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又一界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又一界

    这巴掌很响亮,很清脆,震的天空都在颤,跟打了一个惊雷般。

    主要是,这张脸很大,如同一座磅礴大山,而石昊抡出的这巴掌,自然也跟着放大,遮蔽天地,盖在上面,故此声音大的惊人。

    地上,大灾终止,洪水退去,所有人都在仰头看着天,都见到了这一幕。

    一时间,人们都怔住了,这些以凡人为主,还有部分修士,一个个目瞪口呆。

    要知道,不久前,天地间漆黑一片,暴雨倾盆,如同世界末日来临一般,所有这一切都是那张恐怖的脸所为,可是现在他却被人一巴掌扇中了,还那么脆!

    “天神在上!”

    “神人啊!”

    地上,普通百姓都忍不住惊叫,而后更加心颤,有的在那里念叨着,有的叩拜,甚是惶恐。

    当然,还有很多人即便表面上不敢叫好,但心中却无比舒坦,恨不得大吼一声,因为觉得很解气。

    他们知道,这场灾难是那张“脸”所致,那是一个生灵,强大的不可思议,要为石国百姓降下灾难,报复石皇。

    地上吃苦、受磨难的人,自然心中不忿,最后是石皇救的他们,谁好谁坏,一目了然,还不清楚吗?

    “真的是石皇吗?”

    “是,是当年的少年人皇!”

    ……

    因为,有不少修士赶来了,道出石昊的身份,回答了地上众人的疑问。

    “我就知道,这么多年来,石国风调雨顺,有大神通者庇护,蒸蒸日上。可谓国泰民安,怎么可能引起上天征伐,那是一个大妖魔来作乱!”

    “请人皇斩妖除魔!”

    到了最后。地上有人大喊着,不再害怕了。因为天空中出现的修士越来越多,正在结阵,散发光芒,将地面保护了起来。

    战王、鹏王等石国高手都来了,黄金狮子更不用多说,很是张扬,浑身毛发灿灿的耀眼,摇头摆尾。张开血盆大口,迎着那张“大脸”就过去了。

    天穹上,那张人脸无比愤怒,同时有些慌。

    石昊那一巴掌打的他满眼金星,居然逃不走,让他惊悚,这可是位面投影,是在跨界,怎么能将他拘禁?

    他走不了,被一根又一根秩序神链锁住了。密密麻麻,将他困在这边,无法退回去。

    石昊盯着他。仔细的看,抽完一巴掌后,他对此人的底细有了一些了解,很强,真的不弱,但肯定不是真身,是神念所化!

    所谓投影,不过是从另一界投出神念与法力,在这一界显化。

    “说吧。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石昊问道。

    关于上古那批人,关于雨族的神。石昊确信,不应该进入了三千州。因为他在上面查过,根本就没有这群人。

    “你不懂,不会理解。”雨族的神,直接就是这么一句,颇为傲然,大有轻蔑之意。

    “跟你这种人说话就是累,自己以为不凡,可其实算什么?”石昊相当的直接,啪的一声,又是一个打耳光,更加响亮。

    下方,石国一群人都面面相觑,那是神灵级的战斗啊,都成神了,就这样吗?

    他们觉得,小石根本就没变,当年就是妖孽,现在还是,面对上古之神都这个样子,说抽就抽,完全不在乎。

    到底谁傲气,谁轻视谁,现在雨族的神心中有了最为直接感受。

    他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一股火焰要燃烧起来了,他是雨神,可现在烈焰腾腾,满头白雾!。

    这真是愤怒到极点,上古之神这么强势显化,结果却遭罪了,被一个后世的小子当众两个大耳光,什么威严,什么盛名,都给抽没了!

    “小子你……”雨族之神心肺都要炸了。

    石昊盯着他,双目冷漠,他也在琢磨,依据当年跟雨族对抗时所知道的事来看,雨神昔日的处境相当的不妙。

    还记得,当年雨族曾勉强沟通过雨神,他无比虚弱,显化出虚影,随时会破散。

    当时,就是雨族人都在猜测,或许岁月太古老,雨神要坐化了,支撑不住了。

    后来,雨族又得悉,雨神在某一界,是因为处境太糟糕,所以才那么虚弱,自身难保。

    这些事石昊在跟雨族交手时都知道,亲身经历过,他当年很“凶残”,还张嘴啃掉过雨神留在雨族中的破碎法旨呢。

    “你所在的世界,当年很危险,而今看来有情况有变,你处境变好了。”石昊说道。

    这种猜测很明显,不然的话如今雨神怎么可能会这样显化出,还能大范围的降雨,形成一场大灾难。

    接着,不等雨神说什么,石昊又是噼里啪啦一顿,打在那张大脸上,这完全是为出一口气恶气。

    因为,这尊雨神肆无忌惮,没有底线,对凡人都这么下毒手,这是要覆灭一国的生灵吗?

    所以,石昊出手时,毫不留情,尽情的抡巴掌,就是当众折辱一尊神灵。

    “你真是上古雨族的那位神吗?”石昊一边抽打,还一边很温和的问道。

    雨族之神简直要疯了,这是从未想到过的奇耻大辱,这辈子他都没有这么憋屈过,位面投影过来,被人禁锢也就罢了,还可着劲的抡大巴掌,这罪遭的有些惨。

    “他是雨族的那位神!”下方,战王开口,他曾有幸见到过雨族供奉过的神像,就跟这张脸一模一样。

    “你这老不修,会做人事吗,你当年也是从这片国土走出去的,结果就这么回报,要害死千万生灵?”石昊更用力了,大嘴巴猛扇。

    地上,一群人发呆,别说普通百姓,就是那些修士也都面面相觑,近乎发傻。

    原本是一桩很严肃的事。雨神差点覆灭数以千万计的人口,结果到头来,石皇出手后却显得有那么一些戏剧化。

    当面对一个神灵掌嘴?而且还是那么的不郑重。太颠覆人们的认知了。

    “小辈,你这般羞辱我。将来没有好下场,我雨族之强盛,不是你可以想象的!”上古神也是急眼了,被抽懵了,怒吼连连。

    可惜,那张大脸被禁锢着,就是动不了。

    石昊闻言,顿时心中一动。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雨族在那里势力很大吗?还真有一片不凡的古土不成?

    上古成神后的一批强者,有小部分人去了三千州,但还有一大批消失了,不见踪影,难道说都在那里?

    “给你机会,坦白一切。”石昊逼问,他想到知道那一界。

    “你做梦!”雨族之神喝道。

    石昊不再多说,一番大巴掌过后,开始要搜其神识海。

    轰!

    就在这一刻。天宇摇颤,锁困雨神的秩序神链绷紧,要被挣断了。

    “界壁之力?”石昊蹙眉。不是雨神过强,而是另一界的力量在影响这一切。

    因为,这个地方毗邻某一界,在这块区域有一个特殊的空间节点,可让两界紧邻,甚至简单贯通。

    当然,仅限于神识方面穿行。

    眼看着雨神要归去,被一股磅礴之力拉回那个位面。

    石昊盘坐在虚空中,让黄金狮子护法。直接展开行动,他元神出窍。提着一口剑胎,径直向前冲去。

    “天啊。不可!”

    “石皇!”

    许多人惊叫,他们十分震惊,没有想到小石敢这么做!

    石昊在跨界,确切的说是进行位面投影,要进另一界。

    从来都是高阶位面的人投影,现在却反过来了,这有很大的危险,充满不确定性。

    同时,人们看到,石昊元神出窍,这可不是投过去部分神念,而是元神整体要跨界!

    “无妨!”石昊不在乎,他让黄金狮子守护好他的肉身,其他不怕。

    他连异域都去过,连仙域都闯进过,对于这片古界没什么可怕的,同时他也只是打一个时间差而已,追着雨神的元神进去,要杀其真身,彻底击灭后迅速撤回!

    轰!

    石昊提着大罗剑胎,直接通过这处空间节点杀过去了。

    接着,他看到了一座祭坛,有一个老者在盘坐在上,嘴角溢血,倏地睁开了双眼,而雨神的神念没入了此人头颅中。

    “你敢!”雨神震惊,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胆大包天,反投影,就这么杀过来了。

    石昊感觉到了海量的天地精气,太浓郁了,比之三千州还要多,绝不是凡地!

    “我有何不敢!?”石昊开口,冷声说道,显化出强大的实力,轰杀了过去。

    雨神快速出手,想跟石昊厮杀,但是,他哪怕是上古神,修炼了漫长岁月,道行极其高深,可还是不够看。

    石昊当即就将他镇压了,将剑抵在了他的眉心上。

    轰隆!

    下一刻,远方,宇宙中流光溢彩,震动四方。

    一股磅礴的神念在波动,汹涌而来。

    石昊看的分明,那是一缕神念,是某一位强者的一道神识,从星球上划过,从星海中飞出,到了附近。

    石昊无惧,因为,那个真正的强者不知道在何方呢,这只是他一缕神念游荡到这里。

    这神念的确很强,超然无比。

    但是,想凭借一缕神念就镇压他,那不可能,石昊敢过来就有手段自保,他举起了大罗剑胎!

    “唔,很意外,你应该就是那个荒吧。”这道神念惊疑。

    同一时间,石昊在星宇中看到了一片封印之地,色彩斑斓,有神虹不时荡起,缭绕而出。

    一座古老的门户,被封印在宇宙星空中。

    石昊蹙眉,感觉极其意外,很快,他心中吃了一惊,那是一条路,跟他当年在三千州仙坟内看到的路相近。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未来会有不可想象的存在沿着仙坟那条路归回,进行清算。

    难道说,这里的门户也是类似的一条路,会是另一个禁忌存在回归的路?

    “若非仙域之门开启,将要再现,这里就成为死地了,不容易啊。雨族这个修士多少也有一些功劳,毕竟跟一批修士一起镇守了很长时间。”

    绚烂光华中,那缕神念在传音。

    “可惜啊,你中了折仙咒,不然的话,以你的资质可以有机会进仙域,而今九天十地都在选拔无敌种子呢。”

    当石昊听到这些话语,自然大吃一惊,这些消息他此前是不知道的。

    “你错过了一场大机缘,若是自身无损,可以追随在某位少主身畔,年岁相仿,脾气若相投,日后好处多多。”

    当石昊听到这些话语后,脸绷紧了,没有说什么,时至今日,还有人敢让他追随?他冷漠以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