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蟠桃盛会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蟠桃盛会

    盘王城巨大,建在一块横亘于宇宙中的原始古大陆之上,此地漂浮在宇宙中不知道多少个纪元了。

    它是这片宇宙的中心,诸天星辰环绕,一颗又一颗大星隆隆转动。

    今日,这片宇宙海中,金莲一株又一种,遍地皆是,栽种满宇宙,照亮黑暗,诸天万域都在发出轰鸣,大道经文声此起彼伏。

    蟠桃盛会开启,各族强者皆至,尤其是仙王降临,造成的异象震动乾坤,宇宙海都在轻微的颤栗着。

    盘王府,坐落在城中心,也等若是这片星海的中心,是仙气最浓郁之地。

    说是府邸,但是,它太恢宏了,一对大门是以太古仙山炼制而成,矗立在那里,顶天立地,冒出一缕又一缕仙雾,那是不死物质。

    石昊站在大门前,一阵无语,他看了又看,真想给搬走啊!

    “怎么不走了?”紫锟问道。

    白泽在皱眉,是他们与盘家的人负责送石昊来赴会,这主真的太不让人省心了,这一路上闹出了很多事。

    “我在想,盘王府太奢侈了,这可是一对巍峨的太古仙山啊,就这么立在此地,当作门户,还不如给我扛走,拿去做洞府呢!”石昊说道。

    白泽的脸顿时就垮了,这主果然又要惹事,他真被吓怕了,还要闹出风波不成?!

    果然,旁边那里,盘家的人脸色都黑黑的,眼神不善,带着怀疑之色,严厉的盯着他。

    “我警告你,今日真仙赴会,仙王驾临,是仙域很多年没有的盛事,你可千万别找事。”白泽警告。

    他觉得,真不该将这个祸害接引进仙域,这不是让人头大吗,还好马上就到目的地了,快没他们的事了。

    “小哥,盘王府这山从哪搬来的,还有没有剩余?”石昊问旁边的人。

    小哥?那人翻白眼,道:“某家修道十八万年了!”

    “老丈,我是认真的,这山是从哪里开采出来的?”石昊询问。

    “赶紧走!”紫锟、白泽一左一右架着他,向山门内走去。

    古朴的台阶,散发出蒙蒙混沌气,行走在上,能聆听到阵阵大道之音,整个人都如同要悟道了一般。

    “我有点不想走了!”

    石昊说道,想蹲下来挖走一摞石砖。

    紫锟咳嗽,同时瞪眼,暗中提醒,这里的砖侵染过不朽之王的血,不可妄动!

    这些铺地的山石,是从当年的王级战场上开采回来的。

    那种地方,是不朽之王跟仙王的决战之地,流淌着无上祖血,这些砖石都通神了,随便一块都是宝,能炼成兵器。

    “糟践天材地宝啊!”石昊感慨……

    他不得不叹,这盘王府太非凡了,一步一惊心,所过之处都是用极致宝料铺就的,散发大道气息。

    “等一等!”石昊突然驻足,看着山门一片花圃,他瞪大了眼睛。

    “又怎么了?”白泽真是怕了他了。

    “我怎么觉得这花圃中栽种的都神药啊?”石昊狐疑,这片地虽然不算很大,但也能有种下了几十棵吧。

    每一株植物都晶莹剔透,散发异香,沁人心脾,吸一口气就让人有羽化飞升般的感觉。

    “没错,都是神药。”盘家的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太奢侈了吧?!”石昊吃惊,他很想说,你们不怕遭天打雷劈啊,这么一片神药居然栽种在山门前。

    “这有什么,盘王府深处的药田,长生药都不止一株!”紫锟小声告知,同时也在警告他别乱说话。

    盘家人则很镇定,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似乎也不屑于惊诧这些神药在此。

    “既然你们这么浪费,那我就不客气了!”石昊说道,搓了搓手,动作快极了,就是紫锟想阻止都不能。

    啵啵两声,他直接拽了两株神药,就这么给拔了出来。

    两株神药都已通灵,在不死物质的滋润下,长势极好,皆惊叫出声,这可不是步入末法时代的下界,它们永远不会退化。

    盘家的人双眉倒竖!

    “不好意思,我只想掐两朵花,没有想到将根须也拔了出来。”石昊动作麻利,噗噗两声掐断两朵花,而后将根茎给收进空间法器内。

    “你……在做什么!?”白泽脸都绿了,低声斥道。

    “这不就是观赏的花吗,我一见之下欣喜,在此悟道,你看,这是至尊拈花一笑的出世风采!”

    石昊说道,效仿神佛拈花而笑的神韵。

    白泽、紫锟两人目瞪口呆。

    “盘王府家大业大,神药当成花朵,很正常,你们两个不要大惊小怪好不好,成何体统,实在太丢人!”石昊训斥。

    白泽:“我#¥%&%&……”

    紫锟:“@#¥#¥……”

    两人想破口大骂,谁大惊小怪,不知体统?

    盘家的人也有点发懵,这小子怎么这么怪啊,就没见过这么倒霉催的熊娃!

    在他们看来,这的确还是个毛头小子,因为他们都早已修道十几万年了,活的岁月古老而悠远。

    管事的就在不远处,走了过来,面色平和,道:“无妨,贵客请向里走,不过不要再惹出事端了。”

    他很温和,没有摆出仙王府高人一等的姿态,不过虽然是劝告,但当中也有警告之意,下不为例。

    石昊自然很有眼力见,抱拳哈哈一笑。

    在接下来的路上,白泽和紫锟那可真是心惊肉跳,石昊虽然不动手脚了,但依旧没少在那里乱评价。

    “啥,这路边的石碑,是当年无终仙王题字所留?我说呢,时光碎片飞舞,蕴含着时间大道啊,在此盘坐修行,好处巨大。唉,我曾在下界见过无终仙王死后所遗留的仙钟残体,不过,这么多年销声匿迹了,这块碑我是不指望了,但那残钟我非找到不可。”

    一路上,有摩崖,有碑文,不是负有盛名的真仙老祖所留,就是仙王亲笔刻写,当真都是价值连城。

    石昊嘬牙花子,他什么时候也能修建这么一座府邸,随便拿出块石头都是神品,都来头巨大!

    白泽与紫锟战战兢兢,两人都快贴在石昊身上了,一左一右的看着他,生怕他再惹事端,随时准备抱住他。

    “我说你们两个走路属螃蟹的吗?怎么老是往我身上撞,你们又非仙子,别跟我摸摸碰碰,一边呆着去!”石昊不耐烦。

    这两人真是有苦说不出,心中诅咒,大骂,一路上提心吊胆,生怕他犯事。

    终于,沿着一条鹅卵石小路,他们来到蟠桃园,地上铺的石头散发仙气,路旁果树璀璨而晶莹,果香浓郁。

    石昊明显感觉到了不一般,一路上所见都是神圣之物。

    “有必要这样吗?”他小声咕哝。

    紫锟忍不住,小声告诉道:“相传,整片盘王府其实是一件至宝,名为宇宙山河印,是仙王兵器,所以,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是仙料。”

    石昊愕然,而后惊醒,眺望整片府邸,果然气象非凡,这居然是一件仙王至宝兵器!

    难怪有会有无终仙王的碑文等,乃是当年相助盘王炼制兵器所留。

    蟠桃园很大,宾客往来,非常热闹。

    往来无凡俗,都是强者,或者是天纵奇才,是罕见的好苗子。

    一般的修士没有资格参与这场盛会。

    蟠桃树一株又一株,有的还开着米分色的花朵,落英缤纷,带着光雨,美丽到极致。

    而有的蟠桃树老干苍劲,若虬龙一般,早已结满果实,红彤彤的桃子,散发赤霞,带着神辉,香气扑鼻。

    赴会的宾客,席地坐在树下的绿草地上,身前摆着玉石桌案,美酒佳肴早已放好,白雾朦胧,这是真实的仙境。

    石昊被领到了他的席位处,坐在玉石桌后面,打量周围的景象。

    “这些蟠桃都是仙药吗?”石昊问道。

    “不,只有母株是,结出的果实是最稀珍的长生不死药,可以让人白日飞仙,价值无量!”白泽叹息。

    其他蟠桃树都是以母株的果核种出来的,虽然没有那种神效,但结出的果实也带着浓郁的不死物质,同样是稀世大药。

    远处,一对璧人走来,进入蟠桃园,男子英姿勃发,气宇轩昂,龙行虎步,有修道帝王之资!女子,白衣胜雪,风华绝代,婀娜娇躯摇曳生姿,两人在这蟠桃园漫步,看起来如同神仙眷侣般。

    “清漪!”石昊呼唤。

    在这一刻,白泽、紫锟都是一惊,因为看到荒的气质变了,跟早先完全不一样了。

    他不再嬉皮笑脸,坐在那里,不怒而威,比之敖家的年轻大人敖乾、盘家的天纵人物盘羿,有过之而无不及,三者都有那种无敌风采。

    坐在石昊旁边的人,虽然修为也很高,但是却忍不住一颤,灵魂悸动,腾的站起身来,不敢临近。

    “石昊!”

    清漪一声轻呼,风姿绝世,美丽无暇的面孔上带着动人的神采,眼神迷离,有薄雾,她快速而来。

    一别千年,当年为了仙道,她毅然踏进仙域,原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不曾想千年后再重逢!

    石昊已经起身。

    清漪到了近前,怔怔的看着这个年轻人,他风采依旧,比之以前显得沉稳,不怒而威,有一种镇压大世的气魄。

    白泽、紫锟暗中叫怪,因为,现在的荒跟他们早先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

    “清漪,这是你的朋友吗,为我介绍一下吧。”敖乾走来,身为敖家的年轻大人,一举一动都格外引人瞩目,各族同代人无不在暗中注视他。

    “他就是荒!”清漪说道。

    “哦,是你啊,胆魄倒是不小,真敢来仙域。”敖乾背负双手,头戴紫金冠,相貌出众,气度超然,有种惟我独尊的气概。

    他是至尊中的领军人,风姿慑人,不怒而威,审视着石昊。

    “你胆子也不小!”石昊淡淡的说道。

    而后,他拉过清漪,使之站在自己的身边,转身从容而平静的看着敖乾,道:“万道树是我拿走的,清漪是我女人,不服?来战!”

    谁都没有想到,他这么的直接,震慑敖家的年轻大人!

    石昊感觉到了对方的敌意,不想说废话,不服就战,谁怕谁!

    写到这里,书中的一些盖世强者也该出场了!放上一张图,敢杀仙王的存在,是谁呢?发在我的微信上了,大家可以去看,在微信上搜索辰东,加上辰东后,对我发送大凶这两个字,就能看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