吹得闪烁的光亮,映出沈淮那么没有什么多余表情的脸。

    谢芷也不知道沈淮此时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心想他以往对刘建国、对她哥或者其他人,都是不假颜sè的,今天怎么变了xìng子,竟然因为不想给刘建国难堪,而站在院子外先抽一会儿?

    谢芷转念又想,难道沈淮今天是想摆低姿态,不想因为刘建国把气氛搞僵掉?不过,狗改不了吃屎,向来横行霸道惯了、不给别人余地的沈淮,今天摆低姿态,只怕是别有用意,是因为成怡今天在场,他要装君子,还是说他今天与叶选峰见面要谈的事情,让他不得不放低姿态?

    谢芷看了沈淮两眼,也无意跟院子里的人说沈淮就在院子外听到刘建国的那几句话,与沈淮对望了有那么两三秒,就走向车子,将给谢棠的礼物拿出来。

    沈淮看着谢芷弯腰从车里两只制作jīng良的人物模型,知道是送给谢棠的,待谢芷走过来,问道:“怎么谢棠还在喜欢收集这些东西?”

    “她一直都喜欢。”谢芷看了沈淮一眼,应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沈淮当作没听见刘建国的话,前后岔开那么半分钟,刘建国也真就以为沈淮没听见,给宋鸿军说挂的脸sè又缓了过来,换了一副嘻皮笑脸的面孔,问沈淮:“田书记找你过来,有什么最高指示要向我们传达吗?”

    沈淮看了刘建国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田书记要离开淮海了,但心还念挂淮海今后的发展,刚好在前面跳口遇到,就找我谈了几句。”

    沈淮看到就成怡、宋鸿军与叶选峰、谢成江、刘建国站在院子里说话,而他父亲跟谢海诚这时候大概是听到他过来,才从书房打开走出来。

    谢海诚站在走廊里,问道:“田书记找你谈了什么?”

    谢海诚倚老卖老,沈淮却无意将他跟田家庚的谈话内容说给他知道,敷衍道:“没有说什么,就随口聊了几句。”

    沈淮半点消息都不肯漏,谢海诚也无计可施,他知道田家庚跟沈淮在路口遇上,不可能说是唠家常将沈淮喊过来单独谈话谈上半个小时。

    田家庚要离开淮海了,但他作为省委书记在淮海省任职三年,无论是为了使他在淮海省推行的诸多政策能持续下去,还是说为新省委书记的到任做些铺垫工作,离开前找省内主要官员谈话,也是惯例。

    即使是临时xìng的谈话,谢海诚也没想到沈淮会有资格跻身到田家庚的谈话对象里去——谢海诚看了妹夫宋炳生一眼,心想宋炳生大概都没有给田家庚找过去单独谈话吧?

    不过,谢海诚更担心这会对叶选峰接下来跟沈淮的谈话,形成额外的压力。,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