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重夺掌控权!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重夺掌控权!

    烈焰鸢并没有现身,可秦烈却非常肯定,他就在某处关注着此战。

    烈焰家族的那块血肉丰碑,还有八具不死泰坦的突然反叛,必然都是他在暗中捣鬼。

    “呼!”

    那块血肉丰碑,从秦烈魔身内飞出以后,径直朝着一道撕裂的空间缝隙而去。

    秦烈坚信,只要让那块血肉丰碑从炎日炼狱飞走,他将永远失去对那块血肉丰碑的掌控!

    “休想!”

    秦烈心神一动,时空妖灵一族的星空镜,陡然在他的一只魔手内浮现。

    扭曲时空的力量,从那一面星空镜内释放,瞬间,就有数十种奇异的空间法则,在炎日炼狱完成了变化。

    “嗤嗤!”

    顷刻间,炎日炼狱那些撕裂的空间缝隙,就在迅速愈合。

    就连灵族天启大贤者的空间力量,也被星空镜给影响,让天启也失去了对空间的约束!

    整个炎日炼狱,突然变得极其的密实封闭,再没有一丝裂痕。

    追击天启的秦浩,试图利用灵域的本源之力,从灵域来帮助秦烈的凌语诗,也都发现再不能影响或改变炎日炼狱!

    秦浩,凌语诗,包括天启,全部被空间夹层隔绝在炎日炼狱之外!

    他们再难轻易地踏入炎日炼狱!

    唯一还能和炎日炼狱连接的,只剩下亘古存在八层炼狱的深渊通道。

    每一个生灵,再想从炎日炼狱进出。都只能依赖于深渊通道!

    而深渊通道。本就是时空妖灵一族的诞生之地,乃天地间无数层空间的中转!

    “咻!”

    无法通过空间缝隙飞走的血肉丰碑,陡然改变了方向,又朝着深渊通道而去。

    秦烈眼瞳阴冷,哼了一声,又以灵魂变动了星空镜。

    时空妖灵一族的圣器,从秦烈身旁飞出。一闪后,就出现于唯一能连通外界的深渊通道口。

    “嘭!”

    烈焰家族的那块血肉丰碑,飞离到深渊通道口时,狠狠地撞击到星空镜上。

    血肉丰碑被硬生生地反弹回炎日炼狱!

    “好!”

    秦烈魔瞳一亮,看也没有看星空镜,也没有去理会那块血肉丰碑。

    在以奥斯顿为首的七君主,全力围杀卡斯托尔的时候,他将注意力放在那八个不死泰坦的身上。

    他注意到,那八个不死泰坦。此刻,不止是眼瞳中浮现出了烈焰鸢独有的火焰印记。

    就连不死泰坦巨大的身躯上,这时候,也开始滋生出众多的火焰印记。

    “呼呼呼!”

    八个不死泰坦,陡然被滔天烈焰覆盖,他们古铜色的躯体。传来一股无比刚猛霸道的力量。

    那力量。竟然隐隐有着烈焰鸢的火焰气息!

    这异常,意味着烈焰鸢虽然未曾到来,却能通过早些年烙印在不死泰坦身上的火焰印记,完全调用不死泰坦的力量!

    秦烈甚至有一种直觉,此时的烈焰鸢,已经集中了所有的精神意识,跨空御动着八具泰坦神尸和他战斗。

    “你们,本属于我,有着我的灵魂印记!即便是烈焰鸢是你们最初的主人,我也要强行改变这一切!”

    “噬魂!”

    秦烈那七千米的恶魔之身。瞬间激发魂兽一族的血脉秘术,以本魂来释放。

    他那两个深紫色的魔瞳,变成了诡异的碧绿色,如两个燃烧着的绿色太阳。

    然而,只是一霎后,一股神秘的吸引力,就从他那碧焰燃烧般的眼瞳传来。

    他的眼睛,似变成了深邃的绿色深潭,仿佛能吸引众生灵魂主动的沉沦其中!

    碧焰燃烧般的眼瞳,看向了第一个不死泰坦,深不可测的眼瞳,如吞噬一切的绿色黑洞。

    “嗷!”

    被他注视着的不死泰坦,陡然发出挣扎的咆哮,一簇古铜色的灵魂,竟一点点地从那不死泰坦的眼睛飞出。

    “就是这样!”

    秦烈冷哼,碧焰燃烧的眼瞳,逐个看向另外七具不死泰坦。

    每一个被他看到的不死泰坦,都在疯狂咆哮着,不甘心地挣扎着。

    他们八个的泰坦之魂,都纷纷从巨大的躯体内飞出,八个泰坦之魂内,能清晰的看到许多独属于烈焰鸢的火焰印记!

    一看到火焰印记,在泰坦之魂的灵魂内闪现,秦烈立即明白烈焰鸢做了什么。

    烈焰鸢将其火焰印记,竟然早早就潜隐在泰坦的魂魄之中,始终隐而不发。

    他一直等候的时机就是此刻!

    “好毒辣的心机!”

    秦烈咧嘴,嘿嘿狞笑着,旋即猛地一点眉心。

    他这具七千米高的恶魔之身,额头中央部位,突然皮开肉裂。

    一点纯黑色的幽光,仿佛他恶魔的第三只眼睛,悄悄从那皮开肉绽的眉心睁开。

    “镇魂!”

    他集中了灵魂力量,所有的灵魂意识,如倏地飞入了镇魂珠最内层的空间。

    这一刻,他仿佛看到镇魂珠最内部的空间,存在于晶莹气泡内的众多高级古阵图,犹如一颗颗星辰散发出最夺目的光辉!

    他眉心的黑光,呈扇形,向他正前方照耀而去。

    八个脱离了泰坦之身的泰坦灵魂,被那黑光一照,一下子就消失于他眉心。

    下一刻,秦烈就发现八个泰坦之魂,到了镇魂珠的最内层空间。

    “嗤嗤!”

    烙印在泰坦之魂内的火焰印记,在那八个泰坦之魂,被扯入镇魂珠最内层空间以后,一瞬间就被炼化。

    秦烈甚至听到了,来自于烈焰鸢的愤怒不甘的尖啸。

    然而,只是一霎,所有的火焰印记,就从镇魂珠最内层空间化为了灰烬。

    八个不死泰坦,赤裸的上半身上,众多浮现的火焰印记,突然神奇的消失。

    秦烈和八个泰坦之魂的联系,又立即产生了。

    “主人……”

    在镇魂珠最内层的空间内,他还听到了八个泰坦之魂的呐喊。

    秦烈眼中突显喜色,心神一动后,那八个被扯入镇魂珠的泰坦之魂,又纷纷飞出。

    他们重新落于躯体。

    “主人,刚刚我们身不由己,是前任主人残留的力量在作祟。”

    最高大的不死泰坦,灵魂归位以后,马上就知道发生过什么,急忙诚挚地道歉。

    其余几个泰坦,也纷纷表态,说明都是火焰印记在迷乱他们的心智。

    “我明白。”秦烈冷静回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