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灵魂博弈!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灵魂博弈!

    连暗魂兽的分魂在内,秦烈分出的三十五个灵魂,都感应到了那些回归者的愤怒。

    一个个强硬的念头,从那些回归者的灵魂中释放而出,震的秦烈脑海轰鸣不休。

    秦烈在炎日炼狱的本魂,瞬间激烈动荡开来。

    可他却知道,他只能迎着那些回归者的反抗,将阴影生命圣神留在那些回归者灵魂的印记给炼化清理掉。

    只有这样,那些回归者才会恢复自我,理智清醒地听他道明那圣神的图谋。

    即使是他,想要以一己之力,以深渊之主的恶魔之身来阻止那些回归者,也没有成功的可能。

    如果那些回归者,不是急于突破,纷纷处于闭关状态,他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他能依赖的,乃是他最强悍最擅长的灵魂力量!

    他是御魂大帝,以灵魂力量踏入终极之境的至强者,而且他恢复了全部的记忆!

    只有在那些回归者闭关寻求突破之际,他分出一个个灵魂入侵,才有那么点希望,趁机清除圣神对回归者的影响力。

    除此之外,他也别无他法!

    凝神感知,他能感觉到他的一个个灵魂,在那些回归者灵魂识海内穿梭着。

    他在感应着属于圣神的特殊灵魂印记!

    “吼!”

    阿布利特的嘶吼声,从其灵魂识海内响起。

    一头巨大无比的魔龙,以纯灵魂的形态。在辽阔的魂海内摇头摆尾。

    魔龙乃是由阿布利特幻化而成!

    秦烈的那团灵魂幽影。在阿布利特的魂海内,立即被其盯上。

    “不管你是谁,都给我滚出去!”

    暴怒的阿布利特,几乎没有一丝犹豫,龙爪一挥,漫天都是灵魂凝聚的魂芒。

    魂芒交织着,衍变为一条条黝黑的龙形古文。每一个古文都传来阿布利特暴躁的力量气息。

    “咻!”

    秦烈的那一簇灵魂幽影,倏然一变,化为一束飞逝的电光,从那些龙形古文内飞离。

    “这是我的灵魂识海!你能逃到何处?”

    阿布利特冷笑着,一闪后,他那巨大的魔龙之身,又到了秦烈的正前方。

    “灵魂禁锢!”

    千万种龙形秘纹,密密麻麻地充斥在那奇异的魂海,众多的龙形秘纹犹如暴雨般。瞬间将秦烈的那一簇灵魂幽影淹没。

    “裂变。”

    秦烈没有和阿布利特交流的意思,电光般的灵魂,一下子分裂为数百个魂点。

    一霎后,那些魂点,就仿佛凭空消失了。

    下一刻,众多的灵魂光点。越过了重重的灵魂禁锢。竟落在了阿布利特精神意识凝结的灵魂龙身。

    “呼!”

    许许多多的光点,骤然聚集,化为了一株灵魂树。

    灵魂树如一株小小的树苗,扎根于阿布利特的龙首,灵魂树的根茎,也奇妙地刺入阿布利特的龙首之中。

    那一霎,他非常清晰地感觉到了阿布利特的种种记忆,感觉到了阿布利特领悟的灵魂秘术,还有血脉的奥妙。

    他旋即明白,那个在其魂海内显现的魔龙。凝结了阿布利特的记忆、智慧、经历,包括种种力量的感知过程。

    那头魔龙,可以视为阿布利特的本魂,那是阿布利特的本源之魂。

    “难道,在里面?”

    这般想着,秦烈暗魂兽分魂衍变的灵魂树,竟然如水一般,完全没入阿布利特的龙首之中。

    他马上感觉到,他仿佛畅游在阿布利特一生经历的种种往事当中,其中还有阿布利特的血脉秘密。

    自然而然的,他也受到了阿布利特的强力反抗。

    他看到千万碎小的龙形古文,都烙印着阿布利特的精神意识,拼命地冲向他。

    那种感觉,仿佛星河崩塌,无数闪亮的龙形星辰,全部如游鱼般飞逝着。

    “或许,圣神对他的影响,就在其中一个记忆烙印之中,在一个龙形星点内……”

    如此想着,秦烈动用他所领悟的灵魂奥义,分化万千,一边躲闪着阿布利特的狙击,一边苦苦找寻着圣神的踪影。

    同样的,他另外三十四个灵魂,也在那些回归者的脑海内游弋着。

    他也受到了那些回归者攻击。

    他其中一个灵魂,在羽族长老泰利的脑海之中,并且也逸入了泰利的本源之魂内。

    泰利的本源之魂内,漂浮着亿万洁白的羽毛,每一片羽毛都闪闪发亮,仿佛由明净的水晶炼化而成。

    每一片羽毛,都是一段奇异的记忆烙印,记载着泰利的人生经历。

    秦烈的灵魂意识,从一片片洁白羽毛之中闪过,似乎马上洞察了泰利的一段人生记忆。

    还有的羽毛,没有任何的画面,却有众多交织的光线。

    那些光线,乃是泰利领悟的灵魂奥义,和羽族独特的血脉秘术。

    他的灵魂,穿梭其中时,生出一种他就是泰利,在不同的时间段,不同的时空中,重演一遍泰利的诡异感。

    其中,泰利的一些纯攻击意图的灵魂意识,化为锋利的箭矢,在四处捕捉追击着他的灵魂。

    “究竟在何处?”

    他分化以后的灵魂,穿梭于泰利一段段的记忆之中,越来越急躁。

    他想要尽快将圣神留下的某种印记给找到并剔除。

    为了躲避泰利的追击,他在迅速耗费着这个分魂的魂力。

    他虽然精通种种灵魂秘术,即使在泰利的灵魂识海也游刃有余,可他依然要不断地耗费着灵魂力。

    进入泰利的灵魂,只是三十四个分魂之一,寄托着的灵魂力量有限。

    他自知,他单独一个分魂,是不如一个回归者灵魂强大的。

    尤其还是在对方的灵魂识海内。

    同一个时间,他的一个个分魂,都侵入了回归者的脑海,苦苦找寻着圣神留下的影响那些回归者的印记。

    如果不能在短时间找到圣神的印记,灵魂力耗费太多,他恐怕都无法将三十五个分魂收回。

    这可能会导致他灵魂受到重创!

    “不行,我需要更多的灵魂力!”

    魂族的无尽魂海内,他血魂兽分魂,在魂阁内驻守着。

    此刻,感觉到灵魂力的迅速流逝,他不得不向那些魂族的强者求援。

    “维克,让所有十阶魂脉的族人,将灵魂力注入魂阁,我需要他们的魂力,助我和回归者博弈!”他下达命令。

    所有的魂族强者,都视他为唯一的真神,对他的命令从不质疑。

    听到他的命令以后,魂族十阶魂脉的族人,以最快的速度聚集到无尽魂海的魂阁。

    “呼呼呼!”

    一株株巨大的灵魂树,那些茂密的枝叶分叉,都突然如电光一般,延伸到魂阁。

    来自于那些魂族强者的魂力,如涓涓细流,纷纷汇入魂阁。

    而魂阁,和融入秦烈本魂的镇魂珠本就是互通的,秦烈马上通过镇魂珠,将魂阁内的魂力吸纳,又以灵魂秘术注入一个个分魂。

    这让他的分魂可以持续在那些回归者的魂海内翱翔下去。

    ……

    ps:抱歉,今天就一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