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反常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反常

    烈焰鸢径直从神王宝座上走了下来。

    “主人!”

    烈焰家族的血脉战士烈焰塚,单膝着地,嘶声低吼。

    血帝黎昕和邪龙族的族长布罗克赫斯特,神情错愕,也怔怔地看着烈焰鸢。

    在他们的认知中,烈焰鸢不是这样的。

    烈焰鸢耗尽心思,通过诸多的谋划,才真正登上神王宝座,他们都不相信烈焰鸢会如此轻易放手。

    不只是他们,跟随秦烈一同而来的那五大家族的族长,也全部呆住了。

    秦烈同样皱眉愣住。

    “怎么了?”烈焰鸢疑惑地看向众人,视线最后落在秦烈身上,“你不是想要这个位置吗?我现在让给你,你还有什么问题?”

    “我不是想要坐这个位置,我只是要你下台!”秦烈沉声道。

    “我下来了。”烈焰鸢微笑。

    众神殿内,众人都惊异地瞪着烈焰鸢,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个位置,我本来就是为你预留的,等我踏入终极之境,神王宝座……对我并没有什么意义。”烈焰鸢神态轻松,又说道:“暗昊,你们五个愿意信任秦烈,我很高兴。如果你们也都认为,秦烈比我更加适合去坐神王宝座,我现在就交出来。只要你们不要捣鬼,都尽心尽力地支持他,我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

    他眯着眼,眸中突显一丝杀机,“但你们如果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嘿,那可不要怪我心狠!”

    他似乎突然就站在了秦烈一边,一副要为秦烈尽力谋取利益的架势,将所有人都镇住了。

    气势汹汹,要逼他下台的秦烈,还有五大家族的族长,心中疑惑重重,都有些不知所措。

    “烈焰鸢!你究竟想要什么?”暗昊冷哼。“你在八层炼狱弄出那么大的风波,封闭灵域,容阴影生命横行,又将秦浩带入空间夹缝。你的目的应该不是放权吧?”

    “哦,我不喜欢秦浩那家伙,对他一点好感都不看。至于灵域……”他摇了摇头,满不在乎地说道:“区区一个偏远的域界,它的存活。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秦烈则不同。”

    “他不但是我的外孙,和我有着血缘关系,还是我的杰作!”

    “他的存在,他的强大,都是在证明我完美之血的伟大!我自然不会看着他毁去!”

    “他越是杰出,越证明我的厉害,我要杀了他,就是否决我自己!”

    旷绝讥讽道:“的确是你造就了他,可你造就他,还不是为了自己?你不就是想要他不断完善完美之血。最后采撷这颗成熟的果实吗?”

    “谁告诉你的?”烈焰鸢冷冷道。

    “你不就是为了在踏入终极之境以后,再拥有完美之血,然后以最巅峰状态挑战御魂大帝?”暗昊道。

    秦烈也冷声道:“你在生命古树内留下你的火焰印记,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为了掌控我?”

    “我只是希望通过那火焰印记,知道在你血脉内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样一旦你有了什么意外,我还能第一时间知道。”烈焰鸢解释。

    “真是这样?”秦烈脸色冷峻。

    “就是这样。”烈焰鸢微笑。

    “那好,既然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秦烈,你现在就离开神域。我们会说服所有族老,让秦烈成为新的神王。”寒澈喝道。

    “好。”出乎意料的,烈焰鸢居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秦烈和那五大家族的族长全部呆住了。

    “主人!”烈焰塚又是一声低吼。

    烈焰鸢摆摆手,示意他不要激动。然后微笑着看向秦烈,道:“我现在把这个位置让给你。”

    话罢,他突然撕裂了一道空间缝隙,对烈焰塚和黎昕等麾下说道:“都跟我回九耀界。”

    他第一个从众神殿离开。

    一头雾水的黎昕和烈焰昭,邪龙族的族长,茫然地跟着他。接连从众神殿消失。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透那家伙了。”烈焰昭喃喃低语。

    暗昊等人纷纷沉默,显然也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烈焰鸢为什么态度大变。

    秦烈更是迷惑不解。

    来此之前,他对烈焰鸢恨之入骨,对于烈焰鸢暗中所做的那些事情深恶痛绝,一心想要爆发一场激烈冲突,将其逼出神域。

    他完全没有想到,不等他动手,烈焰鸢主动放弃了一切,很潇洒地从神域离开。

    他总觉得,在他感觉中的烈焰鸢,不是那么的大度。

    他感到有些不对劲。

    “你们?”他看向暗昊。

    暗昊缓缓摇头,脸色凝重,“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突然发生了,打乱了烈焰鸢的步骤,让他不得已调整计划。”

    “一定是这样!他让血帝和烈焰塚索要血肉丰碑,明摆着知道我们图谋什么,已经事先准备了!”旷绝冷哼,“他原来的计划,应该是要和我们一战的,他突然放弃,一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理由!”

    “可惜我们不知道那个原因。”寒澈愁眉不展。

    “奇怪。”秦烈有些烦躁。

    ……

    九耀界。

    先前还从容淡定的烈焰鸢,倏一从空间缝隙钻出,眼神骤然变得阴厉幽暗。

    一团团炽烈的火焰,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将附近的空间都炸的不断粉碎。

    “主人!为什么?”烈焰塚沉喝道。

    “你们呆住此地!”烈焰鸢低吼一身,他那火焰熊熊的身子,一闪后,又从九耀界消失。

    下一刻,他在之前流放秦浩的域外乱流中现身。

    灵族的大贤者天启,似乎早就在等候了,看到他过来了,天启眼皮子动了动,说道:“抱歉,秦烈暂时不能死。”

    “我族的深蓝,血脉突破到九阶,她借助于命运权杖,看到了一些零碎的画面。”

    “阴影生命的圣神,已经完全苏醒了,他即将和阴影生命的十大圣者跨空而来。”

    “深蓝比我还要神奇的血脉,加上命运权杖的力量,让她看到抵御阴影生命的关键不是我们两个。”

    “而是秦浩和秦烈父子。”

    “除非你我能尽快踏入终极之境,否则,我们都难以挡住那个可以和御魂大帝抗衡的圣神。”

    话到这儿,天启停顿了一下,都:“也有一个好消息。”

    “什么?”烈焰鸢怒气冲冲道。

    “你我现在就可以着手冲击终极之境了,我们应该不用再担心御魂大帝的阻扰了。”天启道。

    “怎么回事?”烈焰鸢一惊。

    “魂族的索姆尔,成为新的魂族族长了,他在魂族掀起了血腥行动,而御魂大帝并未现身。”天启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我族的深蓝,也没有能在未来,看到一丝关于御魂大帝的画面。或许,我们以前的那个猜测……是真的。御魂大帝和阴影生命圣神的战斗,重伤垂危,这让他在归来不久后,就魂寂了。不然,他不会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丁点的消息,没有丝毫苏醒或暗中运作的踪迹。”

    “果然是好消息!”烈焰鸢暴喝。

    ……(~^~)