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头皮发麻的蜕变路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头皮发麻的蜕变路

    (前面将长弓衍写成孤剑云了,失误,纠正。)

    石昊还没有真正闭关,就已经引人瞩目!

    “我在等待你出关,还能那么强势吗?千万别掉队,不然你会很凄惨,体验到被人抬手间就镇压的滋味!”有人咬牙切齿。

    “荒,你没有无上古种,没有惊世的天角蚁血,你拿什么来竞争,我看你还能如何保持辉煌!”

    “哈哈,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熬过天神领域,我们在教主级层次相见,看一看谁能笑到最后,真的很期待啊,我都等不及了!”

    一些敌视石昊的人,全都在等待结果。天神境的石昊,如同一座大山压在他们的心上,没有几人可以匹敌,他们希冀在更高领域实现逆转。

    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石昊的天下了,也许将是他们俯视石昊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这次闭关充满坎坷。

    其实,很多人也都很好奇,荒在没有无上天种的情况下,何以敢去突破,就不败毁了自己的路吗?

    要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他做出选择,就没有退路,要么成功,要么半废,甚至是死亡!

    “石昊,你究竟选择了怎样的路,希望你一切安好!”

    也有人在为石昊担心,比如清漪,他们都有忧虑,石昊就这样突兀的闭关了,没有古种,该如何前行?

    “他应该不会殒落,我总觉得他跟我那个成天昏昏沉沉、在大睡中的师傅口中说的那个人很像。”曹雨生小声道。

    外界,议论纷纷,但天神书院中却很宁静。

    石昊早已做好了所有准备。将自身调整到了目前所能达到的最高峰状态,每一寸肌肤都晶莹发光,喷吐瑞霞。

    他精神饱满,元神的旺盛的生机化成一股银色烈焰从眉心中窜出,非常的炽盛。最后这股精神焰火又凝聚成一个小人,悬在那里。

    大长老相当的惊讶,道:“你的元神外泄出的生机之火都已经能够如此,简直可以再造一个元神了!”

    这个时候,地上的几个药池子都漾起了涟漪,当中全都是各种稀世神药与矿料。比如说天神树的叶子、八珍麒、仙血星沙……

    任何一种都价值连城,一旦流落到外界去,一定会让人眼睛发红,令各路强者要为之生死搏杀。

    “先进第一个药池!”大长老说道。

    石昊坐了进去,药香扑鼻。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滚烫的药汁刺激他的身体在颤栗,这可真不是一般的烫,跟铁水一般,让石昊都在呲牙咧嘴。

    以他目前的肉壳而言,连神兵利刃都难以伤身。

    “是仙血星沙!”石昊有点眼晕。

    这不是一般的药液,那是一种沙子溶化后的产物,落在了他的身上。比岩浆温度还要高!

    据传,这种星沙天地间罕见,是战死的仙血洒落宇宙、染红一些星辰碎块所留。随着时间推移,只有一点精华留下,化成颗颗晶莹剔透的沙粒。

    这沙粒是被大长老以一口青色的大鼎熔化掉的,如今正在当成汤汁,向着石昊头上倒去,让他无言。也太暴力了!

    如果是寻常的神祇,早就被烧废了。化成骷髅骨。

    莹润剔透的沙粒熔化后,化成了赤红色的液体。发出冲霄的光华,真的如同仙的血液在流淌一般。

    它有淡淡的血腥味,也有一种芬芳!

    “看来,传言是真的,此沙的确是以仙之血液浸染而成。”大长老自语。

    石昊呲牙,这滋味可真不好受,被人用比岩浆炽热也不知道多少倍的液体淋头,这简直是在杀戮啊。

    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的体魄多么的坚韧,连发丝都没有被化掉,莹莹发光,体有灿霞流转,吸收仙血星沙的精华。

    “若是真正的仙血,这样浇在你身上,肯定早已将你化成了脓血,什么都剩不下,还好经过星沙汲取,又历经无穷岁月温养,削掉了杀气,只留下一点精华,如此才能被你所用。”

    大长老感叹,这东西太金贵了,用一点少一点,宇内可没有多少了。

    很奇快,这么高的温度,赤红色的星沙液体落入药池中,并没有毁掉其他药物,反而交融在一起,越发浓香了。

    石昊怀疑,不是温度过高让他感觉剧痛,而是仙血残留的一点精华在斩其肌体!

    就这样,他忍着剧痛,在第一药池中沉浮,身体如同刀割般,被不断的淬炼,到了最后大长老甚至取来一柄大刀,对着他砍。

    石昊的脸都快绿了,大长老何等的功力,一刀下来还不让他形神俱灭吗?

    “放心,我会控制好力道,你赶紧动用锤骨法!”大长老提醒。

    啪!

    下一刻,石昊知道了什么叫痛彻骨髓,大长老一刀斩下来,刀气茫茫,绚烂如银河坠落,铺天盖地而下,但却不伤他的肌肤,全部斩进骨骼中。

    这种力道的控制,还有技巧的显现,让人叹为观止。

    石昊当即一声闷哼,真的很疼,也不知道有多少根骨头被劈开了,露出骨髓,让他直冒冷汗,不久前在辟邪神竹那里的痛苦经历又重现了。

    “我在检验你的成果,看一看你在仙丘的收获是否足够,查漏补缺,帮你臻至完美!”大长老说道。

    能不完美吗?连天神树的枝叶、八珍麒、仙血星沙都用上了,以这样的东西磨练躯体,想不坚韧都不行。

    石昊的悲惨生活开始,被重新祭炼躯体,起初他还一声不吭,到了最后随着大长老以刀气斩他骨髓,断其筋脉,百般摧残,不断以药液淬炼。终于让他忍不住低声咆哮起来。

    这个时间段,持续了十日。

    而后,大长老让他盘坐在一口鼎中,洒落一些辟邪神竹的液体,一天一夜后。石昊龙精虎猛,经此一番锤炼,体质比以前还要强一截!

    这是要让天神战教主吗?石昊真的有一种强大的自信,如今虽然境界还在天神领域,但是现在去有一战更强者的冲动。

    “进第二口药池。”大长老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指向第二口莹莹灿灿的池子。那里白雾蒸腾。

    石昊进入,当即一阵寒毛倒竖!

    在当中,泡着的可不仅是多种药物,还有各种虫子,全都是洪荒异种。拥有剧毒!

    在白雾的下方,那液体虽灿烂,但是一看就很可怕,并不神圣,色彩斑斓,腥味扑鼻,密密麻麻的虫子让人发瘆。

    同时,旁边一口鼎已经烧沸。里面的汁液不断溅起,当中各种神虫更是稀罕,有的还活着呢。需要以神鼎熬炼。

    石昊头皮都有点发麻,但却默默的呆在里面。

    哗的一声,大长老将大鼎中的液体还有虫子倒了下来,全部淋在他的身上,落在第二口药池中。

    “活的!”

    石昊感觉到了,从大鼎中倾泻下来的液体内的虫子没有一个是死的。全都附着在他身上,开始啃咬。

    睁开眼的一刹那。满身的白蝎子,尾巴都刺向石昊的肌肤。那钩子锋锐的吓人,比之神兵利器还要坚硬。

    大长老喝道:“别抵抗,让它们刺进去,千万不要震死它们,这可是白玉蝎,珍贵而罕见,都是血统高贵的稀有生物!”

    石昊无言,还要主动配合,让这些蝎子刺他。

    下一刻,他全身放松,不然的话可能会震死这些白玉蝎,这些东西尽管有不少都达到了神级,但依旧会被天神境的石昊的肉身震裂。

    “啊……”石昊一声惨叫。

    这蝎子剧毒无比,他全身上下,除却眼睛外,都被白蝎子覆盖了,也不知道有多少根蝎子尾巴刺穿其肌肤。

    满身都是蝎子,被刺中,挂满了躯体,蠕蠕而动,让人惊悚!

    如果是女人早已尖叫,忍不住呕吐了,还好,石昊作为一个神经大条的人,不怎么在乎,因为他还吃过蝎子肉呢。

    只是,那种剧痛,还有密密麻麻的凌乱感觉,依旧让他很不舒服。

    关键是疼痛,这绝对能蛰死一般的天神,因为这是神级的毒虫,这么多聚集在一起,想不恐怖都不行。

    不久后,白玉蝎子由白变的赤红,那是石昊的血浸染的,最后毒血回归,重返石昊的体内,他忍不住翻腾,闷哼出声。

    “啊……”

    最后,他大叫了起来,被这种万毒之虫钉穿躯体,简直不可忍受,毒血回归后快要腐蚀尽他的五脏六腑与全身血肉了。

    他动用锤骨法,四肢百骸跟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它们在造血,冲洗全身筋脉。就是头骨也不例外,铿锵作响,再造天神血!

    终于,一天一夜后,石昊结束了这种折磨,所有的天蝎都死掉了,毒虫精华溃散。

    但紧接着,石昊一阵眼前发黑,因为密密麻麻的蜈蚣出现了,都是金色的,长着翅膀,从大鼎中出倾泻而下,全部落在他的身上。

    这么多蜈蚣,在一起游动,爬满每一寸部位,石昊都觉得肌肤发寒,接着剧痛再次袭来。

    “长老需要这样淬炼肉身吗?”他有点忍不住了。

    “当然需要。熬炼筋骨皮,需要以各种凶恶手段进行,经历所有磨难,才能检验是否为真金,未来不需要温室里的豆芽菜,现实会比这险恶一万倍。”大长老很平淡的说道。

    就这样,整整十天十夜,石昊被十种最为可怕的毒虫折磨,死去活来,最后又以神药液浸泡,恢复肉身。

    果然,效果极佳,十种毒虫本就是天地间的瑰宝,是熬炼身体用的最高等级的“天材”,现在配合各种神药,果然起到了惊人的作用。

    “长老,我什么时候可以以身为种?”石昊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进行蜕变了。

    “你已经在途中,虽然还没有进行那关键性的一步,但是已在路上。想以身为种,自然需要在各方面攀升到极巅,成为天神境最强者,不然何以有成功的希望?”大长老很严肃。

    这二十几天来,外界发生了一些惊人的事。

    “大消息,仙院的一位绝世奇才突破了,融合一颗无瑕的古种,实现了一次生命高层次的涅槃,他成功了,被称作完美进化,没有一点的瑕疵,无敌之姿惊世!”

    “唔,圣院也有人成功融合天角蚁的力之极尽血还有凤凰的涅槃精血,并且前无古人,将十洞天融合归一,在体内刻下先天混沌杀阵,生命层次在本质上升华了!”

    外界,一些惊人的消息传来,陆续有人突破天神境,达到了更高的领域,实现最完美无缺的进化,震惊世间。

    而此时的荒,他究竟怎样了?所有人都在等待。

    不少人冷笑,没有无上天种,他如何去与那些人相比,注定要尝尽败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