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风云突变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风云突变

    “我一直都在等你。∑”秦浩冷声道。

    “你们父子还真是麻烦。”天启苦笑。

    既然知道已经被秦浩盯住了,他也不再遮遮掩掩,就这么大方地从那道空间缝隙走出。

    他握着的命运权杖,忽然被他高高举起。

    “糟糕!”

    每一个看到天启举起命运权杖的强者,都脸色巨变,感觉到了不妙。

    秦浩敏锐觉察到,从那命运权杖内,陡然生出众多肉眼不可见,只有灵魂可以感知的奇妙命运丝线。

    那些命运丝线,似乎在顷刻间,就扩散到了炎日炼狱。

    连秦烈在内的炼狱八君主,此刻,都沾上了零星半点那些命运丝线,气运仿佛被天启给篡改。

    有过九幽炼狱的经历,秦浩深知天启命运之力的可怕,知道他能够以一己之力,影响整个局势。

    “破碎!”

    秦浩脸色阴沉,他身下的那座九层魂坛,忽地冲入天启周边。

    他那巨大的九层魂坛,陡然光芒如织,将天启所在的空间填满。

    那绚烂的虹光,都蕴藏着毁灭之力,居然连命运权杖的命运之力都能消融。

    “嗤嗤!”

    那些肉眼不可见,只有灵魂可以感知的一丝丝命运丝线,被毁灭之光照耀以后,逐渐消失。

    “你可真是令人讨厌啊。”

    天启眼中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他一只手攥紧命运权杖,另外一只手,虚空轻点。

    “喀喀喀!”

    炎日炼狱的天空。如冬日结冻的湖面,突被硬物凿开。

    破裂的空间碎片,在天启的空间力量法则的牵动下,化为千万块锋利的光刃,砍在秦浩的九层魂坛上。

    秦浩的九层魂坛,陡然溅射出亿万璀璨的异光,魂坛飘动着。也慢慢远离天启的方位。

    天启一只手挥动着,带着那无数锋利的光刃,持续轰击着秦浩。

    他的另外一只手。还是紧紧攥着命运权杖,试图影响奥斯顿等人的气运。

    “又是你?”

    就在此时,从秦浩身旁碎裂的空间缝隙内,传来了凌语诗的轻呼。

    凌语诗声音一响起。斩向秦浩魂坛的千万光刃。倏地静止不动。

    一种来自于灵域的神秘本源法则力量,强行从空间缝隙渗透而来,似乎混乱了天启释放的命运丝线。

    那一刻,天启突然发现,他握着命运权杖的那只手,都在微微颤动。

    他惊异地看向了命运权杖。

    他清晰地看到,许多碎小的幽芒,带着灵域的本源气息。缠绕在命运权杖上。

    命运权杖被那种力量扰乱了法则秩序,使得他体内的血脉。也变得不再稳定。

    命运力量奥义,一旦紊乱,就难以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融合了地心源母,果然……有点不同寻常。”天启神情凝重。

    “呼!”

    天启的身影,又倏地闪入空间缝隙,如突然隐形。

    因凌语诗的存在,秦烈终于不再畏惧被天启扯入空间夹缝,驾驭着九层魂坛,立即追向天启。

    “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天启不断低笑着,显得非常轻松,似乎胜券在握。

    “嚎!”

    本源深海附近,那八具不死泰坦,突然仰头怒吼。

    他们古铜色的巨塔般的身躯,犹如炮弹般冲天而起,向着卡斯托尔的方向飞去。

    “轰轰轰!”

    临近以后,那八具实力堪比大恶魔的不死泰坦,竟对包括秦烈在内的八君主偷袭。

    连秦烈在内,八君主庞大的魔躯,都被不死泰坦给冲击的跌跌撞撞靠向卡斯托尔。

    卡斯托尔怪笑着,巨尾甩动,狠狠地抽打在秦烈和奥斯顿等恶魔的魔身上。

    一霎后,秦烈的腰腹部,就像是被利刃切过,变得鲜血淋漓。

    “秦烈!怎么一回事?”奥斯顿尖啸。

    “炎日君主!那八个不死泰坦,不应该是你的麾下吗?”鬼祭君主咆哮。

    他巨大的魔身,也被卡斯托尔的巨尾抽到了,后背出现了一道数百米长的伤口。

    伤口内,他的一根根粗如手臂的筋脉,蠕动着,在迅速愈合着。

    如果不是秦烈自身,也被一个不死泰坦袭击,同样被卡斯托尔伤了腰腹,他都会怀疑秦烈和卡斯托尔暗中勾结。

    腰腹位置,被卡斯托尔的巨尾一击,差点凿出一个巨大血洞的秦烈,猛地看向那八具不死泰坦。

    他从八具不死泰坦的眼瞳深处,分明看到了熟悉的火焰印记!

    那火焰印记,他之前在生命古树内部窥见过,属于烈焰鸢!

    八具不死泰坦,以前在暴乱之地时,被尊称为八具神尸。

    最初的时候,那八具不死泰坦,应该就属于烈焰鸢。

    他一度以为,在他的熔炼之下,在他的灵魂契约内,那八具不死泰坦只属于他,只向他一人效忠。

    直到看到那八个不死泰坦眼瞳内,突然闪现的火焰印记,他才明白,那八个不死泰坦,在没有被斩首之前,应该就已经被烈焰鸢给悄悄植入了奴役的印记。

    那火焰印记,应该一直潜隐在不死泰坦的体内,连他都始终没有察觉。

    他辛辛苦苦地,耗尽了众多的血肉能量,好不容易让八具不死泰坦全部恢复到十阶血脉力量,没想到关键时刻出了岔子。

    “呼!”

    在他震惊时,他又猛地感觉到,那块烈焰家族的血肉丰碑,也从他体内飞出。

    那块血肉丰碑的其中一面,也突显出一簇簇火焰印记,那火焰印记,同样属于烈焰鸢!

    看到血肉丰碑不受控制地离体而出,他通体冰冷。

    血肉丰碑和八具神尸,以前就息息相关,血肉丰碑还是当年神葬场的钥匙,而血肉丰碑和神葬场,应该都是烈焰鸢早年为他所留的。

    但,不论是血肉丰碑,还是八具神尸,最初的主人,都是烈焰鸢!

    烈焰鸢在其中留有他独特的火焰印记!

    “烈焰鸢!”

    秦烈嘶声咆哮,可那块血肉丰碑,还是渐渐离他而去。

    “轰轰轰!”

    八具不死泰坦,在他试图追击血肉丰碑时,反而转过来,一起来围击他。

    “就凭你,还想和烈焰鸢争斗?你还太嫩!”卡斯托尔冷言嘲讽道。

    他巨大的魔身,将以奥斯顿为首的七君主全部挡住,让那八个不死泰坦方便围杀秦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