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第五道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第五道

    拇指长的蚂蚁爬动,碰撞到雪白的骷髅头骨,发出咚的一声响。

    骨碌碌。

    那颗头骨滚落,沿着陡峭的山体向下而去,发出一阵响动,扰乱了这里的宁静。

    最后,砰的一声,它坠落在山脚下,摇了几摇就不动了,诉说着曾经的残酷与悲凉。

    风划过大地,发出呜呜声,曾经的战场很凄冷,没有生机,没有草木,如同一片死寂的坟墓区。

    无数强者埋骨,数不尽的人杰魂断这里。

    只是,所有的尸体都不见了,或沉于土层下,或真正的腐朽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哪怕曾经伟大的天骄,至高的霸主,在岁月面前也难以挣扎和抵抗。

    太久远,有真仙死在这里,有长生者的血洒落山川,导致许多山体、谷地都是暗红色,永不褪色。

    色调很压抑,站在这里让人呼吸都困难,若隐若无间感受到历史的悲壮,当年的沧桑,简直要窒息!

    一个纪元过去了,什么都变了。

    在山脚下,有一个人站立,久久都不曾动一下,如同一块化石,千百年饱经风雨,在这里被尘埃淹没。

    冷风凄凄,吹起他的衣角,扬起他黑色的发丝,露出一张清秀的脸,静静的出神,任思绪徜徉时间长河间。

    “我在轮回吗?同一地,不同景。”他自语,脸上说不出是喜还是怒亦或是哀与乐。平静中带着怅然,有惋惜,有迷惘。还有追忆。

    在他的肩头,有一只金色的小蚂蚁。

    年轻人低头,看向地上雪白的骷髅骨,而后又看向山上那只拇指大蚂蚁,是它推下了骷髅头骨。

    “跟你很像呢。”年轻人回头,看向肩头上那只金色的蚂蚁。

    “那只蚂蚁如果跟我像,这地上的头骨就是跟你很像。”在他的肩头。金色的生灵回应。

    “是吗,亿万年前。我在哪里,说不定还真跟我有关呢。”年轻人蹲下,捡起地上那雪白的骷髅头骨。

    风霜的印记,岁月的侵蚀。它已经坑坑洼洼,出现不少蜂窝般的孔洞,早已要彻底的烂掉了。

    “真能吹牛,还真以为你能轮回?这个世间有没有轮回都不好说。”在他的肩头,金色的小蚂蚁说道。

    只是,它也迷惘了,刚才的经历是真实的吗?一梦千古,像是在转生,见到了一个纪元前的的自己。

    很长时间。他们两个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此地,回忆与思索。那种经历太奇异了,也很可怕。

    这是石昊与小天角蚁。

    他们都很困惑,也很迷惘,就在不久前,他们的感知太奇诡了,宛若真的遭遇了最可怕的一战!

    “鹤无双。真有这样一个人吗?”石昊自语。

    他们沿着那条路,进入这所谓的终极试炼地。他们的际遇太诡异了。

    “分明看到了无数至强者的尸体,血浸染大地,炼仙壶横空,汲取诸强的精血,还有那鹤无双恐怖强大无边……”小蚂蚁喃喃。

    在刚才的“经历”中,石昊战死,最后含着怒与愤的一拳,击穿那金发男子的额骨,贯穿而过,将其击毙。

    而他自身也被对方的指剑切开眉心,斩灭元神,共同殒落在此。

    可是,当一切模糊,天地寂灭,失去所有感知很久后,他又慢慢复苏了,从那种状态中解脱出来。

    他站在这里,眼前所见到的是荒凉的战场,没有先民的尸体,也无那个强大的仇敌,仿佛从来都不曾出现过。

    只是,为何隐隐觉得力竭,周身剧痛呢?

    可找不到伤口,摸了摸额骨,那里还很痛,仿佛碎裂过,依旧没有彻底复原。

    “梦一场,还是轮回一场,太真实了。”石昊摸着额头这般说道。

    “我也很不解,这个地方太神奇了,这得需要多么大的手段能造就那些景象,根本分辨不出真与幻。”小蚂蚁也感慨。

    如果不是还站在这里,如果不是石昊还活着,以及没有看到鹤无双还有血凰狮,它还真以为所有经历都是残酷而真实的。

    “弑仙术、万法成空,这种盖世神通真实存在吗?”石昊问道。

    “存在,前者是无敌攻伐术,便是在异域也没有几人掌握,那是为了击杀真仙而开创的无上秘法。后者防御天下无双,能化解敌人诸般攻击,磨灭规则秩序。”金色的小蚂蚁说道,神情逐渐严肃起来。

    “我提前见到了。”石昊眼睛眯了起来,如果是梦,怎么会如此,如果是幻象,又怎能这般真实。

    石昊检查自身,包括各种器物等。

    “嗯!?”突然,他身体一震,有些发呆。

    长生液呢?白龟驮仙那株药曾给他的汁液不见了!

    真的在梦中服食了?这太蹊跷了。

    随后,他抬起手掌,看到了一道模糊的印记,跟其他四道并列在一起,纹路神秘,如同轮回之门!

    “五道轮回印!”

    石昊身体一冷,瞳孔缩小,精光如电芒般射出。

    上一次,他服食黄泉果时,出现了各种难以理解的现象,如同经历了几世轮回,在他的手掌上留下四道印记。

    这一次,出现了第五道!

    “重要的不是这些,不灭经呢?如果我们经历的是真实的,或者说亦真亦幻,那山峰上的几页金色兽皮纸张呢,在哪里?”天角蚁很急促。

    他们是为不灭经而来,那是最关键性的东西,不能有失,一旦经书消失,岂不是白来了?

    “如果真的存在鹤无双这个人。他也来过这里,我们未死,他同样不会死。那么他是否已经得手,带走了经文!”小蚂蚁焦急了。

    如果判断没有错误的话,鹤无双是仙古末年的人,比他们早来了一个纪元,真是那样的话,还会剩下什么?

    哧!

    他们一跃而起,进入山脉。而后迅速登上那座宏大的神山。

    在梦中,石昊就是在这里跟鹤无双决战。而后双双毙命,皆殒落。

    当时,这里神圣光辉普照,几页兽皮纸张不断翻动。哗哗作响,各种经文符号跳动,震慑人心。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山体暗淡,呈灰暗色,还带着可怕的血斑,无穷岁月过去,暗红血迹依旧不消退。

    “没有了,在哪里?!”小蚂蚁大叫。难道到头来一场空吗?

    石昊蹲下身子,捡起地上那只拇指大的蚂蚁,不是天角蚁。是曾经将骷髅头骨推落下山的那只蚂蚁。

    他探索其神识,要想有所发现。

    因为,这个地方太凄凉了,草木不见,生机近乎绝灭,能看到一个生灵真的不易。

    可惜。他失望了,这只蚂蚁还未开化。灵识不敏,不曾成精,依旧只是一只强壮的普通蚂蚁而已。

    根本不能从它的身上见证所谓的诡异、奇迹等!

    “不灭经在哪里?”石昊也不能平静了,这一次就是为了此经而来,如果一无所获,那真的让人失望。

    特别是,那个鹤无双真实存在的话,就更加让人心惊了。

    那个人比他们来的早,于仙古末年登临此地,此时寻不到不灭经,其下落可想而知!

    石昊还有小蚂蚁放出强大的灵觉,在这个地方寻觅,甚至想将整座山体瓦解,要彻底翻个遍。

    轰!

    磅礴的神山摇动,轰隆隆作响,并且发光,只是不再璀璨,是乌光,曾经被某种可怕的力量侵蚀。

    这种光崩开后,当即将石昊还有小蚂蚁震开。

    他们并没有让此山破损!

    呱!

    一只乌鸦展翅,在乌光中挣脱出来,在这凄冷之地,在这片群雄埋骨的古葬地,说不出的不祥。

    “一只乌鸦!”金色的小蚂蚁挥拳,就要向前轰杀。

    “呱,呱,呱……”乌鸦展翅,在这里大叫,躲避了出去,而后降落在远处的地面,站在一只骷髅头骨上。

    “你是什么东西所化?”石昊喝问。

    他不相信这是真正的乌鸦,不然何以从乌光中冲出?

    “不用对我出手,我来为你们解释一些疑惑吧。”乌鸦叹息,眼眸中是无尽的沧桑还有悲凉。

    这是一种不祥的鸟,可是现在它并未给人以邪恶的感觉,反倒像是一个蹉跎了岁月的失意者。

    “你到底是什么?”天角蚁逼问,不太相信它。

    乌鸦站在头骨上,在其身后,浮现出诸多的黑雾,而后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喊杀声,随后无数的人影浮现,那是一条又一条战魂!

    黑色火光腾腾,冲上了高空。

    乌鸦沐浴在黑雾与火光中,越发显得神秘。

    一张又一张巨大的面孔出现,在黑雾中看着他们。

    “英灵!”石昊低语,他知道了,这是这片战场诸多战死的至强者不灭的情绪所化,是先民英灵显现。

    一般的英灵不会有过于自我的意识,是残碎的魂识,而这个化成乌鸦的英灵显然很不一般,不能以常理度之。

    “我来帮你们解开一些迷惑吧。”乌鸦说道。

    石昊还有小蚂蚁不再多语,静静聆听

    “眼前你们所见才是真正的终极试炼地,也就是昔日的古战场。”

    “你们早先见到的满地尸体还有无尽的血曾经都存在,是这片天地终极之战后失陷在异域手中的样子,你们见到了祖先的尸体,无数至强者的遗容。”

    “鹤无双这个人存在,的确有‘天下无双’的称号,是仙古末年异域年轻一代领军人之一,专为杀我界年轻至尊而生!”

    “梦中之战很真,那是对你们的考验,是真实的一场战斗,如果你不是鹤无双的对手,便和不灭经无缘!”

    仅此几点而已,石昊就全明白了,耳畔隆隆作响,心神都在摇动与震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