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解惑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解惑

    大动乱的一角,天地间一位主角的归来之门?

    石昊相当的诧异,心中震撼,这是什么鬼地方,一座大坟怎么就变成了路途,成为了门户?

    “你还敢胡言乱语!”他斥道,因为,这个老者不久前就是鬼话连篇,所说言过其实。

    现在,他有点不太相信,这座坟真的这么妖邪与可怕吗?

    “我句句属实,若有谎言,愿形神俱灭!”老者发誓。

    事实上,石昊心中半信半疑,因为,早先时这老者虽然不太靠谱,但是有些事倒也没有完全撒谎。

    最强黑暗的大动乱,流血的纪元,残酷的末世,终究有一天会到来。

    那时,将有一次大清算,很难想象都要有什么样的可怕生灵出现。

    石昊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可能就是大乱的一角之地,这里有一条古路,连接向永恒未知处。

    来日,会有生灵自这里出现,来到世间!

    “头前带路,让我去看一看!”石昊喝道。

    地上的腐肉与骨发光,再次化形成为一个老者,但是已经被石昊用大道符号锁住了,防止他出乱子。

    老者很配合,在前带路。

    漫长岁月以来,有谁敢进大坟,还这么的主动向深处走去?

    除却禁区之主,恐怕也只有石昊了,若是常人在坟外就要化成枯骨,被侵蚀的不成样子,死无葬身之地。

    而若进坟中,多半最坚硬的道骨都要瓦解,化作尘埃!

    石昊抵住了侵袭,通体发光,绽放出一把零八道神环,将他覆盖,让他如同屹立于宇宙中心,俯视众生。

    “你的前身什么来历,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吗?”石昊问道。

    “没有记忆。”老者摇头。

    这个老者只是某个生灵的一小段指骨。失落在这里,血精尽失,都腐烂了,最后还能通灵。化作一名可怕的强者。

    昔日那个人实在可怕!

    大坟很广阔,像是走不到尽头,内部无垠,仿佛一个大世界!

    黄土消失,青石地出现。那是被人为开凿出来的,坟墓中出现一条古路,通向地平线尽头的一片发光之地。

    大坟内,仿佛一片平原,很浩瀚。

    青石地,占据满平原,通向目的地。

    “快到了!”老者说道。

    两人都是高手,实力强横,自然可以缩地成寸,径直赶往目的地。

    当临近时。这片土地发生变化,不再开阔,也不再发光,返璞归真。

    它竟又成为了墓道,化作坟场。

    黄土坟内,唯一的路径,指引向一座青铜门。

    它紧闭着,带着缕铜锈,很古老,锈迹斑驳。像是很多个纪元过去了,从来没有开启过。

    这就是终极之地!

    它闭合着,没有办法开启。

    因为,石昊让老者去推门。老者吓的面色土黄,身体略微颤栗,根本不敢临近。

    “这座门没有办法触碰,生者若是触及会立刻死亡,成为烟尘!”老者说道。

    他不得不说实话,不然石昊真的会逼迫他前行。去打开青铜门。

    此外,那条河流也流淌到这里!

    大坟外,有一条灿烂的长河,在虚空中奔腾,有人说它是仙道雷霆余波所化,也有人说一个生灵的血液。

    最后,它没入大坟,而终点就是在此。

    青铜门下,有一道缝隙,很微小,那银光灿灿的河水从那里没入门内,就此消失不见。

    “这河流居然流入门中,到底有什么讲究?”石昊在这里凝视。

    同时,他感受到了无比恐怖的气息,整具躯体都要炸开了,要被瓦解掉了,这个地方的诅咒强的骇人。

    他觉得,若是以前的自己,没有走上以身为种的路,来到这里的话,多半已经被侵蚀成枯骨,甚至骨骼都要化作齑米分了。

    诅咒太严重!

    都是从那道门户后方透出的。

    “我早先所说并非全部为虚。”老者开口,为他解释。

    因为,石昊手中的大罗剑胎已经指在他眉心上,稍有蒙骗,就要洞穿过去,结束他的性命。

    “这条河流,名为接引河流,可以将那要回归的生灵从无尽遥远的神秘时空接引回来,使它踏上归程。”老者说道。

    这很惊人,一条河流贯通未知世界,只为接引一个生灵?石昊动容。

    “不见得是一个生灵,或许是一个族群。”老者实在对眼前的年年轻人发怵,被逼着说出他所了解的一些事。

    当然,关于这些他都是听禁区之主说的,不然的话,凭他还不可能知晓。

    他早先所说的话语有些的确是真的,比如说这条河流由几滴溅落在这片世间的血液再聚而成,混合着岁月,还有诅咒等。

    而那几滴血属于青铜门后方那个在将来要踏上归程的生灵。

    正是因为如此,才能接引它,为其提供了最为精准的坐标!

    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后,石昊神色凝重,在这里站了很久,这是祸乱之门,是某个生灵或某一族的归途路径。

    “你很不简单,诅咒之力如此强,你却安然无恙,可以常年生活在这里。”石昊看向老者。

    老者苦笑,很想说,你不是也坚持下来了吗?

    他轻轻一叹,道:“我是因为失去了血精,留下的只是腐肉糟粕,跟诅咒之力同化了。”

    他这般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若有血精等还在,一旦通灵,肯定比现在强大。

    石昊问了他许多,想知道青铜门背后到底连向那里,那是怎样的一条古路,可最后实在无法从他身上榨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

    “我想知道,外面的两人究竟怎样了?”石昊很严肃。

    并且,他压着老者重新走出大坟,不能长时间呆下去了,哪怕石昊再逆天,也无法长久的立身在满是绿铜锈的古门前,侵蚀之力太可怕。

    “这老家伙,不知道什么原因,跟魔尊残留的真血很亲近,无比融洽,可以聚集散落在附近的残血。”老者说道。

    “你怎么说话呢?”石昊瞪眼,呵斥道:“他是我的祖父。”

    老者立即改口,道:“啊,这位老前辈很古怪,能融合魔尊的血,多半会有大造化,当然一切顺利的话。”

    “别肉麻,他比你岁数小多了。”石昊说道,对这个老者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太没骨气了。

    大魔神十五爷,如今看着很年轻,黑发如瀑,三十来岁的样子,正是春秋鼎盛时。

    “他什么时候可以苏醒?”石昊问道。

    “怎么也得个万八千年吧。”老者说道。

    “这么久?!”石昊不相信。

    “魔尊何许人也,当年踏足仙道,若非被雷霆还有诡异的黑云笼罩,便成真仙了。他的残血自然珍贵,想融合,想都不要想,必死无疑。你祖父不知道为什么可以一点一点的融进去,但是两者境界相差太远,自然需要以岁月来累积。”老者说出事实。

    石昊蹙眉,轻轻一叹,他点了点头。

    “阿蛮怎么回事?”石昊指向坟上的少女。

    “她,我也不知道,很神秘,也很妖邪。”老者带着怀疑之色,盯着阿蛮,有些忌惮。

    他居然露出这样的表情,大大超出石昊的预料。

    “为何这样?”

    “她早先中了诅咒,结果不像其他人一般化道,成为枯骨,而是通体有殷红纹络缭绕,像是阵图,又像是某种大道的体现,结果竟将青铜门前的玉石棺给召唤了出来,出现她的身畔。”老者解释。

    这让石昊吃了一惊,在阿蛮身上发生了什么?

    老者怀疑,阿蛮多半在外界得到过什么古物,跟这里有关,同青铜门有的神秘古路有关,故此惊动玉石棺椁。

    “这玉石棺椁原本停在青铜门前?”石昊问道。

    “是!”

    那玉石棺让老者忌惮无比,这么漫长的岁月以来,他都不敢触碰,仅有的一次让他险些丢掉性命。

    可是,这一世,古棺居然主动飞出,来到黄土坟外,出现在少女的身边。

    这也是他被惊醒后,见到坟外有两人,却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所在。

    “你有什么猜测?”石昊问他,毕竟老者常年生活在这里,了解的肯定比他多。

    “我怀疑,那玉石棺椁是青铜门背后那个生灵来日回归时要用到的,这个少女可能在将来发挥很大的作用。”

    “说详细一些。”石昊神色不是很好看。

    “这个少女,不是传承者就是要成为仆从,将负责镇守此门,并亲手开启那条古路!”老者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