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身份认同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身份认同

    c_t;“回来。(”

    还在吞食着熔岩炼狱火能的火灵,随着秦烈的一声轻喝,瞬间飞回他魔身。

    吞炎旋即取消。

    不断崩碎的熔岩炼狱,也在此时,立即就开始恢复平静。

    那一道道撕裂的空间缝隙,这时候,逐渐愈合着。

    爆碎的火焰山,停止了波荡,龟裂的大地,恐怖的震动缓缓平息着。

    “还好。”

    九幽君主奥斯顿,明显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熔岩炼狱没有崩灭。”

    “我的熔岩炼狱,减小了百分之三的疆域!失去的那些疆域,都被炎日炼狱盗取了!”熔岩君主不甘心地咆哮。

    只有他和秦烈明白,就在那短短时间内,熔岩炼狱失去了什么reads;。

    “只要熔岩炼狱没有彻底崩碎,你损失的力量,减小的疆域,你还是可以恢复的。”瘟疫君主劝说,“顶多花费你万年时间,失去的那些火能,你就可以重新聚集。但是,如果熔岩炼狱崩灭了,你的恶魔君主之位将保不住。上面一百层的那些家伙,都盯着八层炼狱,一旦有空缺的恶魔君主之位,@他们势必会疯狂涌入抢夺。”

    “熔岩君主,你……还是安分一点吧。”魅影君主魔瞳森冷,道:“炎魔之王的那块生命结晶,刚刚离你而去了,这说明你的主人,也未必如你所想的那般,想要再一次复活!”

    “都是炎日君主搅局!”熔岩君主不死心地叫嚷。

    “你差点完蛋了,你难道不知道?”奥斯顿哼道。

    “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不要怪我们不客气!”黑月君主怒吼。

    “先出去吧。”瘟疫君主不耐道。

    “哧啦!”

    一条条空间裂缝。被那些恶魔君主撕开。他们巨大的身躯。瞬间离开了熔岩炼狱。

    秦烈低声笑了笑,在另外六大恶魔君主飞离以后,看着熔岩君主说道:“你的炎魔大人,看样子更加信赖我。你其实不用横加干涉,或许……你的炎魔大王另有算计呢?将来,他可能会在某一天突然现身,取代我也说不定。”

    话罢,秦烈巨大的魔身。也从熔岩炼狱飞离。

    熔岩君主则是愣愣地悬浮虚空,思索秦烈这番话的含义,半响后,他喃喃自语道:“难道,大人和卡斯托尔抱着一样的想法?”他眼睛猛地一亮。

    他也觉得,踏入终极之境,成为深渊之主的恶魔,没那么容易彻底陨灭。

    卡斯托尔被八大恶魔君主,还有时空妖灵一族族长,加上几个异族强者轰杀。也没有完全死绝。

    数百万年以后,卡斯托尔不还是出来兴风作浪了?

    比卡斯托尔还要强大的炎魔之王。只是走火入魔,真就灰飞烟灭?

    如果灰飞烟灭了,又怎么可能留下一块生命结晶,烙印上全部的火焰力量奥义?

    想到这儿,熔岩君主心神一动,似乎明白了秦烈话里的含义。

    他心中重燃希望之火!

    深渊通道内,秦烈从熔岩炼狱出来以后,看到以奥斯顿为首的六大恶魔君主,已经在等候他了。

    “卡斯托尔的八具分身,散落在上面一百层深渊,在烈焰鸢和天启的帮助下,捕杀了几头大恶魔,以这样的速度来看,要不了多久,他的八具分身,就能全部恢复巅峰。”鬼祭君主瞪着他,道:“在上面一百层深渊,都有依附我们的麾下,我们大概能猜出卡斯托尔的藏身之地。我们想要在他恢复巅峰之前,至少斩杀他几具分身,让他没有可能再一次成为深渊之主。”

    秦烈镇定道:“我同意。”

    “当我们找到了卡斯托尔的分身,我们希望你注意他的灵魂,不要让他逃脱!”瘟疫君主道。

    “可以。”秦烈点头。

    奥斯顿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讨论以后,觉得……炎魔之王的那块生命结晶,或许能炼化卡斯托尔的灵魂。到时候,希望你尽全力,去炼化他的灵魂!”

    “乐意为之。”秦烈表态。

    他对这六大恶魔君主的提议,都非常的赞同,因为卡斯托尔本就是他的死敌。

    卡斯托尔一旦强大了,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他本人。

    “还有,希望你处理好神族之间的关系,炼狱就是炼狱,我们不愿意看到太多的域外异族,不断地在炼狱进进出出。”鬼祭君主高傲地说道。

    “哦。”秦烈没有明确答复,而是说道:“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不等那六大君主多说,也没有等熔岩君主从熔岩炼狱出来,他突地在深渊通道消失reads;。

    “这是什么态度?该死的,他都杀了我的儿子洛克!竟然还敢无视我!”鬼祭君主怒声叫嚷。

    “你反正儿子多,死几个对你来说无所谓的。”奥斯顿调侃了一句,说道:“他的实力你们也见识过了,我想他成为恶魔君主,可以有效阻止卡斯托尔。大家还是多费点心,趁早把卡斯托尔找出来,只要杀了他两个分身,卡斯托尔想要成为深渊之主,恐怕就没什么希望了。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我们还是要稍稍忍让炎日君主一点,毕竟……人家风头正劲嘛。”

    “他的强大太反常了,我总觉得不是好事。”瘟疫君主忧心忡忡,道:“我怕,他以后会成为比炎魔之王,比卡斯托尔还要可怕的家伙。”

    此言一出,深渊通道内的六大恶魔君主,都沉默了。

    他们每一个的魔瞳之中,都流露出深深的忧色,在见识到秦烈的力量以后,他们都有些不安了。

    “从恶魔君主到深渊之主,不是力量强大就可以的,需要对深渊法则漫长的领悟。”半响后,奥斯顿宽慰众人,“炎魔之王和卡斯托尔,迈过那一步,都花费了无数的时间。他们知道终极之境的奥妙,所以一旦苏醒,再一次踏入的可能性就会非常大。”

    “而炎日君主,他刚刚成为恶魔君主,我想……至少一百万时间内,他不太可能勒破如今的境界。”

    “你们大可放心。”

    鬼祭君主想了一会,点了点头,道:“希望如此。”

    “我真不想再被其他家伙统领。”瘟疫君主也道。

    “我也是。”

    “就这样吧。”

    汇聚于此的恶魔君主,议论了一会儿,相继散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