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凝固的世界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凝固的世界

    这个决定有点冒险,但是,他不想错过机会,总觉得那道光门内有什么重要的秘密,吸引他前进。

    石昊深吸一口气,向前走去,涉足灵液中,在水中漫步,向那道门前行。

    如果是在过去,他没有这个实力,会被光门周围形成的场域碾碎,但今日他已经踏足那座门半步。

    世界树枝桠,横在那里,十分的显眼,石昊自然不会客气,将之搬开。

    有部分枝桠破灭了,这等东西号称万劫不朽,永世不坏,可还是毁掉了小半,让石昊一阵肉痛。

    到底经历过什么?世界树枝桠都会如此,竟腐烂部分,令人心惊。

    世界树,是开天辟地的无上古树,完整的大世界才会有一株,而今却破灭了。

    石昊一叹,到了今日他怎能想不明白,这多半就是此界的世界树,毁在这里。

    毋庸多想,仙古一战,世界树被人连根毁掉,彻底击杀了,留下的部分残株也毁于这一纪元之初。

    “好东西啊。”石昊将残缺的枝杈收起,很谨慎,也很郑重。

    可惜的是,当年的无上精粹,它所蕴含的精华流逝的干净,如今只剩下丝丝缕缕了,不然这东西价值惊人。

    沉重的压力,要将人的神魂碾碎了,石昊半边身子都进入了光门。

    “咝!”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只有元神才能进去,肉身不行吗?肌体欲裂,哪怕修有不灭经都让他难忍。

    哧!

    可是,当他探出神魂时,也一阵剧痛,有霞光落下,如同天刀斩来,要将他的元神劈碎。

    “这个地方……”石昊一阵摇晃,险些栽倒在光门入口处。

    最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神魂归位,就这么再次迈步,身与魂同进,要挤入光门内。

    剧烈的撕痛感传来。他觉得肉身仿佛在被磨盘碾压,神魂也像是在被被刀割,从里到外,痛苦的让人难以忍受。

    石昊挤入光门内,身体如同背负着数十颗星辰而行。压的他腰背都要弯下去了,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那是骨节在动,随时要折断。

    而在他眉心那里,也发出铿锵之声,仿佛有刀在斩其神魂。

    “真是一种残酷的锤炼!”石昊自语,居然将这当成了一种磨砺。

    换作一个遁一境界的修士来此,绝对形体被碾碎了,不会有什么意外,在这片光的世界中个人显得无比的渺小。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石昊渐渐适应,昂着头颅,微眯起眼睛,打量四周。

    这是一个安静的世界,也是一片祥和的净土。

    在这里,他脚下的河流呈金色,缓缓而淌,没有声音。

    至于整片土地也是如此,带着淡金色的光芒,草木干净。发出柔和的光,总体来说宁静而祥和。

    若不是身体与神魂上的压力,很让人怀疑,这是一片无上净土。与世无争,适合隐居。

    “净土,或许真仙喜欢这里,在这里栖居。”石昊若有所思。

    他的身躯站的笔直,适应了很久,开始向前迈步。很沉重的脚步,带起大片的水花,在这里显得很刺耳,打破了宁静。

    砰!

    终于,石昊踏上了岸,绿草如茵,笼罩着朦胧灵气,氤氲霞雾蒸腾。

    就是这绿草地也带着点点金光,很神圣。

    事实上,这片世界都仿佛镶嵌着金边,如同很多轮太阳初升,是那金霞洒满大地的灿烂时刻。

    太安静了,也太祥和了,这里真的像先天神祇的国度,真仙的净土,没有喧哗,没有红尘纷扰,安谧无声。

    石昊绷紧躯体,竭尽所能对抗无形的压力,继续迈步,向着这片神秘之地最深处走去。

    他在岸边草地上沿着河而行,因为,当年那些染血的纸船就是从这条河漂流而下的。

    世界都仿佛荒芜了,石昊一个人走在天地的尽头,在追寻与探索,要进入那永恒未知处。

    他真的不知道要通向哪里,目的地有什么,只能顶着随时会压断筋骨的压力,一步一步前进,在这个地方飞不起来,所有的法力都用来对抗无形的压迫了。

    时光流淌,仿佛过去了千年,又仿若才过去瞬间,容易让人有种紊乱的感觉,在这块区域内很反常。

    石昊一直在戒备着,谨慎而小心。

    终于,前方雾气朦胧,景象不一样了,天空有些灰暗,大地上失去金色光彩,尤其是植被都干枯了。

    沿途所见,生机开始绝灭,土地干硬。

    一片灰雾,如同与天齐高的城墙一般,将这净土截断,分成两块区域。

    再前进的话,完全不同了。

    石昊略作迟疑,还是前行了,依旧沿着河,向最深处进发,身体已经被灰雾所笼罩。

    “嗯?”他惊讶,这河流的颜色也变了,不再有灵气,也再是金色的,它呈暗灰色,没有神光缭绕。

    这是一片干枯之地,如同死地,绝灭了。

    这一路上,依旧没有见到染血的纸船!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石昊穿过了灰雾区域,见到了一片广袤的大地,这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在这块区域,他心神剧震,眼中充满不解。

    这里是一片死地,更为寂静,连他的脚步声都听不到了,甚至无法感应到自己的心跳声。

    整片世界都如同凝固了一般,如同一幅古老而斑驳的画卷,永远的定格在这一刹那间!

    远方,有生灵,有城池,还有神殿,更有古树等,但都一动不动,如同泥塑木雕般,乾坤都趋于寂灭状态中。

    一些干枯的古树,结满果子,有的果子落下了,它们是干瘪的,静止在半空中,没有坠在地上。

    有些生灵行走在路上,抬起脚,却没有落下去,永远定在那里。

    这是一个静止的世界,神秘而可怖。

    它毫无声息,不知道突然遭遇了什么,就这么定格在这一瞬间。

    显然,这一界发生过激战,有人祭出兵器,发出神光,可是却也定在半空中。

    有的城池被宝具击中,毁掉了一大半,烟尘冲起,瓦砾四飞,可也凝固在那里,城墙倒塌的瞬间,一切静止。

    不远处,有如山般庞大的生灵,浑身是血,手持战戟,作出前冲的状态,结果一动不动了。

    如同发生血战时,被外力突然干扰,世界凝固了。

    石昊迈步,他充满震惊,只有他能动,看着这里,满是不解,这是多少年前凝固的世界?如同一幅历史的画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